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白月光肥啾[穿书]》不易姑娘 ^第9章^ 最新更新:2019-09-19 06:25:3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009 ...

  •   第9章:
      
      反正不出去迟早也要在洞里冻死,还不如试试看能不能有其他周旋的地步。
      
      这时他们才注意到头顶处的脚步声仿佛都走远了。
      
      “嘿嘿嘿!”
      曹墨猛然跳起来朝上头大声吼道:“上头的两位大侠,救命啊,救命,救救我们吧。”
      
      曹墨连续喊了好几声,原本走远的脚步声像是得到了回应,开始朝他们走近。
      
      “这陷阱下有人?”
      老三听到了,蹲在陷阱口边缘手中举着的火把仔细听,果然呼喊是来自陷阱口。
      
      “该死的,我说怎么没猎物,原来陷阱都他们破坏了。”
      老李凑近了陷阱口,越说越心里气炸,“狗娘养的,他们要是没破坏陷阱,指不定陷阱下的肯定是能卖好价钱的猎物。”
      
      曹墨听到他们上头的对话,话里话外显然都是在责怪他们将陷阱破坏,所以才捕不到猎物。
      
      “不不不。”
      曹墨连忙出声解释:“误会误会,两位老哥,我们两个人真的不是有意误入进了你们设的陷阱,还麻烦两位老哥能将我们解救出去,家中的亲人还等着我们回去呢。”
      
      “这天寒地冻的,我们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要是实在没办法,还请你们将我这重病的朋友救走吧。”
      
      曹墨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里一脸的急躁,越说越激动,“大慈大悲的活菩萨啊,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求求你们了.....”
      
      “你家媳妇?”
      老三在洞口上方,敏感的听到了什么,停顿了一下:“等下,你是说受重伤的小媳妇也在下面?”
      
      曹墨不免笑出声:“世子,哦,不,媳妇儿。”
      
      秦笑之瞪了他一眼:“....住口。”
      
      曹墨偷偷笑了,可是曹墨看到秦笑之蹙着眉正从地上挣扎着站起来,瞧他这架势,像是想要大声呐喊的力气都快没有了。
      
      “嘘嘘嘘。”
      曹墨赶紧上前扶着他,唯恐秦笑之不配合,眨了眨眼睛说:“咱们刚可是说好的,接下来听我的,你看看你自己这狼狈的模样,还想安全的离开,误会就误会吧,你就听我的。”
      
      原文中的两个猎户虽然和曹墨他们起了争执,将他们伤了。
      
      可说到底,猎物他们并不是大奸大恶之人,只是被现实所迫导致,尤其猎户老李还有重病在床的娘子。
      
      所以知晓原文这一点的曹墨,决定攻心为上。
      
      “嘿,下面的!”
      老三的口吻带着疑惑朝下喊着,“你们说的可是实话?”
      
      “是是是。”
      曹墨仰着头:“真的,求求两位大哥救我家....我家娘子的性命。”
      
      秦笑之蹙了下眉,正欲要说什么,就听到上头传来一句爽朗的声音。
      
      “老李,绑好绳子,我下去探探。”
      
      老三探下山洞,瞧见了他们二人,本是衣着华丽的富家公子,被困陷阱,衣服早已凌乱,满身脏兮兮。
      
      以往误入他们陷阱的人也不是说没有,只是少有夫夫都被困的遭遇,而且这个冬天猎物少,陷阱一旦被破坏,就基本是只能另设陷阱了。
      
      老三问他们:“你们怎么会这大冬天的到宁都山?”
      
      “大,大哥。”
      曹墨怂怂的学着电视剧上的模样,朝老李作揖行了个礼,“我,我和我家媳妇之所以大冬天的来宁都山,还不是听人说宁都山的菩萨灵验,尤其是想赶在第一场雪之前带我娘子来求菩萨,没曾想路滑,我们二人不慎滑倒,这才误打误撞冲撞了你们的陷阱。”
      
      秦笑之安静的瞧了曹墨一眼,没有戳破他。
      
      “这附近并不是上宁都山的路,隔壁山才是,你们怎么到这里来了?”
      
      “哈?”
      曹墨不免和秦笑之对视了一眼,隔壁山.....
      
      照这样说,难道是曹墨和秦笑之他们在宁都山迷了路,在林子里兜兜转转的居然还翻了一座山不成!
      难怪一直没人来找他们,感情是这个原因导致的。
      
      “大冬天的,你们是来求佛的?”
      老三心神微动,眼前浮现出他娘子,他娘子虽是病床前,可仍挂念着每次出来打猎,还为他焚香祷告保佑他能平安回去。
      
      “是....”
      曹墨显然是哭过,声音都哑了,“二位恩公若是愿意搭救我们,改日我们......我们定当衔草报恩。”
      
      曹墨说的真真的。
      
      秦笑之眉头皱的更加深了。
      
      老三再瞧着曹墨靠墙扶着的那人,面色很苍白,倒像极了曹墨口中所说的“重病的小娘子”,老三想到自家重病在床的娘子,心下更是一软。
      
      “既然如此,大雪天的你们夫夫两人碰上我们老李和老三,算是走了撞大运了。”
      
      这么好说话?
      曹墨闪着光。
      
      老三仰起头冲上头粗嗓子吼了一声:“老李,赶紧麻利儿的,把他们拉上去吧。”
      
      这样一闹腾下来,等到老李和老三将曹墨和秦笑之他们解救出陷阱时,老三见秦笑之腿脚不便,便还提议顺道送他们下山,被曹墨给拒绝了。
      
      老三也就笑笑,而是将随身的一个灯笼转手送给了他们,说夜里上路不好走,多保重。
      
      在和老李两人告别时,曹墨叫住了老三,他从怀里摸出了一个玉佩,说是能值几个钱的东西,当做是破坏陷阱的补偿。
      
      老李两人看了下玉佩,他们也没推辞,想着有钱人出手就是阔绰也就收下了。
      
      *
      
      待老李和老三离开,搀扶着秦笑之的曹墨猛然一转头,视线就撞上了秦笑之微有考究的眼神,一想到刚刚自己在猎户前扯的“善意”谎言,盯得他有点心慌。
      
      曹墨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他:“你盯,盯着我做什么?”
      
      秦笑之敛了深邃的眸子,“太子赠送给你的玉佩,你就这般大度的转手送了别人,就不怕太子将来知道了。”
      
      曹墨嘴唇微微动了动,却没发出任何的声音,而后有些漫不经心回答:“一个玉佩,我又不喜欢的话,没什么大不了。”
      
      卧槽!
      居然是太子送的!
      
      天啊,曹墨完全不知道,他还以为是身上的挂饰什么的,毕竟是自己身上的,就想当做能补偿能换钱的直接给出去了。
      
      太子送的那肯定不同寻常,想到这一层,曹墨心里犹豫着要不要追上去拿回去.......
      
      秦笑之嘴角微不可见的一勾,“也是,一个玉佩而已,没什么大不了。”
      
      曹墨愤愤的道:“不是等等,世子你,你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要去告密?”
      
      曹墨说这句话的时候,沙哑的嗓音带着撒娇的味道,像极了秦笑之喜欢的软软糯米糍糕。
      
      秦笑之朝他眯了眯眼:“我若是要就告这个密呢?”
      
      曹墨心里憋着一口气,露出了红红的眼眶,还带着点哭腔的声音说:“你卑鄙,你无耻,我好歹也算帮了你吧,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确定是帮吗?”
      秦笑之想到刚刚深坑的那一幕幕,笑了笑幽幽的说:“分明就是曹少爷占我便宜,曹少爷,你可真是有趣。”
      
      “那.........”
      曹墨瞪圆双目,然后使劲摇头,“那是没办法才占你便宜的,而且我也没想到他们这么好说话,我以为他们肯定会揪着我们破坏陷阱这件事不放,再说了,世子你又不是哑巴,被误会成是我媳妇的时候你完全可以大声喊出来啊,我又没拦着你。”
      
      秦笑之:“我是想喊啊,可分明就是曹少爷你拦着我,说要让我把它当成误会。”
      
      曹墨:“.........那个,好像.....”
      好像是有那么一回事。
      
      曹墨好似察觉到确有其事,脸带羞愧,老半晌也没吐出其他什么话来。
      
      他不吭声了,秦笑之目光触及他发红的眼角时,心下微动,便从怀里摸出一块玉佩,一把抓过了曹墨的手,将一件颜色漂亮的物品塞到他的手里。
      
      曹墨还没来得及查看是什么东西,好似被他这一动作吓住了,“你,你干嘛?”
      
      说完这句,曹墨才低下头去发现秦笑之塞给他的也是一块玉佩,轻轻地抚摸,温润剔透。
      
      秦笑之神色淡淡,道:“嗯,两清了。”
      
      曹墨:“????”
      
      为什么要把自己的玉佩送给他,不是还说要去告密嘛,秦笑之这是闹的哪出?
      
      “走吧,时辰不早了。”
      秦笑之整理了情绪,“莫要再耽误了。”
      
      曹墨不安问道:“可是,你能坚持住吗?”
      
      虽然有灯笼在手,可是下山的路本就不太好走,秦笑之又腿脚不便。
      
      秦笑之扯唇笑了,“莫不是,曹少爷想背我?”
      
      “啊?”
      曹墨吓一跳,还真没考虑过秦笑之居然会想要他背:“世子你个大男人的好意思说这话,再说了我根本背不起你......”
      
      话还没说完就被身边的秦笑之揽紧了肩膀,看了眼黑咕隆咚的林子,幽幽的说:“突然想起一件事,申时三刻闭城门,过时不候,城门如今早就关闭了。”
      
      此话落,停顿了好一会,秦笑之接着说道:“你我估计还是得在这林子里过一夜。”
      
      “........”
      曹墨望了一眼黑咕隆咚的林子,心里慌得一逼。
      
      倒霉倒霉真倒霉,大冬天的要是真在林子里过一夜,会出人命的.........
      
      野兽什么的除外,饥肠辘辘再加上他们疲乏无力,真要是过上一夜,被别人发现的时候估计就是两具冰冻的尸体了。
      
      比暴尸荒野还惨。
      
      秦笑之侧头瞧着曹墨突然苍白的脸色,勾唇笑道:“曹墨,你若是害怕了,不妨将我抱紧些。”
      
      “呸,我才不怕。”
      曹墨神情一变,咬牙倔强的说:“大男子汉的有什么好怕的,办法总是人想出来的,实在不行那我只好就带你返回宁都山求主持收留一晚。”
      
      “曹少爷...”
      “曹少爷你在哪里啊?”
      “曹少爷........”
      
      恰恰此时,曹墨话音落,隐隐从山的另一头传来了一声一声急促的呐喊。
      
      他们在这边眺望过山头,仍可以看到点点星火光在移动着,仿佛是一大群的人点燃了手里的火把,在为迷人指引着失着方向。
      
      终,终于有人来找他们了!
      真是太好了!
      
      一股喜悦的心情涌上了曹墨的心头,他赶紧做出来喇叭的手势,回应喊着:“嘿嘿嘿,我们在这里,这里这里~~~”
      
      许是曹墨太沉溺在此时的欢喜中,所以他并没有看到揽着他肩膀的秦笑之拧着眉头眸子里一闪而过的戾气。
      
      

  •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曹墨:好开心,我的后宫三千终于有属于自己的第一任小媳妇了,关键还是养成系的。
     秦笑之笑着:来,不要光喝酒,吃菜啊。
     曹墨:........做我家的小媳妇你得贤良淑德,得顺着我,我说一是一,我说下跪你就二话不说给我下跪,不能在我身后说三道四,要对我言听计从。
     秦笑之:那你做我媳妇儿,以上条件都好说,而且为夫我还对你言听计从。
    曹墨试探着:那我要养后宫!
    秦笑之立马拒绝:除非我死,否则想都别想。
    曹墨:“…………”
    哈哈哈哈哈哈作者我控制不住自己的脑洞,我自己先笑为敬!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