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间宠》靳蔓歌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4-27 19:18: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Chapter03 ...

  •   更何况,从她私心来讲,也是舍不得看他出事的。
      
      黎想嘴唇蠕动,轻声喊他:“陆哥——”
      
      “傻丫头。”陆湛怀瞟了她一眼,相识多年,她就跟他妹妹一样,他太了解她脑子在想点什么东西了,“我看着像会走歪路的人?”
      “有空担心我,还不如去担心你哥,看好他,别让他出一些乱七八糟的点子,做生意还是要讲究点。”
      
      黎叙最几年生意做得很大,已经不满足于最初的洗浴生意,最近开的几家店什么女孩子的身体护理脸部护理,全部都来了一通。
      他懂吗?
      他不懂。
      
      单凭着一点经验就开始乱来,陆湛怀隐隐担心,真怕他把之前的老本都给坑完了。
      
      陆湛怀:“你帮我劝劝他,踏实点,别眼高手低的。”
      黎想垂了垂眼:“我也说过他....他不听啊….”
      
      话题一旦涉及黎叙,似乎就进去了死胡同里。
      
      时间在沉默中缓缓流逝着,黎想每次跟他单独相处都会觉得自己的语言太过匮乏了。
      说完了正事,明明是个可以抓住时间相处的好机会,都被她浪费了!!
      
      车子转弯开到地下车库,她还在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跟他说 ‘我想跟你一起吃顿晚饭’这件事。
      
      她木讷的跟着陆湛怀下车、乘电梯,她站在他身后看着电梯显示的数字一层层升高,下一秒停在了他按的那一层。
      陆湛怀拿手臂虚虚地当着电梯门,“你先出。”
      
      “噢。”黎想心里小窃喜,听话地先一步出去,她低着头走在前边,为他绅士又贴心的举动而感到兴奋。
      她似乎受到了鼓励!
      
      陆湛怀紧跟而上,没走一两步,就看到前边走的好好的人忽然不驻足不前,紧接着转过身来红着脸冲他兴奋道:
      “阿怀,我….”
      “晚上你有空吗?我能不能跟你一起在家里吃饭?”黎想半垂着头,脸颊微红,“或者,我也可以留下来。”
      
      陆湛怀双手还在兜里,正蹙着眉头,心里纠结着这姑娘怎么这么死心塌地,把心里话给说了出来?
      
      黎想对他的心思,他从黎叙嘴里听过几句,可被人转述和本人亲口说出来还是有差别的,他到底怎么拒绝才会不那么伤害一个女孩儿的自尊心?
      这是个问题。
      
      他真的不擅长拒绝人。
      
      时间等的有点久,黎想抬头,满怀希冀地望着他,脑子里回忆起来的却是黎叙跟她说过的话。
      
      “陆湛怀啊,你得主动点,他再喜欢一个人都不可能先说出口的。”
      “对他来讲,他没拒绝你,就是从了你,直接上!别犹豫!”
      
      他没拒绝你,就是从了你。
      
      黎想眼里泛着星光,她头一次这么喜欢一个人,紧张的手心出汗,比她第一次出警都要来的心惊肉跳,女孩在深呼吸,听哥哥的话总没错的。
      
      她做好心理暗示,又给自己加油鼓劲了半天,一个健步冲了上去,她个子离他还是差了点,只能掂掂脚,双臂环在了对方的脖子上,依偎在他耳畔,轻声道:“你,你别拒绝我啊。我头一次告白。”
      
      陆湛怀:“……”
      
      几乎是下意识的,他想把人推开,只是手刚刚放在姑娘腰上还没用力,冷不丁地,余光就瞥到楼梯间的门开了一条小缝,紧接着有道人影慢慢挪了出来。
      
      只听 ‘哐当’一声——
      两袋包装精美的特产礼盒装被沈奕直直地丢在了地上。
      
      沈奕目瞪口呆,她被彻底震惊。
      隔着一个女孩儿的拥抱,就这么不近不远的和自己一见钟情的对象来了个四目相对。
      她好想哭啊。
      太绝望了!
      这到底是什么绝望的世界!
      
      她还没说出口的一见钟情,就这么直接——失恋了??
      
      沈奕被惊到无法呼吸,她不可置信的举着手指,艰难地指了指他,“你就是刚才跟我通过电话的那个人?”
      
      原来,她一直心心念念想知道的名字早就出现在她的生命里。
      
      原来,他叫陆湛怀。
      
      听到说话声音,黎想没想到会有人突然出现,她从男人身上下来,乖巧地退到一边又主动挽着他的胳膊,和他一起并肩看着沈奕。
      
      陆湛怀呼吸一置,他没想过再次见她会是这么一副场景。
      
      从北京他去听课开始,他就开始想办法让她主动来找自己,好不容易一切都如他所愿,她真的来了,可却….
      
      一言难尽。
      
      陆湛怀淡定把胳膊抽出来,直视着她道:“你等很久了吧。”
      
      “没有。”沈奕快速答着,她心知自己又开始犯怂了,把地上的东西捡起来,重新交到他手上,她没看他,她现在只是个麻木不仁的转述者:“这些东西是徐老让我带给你的,东西带到我先走了。”
      
      几乎是下意识的逃跑。
      沈奕一路狂奔,电梯来的很快,她逃命似的按下了属于自己的逃生键后,却没有勇气和电梯外的男人说再见。
      
      她躲不开他的视线。
      
      陆湛怀幽幽地看着她。
      
      依旧是那一日在讲桌下,直白又霸道的目光,带着属于他的强烈的征服欲。
      
      电梯重合,沈奕忽然觉得松了口气,放松之余又觉得好笑。
      
      他想征服的那个人明明就在他身边,他为什么还用那种暧昧的眼神来打量自己?
      
      太过分了!
      __________
      
      电梯门合上,陆湛怀存着以后再解释的心思,没追上去。
      会这么关注一个姑娘,会为她心动,想想恍如隔世,在陆灵雪出事后他就没想过这事。
      
      黎想等在原地,面前的男人不为所动,想来想去,也许真如黎叙所说他是害羞了吧。
      她上前一步,主动道:“阿怀,我们不然进屋谈谈吧。”
      
      她有自信,更觉得自己是最适合他的那个人。
      
      她不相信,他会对自己的感情视若无睹,从第一次见面到后来的很多次,她从不敢和他对视到开始慢慢的暗恋他对他好,他应该会有所察觉的。
      不然,黎叙也不会跟她说什么女孩子要主动一点的话了。
      
      面前的男人身形高大,没穿制服都能令她神魂颠倒。
      
      黎想有点晕。
      
      半晌,陆湛怀才慢慢转过来和她对视着,他说:“不用进屋,我们就在这谈。”
      
      黎想怔了怔,她倒是无所谓在哪谈这种事,只是他说出来的话让她觉得羞愤难忍。
      既有被拒绝的难过,又在气自己为什么要做主动的那一方。
      
      陆湛怀说:“小想,谈恋爱这种事我之前没想过,但我对你就像黎叙对你一样,我们都舍不得你,想找个靠谱的男人做你的依靠。”
      
      黎想的眼眶都红了,直愣愣的看着他。
      她这是...被拒绝了?
      陆湛怀下意识的心软了,叹了口气,“我打给你哥,让他过来接你。”
      
      “不用!”黎想厉声打断他,“你就当我没什么都没说。”
      
      “我先走了。”
      
      说完,黎想按下了向下的电梯,她背对着他,心里想的却是只要他说一句挽留自己的话,她就会动摇。
      电梯来的很快,他一个字都没说。
      
      等她进电梯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一道门落锁的声音,她惊愕的随着声音看了过去,陆湛怀回家了。
      黎想心如刀割,发了狠的按着一层。
      电梯下行,她的心也不停坠落。
      
      半晌后,她痛哭流涕的拿着手机发泄,与此同时,陆湛怀的手机上跳出来一大堆。
      
      “我以后都不会喜欢你了!谁再喜欢你谁就是狗!”
      
      “我要告诉我哥,让他跟你绝交!你们都是一群皮皮渣的渣男——”
      
      “呜呜呜呜——你混蛋!你把我的感情还给我——”
      
      这么孩子气的话让他无奈失笑,他即刻回了信息却发现自己被她给拉黑了。
      
      犹豫了一下,他还是把这事跟黎叙报备了下:“你妹跟我摊牌了,而且把我拉黑了,你要不要去看看她?”
      
      几乎是秒回。
      
      黎叙星星眼,直接拨了电话过来:“她真跟你表白了?她怎么说的?你快快快跟我说说细节!”
      “这丫头居然还真信了!”
      
      陆湛怀:“……”
      “有你这么坑妹的?”
      
      “我没坑她啊。”黎叙说:“她啊,一直都纠结要告白不要告白的,这么拖拖拉拉的什么时候才能忘记你这个渣男进入自己美好的下一春?我这是以毒攻毒,从根上绝了她对你的非分之想!”
      
      黎叙幽幽道:“放心吧!我自己的妹我自己了解,她没那么喜欢你,你可省省吧,你长得还不如我呢。”
      
      “滚蛋。”
      
      “别呀。”黎叙来了精神:“过几天我有个女客户要在这搞团建,一群人来做脸呢,你也来给哥们捧捧场子,就当视察视察总行吧?”
      
      一般情况下,陆湛怀这些出钱的人是不用去现场做什么的,只等着年底分钱就行。
      
      很少有什么事情需要他来出面解决。
      
      陆湛怀一听就觉得不对劲,事情有猫腻,俩人是发小的关系,他说:“你是不是又拿着我照片去跟你的女客户说什么了?”
      
      他倒是没被他坑过。
      
      黎叙一听,嘿嘿嘿的直笑,话说的很隐晦:“就、就一个客户,在我办公室看到咱们合影,非想见见你真人。”
      
      陆湛怀哪能不知道他,什么见见真人,不过就是变相相亲罢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28396592 5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