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生病的鸣人 ...

  •   又下雨了。
      
      泽田喵蹲在屋檐下,望着连绵的雨线发呆。
      
      这场雨已经下了两天。
      
      作为一只可怜兮兮的野猫,泽田喵原本以为这几天要饿过去了,甚至捏着鼻子做好了翻垃圾桶的准备,没想到昨天鸣人居然冒雨跑来了。
      
      虽然和她例行分完牛奶之后没办法再出去玩,只能一起蹲在屋檐下发了半晌呆,但小孩情绪依然很欢悦,临走前还跟她约好明天也会来。
      
      但是现在已经快晚上了,鸣人还没找过来。
      
      该不会出什么事情了吧?
      
      泽田喵不自觉地在身下石板上抓了一爪子,望着外面的雨幕,有点担心。
      
      如果不是有什么特殊情况,鸣人是绝对不会失约的。
      
      因为整个木叶村里,她大概是唯一愿意搭理他的生物。
      
      他只有她一个朋友。
      
      街上支着雨棚的店铺已经开始收摊,上学的小孩子也陆陆续续被家长接回家。
      
      第七个急匆匆赶着回去的人从面前路过的时候,泽田喵从地板上爬了起来。她试探性地向外面伸了伸爪子,然后被冰冷的雨水砸了个哆嗦。
      
      小猫微微一抖,还是咬了咬牙,冲进雨幕里。
      
      不等了,她要直接去鸣人家看看。
      
      .
      
      泽田弥知道鸣人家在哪儿,虽然没进去,但是小孩带着她绕过去指给她看过。
      
      像是特意向自己的小伙伴介绍自己的家在哪儿一样,未尝没有希望把小伙伴捡回去和自己一起住的意思。
      
      但泽田喵没有住过去,因为监视鸣人的视线太多了。
      
      在外面的时候还要好一点,但如果她住进鸣人家里,就随时随地处在那些人的监控中了。
      
      她又不是真的猫,虽然之前有人特意来试探的时候,她让身体原主顶上把他糊弄过去了,但如果时时刻刻处在别人观察下的话,肯定是会出问题的。
      
      但现在她倒是有点后悔当时没有跟鸣人回去了。
      
      千万不要出什么问题啊鸣人,小猫踩着屋檐飞快地在雨中飞奔……我可是答应了水门要帮忙照顾你的。
      
      .
      
      大概是没人教过他,一个人住的小鸣人并没有锁窗子的习惯,于是也方便了不速之客们登堂入室。
      
      泽田喵推开客厅的窗子,从窗台上跳下来。
      
      这是她第一次来小伙伴家里,老实说,屋子内的陈设着实有些乏善可陈。
      
      光秃秃的桌子,老旧的冰箱,因为连着下了几天雨,屋内的墙纸还泛着潮气。
      
      地板应该是几天没扫了,有点脏,但除此之外所有东西都放在它该在的地方,一眼看去居然还挺整洁,半点没有这个年龄的熊孩子的房间该有的杂乱。
      
      小猫在客厅转了一圈,又往厨房和浴室的方向探了探脑袋,最后将视线转向卧室。
      
      里面有人,而且不止一个。
      
      卧室的门半开着,只留了条缝,泽田喵走到门前试探地拿爪子扒拉了一下,发现门轴有些锈蚀她推不动,于是只好努力地把自己往门缝里挤。
      
      幸好,猫是一种液体。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泽田喵成功挤了进去。
      
      然后她就被灌进来的冷风吹了个趔趄,小猫懵逼地抬头,看到卧室窗子正打开着“呼呼”往里灌风。
      
      所以其实从外面绕个道就可以进来了?
      
      她呆滞地想到,那我刚刚费那么大力气挤进来是为了什么呢?
      
      忽然就被自己蠢了一下的小猫沮丧地耷拉下了耳朵。
      
      她唯一庆幸的是自己这一番表演并没有被人注意到,毕竟大部分人都不会在意一只野猫在想什么的。
      
      在她进门时,房梁上的某个存在就投下来一束目光。对方看了她一眼,似乎判断出她的确只是只野猫,就不感兴趣地将视线移开了。
      
      泽田喵也没管那个人,她已经习惯鸣人身边总有人蹲着了,自顾自跑到床前,在床头柜上借了个力蹦跶上去。
      
      鸣人就躺在床上,看起来像是睡着了。
      
      屋子里没开灯,只借了窗外阴郁的天光,显得有些昏暗。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刚在大雨里跑过毛皮湿透了的原因,泽田喵感觉房间里格外冷,而卧室的窗子正对着床头,不间断地有雨丝和冷风一起吹进来。
      
      床上的被褥已经湿了一半,鸣人昨晚睡觉之前大概是忘了关窗,或者因为没上锁后半夜被风吹开了。
      
      他就这样睡了一晚上,然后半点不出意料地发烧了。
      
      泽田喵走到枕头边低头看,发现床上的小孩脸颊已经烧得通红。不知道是不是冷,他整个人侧着身子缩成一团,嘴唇轻轻翕动着似乎在说梦话。
      
      “……爸爸……妈妈。”
      
      “……”
      
      小猫踩着枕头凑到他身边,轻轻叫了一声。
      
      “喵~”
      
      小孩紧闭的眼皮微微动了动。
      
      “喵,喵……”
      
      泽田弥叫到第三声的时候,鸣人终于醒了。
      
      他意识似乎还有些模糊,那双清澈蔚蓝的眼睛像蒙了层雾,他愣愣地看了她一会儿好像终于反应过来。
      
      “啊,你来了?”
      
      不知为何他忽然有些高兴起来,挣扎地从床上坐起,把小猫抱进怀里,半点不在意她湿哒哒的毛皮。
      
      “呐呐,是来找我的吗?啊,现在几点了?你是不是饿了?”
      
      说着说着他就掀开被子准备下床,但双脚刚踩在地上,他忽然身体微微晃了晃,毫无预兆地倒了下去。
      
      “喵!”
      
      泽田喵吓得毛都炸了一下,跑到他脑袋旁边,伸爪子推了推他的脸。
      
      小孩迷迷糊糊抬起头,“对,对不起,我头有点晕,休息一下就……”
      
      后面的话没了,他再次闭上眼睛陷入昏迷。
      
      泽田喵着急地绕着他转了两圈,并且试探性地发出几声尖利的猫叫想引起房梁上那个人的注意。
      
      然而对方只是冷冷蹲在原地,居高临下投下来目光,半点没有要帮忙的意思。
      
      其实泽田弥早就发现了,那些在暗地里监视鸣人的目光,大多数都不是善意的,有一些甚至带着仇视,只有极少数那么几个看他的视线会温和一些。
      
      今天非常倒霉,来监视他的人正好是仇视者之一。
      
      所以他大半夜看到窗子被风吹开也没有替他关上的意思,见到九尾生病也只是冷漠地站在一旁看着。
      
      就好像他的任务只保证九尾活着,至于那个小孩子过得怎么样就与他无关了。
      
      作为父母死在了九尾袭村事件中,自己也是被四代所救才得以活下来的幸存者,他自认为自己没有一见面就把那个小怪物掐死,还要遵守命令好好守着他,已经足够仁慈了。
      
      泽田喵叫了好几声,发现那个房梁上的人似乎不打算管他们。她低头看看地上的小孩,那头灿烂的金发在昏暗的天光下也跟着黯淡下来,好像那孩子蓬勃的生命力也在大雨中一点一点地流失。
      
      有一刹那的时间,小猫浅色的猫瞳被窗外的天光照出一抹晦暗。她低下头在鸣人耳边蹭了蹭,轻轻“喵”了一声,就转过身,跳起来在床沿上借了个力,翻过窗台,消失在大雨里。
      
      .
      
      如果不是晴明教她占卜时,她好奇用鸣人的名字测了测,结果得出个凶,她是不会贸然来到这个完全陌生的世界的。
      
      虽然跟波风水门达成契约,答应了照拂一下他的孩子,但是当时那个笑容温柔坚定的青年也说过了,他相信自己死后木叶会好好照顾鸣人。所以他当时说的照拂,大概是另一层面上的,类似于神明显灵那种在他有大灾大难时庇佑一下他。
      
      “不过我相信那种事不会发生的,我的师父,还有木叶,一定会好好保护他……”青年当时笃定地这样说道。
      
      小猫在大雨里朝着小树林的方向飞奔,心里快气成了个球。
      
      水门大笨蛋,你到底把鸣人托付给谁了呀,他根本没有得到好好照顾啊!
      
      你用性命去守护的村子,到头来却这样对待你的孩子。
      
      她很喜欢那个温柔的青年,但真是不喜欢这个地方,非常非常不喜欢!
      
      泽田喵一路跑到了小树林里一颗茂盛的松树下,感觉附近没人,仰起头朝树上叫了一声。
      
      不一会儿,松树树洞里探出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看到是她,有点兴奋的“吱吱”回叫。
      
      泽田喵:“喵喵……”把我上次交给你保管的东西扔下来。
      
      松鼠:“吱。”好哒!
      
      树上传来点细碎的动静,不一会儿,小松鼠双爪捧着一枚指环从树上跳下来。
      
      晦暗天光下那枚指环流转过瑰丽的光,一双银色的翅膀拱卫着中心橙黄色的宝石,造型精致华贵,有种说不出的神秘感。让某些真正识货的人看到这个场景估计要惊得眼珠子都瞪出来。
      
      玛雷指环,全世界唯二的两套超A级指环之一,还有一个来头更大的名称叫做“世界的基石”。在某个世界中曾经唤醒了某位大魔王连通其它平行空间的能力,掀起无数场毁灭世界的腥风血雨,货真价实的灾害源头……此时此刻,被两只小动物宛如地下党接头一样完成交接。
      
      泽田弥这枚玛雷指环当然是她三哥给她的,嗯,她三哥就是那个在一周目毁灭了无数平行世界的反派BOSS。在其他声称要毁灭世界结果计划没完成就翻船了的同行衬托下,可以说是业界标杆一样的存在……虽然她三哥后来也翻了吧,但之前优秀的业绩已经足够将他拱卫上神坛了。
      
      不知道是不是已经达成的成就二刷就没意思了,她二周目的三哥不再着眼眼前,而是将目光投向了星辰大海,临走前还托人把玛雷指环留给了她。
      
      大概是自己已经修炼成最大的BUG,连外挂都不需要了。
      
      总而言之,不知道三哥动了什么手脚,玛雷指环暂时跟她绑定了,而且还是灵魂绑定。她通过蝴蝶精跑到这个世界之后,玛雷指环居然也跟着她来了。
      
      只不过她作为一只野猫,带着指环跑去木叶村找人实在太过显眼,于是她干脆在降落在这座小树林时,临时找了窝松鼠把指环托付给了它们。
      
      她也不怕会被其他人发现,反正她要是要走,玛雷指环肯定会跟着她一起走的,别人拿走也没用。
      
      幸而松鼠们十分靠谱,指环在它们这里藏了小半个月,并没有被其他人找到。
      
      望着分毫未损的玛雷指环,泽田喵很满意,然而思路一转,想起鸣人又开始生气。
      
      她不过是刚出现的时候帮松鼠们赶走了一只野狗,它们就兢兢业业地替她保护好了指环,水门帮木叶村把九尾都给封印了自己还豁出去一条命,结果鸣人呢?鸣人呢?!
      
      一群连松鼠都不如的家伙!
      
      泽田弥又自顾自生了会儿气,一边也没忘记正事。她双爪抱住指环,触动指环上的契约,在心里默念。
      
      我要许愿,我要许愿,我要许愿……
      
      随着她的无声念叨,淡紫色的雾气悄无声息地浮现在森林里,刚一出现就飞快向一个方向聚拢,浓雾中伸出一只修长优美的手,准确地弹在她额头上,一指头把小猫戳了个趔趄。
      
      少年清越微哑的声音在树林中响起,“kufufu……你以为我是阿拉丁神灯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