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到七零当厂花》唐柒鱼 ^第9章^ 最新更新:2019-05-16 22:27:1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第九章 ...

  •   小红楼外松内紧,戒备森严,红砖楼房被掩在树木之间,得进了山,再沿着水泥路往上走一段,才能到地方。
      
      大路边的院门十分隐蔽,不走近了,根本就注意不到,倒是小红楼位置极好,从里往外看,一览无余。
      
      魏敢看到林蚕蚕的时候,门口俩端枪站岗的战士也看到了林蚕蚕,一看是生面孔,立马屏息进入警戒状态。
      
      就在他们盯上来的那一瞬间,林蚕蚕突然觉得背上汗毛一竖,明明天气挺热,因为一路走得急,林蚕蚕还出汗了,进山只觉得凉爽,没觉得冷。
      
      但真的就是突然间,后脊背一凉,好像被什么野兽盯上的感觉。
      
      难道真的鬼?还是什么丛林巨蟒?
      
      林蚕蚕握紧了胸前的挎包袋子,脑子里自动将这几天在宿舍楼听说的各种诡秘故事和上辈子看的乱七八糟的电影混杂在一起。
      
      国营大厂嘛,又是建在深山里的,当时开山打洞搞基建,挖出不少稀奇故事,未解之谜,据说以前还闹鬼呢。
      
      亲自经历过穿越这回事后,上辈子本就怕鬼的林蚕蚕,这辈子就更信有鬼神了。
      
      林蚕蚕暗暗琢磨着,她现在这情况,应该也算是借尸还魂的一种了吧。
      
      想到这里,林蚕蚕立马脑补起来,想着要是真见着了鬼,得先自报家门,看在是同类的份上,或许对方会放过她,转念一想,又怕对方嫉妒她有了身体,更加残忍地对待她。
      
      “……”林蚕蚕被自己吓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要不是坚信青天白日的鬼不敢出来,林蚕蚕恨不得掉头往回跑了。
      
      “干嘛呢!好好站岗,别稍有个风吹草动就一惊一乍。”魏敢一直看着林蚕蚕呢,耳边也没错过旁边这俩的动静,枪都提起来了,怕吓着林蚕蚕,立马出声道。
      
      站在魏敢旁边的黑脸战士扭头看了眼魏敢,“认识的?”
      
      “认识,自己人。”魏敢瞅了眼脚步明显加快的林蚕蚕。
      
      能被招进厂里来的,都是上溯三代无污点的同志,再说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同志,能干得了什么。
      
      听到是自己人,俩战士放松下来,收回了目光,又回复到先前止不斜视,身姿笔挺的站岗状态,但注意力还放在林蚕蚕身上。
      
      嗯?林蚕蚕停下脚步,狐疑地四下看了看,先前盯在她身上,毛骨悚然的感觉好像消失了!
      
      难道是心里一直默念的金刚经有用?
      
      可上辈子下班走夜路的时候,她也没少念来着,怎么没见有这么灵验?
      
      林蚕蚕心里琢磨着,脑补一时半会也停不下来,就在她差点自己把自己吓死的时候,终于看到了小红楼的院门。
      
      魏敢站在门口,看着她,特别想吹口哨儿,但又觉得太轻浮了,唇角一勾,笑道,“诶,又见面了。”
      
      这会能见到活人,真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又见面了,你好,我是林蚕蚕,工会的。”林蚕蚕那颗被自己吓得扑通扑通的小心脏,看到魏敢和他身后的两个站岗军人时,安定了。
      
      尤其是魏敢,林蚕蚕现在是怎么看他怎么顺眼,眉清目朗,身高腿长,看着就是那种阳气特别足,神鬼莫近的男同志。
      
      还有两个军人也是,看着他们站在那里,就特别有安全感。
      
      魏敢看着林蚕蚕蚕,她俏生生地站在他面前,双眼亮晶晶的看着他,目光热烈,魏敢觉得心里那只猫爪又开始有些不安份了。
      
      “来干嘛的,不知道这里是禁地,不能随便来的?”魏敢看了一眼,收回目光,又看了一眼。
      
      林蚕蚕走近一些,发现魏敢特别高,那天他坐着不显,现在站起来,比她足足高了一个头。
      
      听林蚕蚕把来意一说,魏敢冲林蚕蚕摆手,“回去吧,别做无用功了,这活动领导不能同意参加。”
      
      辛辛苦苦跑到这里来,还无端端地吓了自己一场,就这么无功而返,林蚕蚕哪里能同意。
      
      “你说领导不同意就不同意了?你以为你是谁,再说了,你怎么就知道我一定说服不了领导,这事你说了不算,我要亲自见你们领导,亲自跟他谈。”林蚕蚕脸上笑容没了,小脸严肃。
      
      魏敢觉得,这姑娘怎么就这么好看呢?笑起来时好看,不笑时也好看,板着脸时更好看。
      
      “我呀,就一看大门的。”魏敢看着林蚕蚕,一脸你干嘛非得去撞南墙的表情,“你非得见,也行,喊声哥哥来听听,我叫魏敢,你可以喊魏敢哥哥,也可以喊……”
      
      “魏、敢、哥、哥?”林蚕蚕看着魏敢,送上充满威胁的,十足假情假意的甜笑。
      
      嘴上吃点小亏算什么,魏敢最好是真让她进去,要只是逗她玩,她不介意让他知道姑奶奶三个字怎么写。
      
      明明林蚕蚕一字一顿念出来,一点也不旖旎,一点也不甜,还满是威胁,但魏敢心里咚地一下,完了。
      
      几乎瞬间,魏敢的耳朵尖就红透了。
      
      耳红窜红这事,魏敢自己不知道,不过林蚕蚕和后头的俩都看在眼里呢,后头俩憋着,表情特别痛苦。
      
      林蚕蚕愣了一下,反应过来有些想笑,装得倒是有模有样,看着跟真流氓似的,内里居然这么纯情。
      
      “证件!”魏敢心怦怦跳着,说出来的话却凶巴巴的。
      
      林蚕蚕也不生气,工作证就在包里,随身带着,赶紧掏出来给魏敢。
      
      魏敢拿进旁边门卫室登记,林蚕蚕也跟了进去。
      
      一进去林蚕蚕就后悔了,门卫室里阴凉阴凉的,时头还有间黑洞洞的不知道做什么的小屋,有风吹过,小屋木门咿咿呀呀的,就像恐怖电影里的特效音,真惊悚。
      
      林蚕蚕心里默念着金刚经,不自觉地往魏敢那边挪了挪,她得蹭蹭阳气。
      
      魏敢这会心里还害羞呢,不过他不承认,只觉得林蚕蚕这个姑娘,太不矜持,也太没有原则了。
      
      他不过是逗她一下,她居然直接就喊了,现在还往他身边蹭。
      
      要死了,感觉胸口都快蹭到他手臂上来了。
      
      偏偏门卫室就这么点大,魏敢都没地方好躲,他嗓子发紧,龙飞凤舞写下林蚕蚕的名字,飞快把证件递了过去。
      
      其实林蚕蚕也没站得太近,两人中间还隔着一人的距离。
      
      林蚕蚕伸手去接,温软的手指尖指不及防地在魏敢微曲的指节上扫过。
      
      不止魏敢愣了一下,林蚕蚕也愣了一下。
      
      那一秒,林蚕蚕脑海里想的是,这人果然阳气充足,手暖得跟火炉子似的。
      
      魏敢则是脑子一片空白,只余指上温软的触感。
      
      然后工作证就掉到了地上,魏敢下意识要去捡,但他脑子还发蒙呢,林蚕蚕快他一步捡起来,拍拍灰装回挎包里。
      
      碰一下手而已,林蚕蚕心里是有点异样没错,不过也没什么特别的,她目光清明,“魏敢同志,现在我可以进去了吗?”
      
      可以肯定是可以的,魏敢清咳一声,“可以,不过这里是机密要地,你得跟着我,不能乱跑。”
      
      魏敢能带她进去,自然是最好的,万一走到什么不该走的地方,看到一点不该看的,那可都是要命的事,林蚕蚕可不想被当成敌特分子。
      
      眼看着魏敢领着林蚕蚕进了大院,左右两边站岗的战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同进茫然地摇了摇头。
      
      ……
      
      院子里静悄悄的,都没有人影,安静得过分,魏敢大步走在前头没开口,林蚕蚕也没敢吱声。
      
      保密守则上明令规定,不该说的秘密不说;不该问的秘密不问;不应该看的秘密不看;不该带的涉密文件不带,等等。
      
      院子里只有林蚕蚕小碎步跑动的声音,不过只跑了一程,之后魏敢速度自然就慢了下来,只比林蚕蚕快一步而已。
      
      从进大门起就是小路,弯弯绕绕还挺复杂,跟迷宫似的,也远,林蚕蚕走了会,没忍住开口,“还有多远?”
      
      “那里。”魏敢指了指前面已经看得见门的小楼。
      
      林蚕蚕点了点头,正好前面有条岔道直通对面,抬脚就往前去,魏敢突然拦住她,指向右边,“这边。”
      
      以为前头不能走,林蚕蚕老实地按着魏敢的指示走。
      
      魏敢绕了多一圈,再绕林蚕蚕就该怀疑了,这才领着她进了办公楼。
      
      “你这事找别人不顶用,有事直接跟这人说,他姓袁,你管他叫袁代表,他负责管这些杂事。”把林蚕蚕送到办公室前,魏敢帮着敲了敲门,赶在门开前,扭头就走了。
      
      “这混帐小子!”袁代表一开门就只看到魏敢的背影,还没来得及张口喊住他,人就一下拐到楼道里不见人影了。
      
      袁代表这才看向林蚕蚕,“同志,你是?”
      
      面对着眼前目光如炬,穿着笔挺军装,一脸威严的袁代表,林蚕蚕下意识地板正了身体,礼貌地把来意仔细简要地同对方说明。
      
      工会常期举办比赛,不过往常都是以生产会战为主,篮球赛也比过,不过是不同车间打打友谊赛而已,像这样正式的比赛还真少有,尤其是工会工作停滞的这几年,更是连友谊赛都少。
      
      不过小红楼这边一般都是不参加的,袁代表看了眼手里的计划书,再看了眼林蚕蚕,眼里带着打量,他对林蚕蚕说的劳逸结合那些大道理不感什么兴趣。
      
      倒是对魏敢亲自把人送过来,有点兴趣。
      
      魏敢既然把这个小同志送到他这里来,打的什么主意一目了然,这混小子,拐着弯儿让他点头这事呢。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橘子味少女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唯你 7瓶;小可爱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