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护夫狂魔[快穿]》一只萌物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5-19 14:03:2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身份 ...

  •   等了不知道多久,牧子免眼皮一沉,不知不觉得躺在沙发上熟睡了过去。
      
      再次恢复意识,是被频繁的脚步声吵醒的。
      
      牧子免迷迷糊糊坐起身来,发现自己身处在陌生的地方,有些疑惑。自己不应该是躺在家里的床上吗?这里是哪里?是谁带她来的吗?
      
      左手撑在沙发上,不小心碰到硬.邦邦的东西。
      
      她偏头一看,原先是男式钱包。
      
      男式钱包?
      
      断片的记忆恢复,牧子免整个人瞬间清醒了。她没有一梦回家,而是仍然处在这个完全陌生的国度。
      
      想到这,她不禁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地靠在沙发上。
      
      再也回不去了吗?
      
      努力控制住自己,不要胡思乱想。牧子免把注意力投到电梯上,看着一群又一群的员工通过前厅离开公司,渐渐地,人流减少,她要等的那个人却始终未曾出现。
      
      侧身望了眼墙壁上的挂钟,牧子免估算自己大约睡了六个小时,现在是六点十五分,早已过了下班的时间。
      
      正想着可能等不到对方,她皱眉思索方法,正准备起身离开时,便听见电梯叮的一声,从里面走出来两道人影,正是她之前遇见过的男子和他的助理。
      
      “那个,等一下!”
      
      牧子免抓起钱包,急急忙忙冲到宿蓦然面前,伸出手,把皮包递给他:“这是你的钱包。”
      
      “……”男子低头,看向面前白皙的手,眉梢拧紧,薄唇抿成一条直线,脸上透露出明显的不耐烦。
      
      往衬衣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他把皮包扔给后面的助理,然后把卡放在牧子免的手心里。
      
      “给,报酬。”
      
      看到手里的银行卡,牧子免瞬间傻眼了,举着银行卡看了半会,她默默不语,凑近男子,把卡原封不动塞到男子西装外套的口袋里。
      
      “我不是因为要你的报酬才帮你的,你没有必要给我银行卡。”
      
      “那你需要什么,你既然来了,我就会给你你想要的东西。”宿蓦然直直看向与他距离很近的牧子免,深邃的眼眸含着认真。
      
      “我……”牧子免被他这个问题问倒了,眼珠子往右偏,咬唇思考,然后回答他,“那个,你可以帮我办身份证吗?就这个要求。”
      
      “身份证?”宿蓦然眼里闪过一丝疑惑,随即奇怪她的要求,不过他也没空多想。
      
      转身,他指了指身后的助理:“可以,让风和陪你去。”
      
      “这,总裁,那你怎么回去?”风和担忧地看向宿蓦然,“您不会开车。”
      
      “我让管家过来接我。”宿蓦然从裤兜里掏出黑色手机,按下快捷键,拨通别墅区的电话。
      
      吩咐了几句,修长的大腿迈开,他往公司大门方向走去,留牧子免和风和两人呆站在电梯门前。
      
      “请问您贵姓?”风和目送宿蓦然走远,转头看向呆楞着的牧子免,“可以的话,随我去地下车库,我开车载您去办理身份证的地方。”
      
      “啊,可以的。”牧子免点头,跟着风和乘坐电梯到负一楼,坐在副驾驶座上,系好安全带,“我叫牧子免。”
      
      “好的,牧小姐。”风和把车钥匙插.入钥匙孔里,然后按下踏板,操纵车子往后倒,再稳稳地驶出车库,进入大道。
      
      车子行驶一段时间,然后在警视厅门前停下,牧子免率先打开车门走下来,看着门前的警视厅标志,再低头看下脚上穿着的棉鞋,顿时面色尴尬地僵在原地。
      
      “怎么了?不进去吗,牧小姐?”
      
      把车子开到停车的位置,风和正走过来,见她踌躇不决地站在门口,也不进去,不由出声提醒她。
      
      “啊,没什么。”牧子免勉强勾起一抹笑,跟在风和后头走进警视厅。
      
      “哟,这不是风和助理吗?怎么下班不去陪着你老婆,来这里了?”
      
      两人刚走到前台,穿着蓝色警服的工作人员一下子就看到了风和,顿时惊讶地上前,一手揽住他的肩膀,一手拍了下他的后背。
      
      “好小子,是不是来探望你大哥啊!”
      
      “不是。”风和右手食指推了推滑落下来的镜框,然后拂开来人搭在他肩膀上的手,“带人办理身份证。”
      
      “我就说嘛,你这小子哪有空看望我!”男子不开心地耸耸肩,视线投向风和身后站着的牧子免,眉毛一挑,“这位小姐?怎么穿着个睡衣就来了?”
      
      “该不会,你对人家做什么了吧?”男子揶揄地斜视着风和,八卦地凑到他耳边低声说道,“或者说,她是你的私生女,你来帮她办身份证?”
      
      “胡说什么。”
      
      风和无语地推开男子的胳膊,看向牧子免:“这位是负责办理身份证的腾安,你先跟他去户籍室填写重要信息,填完他便能立刻办理。”
      
      “喂,老弟,你这就不对了。”腾安扶额,哭笑不得地说道,“我办事效率哪有这么高,还即办即出啊。”
      
      “做不到吗。”风和扶了一下镜框,面无表情地说道,“那我打个电话给你哥,把你上次偷.拍他的照片拿出去卖的事情告诉他。”
      
      “哎哎哎,别啊!”腾安无奈地摊手,面色发白地开口,“要是被他知道我就死定了。我按照你说的做,立马给你办好身份证总可以了吧?”
      
      还没等风和有所回应,他就飞快拽住牧子免的袖子,往户籍室跑去。
      
      推开椅子,让她坐好。腾安打开桌子前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张信息表,连同黑笔放到她的面前。
      
      “这份信息表你先填,填好了再交给我检查一下。”
      
      “好的,谢谢。”
      
      牧子免拿起黑色钢笔,打开笔盖,左手压住信息表,先填好姓名,性别,年龄之后,再看到下一栏的家庭住址,亲属关系时直接懵逼。
      
      动不下笔,牧子免犹豫了很久,才放下钢笔,把信息表推到腾安面前:“那,那个,腾大哥,我填好了。”
      
      “这么快的吗?”玩着手机游戏的腾安还没打赢一局,就听到她的话,顿时放下手机,拿起信息表看了几秒,然后满脸黑线。
      
      “牧小姐,你这只填了三项,其他呢,怎么不填?”
      
      “额。”牧子免尴尬地挠了挠头发,手足无措地解释道,“我无家可归,也没有父母亲人……”
      
      说完后,连她自己,都不忍心去看腾安的表情,因为这简直就是谎话,相信她,除非是傻瓜。
      
      “……”腾安严肃地板着脸,盯着坐立不安的牧子免看了半会,才叹气说道,“我明白了,难怪你穿着睡衣。想必是被父母扫地出门,开除户籍了吧。”
      
      “天可怜见的,算了,我认你为妹妹吧,看在风和的面子上。”
      
      哎?!
      
      牧子免目瞪口呆地看着腾安,不敢置信地睁大眼睛。
      
      见她这般惊讶,腾安拍了拍她的肩膀,先给她拍了个红底照,再起身往门外走去,还不忘嘱咐她坐在这里等他:“稍等片刻,我马上就回来。”
      
      “嗯,好……”目送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处,牧子免眨巴眨巴眼,迷蒙地看着门外的墙壁发呆。
      
      过了半个小时,腾安重新出现在门口,走到她面前,把手里握着的白色卡片递给她:“拿着,新鲜出炉的身份证。”
      
      “谢谢。”珍重地接过,牧子免低头,认真端详手里小小的卡片,和华夏的相同,熟悉的大头照,旁边是她的名字,年龄,就是地址陌生。
      
      “谢谢腾大哥!”牧子免起身,对他鞠了一个九十度大躬,满怀感激地看向他,“真的是帮了我的大忙!”
      
      “能帮你忙就好。”腾安憨憨地挠了挠头,拿起手机看了下时间,“都晚上七点了,我们快回去大厅吧,别让风和等久了。”
      
      “嗯。”牧子免点头同意,跟在他后面,穿过走廊来到柜台,她看到风和背对着她,手机凑在耳边,想必是正在与人通话。
      
      听到脚步声,风和对电话那边说了声好字后,便挂断电话,往牧子免这边看过来:“牧小姐,事情办好了?”
      
      牧子免笑容满面地回答:“嗯,是的,谢谢风先生。”
      
      “我们先出去再说吧。”风和看了眼牧子免身后玩着手机游戏的腾安,见他玩得入迷,便没有去打扰他。
      
      跟着风和走出警视厅,牧子免停下身来,向他辞别:“那个,接下来不用麻烦风先生了,我自己走路就行了。”
      
      “嗯,好。”风和轻轻点头,站在车子旁边,目送她一步步走远,等她从他视线消失后,打开车门,启动车子,不远不近地跟在她的身后。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街边灯红酒绿,行人匆匆。牧子免穿着睡衣,头发散乱地走在人行道上,张望四周,寻找可以提供吃住的工作。
      
      走到涂满红色油漆的墙壁,牧子免疲惫地倚靠在墙上,双目无神地盯着对面的校门口发呆。
      
      随后她视线一转,看到了校门旁边的墙壁上贴着招聘告示,忍不住用手抬了抬镜框,认真地阅读起来。
      
      目光停在右下角的学校名字上,牧子免左手握拳,还是鼓起勇气往街道对面的私立学校走去。
      
      “请问。”站在保安亭的窗口上,牧子免看向正在吃泡面的保安大叔,有些犹豫地开口,“校长室在哪里?”
      
      “唔?”保安吸溜一口面条,喝了两口汤,然后偏头看向她,扫了一眼她的穿着后,他走到门边,指了指前厅,“校长室?你往前面那个大厅走,有一部电梯,按5楼,最左边那间就是。”
      
      “谢谢。”牧子免向保安道谢,顺着他的指示,经过大厅,按下电梯旁的提示灯后,坐上前往校长室所在的5楼。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