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005 ...

  •   005
      
      叶槭流的确不记得昨晚喝断片之后自己去了哪里,对方手里又有监控视频,很难想象视频是因为他背了【邪名】所以凭空出现的。
      
      从之前的描述来看,【邪名】并不是凭空给他捏造罪名,只是让他更容易被警方注意到,让他们对自己产生怀疑。
      
      叶槭流暂时摸不清楚事态,于是决定先按兵不动。
      
      他是一周前才来纽约的,跟纽约杀人魔扯不上关系,警方也更倾向于叶槭流只是途径了犯罪现场,更有甚者,他可能目击了犯罪发生的经过。
      
      “在找到解释之前,我们希望你暂时不要离开纽约,”警察按下停止录音的按键,“如果你能想起什么,请尽快联系我们,要是有新发现,我们可能需要询问你一些事情。”
      
      叶槭流配合地点头:“我知道了,我会留在这里的。”
      
      一番问询之后,两位警察和叶槭流告别。
      
      等酒店房门在面前关上,叶槭流扬起的嘴角一点点落了下去。
      
      他瞥了眼镜中的自己,不怎么意外地看到自己神情冷淡。
      
      他的长相和性格不怎么贴,虽然是百里挑一的好皮相,但不笑的时候看起来总有几分不近人情的冷淡,就算带着笑,也会流露出几分难以捉摸的疏离,简直是把生人勿近写在了脸上。
      
      叶槭流并不担心自己身上的嫌疑,暂时不能离开纽约的确让他稍微困扰了一下,不过这些都可以等导师回来再说,无论是目击证明还是别的,从导师那边下手都要方便一些。
      
      如果换成普通人,他们只需要待在房间里,等自己身上的嫌疑洗清,或许还有一些问询和调查,之后就可以回归正常的生活。
      
      唯一的问题在于,叶槭流经不起调查。
      
      他打开手掌,掌心的日影忽明忽暗,手指修长苍白,在光下显得透明无垢,每一寸都毫无瑕疵,不存在薄茧或是伤痕。
      
      而在叶槭流的记忆里,也没有任何东西能在自己身上留下痕迹。
      
      叶槭流一直觉得自己不太对。
      
      正常人总会磕磕碰碰,细看之下身上总会有点小小的瑕疵缺陷……但他不会受伤。
      
      就算他拿刀往自己身上划口子,也没留下过痕迹。
      
      就好像他的身体是一个整体,不会被任何事物破坏,也不会存在裂口。
      
      简而言之,怎么看都不太像人。
      
      这就是为什么叶槭流对于在奥格身上发生的变化没什么太大的反应——这和他比起来都不算什么怪事。
      
      想想看,万一他被带走审讯,不小心被发现这点,事情就尴尬了。
      
      他总不能解释自己练了什么天下绝学导致刀枪不入吧?
      
      理所当然,就算不想变得像人,叶槭流也想搞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在此之前,他找不到什么解开疑问的头绪,但昨晚他所经历的一切,带给了他一个微小的希望。
      
      他的遭遇并不是个例。既然在奥格身上发生的所有都是真实的,那么就意味着,在普通人的世界之外,还存在着一个充满了奥秘与神秘的世界。
      
      按照窗口所说的,探寻奥秘,成为奥秘本身,不断向上攀升……或许有一天,他能找到恢复的办法。
      
      但眼下来看,不能出门的直接影响就是叶槭流没办法去找奥格了。
      
      他不能确定自己有没有被警方监视,如果这个猜测是真的,那么当他找到奥格的那一刻,小朋友绝对会落进比现在糟糕得多的境地里去。
      
      常规的办法是走不通了。
      
      叶槭流收回手,深吸一口气,望向眼前的空气。
      
      不出所料,他的眼前,一张墨绿色桌面缓缓浮现。
      
      ……
      
      布鲁克林区。
      
      中午的快餐店总是格外热闹,汉堡薯条的香气在店里飘扬,食客也大多行色匆匆,就算在座位上坐了下来,也总带着一丝抹不去的急切色彩,只来得及大口大口吞咽嚼碎的肉末,浓重的肉汁顺着下巴滑落。
      
      没多少人注意到,快餐店玻璃外,站着一个身形纤细的少年。
      
      他穿得像个流浪汉,连鞋都没有,光着脚,皮肤苍白得像是没见过光。金发半长不短,末梢残留着烧焦的痕迹,遮住了一只眼睛,另一只眼睛却仿佛浮冰遍布的海湾,清透至极的一泓冰蓝,倒映在玻璃上的脸晕着异样的潮红,像是象征了某种病态的生命力,美得惊心动魄。
      
      他目不转睛地盯着上方的食物图片,似乎在渴望图片上的美味。
      
      他在玻璃外站了太久,玻璃内的食客有些不满地抬头,然而一眼过去,似乎是意外于少年过于好看的脸,对方迟疑了下,敲敲玻璃,吸引了奥格的注意力。
      
      奥格看着女人从店里走出来,弯腰问道:“你盯着我也太久了,想来个汉堡?”
      
      奥格想了想,点点头。
      
      女人摇摇头,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零钞递给奥格:“跟我来。”
      
      她带着奥格来到点餐柜台前:“选个你喜欢的。”
      
      这的确是奥格第一次经历的事,选好想要的口味后,他新奇地等待自己的汉堡,身后的女人却咳了一声。
      
      “你该付钱了,孩子。”
      
      奥格眨眨眼。
      
      “意思是你需要付钱来买你的汉堡。”收银员看到了他手里的钱,“刚才的汉堡3.99美元,找零1.01美元。”
      
      奥格完全愣住了:“……买?”
      
      他攥紧了手里的纸钞,困难地思考。
      
      她们要求他把他的钱交出去,只还给他一部分……她们要他的钱……她们要夺走他的东西……
      
      在奥格的认知里,“买”是个不存在的概念。他的父亲在衣食住行上并不亏待他,他的日常所需都是准备好的,仿佛本来就在那里,于是在奥格心里,这些东西都是随手可得的,只有他的父亲会在给了他什么之后再夺走。
      
      虽然奥格并不太清楚“钱”是什么,但这已经是他的东西了,没人可以夺走。
      
      他抿着唇不说话,指间却渐渐凝聚了一缕血红,似乎要沿着指尖滴落。
      
      在即将融化成赤红的刹那,奥格脑海中模糊地闪过一个念头。
      
      ……要告诉主。
      
      他抓住了这个念头,微微低下头,在脑海中无声地念出祈祷的话语。
      
      同一时间,酒店里。
      
      叶槭流的眼前浮现出了熟悉的墨绿桌面。
      
      这次明显不是梦,他向桌面上看去,和昨天相比,桌面上多出了几个方块按钮,依次看下来是一些行动指令,“交谈”“研究”“探索”等等,奥格的卡牌躺在其中“交谈”的方块边,卡面微微闪烁。
      
      ……这是什么意思?你有新消息?
      
      叶槭流试着把卡牌拖进“交谈”的窗口,几乎是瞬间,他的一点意识从他的身体里转移,跨越了不可知的空间,落入了另一处黑暗。
      
      等眼前重新亮起,他看到了汉堡店陈旧的菜单。
      
      这下叶槭流就熟了,很显然他和昨晚一样又一次进入了奥格的身体,看起来奥格现在还不错。
      
      叶槭流松了口气。他就怕找到奥格时他已经在监狱里了,他现在还没做好劫狱的心理准备……现在只要问问奥格在哪然后去找他就好。
      
      他定了定神,问:“你在呼唤我?”
      
      话音未落,叶槭流就一阵心酸。
      
      一喊就来,随叫随到,还有哪家邪神比自己更朴实的……
      
      好在奥格没有这种想法,依旧是叶槭流单纯忠诚的信徒,听到他的声音,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主……尊敬的无名的先生,”他磕绊了一下,迅速修改了自己的称呼,“在我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前,我想祈求您的关注。”
      
      哦,也就是小朋友想做什么,做之前给自己直播一下,约等于不用领导要求就把报告先打上来了。
      
      多好的孩子啊!叶槭流很是感慨。
      
      这么想昨晚估计也是情绪波动太大,才会做出一枪崩了他爹的事,本质上还是个乖巧无害的好孩子嘛!
      
      他这样想着,就听奥格用警惕的语气说:“……这两个女人想要夺走我的所有物。”
      
      叶槭流:“……”
      
      叶槭流给奥格解释:“不,你理解错了,这是一种正常的交易行为。如果你想要做你想做的事,首先你需要学习这些规则。”
      
      听他这么说,奥格沉默了一会,乖乖点头:“原来是这样。”
      
      “……”叶槭流觉得自己听出了很多的委屈。
      
      这个话题告一段落,奥格的优点是听话,于是哪怕很不愿意,他还是乖乖地付了钱,带着自己的汉堡和零钱离开。
      
      “先生,您对我有什么安排吗?”奥格很快忘记了刚才的小插曲,“我该去哪里寻找能够敬拜您的圣所呢?”
      
      才相处没多久,叶槭流就已经感觉到了心累,听奥格这么说,他打起精神,准备回答。
      
      在开口前,他蓦地停顿了一下。
      
      “有件事的确需要你来做。”
      
      监控显示,昨天晚上,他的确出现在了案发现场。当然,最大的可能是他只是路过……但断片的人做什么都不奇怪,叶槭流觉得自己有必要去案发现场看看。
      
      而在他不能亲自去的情况下,奥格恰好是个完美的人选。
      
      奥格屏住呼吸:“是什么?”
      
      “不用害怕,”叶槭流察觉到他的紧张,放缓了语气,“我希望你能去某个地方,不需要做别的事,你只需要在不被发现的前提下仔细去看,我会看到你看到的一切。”
      
      奥格忽然颤抖了一下,迅速抬起完好的眼睛,又下意识垂下去,苍白的脸颊迅速涌上了潮红。
      
      ……他献上了自己作为祭品,使得主得以注视,得以聆听,今后甚至可能……以他的血肉重生。
      
      光是有这个想法,就让奥格感到一阵幸福的眩晕。
      
      “我……”他调整呼吸,让声音保持稳定,“我会的。我会尽全力去完成您的要求……无论您想要怎么使用我。”
      
      叶槭流的本意是安抚一下奥格,谁知道一句话,奥格不知道想了什么,先是脸红,接着眼睛发亮,和刚才相比简直容光焕发,让人不敢多看。
      
      叶槭流:“……”不是,你都想了些什么啊!

  • 作者有话要说:  奥格:日常试图献身。
    76:日常被迫邪神。
    ·
    奥格小朋友的脸红是身体不好的表现,和他本人没啥关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