《怀了豪门影帝的崽[穿书]》七箩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4-22 00:50:1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影帝误会了 ...

  •   最让人不能忍的是,站直的简诩能够清楚感觉到,一股黏腻的液体滑落到腿根部,某种气味儿直冲脑门儿。
      
      他低头一看,怔愣片刻,又抬头盯着掌心里捧起的白色沐浴露。
      
      真的太特么像了!
      
      畜生!牲口!
      
      简诩炸了,手里的沐浴露被他无情冲进下水沟。
      
      洗完澡穿好衣服从浴室里出来后,他一句话的时间都没给厉承琰,直接利声命令道:“忘掉昨晚的事,我没见过你,你也没见过我,拜。”
      
      话音落下,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口。
      
      厉承琰挑了下眉,摩挲着自己下巴,眼中浸满了兴趣。
      
      好一个清纯不做作的美少年,他喜欢。
      
      *
      
      简诩出了酒店套房,拨动着自己半干的头发往电梯口走去。
      
      穿过长长的走廊,拐过一个弯,被冷不丁跳出来的女人给拦住了。
      
      简诩一眼就认出了她,是刚才强行突破防线冲进房间的那个女人。
      
      “有事?”他冷漠地问。
      
      邱淼被他的态度给惊到,呆愣片刻,双手往腰间一插,鄙夷地上下打量他一翻,“怎么?达到目的后就翻脸不认人?”
      
      简诩:“……”
      
      喂,朋友,我该认识你吗?
      
      在记忆逡巡一翻,简诩没找到任何关于她的痕迹。
      
      书里原主昨晚根本没参加聚餐,也就没发生今早在酒店醒来的事,更没有遇到一个女人。
      
      之前也没有……
      
      身体不舒服,简诩的情绪也很不爽,“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邱淼怒了,下巴一扬,鼻孔朝天,骂道:“你一个卖屁股的,谁给你的资格和我这么说话?要不是我帮忙,你能顺利爬上厉影帝的床吗?”
      
      简诩:“?”
      
      你到底在说什么鬼?
      
      “我告诉你,你要是不遵守约定,我就把你下药的事告诉厉影帝,你这个不要脸的男人。”邱淼唾口大骂,唾沫横飞,“厉影帝一定不知道一切都是你的阴谋吧。”
      
      “现在知道了。”
      
      厉承琰冰冷的声音突然插入,把邱淼吓了一跳,连忙寻声望去。她发现厉影帝不知何时出现,正阴侧侧地盯着他们俩。
      
      邱淼与厉琰视线对上的瞬间,被冻得脖子一缩,脊背发凉,有种被命运遏制住喉咙的感觉。
      
      愣了两秒,她转身拔腿就跑。
      
      转眼,走廊里就只剩下了厉承琰和简诩两个人。
      
      厉承琰靠在墙壁上,冷漠直视昨晚还在自己身下承欢的少年,“你就没有想要解释的吗?”
      
      很平静,简诩的脸上一点儿计谋被拆穿的慌乱都没有,“没什么好解释的。”
      
      那个女人说的话,他一个字都没听懂,解释个屁。
      
      厉承琰误会了,还以为他默认,嗤笑道:“原来你也不过是一个只会使用下三滥的妖艳贱货。”
      
      简诩:“?”
      
      妖你奶奶个腿儿,老子是男的!
      
      气得头顶冒烟,简诩眯起眼睛,一拳砸过去。
      
      *
      
      半个多小时后,简诩活动着筋骨走进片场,准备去换衣服,却被管服装的大姐姐告知,他被导演亲自开除了。
      
      宛如晴天霹雳,简诩呆愣当场,半晌没回过神。
      
      他昨晚没去捉奸,今天也没迟到,怎么事情还按照原路线发展呢?
      
      难不成他必须按照书里的发展走,什么都改变不了?
      
      不,简诩绝不接受这个答案。
      
      书里后面原主被剧组开除后,房租又到期了,穷得叮当响的他流落街头,没地儿睡觉还没饭吃。
      
      简诩一点儿都不想住四面透风的桥洞,他决定去找导演谈谈。
      
      他去拍摄场地看了看,大家还没开工。这个时候,导演应该在休息室里。
      
      进入休息区的简诩越往里走,发觉人越少,他总觉得有点儿不对劲,但没多想,继续往前走着。
      
      导演的休息室在最里面那间,简诩站在门口准备敲门,里面传来一声女人的低吟。
      
      他敲门的动作愣住……
      
      “啊,导演,你可真坏。”
      
      “宝贝儿,来,让我亲一个。”
      
      “哎呀,你慢点儿啊,我受不了,导演你太厉害了……”
      
      调情的声音不断从里面传出,简诩愣在原地,僵硬着肢体,脑袋发懵。
      
      他是一个成年男人,一听就知道里面正在干什么。
      
      女人娇软的声音不断没入耳朵,简诩皱起眉头,觉得这个声音特别熟悉,好像是……刚才那个拦住他说胡话的神经病女人。
      
      果真是阴魂不散!
      
      简诩撇撇嘴,默默转过身,特意放轻脚步,慢慢挪走了。
      
      要是被导演发现他偷听,那角色肯定要不回来。
      
      简诩走出一段距离后加快步伐,没注意到拐弯处对面来了人,直接撞了上去。
      
      厉承琰下意识一把接住撞到他怀里的人,在看见竟是小少年时,嫌弃地推开他,拍着自己的衣服低斥道:“不要脸。”
      
      “?”简诩脑袋还有些发懵,“你说啥?”
      
      睨了他一眼,厉承琰才发觉脸上的大墨镜挡住了自己眼睛,对方根本看不到眼神,干脆进行话语攻击,嗤笑道:“怎么?又想故技重施,投怀送抱?”
      
      简诩:“……”
      
      厉琰自动把对方的沉默归于无法反驳,居高临下地睥睨着他,继续嘲讽,“你是想告诉我,昨晚被我做的太厉害,腿脚发软走不动道,让我用公主抱抱你回去?”
      
      公主抱?
      
      眯起眼睛,简诩一字一句地强调,“我说了,老子是男人!”
      
      话落,再次挥出了拳头。
      
      *
      
      一刻钟之后,简诩被警察带走了。
      
      被戴上手铐的那一刻,他才知道那个睡了他的男人是剧组的男主角。
      
      啧……一个男主角就想做他金主,不自量力。
      
      简诩本以为自己起码得被拘留十天,没想到还没到警察局就被放了。
      
      警察蜀黍说,被打的当事人不追究责任。
      
      被扔在街头的简诩四顾茫然,得罪了男主角,肯定是回不去剧组了。
      
      最终他还是没能改变书中的故事发展线,算了还是先回家解决劈腿的渣男吧。
      
      简诩摸了摸裤兜里剩的一百块钱,大方的打了个出租车。
      
      他的屁股还痛着呢,实在不适合走路。
      
      掏出钥匙打开家门,简诩右脚刚跨过门槛就愣住了。
      
      从玄关到客厅再到卧室门前,扔了一地的衣服。
      
      花花绿绿的混在一起,女人的高跟鞋和内衣尤其醒目。
      
      简诩厌恶地皱眉,跨过地上的衣服,走进客厅。卧室里传来的啪啪声,让他头顶直冒黑线。
      
      一天的时间里,撞见了三场办事。哦不对,只有两场,另外一场他是主角之一,还是被办的那个。
      
      简诩下意识摸了摸屁股,走到卧室门口,准备直接推门体验一下捉奸的感觉。
      
      他抬起手指,指节刚触到门板,里面传来说话声。
      
      “啊,业哥,你慢点儿。”
      
      “宝贝儿,爽不爽?”
      
      “讨厌啦,人家好害羞的。”
      
      门外,简诩感觉胃里一阵翻腾,十分想吐。
      
      “业哥,要是你男朋友回来怎么办?”
      
      “你说简诩那个小贱人?回来就回来呗,我又不是真的喜欢他。要不是看在他长得漂亮,能够带出去让兄弟们玩玩儿,我才懒得理他。”
      
      林业往地上吐了一口口水,鄙夷地说:“谁知道他不之情绪,还不让睡。当自己是仙女呢,不就是一卖屁股的嘛。就他那屁股,说不定早就被人上烂了。”
      
      “嘤嘤嘤……业哥,人家是不是比他漂亮?”
      
      “那当然啦,宝贝儿。”
      
      污言秽语不断钻进耳朵里,简诩站在门外,曲起手指握紧了拳头。
      
      愤怒在胸膛里滋生,迅速膨胀,刺啦响个不停。
      
      简诩转身,跨过一地的衣裳,去了厨房。
      
      他打开冰箱,拿出一桶冰块儿倒进盆里,又将里面所有的剩菜剩饭一起倒了进去,顺便还加了两盒牛奶以及半桶油。
      
      端着特意为他们调制的餐食,简诩一脚踹开门。
      
      卧室里没穿衣服交叠在一起的两个人,还没反应过来,简诩已经站在了床边,毫不犹豫将盆翻转。
      
      里面所有的东西,全部倾倒在两人的脑袋上。
      
      “啊!”
      
      女人尖锐的惊叫声回荡在空气中,林业从床上蹦起来,抹了一把脸上的脏污。
      
      黏腻的油渍,夹杂着剩饭剩菜恶心到了极点。
      
      “简诩,你他妈有病是吗?”
      
      怒吼声响起,浑身脏得像垃圾桶里刨出来,林业连衣服都没穿,朝着简诩扑过去。
      
      挥起早就准备好的拳头,同时,简诩还一脚踢向林业的裤/裆。
      
      片刻后,被揍成熊猫眼的林业,捂着裤/裆蜷缩在地板上,疼得脸色惨白,痛苦地哼唧着。
      
      怎么也想不到,平时乖顺的简诩,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厉害。
      
      一/丝/不/挂的女人,躲在被子里,惊恐不已,看简诩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强大的恶魔。
      
      恶魔还不至于,但简诩决定做个脚踢渣男的审判者。
      
      抬腿,用力踹向蜷缩在地上的林业,一脚又一脚,直到自己踹累了,才迅速从衣柜里扒拉出自己的衣服,离开出租屋,扬长而去。
      
      像一个仗剑走天涯的侠士,却被贫穷阻挡了步伐。
      
      简诩坐在小区外的长椅上,低头看向手里捏着的五十多块钱,思索着接下来该去哪儿。
      
      那房子上个月的房租还没付呢,这个月也快到缴房租的日期了,现在搬走,他一点儿都不亏。
      
      租的时候也是用的男朋友林业的证件,房东要债也找不到他头上来。
      
      只不过简诩非常担心,他接下来真的要去住桥洞吗?
      
      餐风露宿,食不果腹。
      
      简诩捏着钱,摸了摸自己的脸。
      
      脸是一张好脸,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赚到钱。
      
      哎……
      
      长叹一口气,简诩决定先去找个发传单的工作挣几顿饭钱。
      
      站起身,拍拍屁股上的灰尘,他刚往前走出一步,一辆黑色轿车突然疾驰而来,平稳停在他面前。
      
      简诩偏头看了一眼车标,啧……是三叉星呢,低调又不失奢华的奔驰。
      
      驾驶室车门打开,下来一个梳着大背头的男人,径直朝他走过来。
      
      看着他手臂上的纹身,简诩警惕地后退一步,“你要干嘛?”

  • 作者有话要说:  推荐好基友的文文:《戒网瘾还是戒猫?》by青鸟君
    简介:小南作为一只猫,为饲主的人生操碎了心。
    早上赖床不起还想翘课?
    小南:不行!你的同龄人都在努力,所以你这个渣渣要付出两倍努力!
    足球场被人占了跳广场舞就不踢球了?
    小南:不行!生命在于运动,踢不了球就滚去跑步!
    参加“三天上王者”所以要连续三天直播打游戏十二个小时?
    小南:不行!都是你打游戏的借口!
    累?
    小南:累就对了,舒服是留给死人的!
    喜欢的小天使们去看看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