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间宠》靳蔓歌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4-23 19:10:5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Chapter01 ...

  •   《心间宠》
      文/靳蔓歌
      2019.4.23
      
      初夏,在一场淅淅沥沥的春雨过后洋洋洒洒的完美登场。
      至少在沈奕的记忆里,S市是完全没有春天和秋天的,入冬入夏,不过就是一夜之间的事情。
      
      连轴转了十五个工作日后,又经历了红眼航班,她终于迎来了一次属于自己的完整周末。
      去北京前,家里阳台上晾着的衣服已经晒好,她没来得及收,进门后倒头就睡,临睡前还没忘记把放在柜子里猫饭盆给拿出来晾晾。
      
      后天,她还得去接那只娇气的猫主子。
      
      卸妆、整理行李、敷面膜、爬上床,能躺在床上做梦的时候已经在一个半小时之后。
      时间飞快,她陷入了梦境中,时光逆转,她似乎又回到了那一日的午后,有个男人坐在讲台下,听她一字一句地讲些琐碎烦躁的知识细节。
      
      由于内容太过枯燥,又在闷热午后,多数人听着听着就开始犯困,只有他。
      
      坐在最后一排,背脊笔直,始终专心致志。
      
      他对她讲的内容似乎格外有兴趣,在课程结束后,他还坐在原位,冲她招手,朦胧中画面一转,他近在咫尺,坐在讲桌上,左手握着衬衣领口,一开口入耳便是低沉宛如大提琴的男低音。
      
      沈奕醉了。
      
      没酒却醉了。
      
      翌日早晨,当放在浅色床头柜上的手机发出震动时,她还流连在梦境中徘徊。
      沈奕闭着眼,接通了电话,微卷的睫毛在阳光下铺着一层淡淡的金色光芒。
      
      “不好意思,你等我几分钟,我马上就到。”
      
      一阵突兀的沉默,紧接着便是揶揄的笑声:“等你几分钟?你要去哪呀,奕崽。”
      
      沈奕瞬间清醒,很快放松下来,“是你啊。”
      “我做梦了,还以为在北京讲课呢。”
      
      电话那头的人是她的大学同学言穗,典型的富二代独生子,自从毕业以后,工作这种事在她那儿就跟养宠物一样。
      没见她对哪一个行业格外上心过,都属于纯玩票性质。
      照她的话来讲,有好好努力工作的时间还不如多见几个富二代基友,大家以后或许还能互帮互助。
      
      “去北京讲课不是你领导的事儿吗?”言穗好奇:“为什么又能落在你身上?”
      
      “他辞职了。”聊了几句,沈奕已经清醒,脑回路清晰的不得了,“S市博物馆本来就没多少人,有我这手艺的更是没几个,除了我还有谁能胜任?”
      
      “啧啧啧,德行~”言穗轻笑道,却知道她说的话不假。
      
      沈奕和她大学都是学的历史,沈奕是因为有兴趣,她只是想听老师讲民间野史。
      大学在北京念的,沈奕大一的时候运气爆好,跟了故宫里最好的文物修复师,说起来,也是师从名门的人。
      她那份手艺自然是个中佼佼者,后来毕业了回了S市,她就成了博物馆里的顶梁柱。
      
      “他一走,你这个部门是不是就只剩下三个人啦?”言穗边说边开始咬饼干,吱吱咋咋偷吃的声音不断。
      
      “是啊。”沈奕走向洗手间,把手机开了公放,嘴里喊着水蜜桃味的牙膏含含糊糊地说:“加上两个小屁孩,一共三个人。”
      一阵漱口的声音传来:“我又要累死了。”
      她的专业主要偏向修复古画方面,能静得下心来修复老物件的人,本来就属于稀有人才。
      现在的人太浮躁,那些个小朋友们又受不了这种苦,以至于从事这一行业的人越来越少。
      沈奕叹气:她现在可是顶梁柱啊。
      
      言穗对于她这种抱怨完之后又死命干活的驴性不以为然,“少来~说正经的,你这次去北京有没有遇到什么高品质的男人?”
      “都不大不小的人了,怎么着也该为自己的后半生考虑考虑,不能吃过一次亏以后就束手束脚的。”
      
      言穗持续的碎碎念,以至于没发现沈奕的不对劲。
      
      镜子里的女人没化妆,齐肩的头发软软的趴在肩头,她和镜子里的女人对视着,脑子里却不受控制的回想起那个记忆犹新的男人。
      
      坐在最后一排。
      
      黑衣黑裤,衬衫的两颗扣子被解开,背脊笔直,是男性荷尔蒙爆棚的那种。
      
      是不轻易被征服的男人。
      
      他看她的眼神直接又霸道,毫不掩饰地和她对视着,沈奕呼吸加快,心脏狂跳,似乎又回到了那个梦境里,他近在咫尺。
      她一呼吸就可以闻到他身上的味道。
      
      这该死的爱情味道。
      
      “奕崽!奕崽!”言穗在电话里紧张道:“你要被人绑架了你就眨眨眼,我立马就去救你!”
      
      “没有。”沈奕微红着脸,紧张又亢奋,全身的血液都要沸腾起来,跟煮开的四川辣火锅没区别:“穗穗。”
      
      “干嘛?”言穗没好气。
      
      “我好像恋爱了,还是一见钟情的那一种。”
      她完了。
      _________
      
      俩人约得时间是下午四点,三点半,沈奕出门,出门的时候她脚上是踩着双高跟鞋的,顺着电梯走到车库里在后备箱翻了一会儿拎出来一双平底鞋。
      开车要安全,她没忘。
      
      她车技一般,驾照是一次性通过的,可她的技术却远远不如理论知识那么强悍。
      
      车子是毕业后家里给买的,她只是顺手借过来开开,言穗跟她约得地方一向都很偏僻,这次也不例外。
      照例在手机上设了导航,她揉了揉发疼的耳朵,抬眼看了眼后视镜,眉眼上扬。
      
      刚才言穗的反应也太让人惊讶了,至于那么夸张么?
      
      不就是一见钟情。
      
      沈奕扯扯嘴角,心底莫名地蒙上了一层名叫喜悦的情绪,到达目的地是在半个小时后,落地窗前,她一眼就看到言穗在举着手机摆拍。
      
      这家店是专门喝下午茶的,人不多,可没有一个人跟她一样,自拍还不关声音的。
      
      也不怕被围观。
      
      沈奕有点不忍直视,明明是个富家小姐,却偏偏活得像个小网红,还是没粉丝的那种。
      
      “差不多了啊。”沈奕轻笑着说,她来之前,桌子上已经有了不少小点心,均是样式精美,言穗一口没动,反而把一壶红茶喝的见了底。
      见她还有心思关心其他,言穗的火气就蹭蹭蹭的往外冒。
      
      “说说吧,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去讲课也能遇到真爱?这人一见钟情的几率也太大了吧。”
      
      见状,言穗把手机倒扣,一本正经地盯着她,“你是不是忘了你上次的惨白婚姻了?这次你可得冷静点,别再一头扎进去了。”
      
      “不一样。”沈奕说着,脸上的笑意未减,一看就是没往心里去,她抿了口红茶,淡笑道:“我活了二十五年,头一次觉得自己对一个男人一见钟情,你居然这么打击我。”
      
      “那方少阳呢?你别告诉我说你是因为他奶奶生病,为了满足老人家的心愿所以你只能牺牲你自己,少跟我扯那套你最善良你最孝顺的傻了吧唧的言论。”言穗一口气说完,标点符号都没带停顿的:“奕崽,你对你自己的感情也太不负责任了。”
      
      沈奕目瞪口呆:“......”
      “可是...这就是事实啊。”
      
      当初情况复杂,她从来就不觉得自己是个适合进入婚姻的人,也做好了一个人孤独终老的准备,她能面对孤独,可却没办法面对一个在死亡线上徘徊的老人对她的乞求。
      
      更何况....
      
      方少阳又不是别人。
      
      沈奕被她盯得脑袋疼,“好了好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人总得向前看。”
      
      这话言穗认同,她轻嗤一声,话题又回到了刚才的初始问题上。
      
      沈奕长话短说,回忆起那个男人看她的眼神时,她又开始控制不住的心之所向。
      
      “那你怎么没要他电话?”言穗很嫌弃她,“奕怂怂!”
      就会在熟人面前耀武扬威的称大王,一到外人面前,瞬间恢复仙女本色。
      
      什么热情似火,只有在撕破她这层冷淡的外衣后才能看得到。
      
      沈奕思忖几秒后,痛心疾首:“如果…再让我遇到他一次,我绝对绝对不会放过他!”
      
      言穗一秒喷笑,这话听起来怎么有点怪怪的?
      
      沈奕的性格她是了解的,热情又倔强,现在她开始有点替那个一无所知的男人担心了。
      
      “行吧,那祝他好运。”
      
      俩人举着白瓷杯,相视一笑。
      
      没过一会儿,言穗就去了洗手间补妆,沈奕抽空看了眼微信,里边躺着好几条消息,其中一条来自母亲大人,另外几条则是她师傅。
      
      故宫里最好的文物修复师:徐正礼。
      
      沈奕最佩服的人就是他了,在她心里,他就是十项全能选手,没有他不会的东西。
      
      在北京的时候,她去老师家拜访过一次,徐老拜托她带点特产回来送人,想必这次找她也是为了这件事。
      
      徐正礼给她发的是语音消息,他说话很慢,又带着浓浓的京腔,沈奕听得懂却学不会。
      

  • 作者有话要说:  搓搓小手,我又来开文啦~
    感觉很久没开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