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反夺舍回来了!》秋语者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3-31 14:05:1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捉虫) ...

  •   连着九道碗口粗的雷电劈下,杨丽珍吓得饭都不敢吃了,哆哆嗦嗦地躲回房间里去,藏在被子底下,抖着嗓子向天上各路神仙说着好话。
      
      郑年年在外面兴奋地喊,“奶奶,快来看,天门,天门开了!”
      
      雨与雷皆消,西面的天透出金光,七彩祥云组成了一只只仙鹤的模样,绕着金光上下飞行,仙鹤齐鸣,鸣声清脆如金石丝竹,余音袅袅。金光后面祥云朵朵,隐隐现出一条金道,金道后面露出一道金灿灿的天门,层峦叠嶂的云层后面隐隐约约能看到雄伟的宫殿,庄严而气势雄厚。这场景,跟老人说的天门大开景象不谋而合。
      
      外面嚷嚷声越来越大,村里很多人都跑了出来抬头望天,皆被天上的盛况吸了心神,有比较迷信的村民当场就下跪念起了经文,杨丽珍也跑了出来,一看,立马跑到一位念经文的村民旁边,蹭起经文。不信神佛的村民也被天上的景象震地不敢多言。
      
      这盛况久久未消,大家都沉浸在震撼的美景中,突然有人喊了一声,“折回家的房子冒烟了!!是不是烧着了?”
      
      远处空旷的土地上,唯一一栋二层的小洋楼突兀地竖着,此刻有缕缕浓烟从那处冒出。
      
      “快去看看!”李少花吓得大喊一声,向着小洋楼跑去。
      
      几位村民跟着她跑了过去,正好碰到了拎着水桶的村民郑大家,“没烧着没烧着,是院子前面的枯木被雷劈中了,我倒了两桶水上去,烟冒的浓了点。”
      
      李少花往院子里看了眼,那棵被雷劈中的枯木已熄了火,冒着浓烟,她拍了拍胸口,“那就好,可吓死我了。”
      
      “可不吓着了嘛!”杨丽珍探出头也跟着往院子里看了一眼,又看了看小洋楼前面那寸草不生的一大片地,脸上带着忌讳的神色,“这地就是不祥的,也就折回家敢在这旁边建房子,看,出事了吧。我看他家闺女出事,十有八九也跟这块地有关,被地诅咒了,中邪了。现在只是劈了院子里的树,说不定哪一天就劈人了。”
      
      “别乱说话。”李少花骂了骂她。
      
      杨丽珍反驳,“我哪里是乱说了,这地的事全村都知道的。折回家出了这种事,肯定是因为这块地!”
      
      李少花张了张嘴,而后想到这块地的传说,嗫嚅不语。
      
      “奶奶,楼被劈黑了。”郑年年指着小洋楼喊道。
      
      小洋楼东南角的窗户处有一道被雷劈下的黑痕,在粉色的瓷墙上显得特别的明显。
      
      “哎呦,那雷沿着窗户劈了进去,这雷成精了吧,都会拐弯了?”李丽珍啧啧有声,提高声音,“看,我没说错吧,这肯定是被诅咒了,不然哪有雷会拐弯劈的!”
      
      众人看了那道雷的痕迹,心思各异,寻思着这地果真诡异,连在它旁边建房子都不安全。
      
      郑大家抬头看了看二楼那扇窗,此时窗户大开着,还能看到防盗网被雷电擦过留下的黑痕,他心里咚了一下,“那房间,是不是折回闺女的房间?人没事吧?”
      
      被她这么一说,大家才神识到不对劲,他们在这都待了一会了,竟然没有听到半点声音。
      
      “没听到喊叫声,折回那疯女儿不会被雷劈死了吧!”刘凤兰声音里有着明显的幸灾乐祸。
      
      “你说的是什么话,大家都是邻居,这种话你也能说的出口。”李少花出口斥责。
      
      刘凤兰白了她一眼,“我就说了,关你什么事。不死早叫唤了,我看八成是死了。”
      
      “闭上你的嘴!”郑大家呵斥刘凤兰,“大家都是邻居,别说这些风凉话。”
      
      郑大家是村长的侄子,刘凤兰被他呵斥后闭嘴了,不过还是不甘的朝楼上翻了个白眼。
      
      杨丽珍朝她嘲笑了两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原来雷劈的是折回家闺女,我就说我没做亏心事,怎么雷劈的这么厉害,可吓死我了。”
      
      住她隔壁的朱宜清翻了个白眼,“你还没做亏心事,我家的芹菜不是你偷的。”
      
      杨丽珍朝她呸了一声,“摘你几根芹菜记到现在,小气吧啦的。”
      
      郑大家撇了争吵的两人一眼,对李少花说,“少花,是有点不对劲,大家上去看看?”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都不太敢上去。她们都还记得折回闺女发疯时的狠劲,有些心有余悸。
      
      “我上去,太多人上去不好,你们在下面等等。”李少花掏出钥匙,打开了一楼的大门。
      为了请李少花帮忙照看女儿,折回夫妻特地给她留了一把钥匙。
      
      二楼里侧的小房间门关着,李少花小心翼翼地推开门,当她探身往里看时,对上了一双清亮的眼睛。那双清亮的眼睛在消瘦苍白的脸上显得那么的明亮有神。
      
      李少花的心噗通一下,这样清亮有神的眼睛,她已经有一年没有见过了。她有些不敢置信,抬眼仔细地看着房间里的人。
      
      “少花姨。”沙哑的声音响起,在空寂的房间里显得特别的清晰。眼前的少女安安静静地坐着,朝她露出了一个笑容。
      
      那熟悉的笑容让李少花心里一涩,她试探性地问了一句,“璇璇,你清醒了?”
      
      “是啊,清醒了。”浑浑噩噩了这么久,她终于醒了。
      
      “清醒了好,清醒了好!”李少花激动地转身跑到阳台边朝楼下大喊,“璇璇清醒了,大家快来看啊!”
      
      楼下的人呼啦啦地往楼上跑来,不可置信,像看熊猫一样把折璇看了一遍。
      
      “璇璇,你真醒了?”
      
      “璇璇,你还记得我是谁?”
      
      …….
      
      “大家叔,宜清婶子……”折璇很清晰地回了他们的问题。
      
      “清醒了,真清醒了!”杨丽珍靠了过来,“我之前都说是中邪了,你们不信,看吧,雷都劈她了。被雷一劈,清醒了!肯定是邪祟被劈走了。”
      
      对于她这句话,大家是相信的,因为他们也是这么想的。一年前折回把她闺女带回来时,他闺女整个人疯疯癫癫的,不分白天黑夜的尖叫,暴躁不安,见人就打。医生说是因为受到刺激,精神出了问题,村里人却都认为她是中了邪。如今被雷一劈就好了,可不就说明真中了邪了?
      
      “清醒了好啊,你爸妈也可以放心了!”郑大家很高兴,让李少花赶紧给折回几人打电话。
      
      “打着,我正打着。”李少花激动地在阳台上打着电话。折璇看了她一眼,眼眸垂了垂,看向手腕脚腕上的两条锁链。
      
      扣着她双脚的锁链从北边的窗户穿过墙,再从南边的窗户绕进来扣住她的双手,两边的墙被锁链磨得裸、露出了里面的钢筋,这是要有多大的力气才能把墙磨成这样。
      
      如果不是难以控制,她爸妈不会选择这样的办法把她困住。
      
      这一年,她根本就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事。
      
      一年前她从医院匆匆赶回学校,在校道上遇上薄溪和郑瑶时,一片叶子落到了她头顶,也就在那一瞬间,她的魂魄被挤进了一方昏暗而又狭小的空间里。
      
      一开始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感受不到外界一点一滴,在慌忙中找着出去的路。直到空间里出现了另一道想要吞噬她魂魄的灵魂,她才神识到自己遇到了小说中所谓的夺舍。
      
      异界的修仙者想要夺舍她的身体,折璇不甘自己的灵魂就这样被吞噬,忍受着灼心的疼痛学着他的样子吞噬他的魂魄,两人魂魄纠缠,把他二魂六魄也困在了这一方小空间里。折璇苦苦挣扎了一年,最后还是被修仙者吞噬掉。
      
      原以为自己就这样消失了,没想到被吞噬后,她的魂魄并没有消失,而是被修仙者魂魄内的一个发光体吸了进去。
      
      而掌控了她身体的修仙者以为她已被吞噬掉,急不可耐的开始了修炼。只是他太高估了地球上的灵气,连着消耗掉储物空间里的所有灵石,也只是堪堪修炼到了筑基后期。他不满意,想要冲击结丹,最后因为灵气不足,导致魂体虚弱,躲在他魂魄内的折璇乘机反攻,从内部开始撕扯他的魂魄。
      
      被她撕碎的修仙者魂魄逃离了她的身体,打算凝聚重新找机会夺舍之时,被天降的雷劫劈的魂飞魄散。
      
      折璇终于拿回了自己的身体,不仅如此,如今的她,有了金丹修为。修仙者结丹不成,折璇夺回身体后,反而结了金丹。要不是如此,那修仙者的魂魄也不会被天雷劈的魂飞魄散。
      
      折璇环视丹田,那颗刚结成的金丹熠熠生辉,散发着让人惊惧的威压。而金丹旁边,漂浮着一片指甲盖大小的莹润发光体,它形式花瓣,似玉非玉,散发着温润的光泽。折璇认得它,它就是修仙者体内那个把她魂魄吸进去的发光体,在她夺回身体后,还给她丹田里注入了一股灵力。
      
      “璇璇别急,等你爸妈回来了,这两条锁链就能打开了。”郑大家看她低头看着手脚上的锁链,以为她想打开锁链,便安慰她。“你先休息休息,你爸妈和小延已经在路上了。”
      
      郑大家看折璇脸色很苍白,让大家都出去,给她休息。
      
      折璇看到他们都出去,闭上了眼,沉声问道,“你还在吗?”
      
      房间里只有她的声音在回荡,而那道刚刚指引她结丹的声音没有再出现。
      
      折璇夺回身体后,还来不及喜悦,便被体内乱窜的灵气击垮,就在她觉得自己要爆炸时,脑海里传来一道声音。
      
      “静心,跟随它走。”那声音仿佛从蛮荒而来,悠长无尽,空灵沉郁又澄净肃穆。折璇不由地静下心来,任由着灵气冲击着她的经脉,最终丹成。
      
      只是她结丹后,那道声音再也没有出现过,仿佛是她的错觉。
      
      

  • 作者有话要说:  发新文了啦啦啦!求收藏,求评论,求撒花~~~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