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医术震惊世界》湉喵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4-13 12: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子宫肌瘤 ...

  •   急诊科主任广宏刚刚处理完最后一个病人,伸了个懒腰,正打算出去和小护士们唠唠嗑,就发现护士都不见了。
      
      不对,不是不见了,而是全围在了一堆。
      
      走近了,他就听到一个护士正在抱怨道:“是啊,我每次来月经,经期都很紊乱,有时候提前,有时候推后,胸口也闷闷的不舒服,而且两肋也会痛,之前也没专门去看过,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吧?”
      
      广宏纳闷了,这是一群女人围在一起聊月经不调?
      
      很快,一个清朗的男声就从里面传了出来。
      
      “你应该是肝郁导致气滞,就是肝的疏泄功能出现了问题,所以才会出现月经不调的情况,除了这些症状之外,应该还有经血发紫、不畅、有血块,吃点东西就会腹胀嗳气的情况。”
      
      小护士双眼一亮,简直像找到了知音一样:“苏大夫你怎么知道的?!”
      
      不过几分钟时间,苏哥就换成了苏大夫。
      
      苏茂言谦虚道:“你的脉象和症状都很典型,不是很难判断,你去其他中医那里看,应该也能看出来的。”
      
      当然,在苏茂言这里,几乎所有月经不调的症状和脉象都很典型。
      
      广宏皱起了眉头。
      
      他们医院最近正打算开一个中西医结合的门诊,不过因为很多人反对,所以还没商量下来。
      
      蛋糕就那么小,资金就那么少,多开一个门诊,还是中西医结合的,那不是胡闹吗?
      
      广宏就是坚决的反对派,所以这会儿听到了什么脉象,什么中医,立刻就怒了。
      
      “你们在这儿干嘛呢!”他冷不丁道。
      
      护士们都被吓了一跳,看见是他,立刻吐吐舌头散了。
      
      苏红是最老资格的,笑着道:“我本家的侄子过来,聚在一起说说话。”
      
      广宏打量着苏茂言,看起来就二十四五岁左右,长得倒是挺好看的。
      
      “聊什么呢?你这个侄子学中医的?”广宏问道。
      
      苏红道:“就是昨天我给你说的那个,用针灸把人给救回来的小伙子。”
      
      广宏皱眉道:“我都说了,病人能恢复,是因为及时采取了急救措施,你应该感谢的是肾上腺素扩张血管,地塞米松抑制过敏。”
      
      苏茂言见状立刻赞同,如果没有之前的急救措施,他可能也没法把人救回来。
      
      “你昨天采取的措施很及时。”广宏对苏茂言道,“只是后面的针灸就有点胡闹了。”
      
      苏茂言感谢广宏前半句的称赞,但没有针对针灸这个事情发表任何看法。
      
      他并不狭隘的认为中医和西医必须对立,只要能救命活人,不管用什么办法,那都是好的,而且这两者各有所长,更正确的方式应该是取长补短才对。
      
      广宏见他态度好,也忍不住多说了两句:“我看你也是学医的,也应该清楚,有些月经不调很可能是器质性的病变,你应该让他们去妇科好好检查一下,而不是让他们去抓中药。”
      
      苏茂彦闻言也不生气,对他来说,医者父母心,广宏的态度是很正确的。
      
      就像是广宏说的那样,月经不调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第一,就是器质性病变,比如子宫肌瘤、卵巢肿瘤。第二,就是功能失常,比如气虚、血虚、痰湿等造成的。
      
      在前者上,苏茂言认为患者去看西医更好,至于后者,中医更能解决大部分的问题。
      
      至于广宏所说的问题,苏茂言并不担心,原因很简单,中医讲究的望闻问切,他并不是单纯靠诊脉做出结论,也会观察患者的脸色、舌苔、双眼等情况,再根据其他症状做出判断。
      
      而且更重要的是,他学到的妇科技能里,关于肿瘤是有记载的。
      
      简单来说,靠着逆天的触感,他凭借脉诊就能诊断出是否是器质性病变,如果是的话,他会建议患者去做详细的检查。
      
      不过这些都不为人道,所以苏茂言道:“您说的对。”
      
      广宏缓和了脸色:“她们都在工作呢,你要待在这里也可以,别打扰了她们的工作就行。”
      
      苏红仗着和广宏是十年牌友的关系,忍不住道:“广主任,您这就是欺负小苏态度好,那么多中医给看月经不调的,您光逮着他说教是怎么回事啊,再说了,在您来之前,小苏可是让圆圆去做检查的。”
      
      圆圆就是那个雀斑小护士,也是那个终于让苏茂言把月经不调四个字说出来的护士。
      
      恰好,她也有这方面的毛病,就忍不住请苏茂言帮他看了一下。
      
      圆圆闻言也忍不住道:“是啊,刚刚苏大夫让我去查查是不是有子宫肌瘤,还说可能是早期多发性的。”
      
      广宏翻了个白眼:“你听听你说的话,这是一个护士说的吗?”
      
      这句话的意思太明显,苏茂言都可以帮广医生翻译一下,大约就是“你学了这么久的护士,竟然还给一个陌生人交智商税!”
      
      圆圆委屈道:“但是苏大夫说得很有道理啊。”
      
      广宏道:“哪个中医能靠把脉就诊断出子宫肌瘤?你见过?关键是他就摸摸你的手腕,就能摸出你长瘤,你相信?”
      
      他又抱怨苏红道:“你怎么回事?也不劝着点,真是瞎胡闹!”
      
      苏红面子一下就过不去了:“你怎么知道小苏说的就是假的?”
      
      广宏也有点生气了,其他人胡闹也就算了,苏红也跟着瞎起哄。
      
      他道:“你是干了十多年的老护士了,你这话说出来,我会忍不住质疑你的专业水平。”
      
      其实苏红也不大相信,她们就是闹着玩的,但是广宏这么一上纲上线,小苏又是她带过来的,她忍不住就驳了广宏一句。
      
      苏茂言立刻道:“不关苏姐的事情,我只是说出我的判断,最后的结论肯定还是以影像科的结论为主。”
      
      “那你怎么判断出的?搭个手就知道有瘤了?”广宏对苏茂言的态度就没有那么好了。
      
      苏茂言好奇的确认道:“您是真想问清楚答案,还是只是想讽刺我?”
      
      广宏被呛了一句,差点没被呛死。
      
      “我就听听你有什么道理,你说!”
      
      苏茂言道:“圆圆的症状应该还是早期,并没有不规则出血的情况,只是腹部有坠胀感,也会感觉到腰酸背痛,除此之外,还有白带增多的现象,小便的次数比之前稍微增加了一点。”
      
      广宏没有粗暴的反驳他,而是道:“你说的这些症状,确实子宫肌瘤的患者会出现,但是光凭这些症状,就连妇科最专精的医生都不敢一口说是子宫肌瘤,而且你还在没有影像帮助的情况下,武断的说出了多发和早期两个字,我觉得你是对你的病人极为不负责任。”
      
      苏茂言平静道:“当然不止这些症状,这只是一些外在的表现,最主要的还是她的脉象变化。”
      
      广宏已经确定了苏茂言就是来胡说八道骗妹子的,他问道:“那你说说看,子宫肌瘤是什么脉象?”
      
      其他人也好奇的盯着苏茂言。
      
      苏茂言从小长得帅,被盯惯了的,也不在意,回忆起刚刚圆圆的脉象道:“她是旋脉,不过脉象略浮,比一般人的略滑一些,外周的阻力也要低一些。”
      
      关于脉象这一点,苏茂言也没有多说,说了围观群众也听不懂。
      
      他也不想误导其他群众,因为能诊脉把子宫肌瘤诊出来的,可能全国还真没多少。
      
      他是因为吞了一肚子的经验,触感又被放大到了极限,不然也不可能发现。
      
      脉象这种东西,玄之又玄,所以才会被认为是伪科学,经验学,但是刚好,苏茂言就有足够的经验和足够的敏感。
      
      不过为了不让自己还没开始的事业就此夭折,苏茂言对广宏道:“如果你不相信,这里就是医院,可以让圆圆去做个检查。”
      
      说完后,他又对围观群众道:“不过我还是建议,除非找我看病,不然大家有了相关的症状,还是先到正规医院做检查,影像学比诊脉靠谱,真的。”
      
      广宏一头黑线。
      
      这说的叫什么话?
      
      什么要么找他看病,要么就去看西医,意思是就他能耐?
      
      苏茂言觉得自己没说错啊,广宏怎么生气了。
      
      他只敢保证自己,所以只能说找他啊,他可没法替其他中医做保证。
      
      病人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每个医生,要相信的话,也只能相信自己,只要力所能及,就不应该把病人的性命交托到其他不认识不熟悉的人身上。
      
      苏红有点不高兴了,她没想到苏茂言这么冲动,还要现场拉着圆圆去做检查。
      
      她哪里知道苏茂言心中也苦,要是今天把牌子砸在这里了,他以后怎么给人看病?
      
      他一点都不想享受七天的血崩和痛经套餐。
      
      广宏不怒反笑:“好!咱们就去看看!”
      
      他把副主任喊过来坐镇,然后带着圆圆、苏红还有苏茂言就去了B超室。
      
      “什么风把广主任吹来了。”B超室的主任笑着道。
      
      广宏扯出一个礼貌的笑容,把刚刚发生的事情一说:“麻烦你帮我看看圆圆,看看她是不是有子宫肌瘤。”
      
      他看了一眼打量着B超室的苏茂言,强调道:“而且是早期,多发!”
      
      “喲!广主任还是很关心妇女同志的嘛,来嘛,我来帮圆圆看看。”B超室主任是女的,拉着圆圆就进去了。
      
      广宏对苏茂言严肃道:“马上结果就能出来,你要是诊错了,就得向全体护士道歉,告诉他们你是在胡说八道。”
      
      苏茂言赞同道:“你说的很有道理,如果我学艺不精的话,确实不能耽搁病人的情况,我也会向她们道歉。”
      
      话音一落,就听到B超室主任惊呼一声道:“确实有东西,等我仔细看看。”
      
      圆圆吓得屏住了呼吸。
      
      广宏也呆了。
      
      真有?!不会吧?!
      
      “我看看,有点小,不止一个。”B超室主任打得很仔细,一边推一边看着屏幕道:“这里有一个,这里也有一个。”
      
      “还有一个位置长得不好,有点压迫膀胱,你最近有点尿频吧?”主任问圆圆。
      
      圆圆一边点头一边打颤,听到那一个又一个的,听得她心都在颤:“那,那怎么办啊?”
      
      B超室主任道:“你这个还小,没问题,别慌啊,能治。”
      
      广宏听着里面的谈话,整个人都懵逼了。
      
      他确认道:“真有?你没看错?!而且是早期,多发?!”
      
      这回轮到B超室主任不高兴了,她道:“还好发现的早,没想到你说的那个小苏还真有两把刷子。”
      
      苏茂言礼貌的对着广宏露出一个笑容。
      
      广宏:……
      
      马丹,作为医疗狗,三观又被神奇的医疗技术刷新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