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莲花女主的自救[穿书]》城光以北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3-13 23:04:2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一次任务 ...

  •   许昭古虽然跟胥林逸说自己有活动,但其实都是随口说的,她根本就没有什么事情。
      
      作为一个让人心疼的白莲花女主,原主自然是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生活贫困,但是坚强努力,打了好几份工。
      
      许昭古一点儿都不想去打工,从小被父母宠着长大的昭昭不知人间疾苦,哪里自己去赚过钱。然而某宝体系统告诉她,这也算是剧情的一部分,她不能消极怠工。
      
      不过还好,因为男主和男配都还没怎么出来,所以许昭古的打工还算是顺利,并没有出现奇奇怪怪的人或事。
      
      第二天去学校,许昭古敏锐地发现,有一些人看她的眼神,奇奇怪怪的。
      
      “原主应该还没有做什么事情吧,为什么这些人会用这样的眼神看我,是发生了什么剧情没有介绍的事情吗?”许昭古避开那些人的视线。
      
      “我不知道呢。”初始系统停顿了一下,许昭古以为它要说什么其他的,结果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
      
      要它有何用。
      
      她心里其实已经有了底,多半是昨天夏芹带着人去酒店捉她和胥林逸这件事情被传了出去,这些人以为她是小三,所以才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她。
      
      “作为一个内心坚守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白莲花,我怎么可能白白让自己蒙受这样的委屈和误会?”
      
      许昭古握着拳头,“我要让他们明白,我是多么的无辜和委屈。”
      
      她今天突然被安排值班,放学以后都不能去吃饭,只能一直坐在办公室里面,看有没有人来借东西。
      
      “所以您所谓的自证,就是在被人安排值班的时候,露出哭唧唧又无可奈何的表情?”
      
      许昭古涨红了脸,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被一个初始系统给鄙视了。
      
      “那也总比你什么用都没有好,你要是有用的话,我用得着这样吗?”
      
      初始系统立马回复了一个笑容:),“真是不好意思呢,亲亲。”
      
      和系统愉快地扯了二十多分钟的皮,许昭古愈战愈勇,把垃圾系统说得一句话都接不上来,差点发一串乱码出来。
      
      [注意!攻略目标萧旌还有三十秒到达现场,请做好准备。]
      
      “谁?”许昭古懵逼了一下,“统啊,你说你是不是在故意报复我?说不过我就说不过我吧,又没有什么可丢人的,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和我互相伤害呢?”
      
      “亲亲,这个也不是我能控制得了呢,请您做好准备。”
      
      许昭古还没来得及再说什么,门口就传来了脚步声,她拿出了平生最快的手速,使劲儿在自己大腿上掐了一把。
      
      萧旌是金融学院的学生会主席,本来拿东西这种事情是不需要他来做的,只是他急着用,大家都很忙,他又不想麻烦别人,就自己来了。
      
      现在正是中午,大家吃了饭都去睡午觉了,办公室里只有一个女孩子在,不过她低着头,萧旌也看不清她的长相。
      
      没有立马就进门,萧旌轻轻地在门上面敲了敲,提醒里面的人,有人来了。
      
      女孩像是被吓了一跳,在脸上胡乱地抹了一把,抬起头来看他,一双眼睛里满是慌乱无措。
      
      “你,你好。”她的声音也有点儿发颤,带着一点儿鼻音,说不出来的软糯轻柔。
      
      “同学你好,我是来拿文件的。”
      
      女孩站在那里,两只手绞来绞去,“啊,可以,那你需要的是什么文件呢?”
      
      萧旌说完之后,就看她微微低着头翻找着,他忍不住走近了两步,就看到她的睫毛上还有点点泪珠。
      
      看来刚刚没有看错,这个人,真的偷偷地躲在这里哭。
      
      许昭古把文件递给萧旌,“同学,你带学生证或者身份证了吗,我要登记一下,而且这里还有一个表,需要你填一下。”
      
      萧旌把自己的名字给填了上去,然后把登记表递给女孩。
      
      他看到女孩先是看了一眼他的名字,然后露出一个颇为困惑的表情,嘴里还呢喃着。
      
      “这个名字好耳熟啊…”
      
      萧旌忍俊不禁,稍稍提醒了一句,“或许,你有没有可能,在开学生会干事大会的时候,见过我?”
      
      许昭古盯着他的脸看,然后摇了摇头,“我感觉有点眼熟,但好像又没有印象。”
      
      萧旌忍不住开始想,如果她知道自己就是主席,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干事上面有部长,部长上面才是主席。每一个干事刚进入学生会的时候,都会被提醒要把所有的正副部长和主席团的人记清楚。
      
      不过萧旌一点儿也没有生气,反而觉得对方简直迷糊得可爱。大概是她长得太好看了,以至于他对她根本生不起气来。
      
      “真的想不起来了吗?”
      
      许昭古咬了咬唇,“你就不能直接告诉我吗,我真的想不起来。”
      
      “想不起来就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萧旌拿着文件准备离开,许昭古想伸手拉他,却突然发出了一声痛苦的低吟。
      
      “你怎么了?”
      
      许昭古眼里立马有了泪花,眼眶通红,娇气得不行。
      
      “好像磕到脚了。”她痛得眉头紧皱,一只脚抬起来晃了晃,“好痛…”
      
      “严不严重,要不我带你去医务室看看吧。”萧旌想伸手扶她,又觉得男女有别,不太方便。
      
      “不需要,我没有那么娇气。”许昭古偷偷地吸了口气,面目扭曲了一瞬,痛,痛死她了。
      
      做任务,真的不容易。
      
      “那你先坐下来,休息一下,如果待会还痛的话,就真的要去看一下了。”
      
      许昭古闷闷地点头,没有再说话,萧旌想走,却突然看见桌子上滴下来了一滴水珠,然而那个人什么声音都没发出来。
      
      “我先走了。”他犹豫着开口,脚却没动。
      
      许昭古应了一声,“同学再见。”
      
      萧旌叹了口气,从旁边扯了张纸巾递给她,“不要哭了,好不好?”
      
      许昭古抬起头瞪他,明明自己哭得梨花带雨,看起来可怜兮兮的,却偏偏要做出一副凶巴巴的样子。
      
      “我哭我的,关你什么事?”
      
      “不巧,我这个人就是喜欢多管闲事,所以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究竟为什么要哭得这么伤心?”萧旌想替她抹去眼泪,却忍着没有动。
      
      “我脚疼。”
      
      “那我刚刚进来的时候呢,你为什么要哭?”
      
      许昭古不说话,嘴巴抿得紧紧的。
      
      “反正我也不知道你是谁,你也不知道我是谁,你也不用担心,我会出去乱说什么。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跟我倾诉一下。”作为主席,他关心部门的干事,应该也没有哪里不对劲吧?
      
      许昭古看着他鼓励的眼神,闷闷地开口说道,“你说,如果一个男生,他已经有女朋友了,但是他还跟另外一个女生走得比较近,那一定是另外一个女生的错吗?”
      
      “这不一定,如果男生只喜欢他的女朋友,对其他人都不感冒的话,那么这个女生就不能再缠着这个男生。但如果男生在有女朋友的前提下,还不拒绝其他女生的示好那就是他的不对了。”
      
      许昭古很不服气,“如果另外一个女生其实根本就没有这种意思,只是一个意外,但是男生的女朋友误会了,其他人都骂那个女生是小三呢?”
      
      “那就是男生太渣了。”萧旌仿佛明白了什么,“这件事情,只要解释清楚就好了。”
      
      许昭古垂下脑袋,小声反驳,“说得轻松,怎么可能几句话就解释清楚了。”
      
      萧旌还想再问,许昭古却不愿意再说,“你要的东西也拿到了,我还要继续值班呢,如果没什么事情,可不可以请你先离开?”
      
      萧旌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你都已经知道了我的名字了,我却连你叫什么都不知道,这是不是不太公平,要不你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许昭古瞪他,“我都把我的秘密告诉你了,如果再告诉你我的名字,你出去乱说,怎么办?”
      
      “我看起来像是那样的人吗?”
      
      萧旌在许昭古“你就是”的眼神中败下阵来,“好吧,就算不是完完整整的名字,你好歹要告诉我一个称呼啊,如果以后再看见你,也方便叫你。”
      
      许昭古思考了一会儿,“你叫我小昭就好了。”
      
      “小昭是吧,我记住了。”
      
      等萧旌从办公室里出去了,许昭古赶紧让初始系统看看他是不是真的离开了。
      
      “亲不用担心呢,攻略目标已经走了。”
      
      [恭喜宿主,任务完成。]
      
      许昭古松了一口气,眼泪汪汪地扒开一点儿自己的裙子,仔细查看。
      
      “亲亲,为了你的形象考虑,请你不要做出这种不雅的举动来呢。”
      
      许昭古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我刚刚下手太重了,好痛啊,还有脚,也被撞得好痛。”
      
      这具身体也太敏感了,就这么一点儿小伤,就痛得她直流眼泪。
      
      “为了任务而献身,是光荣的,亲亲应该为此感到骄傲。”
      
      “我一点都不骄傲。”许昭古趴在桌子上,“才这么一个人,就让我这么痛,以后再多来几个,还不得命都给我玩没了。”
      
      “你说,我这么辛苦,是不是应该有些什么奖励?”
      
      “没有奖励呢。但是亲亲,我知道怎么才能让你的脚不痛。”
      
      “比如?”
      
      “这边建议您直接砍掉呢。”
      
      

  • 作者有话要说:  箬微没有出来的第二天,想她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