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不知过了多久,寂静的空间里突然发出一声巨响,震得整个大地都晃了晃。

      头顶上不知道是什么碎片窸窸窣窣地往下掉,阿姣把小太子按在怀里,满身戒备。

      小太子攥着她的衣襟,惊惧道:“是塌了吗?”

      阿姣紧紧靠着墙,没有说话,待到震动平息之后,才缓缓吐出一口气:“应当不是。”

      小太子却不信,彻底崩溃道:“肯定是塌了!”

      阿姣别无他法,只能像哄三岁孩子一样去哄他,脸贴着脸,与他轻轻相蹭,同时将他抱得更紧了些,不住地轻拍后背,柔声道:“有奴婢在,殿下莫怕。”

      他被她整个包裹住,奇异地安静下来。这个宫人身上有一种很奇怪的味道,让他一闻就会想起睡完午觉起来暖和的阳光,而且他明明似乎很厉害,可手臂却好软,有些像母后和她身边宫女的感觉……

      他刚放松没多久,就清楚地听到一阵错乱的脚步声。

      他浑身一绷,扭头朝声源方向望去。

      黑暗之中,突然出现了一团模糊的光亮。他被刺得睁不开眼,就听身旁人耳语道:“殿下闭眼。”

      黑暗之中若是骤见光亮,怕是会失明。

      阿姣也扭过头去,听见不远处一人惊喜道:“有人!是太子殿下!”

      哗啦啦的脚步声袭来,阿姣闭着眼,感觉怀中一空,是小太子被人抱走了。

      她颈侧一凉,适应了一会儿光线后,才慢慢睁开眼,看见一个瘦小的士兵提刀站在她面前,气势汹汹道:“你是何人,胆敢挟持太子!”

      她眼风一转,旁边还站着好几个士兵,皆是瘦小之人——这密道也确实不适合高大威猛的将帅。

      她还没说话,小太子便已经吓得吱哇乱叫:“你们是谁!”

      士兵们又哗啦啦跪了一地:“臣等护救来迟,望太子殿下恕罪!”

      小太子本来用双手捂着眼睛的,闻言惊喜地张开几根手指:“父皇母后……咳咳咳!”他嗓子干了太久,一激动便再也说不出话。

      为首的士兵,也就是那提刀严阵以待的士兵迟疑了片刻,道:“皇后娘娘派臣等下来寻找殿下,中途岔路太多,是臣与这几位弟兄运气好,才寻着了殿下。殿下受惊了!臣等这就护送殿下回宫!”

      小太子挠着嗓子,脸色因为发烧而涨得通红。

      他被人抱在怀里,眼睁睁看着阿姣被两个士兵像押送犯人一样押解,也不知道突然哪来的力气,猛捶身下士兵的肩膀。

      “殿下有何吩咐?”

      小太子咽了半天少得可怜的唾沫,这才终于憋出一句:“把他放开!”

      “这……殿下,此人挟持太子……”

      “本宫让你放开!”小太子尖声叫道,嗓子都劈了,“他救了本宫!他不是坏人!”

      这话说得实在太重,士兵们都不由一凛,面面相觑。

      这小太监看起来眉清目秀弱不禁风的,能救太子?太子殿下该不会是被骗了罢?

      但这些话只能私下腹诽,是万不可说出口的,他们只能依言行动,松开阿姣,退到身后盯着她。

      阿姣的脚踝因为没有及时处理,此时已经肿得很高。她一瘸一拐地走着,还不忘朝小太子笑笑:“殿下你看,奴婢就说可以等到人的。”

      小太子趴在士兵肩头,瘪了瘪嘴。

      这士兵穿着盔甲,又冷又硬,硌得他难受。他很想回到先前的怀抱,可看着对方连走路都走不顺畅,他也就没有再开口。

      不管他之前是做什么的,一定要向母后撒撒娇,把他要到自己身边来。

      小太子在心里暗暗握拳。

      出乎阿姣的意料,回到地上之后,她谁也没见到,就被迫和小太子分开,被单独关在了一间狭小的耳室之内。

      她扒着门缝,朝门外的看守士兵道:“军爷,军爷给口水喝罢。奴婢好几个时辰没喝过水了。”

      明明听得见,可那两个士兵却纹丝不动。

      她便不再尝试,靠墙坐下。她和小太子在密道内原来已经待了这么久,连窗外都泛起了鱼肚白。她借着光脱下鞋袜,看见自己脚腕不仅肿,而且还有被剐蹭的伤痕,难怪这么疼。她环顾四周,这耳室里空空荡荡,找不到可用的东西。

      她深吸一口气,在食指指甲上咬出一个裂口,然后沿着自己的脚腕伤痕用力地划了下去。同样地,她又在手臂、脖子等处划了几道细小却错杂的伤口,将那身太监的外袍撕出几道口子,又用它擦干身上新鲜流出的血迹。

      做完了这些,她便开始安静地等待。

      太子殿下与她分开的时候还很不情愿,是那为首的士兵说要先带他去见皇后娘娘,他才暂时作罢的。

      按照道理,她早该被提审了,怎么现在还没有人来找她?乱军已经平定,还有比太子殿下安危更重要的事情么?

      她等着等着,就不由睡了过去。

      能做的都已做完,剩下的只有听天命,所以她这一觉睡得很是放松,甚至还梦见了小时候。

      阳光暖洋洋地照在身上,她蹲在地上用叶子逗蚂蚁玩儿,一抬头便看见目中含泪的女子。

      “我的阿姣……”母亲将她抱了起来,细细端详。

      “娘!”她欢喜地应着,“你来看我啦!”

      身后的老尼姑双手合十,道:“施主。”

      “师太。”母亲颔首道,“一月不见,阿姣好似胖了一些。”

      “虽吃的都是清粥素菜,但小姐胃口很好,这一个月来也并未生过病。”老尼姑道了声阿弥陀佛。

      母亲似是松了一口气,朝怀里的她笑了笑:“莫非是真有佛缘不成?”

      “娘,我什么时候能回家呀?”她趴在母亲耳边,小声道,“虽然师傅们对我很好,但是这里好无聊……”

      母亲只揉了揉她的脑袋,叹了口气:“阿姣莫急,再在这庵中养上一段时日,等身体大好了,娘亲就接你回家。”

      “哥哥也好久没来看我了……”她嘟囔道。

      “你哥哥毕竟是个男孩,经常出入庵中不大方便。”母亲安慰道,“所以阿姣要多吃东西,多锻炼体魄,才能快点见到哥哥。”

      母亲今日穿的是件暗色袄子,被阳光晒得暖暖的,烫烫的,她伏在母亲肩上,正要好好撒个娇,怎知身后的老尼姑突然上前,把她从母亲怀里强行扯了出来,动作之粗暴,令她不由痛吟一声。

      睁开眼,才发现没有灿烂的阳光,没有温柔的母亲,也没有念佛的老尼姑,只有两个士兵粗暴地将她从地上拽起,往门外拖行。

      阿姣忙道:“军爷要带奴婢去哪里?”

      一人面色冷峻道:“皇后娘娘要见你。”

      阿姣心中一凛:来了。

      “二位军爷且把手松一松,奴婢自己会走路,不劳二位费力。既是皇后娘娘召见,也请容奴婢稍理仪容,免得殿前失仪。”

      那两个士兵料她也不敢逃跑,便松了手,只是用目光紧紧盯着她。

      阿姣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又理了理衣服上的褶皱,这才低头随着士兵一路进了一间偏殿。

      小小一间偏殿,里面倒是聚着不少人,阿姣匆匆一抬眼,瞥见上首端正坐着一名华裳女子,便立刻跪了下去:“奴婢参见皇后娘娘。”

      “听说是你救了太子?”那女子淡淡开口,声音稳重。

      “奴婢万不敢当。”阿姣把头埋得更深,“太子千金贵体,保护太子乃是奴婢本分,但奴婢没有什么本事,若不是有卫兵及时赶到,只怕……”

      “你叫什么名字?”

      她想起从哥哥床头得到的牙牌和一封封家信落款,果决道:“奴婢戚卓容。”

      不消皇后开口,阿姣便用余光瞥见似乎殿中有一个人退了出去。

      “在何处当差?”

      阿姣一愣,冷汗瞬间冒了出来。

      完了,哥哥给她寄家信,为了掩盖他为宦的事实,故意不提自己的职务,只囫囵带过去,她哪里知道哥哥在何处当差。方才退出去那人肯定是去核对“戚卓容”的资料的,她若是胡乱作答,届时必死无疑。

      时间的流速仿佛无限放慢,她额头贴着地面,连呼吸都不敢呼吸。

      “怎么,想不起自己在何处当差?”皇后声音骤冷。

      “奴婢是……”

      “母后!母后!”

      正当阿姣绞尽脑汁思考如何蒙混过关的时候,一声清脆的童音打断了她。

      阿姣没敢抬头。

      “你怎么来了?”皇后眉头一皱,“谁守的床?怎么不看好殿下?尚在病中,由得他这样下床乱跑?”

      “娘娘息怒!”有追出来的婢女噗通一声跪下,“殿下醒来后,便吵着要见娘娘,奴婢实在不敢拦……”

      “母后!”小太子跑到皇后身边,仰头蹭了蹭她的胳膊,“父皇呢?”

      闻言,皇后语气软了三分,揉了揉他的脑袋:“父皇自然是在忙要紧事。你现在先回去好好睡觉,母后现下也有一些事需要处理。”

      “儿臣吃过药了,也睡了一阵了,但是母后为何只打发儿臣去睡觉,不让儿臣做别的事呢?”小太子瘪了瘪嘴,“就算儿臣年纪小,但也知道今晚是有人造反,这种时候,儿臣身为太子还在睡觉,岂不是太荒唐了么?”

      皇后不由一默。

      小太子的目光望下来,看到地上跪伏的人,不由一喜:“母后,这便是救我的那个太监!你看他身上受了那么多伤,若不是他,恐怕儿臣就死在乱军之中了!我瞧此人伶俐机敏,母后不如就把他指到儿臣身边伺候罢!”

      阿姣:“……”

      我的殿下,虽然我也很想到你身边伺候,但是造反关头,皇帝尚不见人影,您还在惦记要收身边太监的事,这时机不是更荒唐了么!

      皇后果然又是一皱眉:“在太子身边伺候,岂能是这么容易的?我瞧他也不曾做了什么,反倒是带你在地道里乱走,险些酿成大祸。功过相抵,这就罢了吧。”

      “是儿臣让他带着走的!”小太子委屈道,“母后也不曾告诉儿臣那底下还有个地道,儿臣稀里糊涂地掉了进去,出去后又撞上乱军,不得已才折返,怎会知道那地道有这许多岔口!”

      皇后按了按太阳穴。

      当时先头的叛军已经攻入了主殿,她情急之下将小太子塞进了衣柜,怎知小太子待在里头还在不老实地乱动,触到了机关,才会掉进了地道里——她身为皇后,甚至不知道殿中有个地道入口。

      生死关头,眼看乱军的刀就要砍到她脖子上,是身边的侍卫拼死相护,撑到了羽林军前来接应,她急于离开这个混乱的战场,也来不及去管小太子,只等一切尘埃落定之后,才有人手派去寻找小太子的下落。

      “娘娘!不好了!”门口忽有一人急急奔进,连礼都来不及行,便奔到皇后身边,用极低的声音飞速说了几句。

      皇后立时惊起。

      她顾不上国母仪态,一把抓起小太子的手,道:“快,随我去见陛下!”

      小太子惊慌失措地被她拉着出了门,跟在后头的还有一帮拥挤的卫队和宫人。

      身边的空气仿佛忽然顺畅地流动了起来,阿姣悄悄抬起一点头,发现周围竟然只剩了殿门口两个值守的卫兵。

      她踌躇了一会儿,还是从地上站了起来,小心翼翼地凑过去问:“军爷,奴婢现下……该如何是好?”

      那两个卫兵大概是预料到了什么,一直在朝皇后等人消失的地方望去,面色不虞道:“娘娘未曾吩咐,你便继续在这待着。”

      阿姣也不敢问究竟发生了何事,只能回到殿中,从怀中摸出那枚刻着名字的牙牌,一边等待,一边胡思乱想。

      她没有想到,这一等,便是等了整整两天。等到最后,连殿门口的卫兵都不知所踪,她像个被人遗忘的东西,茫茫然踏出殿门,在这偌大行宫之中逡巡。

      她曾在夜里偷偷爬上树梢,朝行宫中央远远眺过一眼,只见那处灯火通明,各色人影来去匆匆,有宫人、有卫队、有嫔妃、有大臣,像是酝酿着什么糟糕的前兆。

      她心里不由咯噔一声,这架势,该不会是皇帝要驾崩了罢?

      她对皇帝全无好感,若不是当年他听信谗言,她们家也不至于落得如今下场。一想到皇帝说不定出事了,她心里甚至还有一丝隐秘的快慰。

  • 作者有话要说:  一点小贴士:因为女主是女扮男装,所以在正常视角下会用“她”,但是涉及别人谈论女主或想起女主时,因为是从其他角色的主观视角出发,所以会用“他”,等到什么时候发现了女扮男装的事情,才会偷偷变回“她”(这得是很久以后的剧情了吧!
    -
    感谢猫饼干的6瓶营养液~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