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到七零当厂花》唐柒鱼 ^第15章^ 最新更新:2019-05-21 02:38: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第十五章 ...

  •   半旧的白色老头衫背心,是很有肌肉没错,但胸前那俩也格外有存在感,侧腰那里还搓烂了个小洞,早起估计是没有照镜子,魏敢胡子拉茬的,头发跟鸡窝似的。
      
      嗯,还有眼屎。
      
      “……”林蚕蚕,这一大早上,为什么要让她看这个?
      
      说实话,林蚕蚕对魏敢,还真没到那种,喜欢到连他的屁都觉得是香的,抠鼻屎也觉得可爱的地步,她现在只严重怀疑自己的眼光。
      
      “林蚕蚕同志,早上好!”魏敢双眼亮晶晶地看着林蚕蚕,他确实是起床看到林蚕蚕,就直接从床上跳起来飞奔下楼的。
      
      搬到集体宿舍来住,真的是再正确不过的决定,想到以后每天早上都能跟林蚕蚕一起刷牙洗漱,魏敢就忍不住要笑出声来。
      
      这时候时间虽然还早,但夏天天亮得早,天气也好,院子这几排水槽人还挺多的,魏敢来之前,大家热热闹闹地在聊着天,魏敢一出现,气氛就静了下来。
      
      林蚕蚕绷着脸看了魏敢一眼,“早上好。”
      
      说完,林蚕蚕就不敢再看魏敢了,她嫌辣眼睛,快速把衣服搓洗干净,端上盆就回宿舍去了。
      
      正准备邀林蚕蚕一起去食堂吃早饭的魏敢,“……”
      
      陈丽萍趁着时间还早,也下来洗衣服了,才到水槽边,就听到大家叽叽喳喳在说八卦,仔细一听,里头还有林蚕蚕的名字。
      
      这一听,陈丽萍就再站不住了,林蚕蚕居然跟厂里有名的混头子扯上了关系。
      
      等问明白,只是魏敢对林蚕蚕示好,林蚕蚕没怎么理会魏敢,陈丽萍才微微放下心来。
      
      但明显地,魏敢对林蚕蚕有兴趣,不然不会大早上地跑到宿舍楼上来打招呼。
      
      跟林蚕蚕也住了有几天了,陈丽萍是真的挺喜欢这个姑娘的,目光清正有主意,没有太多好奇心,跟她在一起相处非常舒服。
      
      林蚕蚕年纪比陈丽萍小几岁,陈丽萍是拿林蚕蚕当妹妹看的。
      
      陈丽萍觉得这事有些严重,匆匆把衣服搓两下晾到晾衣绳上,找人给她对象捎了个信,就赶紧上楼了。
      
      好在林蚕蚕还没有出门,这会正站在桌边收拾昨天加班写的资料呢,听到开门的声音,扭过头来,冲陈丽萍扬唇一笑。
      
      “蚕蚕,你被咱们厂的混头子盯上了你知道吗?”陈丽萍着急地道。
      
      林蚕蚕收拾好,正准备出门,愣了一下,“混头子是指魏敢?如果是他的话,我知道。”
      
      陈丽萍愣了一下,“你知道,你怎么一点也不着急?”
      
      不过不等林蚕蚕说话,陈丽萍就先自己替她找到了理由,“不过也是,你才进厂,对很多事还不了解,怕是不知道这个魏敢是个什么性子的人,我听人说,要惹毛了魏敢,他可是连女人都打的。”
      
      打女人这事,林蚕蚕还真没听说过,她正要仔细问,陈丽萍像是想到了什么,立马摇头,“不行,咱不能这么被动。”
      
      陈丽萍是个急性子,一心只想着赶紧替林蚕蚕摆脱魏敢这个大麻烦,而解决这个麻烦最好的办法,就是替林蚕蚕找个魏敢不敢惹的对象。
      
      正好,她对象的班组里,有几个不错的单身小伙子,家世也不错,介绍给林蚕蚕正好。
      
      林蚕蚕长得漂亮,性格又好,又有个在工会的工作,哪怕有魏敢觊觎,应该还是有男同志愿意当护花使者的。
      
      话题跳得太快,林蚕蚕差点没接住,赶紧阻止,“别,丽萍姐,我有意中人了。”
      
      “谁?”陈丽萍下意识地问。
      
      林蚕蚕笑,“魏敢。”
      
      陈丽萍半天没说话,独自消化了好一会儿,才把林蚕蚕话里的意思消化完。
      
      所以,这两个人是两情相悦?
      
      陈丽萍几次张嘴,想劝林蚕蚕再想想,怕林蚕蚕是被魏敢给哄骗了,或是因为少女的虚荣心,觉得魏敢那样的特别厉害,但看林蚕蚕目光清明又坚定,陈丽萍就知道,她再劝也是徒劳。
      
      “魏敢在厂里的名声特别不好,这个你知道吗?”劝是不再劝,但该提醒的还是要提醒。
      
      林蚕蚕点头,“知道的。”
      
      既然知道,那就没有什么需要提醒的了,再是拿林蚕蚕当妹妹看,陈丽萍也不可能去干涉她的私生活,何况并不是妹妹。
      
      时间还早,陈丽萍收拾好就去找她对象去了,林蚕蚕收拾利索,也出了门。
      
      魏敢还在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矮篱笆那里坐着,等着堵林蚕蚕一块去食堂吃早饭呢。
      
      林蚕蚕看到魏敢,只看了一眼,就径直从魏敢跟前过去了,停都没停一下。
      
      “一个人哪?”魏敢赶紧从篱笆上跳下来,追上林蚕蚕,跟在她身侧。
      
      林蚕蚕扫了魏敢一眼,“一个人怎么了?”
      
      “没怎么。”魏敢厚着脸皮,笑,“就是觉得挺巧的,正好我也一个人。”
      
      话音还没落呢,就有人在喊魏敢,“敢哥,去三食堂吃炒米粉去!”
      
      厂区大,食堂也有好几个,不同的食堂有不同的特色,三食堂早上的炒米粉最出名,不过排队的时间太久,林蚕蚕一般不去,就在最近的食堂吃碗汤粉。
      
      说起来,上辈子林蚕蚕都没有吃早饭的习惯,经常是一杯咖啡解决,进了厂以后,生活变得极其规律健康。
      
      林蚕蚕挑眉看了魏敢一眼,魏敢就是脸皮再厚,这会也有点尴尬了,回头狠狠瞪了眼瞎嚷嚷的人,“去去去,瞎捣什么乱。”
      
      那人这会才看清,魏敢身边还站着个林蚕蚕呢,旁边的兄弟冲他做了个拉脖子的动作,几个人一起,默默地遁了。
      
      他们这边动静大,路上都是来来往往的厂职工,悄悄打量他们的人也很多。
      
      魏敢声名在外,敢明目张胆地打量的人没几个,而且魏敢对林蚕蚕态度温柔,但对别人可未必,万一被魏敢捉到,被白揍一顿多亏。
      
      林蚕蚕其实知道,她跟魏敢走在一起,肯定会引来很多非议,但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魏敢心里其实也在发愁,名声这玩意儿,他以前不放在心上,现在才知道,把名声糟蹋了容易,再想建起来,是真难。
      
      但为着林蚕蚕,再难他也得去试一试。
      
      当然现在最重要的,是不能让林蚕蚕被流言影响,认为他真是那种烂泥扶不上墙的人。
      
      但是吧,魏敢也不是那种自卖自夸的人,他也不能跟林蚕蚕说自己怎么怎么样,只想着好好干,做出成绩来,林蚕蚕自然就看见了。
      
      “明天晚上有我参加的比赛,你来不来看?”篮球比赛今年下午正式开始,魏敢他们明天初赛,跟一车间的比。
      
      林蚕蚕一手操办起来的比赛,她肯定会要尽量每场不落地看的,她还组了个小通讯组,实时写稿往广播站送呢。
      
      “有时间就去。”不过这种时候,林蚕蚕肯定不会那么轻易就答应魏敢的。
      
      “……”魏敢,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磨人的小妖精?
      
      韩文辉站在食堂门口,目光沉沉,一直看着魏敢和林蚕蚕身上,直到两人走近,脸上才带起笑意,“林干事,阿敢。”
      
      因为被林蚕蚕直截了当地说,韩文辉也不敢再故作亲密地喊她的名字了,而是老老实实随大流,喊林干事。
      
      韩文辉笑脸迎人,称呼也不膈应人,林蚕蚕自然也不会摆脸色给他看。
      
      跟韩文辉站在一起的,还有魏敢经常一块玩的那帮子兄弟,兄弟们看魏敢,挤眉弄眼地。
      
      敢哥厉害啊,这么快就开始一起上班吃早饭了!
      
      一帮没眼色的混蛋,赶紧滚蛋!
      
      魏敢只差把话写在脸上了,他那帮兄弟们自然看懂了,但他们现在人多嘛,法不责众,何况还有林蚕蚕在呢,魏敢肯定不能拿他们怎么地。
      
      所以一帮子人冲魏敢嘻嘻哈哈,对林蚕蚕,就都是一本正经,老老实实地喊她林干事。
      
      魏敢,“……!”
      
      “林干事,我们帮你去排队,你去占位置吧。”既然决定起哄,自然不能给魏敢表现的机会,立马就有人上前来了,特别殷勤。
      
      林蚕蚕笑,正准备把饭盒递过去,就看到工会同事匆匆跑过来,一脸焦急的样子。
      
      这是这些天一直在帮林蚕蚕做准备工作的同事,林蚕蚕眉头一皱,直觉对方是来找她的。
      
      还真是,工会同事一看到林蚕蚕,脸上表情立马松下来大半,赶紧跑了过来。
      
      结果魏敢还是没有跟林蚕蚕一起吃上早饭,林蚕蚕跟着工会的同事走的,连只馒头都没来得及排队去打,就先忙工作去了。
      
      “没关系,等会我给林干事捎过去就好,反正我顺路。”韩文辉看着大家,微笑着道。
      
      兄弟们其实已经有点反感韩文辉了,明知道魏敢喜欢林蚕蚕,还想光明正大地撬墙脚。
      
      本来之前一起玩的时候,韩文辉的性格就有些跟大家玩不到一块去,但毕竟还是兄弟嘛。
      
      大家都没说话,而是看向魏敢,看他怎么说。
      
      “你们领导不是管得严,我就不一样了,没人管,还是我顺路一些。”魏敢笑,又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韩文辉还想说什么,但想到自己的领导,闭了嘴,等于是默认了魏敢的话。
      
      他们这一帮子人进食堂,排队的人自动退避三舍,结果没想到,魏敢居然乖乖巧巧地排在末尾。
      
      大家都一脸茫然,混混头子改性了?
      
      魏敢的兄弟们也不太适应,他们什么时候排过队的,都是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吃的,“敢哥,干嘛呢,怎么还排起队来了?”
      
      “就是,这林干事也不在这里,她也看不见啊。”大家伙都习惯了不排队的便利,这会哪里愿意在这排着。
      
      魏敢瞟了他们一眼,“爱排排,不爱排滚蛋。”
      
      反正他是要排的。
      
      

  •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大家520快乐啊~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梧桐AY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酸甜bb 13瓶;14241268、生若夏花的、夏青 10瓶;天很蓝 6瓶;贰又叁分之一 2瓶;不向命运低头、想成为你的妲己、大黄猫咪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