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鸣人狐狸 ...

  •   鸣人觉得自己大概是在做梦。
      
      如果不是做梦的话,他为什么会以上帝视角看到自己躺在床上,而自己房间中多出了一个银色长发像小仙女一样好看的小姐姐,和一个蓝头发的凤梨妖怪。
      
      凤梨妖怪还“kufufu”地笑得十分奇怪地对小仙女说,“……这里的人只要他活着就好,这样的事情不会只有一次,你想怎么办呢?难道一直待在这个猫的身体里守着他吗?”
      
      咦?!!!
      
      小鸣人心底升起三个大大的感叹号,什么意思?这是在说他吗?难道这个小姐姐就是这段时间陪他玩耍的小伙伴?!
      
      他还没回过神,就见到小姐姐对凤梨妖怪说,“我要带他走!”
      
      小鸣人猛地睁大了眼睛。
      
      这……这是在说他吧?这里也没有别人了啊……可是,可是他是妖怪……啊,那个小姐姐是小仙女的话,不会怕妖怪的,吧……
      
      他的思绪登时混乱,喜悦夹杂着疑惑混成一团。
      
      不过……嗯,果然是在做梦吧。
      
      确定了这个猜测,小鸣人心底一松,反而非常高兴地笑了起来。哈哈哈,他最近真幸运,难得地做了个美梦呢。
      
      之前好像还迷迷糊糊看到小伙伴来看他了。嗯,决定了,明天就想办法把小伙伴拐回来养,这样他就有家人了!
      
      鸣人还满脸傻笑地沉浸在对未来幸福生活的计划里,旁边蹲着他看了半天的某只原本就耐心不太好的大狐狸不耐烦了。
      
      “喂,小鬼!”
      
      “诶?哇啊!!!”
      
      鸣人被意外的声音喊得一抬头,然后结结实实被吓了一跳。
      
      长着九条尾巴的大狐狸正面无表情地瞪着他,也不知道那张毛茸茸的脸是怎么生动演绎出“面无表情”这个含义的,它九条毛茸茸的尾巴铺满了身后的牢房,赤红的兽瞳冰冷暴戾,居高临下地打量他仿佛在打量一只鸡腿,而他正在思考从哪里下嘴。
      
      鸣人小心地抬头目测了一下,发现自己还没有人家一只爪子大。
      
      对方一脚踩下去,他可能会死……不,是一定会死。
      
      唯一让他感觉有点安慰的是,那只大狐狸正蹲在黑漆漆的牢房里,和他隔了一扇不知道有没有用的铁质栅栏。
      
      小鸣人咽了口口水,小心地往后退了几步,默默地远离它。
      
      大狐狸嗤笑一声,喷出几点火星,眼瞳中是十足十的轻蔑。它压根没在意他这点小动作,直接开门见山道,“听到刚刚那两个人说的话了吗?”
      
      “啊?”小鸣人懵逼地抬头。
      
      “本大爷屈尊跟你共享了视觉,你居然没有好好看吗?那两个人说要带你走!”
      
      “啊??”小鸣人反应两秒,满脸震惊,“那不是我做的梦吗?!”
      
      “……”
      
      九尾大爷差点被这个蠢货宿主气炸了。
      
      在经过一番鸡飞狗跳的对吼,内容包括“那是老子的视觉!本大爷让你看到的!”、“诶诶?真的不是梦吗?”、“不是!!!”这样毫无营养的对话,九尾终于让鸣人相信了他刚刚看到的事是真的。
      
      他家小伙伴从猫变成了人,并且说要带他走……所以她果然就是小仙女吧!因为一饭之恩所以来报答他了吗?!
      
      九尾:“……你姑且就这么想吧。”
      
      “所以,小子,我们来做个交易吧。”九尾捋着自己炸了毛的尾巴,重新端起顶级尾兽的高贵冷艳范,“等那个小丫头回来找你,你带我一起走。”
      
      鸣人:“啊?”
      
      “怎么?你不想跟她走?”
      
      鸣人乖乖回答,“我当然想呀,但是,你不是就在我身体里吗?”
      
      他也不是真的蠢得什么都不懂,至少自己肚子里有个东西这件事,他从记事起就知道了。
      
      九尾嗤笑一声,“你太天真了,你以为带走本大爷是什么容易的事吗?”
      
      “诶?”
      
      “如果九尾在木叶消失,引发的乱子就太大了。所以,既然那几个人有灵魂层面的力量,他们要带你走,最大的可能是重新给你找个身体,只把你的灵魂带走。”
      
      “诶诶诶?”
      
      鸣人还在震惊,就听到一个轻柔优雅的声音先一步传来,“既然阁下已经猜到了,那不如再跟在下做一个约定如何?”
      
      话音刚落,金色的五芒星图案亮起,声音的主人从容从黑暗中走出来。那是一个俊雅至极的青年,一袭雪白的狩衣,乌发如墨,唇边噙着抹浅淡的笑,气质比曾经在木叶出现过的贵族更加优雅清贵,像天穹上遥不可及的浮云。
      
      鸣人看呆了,而他身后的九尾轻嗤一声喷出几点火苗,兽瞳中浮起抹隐藏极深的警惕,“……阴阳师。”
      
      青年浅浅一笑,自我介绍,“在下安倍晴明,的确如阁下所说是一名阴阳师。贸然来访,还请见谅。”
      
      小鸣人眨巴着眼睛,看看他,又看看身后的九尾。这只大狐狸表面上像是不在意,尾巴尖上的毛好不容易捋下去的毛已经又炸开了。
      
      他正有些不知所措,就见到自称安倍晴明的阴阳师身后阵法光芒一闪,又走出来一个人。
      
      ……啊,是那个小姐姐!
      
      鸣人望着她发愣,那个小仙女一样好看的小姐姐目光一扫落在他身上,朝他招了招手。
      
      鸣人下意识就听话地跑了过去。
      
      然后他感觉到一只温暖的手伸过来揉了揉他的头发。
      
      “从今天起,你就是我弟弟啦。”小仙女一手搭在他肩上,十分霸气地宣布,“跟我回家吧。”
      
      .
      
      九尾暴躁地怒喷了自己不争气的宿主五分钟。
      
      人家一招手就跟着跑了,身为顶级尾兽九尾大爷的宿主的尊严呢?!
      
      最关键的是,跑就跑那个臭小鬼居然把他扔下了,让九尾大爷被迫一只狐狸面对这个快要成神的可怕阴阳师……
      
      圈住重点——“快要成神”!
      
      九尾见到的上一个神还是把他们尾兽当小动物养的六道仙人!
      
      一袭白色狩衣的阴阳师微笑着旁观这只九条尾巴的大狐狸发脾气,等他似乎发泄得差不多了,这才开口道,“我之前的提议,阁下愿意考虑一下吗?”
      
      九尾乱窜的怒火一收,垂眸看他,赤红的兽瞳中的情绪好像一瞬间冷静下来,“阴阳师,你想要本大爷做什么?”
      
      “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安倍晴明浅笑道,“作为交换,虽然我不能将阁下完全放出来,但你想偶尔出来透口气吗?”
      
      九尾狭长的眼眸顿时眯了起来。
      
      .
      
      鸣人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房间里。
      
      身下是整齐的榻榻米,盖在身上的被子有阳光温暖的味道。他慢吞吞爬起身往四周扫视一圈,整个人还有点懵。
      
      非常典型的古典和式房间,屋子的布局和在画册上看到的有点像。明亮的光线穿过闭合的纸门透进来,墙角一尊半人高的白瓷花瓶立在柔光里,几枝粉色的樱花靠在瓷瓶口,悠闲地飘落下几片淡粉色花瓣,空气中弥漫开花木淡淡的清香。
      
      这是只有在画册上才能看到的,那些大名和贵族们才能居住的屋子。
      
      这时候鸣人终于想起自己睡着之前发生的事。
      
      他,跟着那个说要收养他的小姐姐走了……所以这里是小姐姐的家?
      
      似乎是房间内的动静被房门外的人听到,轻柔的询问声从门外传来,“小公子醒了吗?”
      
      鸣人张了张嘴,愣愣地说,“啊,对。”
      
      跪坐在门前的侍女于是轻缓地拉开了门,柔和的阳光从门口铺进来,落在小鸣人澄澈蔚蓝的眼瞳里。他下意识睁大眼睛,看到了门外庭院中开得云霞烂漫的樱花。
      
      柔和的粉色滤过灿烂的阳光,像停留在最美好记忆中的春光。
      
      .
      
      廊檐下,泽田弥托着腮看着对面的安倍晴明悠闲地喝酒。
      
      “晴明,你跟那只大狐狸说什么啦?”
      
      “一些无关紧要的事……姬君对那只九尾感兴趣?”
      
      “我觉得它跟鸣人有很深的联系。”泽田弥想了想,补充道,“不只是鸣人借了房子给它住,是更深层次的联系。”
      
      安倍晴明勾了勾唇,“姬君果然越来越敏锐了。你感觉得没错,鸣人和那只九尾狐有着很深的缘。”
      
      “缘?”
      
      “那是鸣人那个世界的命运。”
      
      阴阳师从屋檐外的晴空收回目光,看着小萝莉满脸迷惑的样子笑了,“直到十六岁之前,鸣人君都无法真正离开那个世界,他必须隔一段时间就回去一次。我曾为鸣人君起过一卦,虽前途多舛,但终究得偿所愿,所以姬君不必太过介怀。”
      
      ……这样吗?
      
      世界第一晴明吹泽田弥小萝莉迷茫两秒,重新开心起来。
      
      唔,既然晴明都这么说了,那肯定没什么大问题了。
      
      “不过晴明,我还有一个问题哦。明明我遇到水门只是在一个月之前,那时候鸣人才刚刚出生。可是为什么一个月后我再去那个世界,鸣人就已经五岁了呢?两边时间流速不一样吗?”
      
      “并非如此。”安倍晴明解释,“世界与世界之间并不像姬君以为的那样是两条平行的车道,它们是独立存在的,要类比的话,更类似于两个相邻的球形。”
      
      泽田弥眨眨眼睛,有点不太明白。
      
      “也就是说,虽然生活在某个世界中的生物都是按照时间的轨迹前进,但作为外来者的姬君本人却是立于时间长河之外。所以你再次进入那个世界时只是随机选择了一个时间点,与时间本身的流速没有关系。”
      
      “诶?”泽田弥闻言懵逼,“那这样的话,我下次再去那个世界会不会鸣人都已经长大了?”
      
      “不会。”安倍晴明笑着道,“姬君已经留下了锚点,从此刻开始,你的时间流动就和那个世界统一了。”
      
      “锚点?”
      
      “打一个比方,姬君想感受一条河流的流动,就要先在河水中投下石子,而那枚石子反过来也会对河水产生影响,对吗?”
      
      泽田弥点点头。
      
      “这就是建立联系。姬君和鸣人建立了联系,所以对于那条河来说,姬君不再是一个无关紧要的过路人,反过来姬君也能够感受到河水的流动,然后跟着它一起往前走了。”
      
      “可是,我第一次去的时候也和水门建立联系了呀。”
      
      “但那位波风君很快就被姬君送到另一个世界了不是吗?”大阴阳师笑了,“他是唯一知道姬君曾经去过那里的人,是上一个锚点。在波风君离开之后,没有人再知晓姬君曾经到过那个世界了,所以对于那个世界来说,姬君那时候的状态还是‘不存在’。”
      
      泽田弥听得有点晕。虽然晴明已经解释得足够浅显,但对于一只九岁的萝莉来说,果然还是听不太懂。
      
      她想了想,确认道,“我下一次再去找鸣人的时候,他不会一下子长大了吧?”
      
      “不会。”
      
      泽田弥于是放心了。
      
      对面的大阴阳师唇角轻轻一勾,看出小萝莉被这个话题晕得差不多了,适时道,“算算时间,鸣人君应该醒了。”
      
      他话音刚落,长廊上就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泽田弥回头,正好看到她刚认的弟弟从走廊尽头跑过来,金色短发在阳光下像跃动的金辉。
      
      看到廊檐下的人时,他的眼睛立刻亮了,加快了脚步朝着这里奔来。
      
      这个准备飞扑的姿势异常眼熟。
      
      泽田萝莉回忆半秒,恍然大悟地张开手等着他扑过来。
      
      “鸣人~”
      
      “姐姐!”
      
      感人的姐弟相遇正待上演,金发小正太跑到距离泽田弥只有两步远的时候,忽然毫无预兆地脚一崴,“啪叽”一声摔到了地上。
      
      鸣人:“??”
      
      泽田弥:“???”
      
      她懵逼地看着自家弟弟原地消失,随后,一只狐球带着比她更懵逼的表情从鸣人的衣服里爬出来。
      
      狐球:“????????????”
      
      看着那只眼睛快要迷茫成蚊香圈的小狐狸,泽田弥小心地走过去,蹲下身托起它的两只爪爪。小狐狸保持着被迫直立的姿势和她茫然对视。
      
      少顷。
      
      泽田弥试探地开口,“鸣人?”
      
      鸣人狐狸:“喵喵喵喵?”
      
      “……”银发小萝莉沉默了片刻,严肃指出,“鸣人,狐狸不是这样叫的。”
      
      鸣人狐狸:“……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