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少年狂》一个十三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8-24 10:23:3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已捉虫】 ...

  •   林余拿着筷子的手就这样尴尬的停在半空中,有一瞬间以为自己听错了,所以不确定的又询问了一遍。
      
      “你说什么?”
      
      陈佳欣没立刻回答,只是继续咀嚼,确定嘴里的饭咽了下去后,才又把刚刚的话重复了一遍,“我说,你去复读吧,学校给你联系好了,就在一中,你待了三年,怎么说也习惯点。”
      
      这次听清楚了,林余抿紧嘴唇,收回手后,索性直接把筷子放在桌上,再抬头时,一脸平静的看着说话这人,“我不去,我不想复读,反正再读一年,我也考不上。”
      
      这话一出,直接把人惹怒了,陈佳欣把碗放在桌上,陶瓷和玻璃碰撞出清脆的声音,好似掀开了这场战争的序幕。
      
      她皱着眉不悦的看着林余,一字一句说道:“你不想去复读?那你想干嘛?打工还是加入黑社会?”
      
      “我......”
      
      林余知道现在无论说什么都会惹陈佳欣生气,更何况他也没想好要做什么,和陈佳欣唱反调已经成为他除去生存得基本能力之一了,即使不知道要说什么,但是总能撑这一口气死不服软。
      
      最后也是强硬道:“做什么都行,不用你管反正饿不死,总之我不想读书了。”
      
      听见他这种语气,陈佳欣的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看着林余冷笑,“没有我你早就饿死了,现在说不用我管,我要不是你妈,你看我管不管你。”
      
      见这人又开始拿母亲身份压他,林余的火气也上升,越发觉得烦躁,心里的逆反因子开始活跃起来,想都不想,直接就顶了回去,“我再说一遍!我不复读,我不想读书了。”
      
      气氛越来越紧张,陈佳欣紧皱眉头刚要开口骂他,身旁的陆远行顿时着急了,连忙拍着她手背将她按回椅子上,等人火气降下去一些,才转头过去看着对面满脸不耐烦的少年。
      
      陆远行知道这种情况,自己插话不好,但是总不能看着这母子俩打起来,只能对着少年温声细语的说:“小余啊,你妈也是为你好,你这才十八岁,你.......”
      
      “管你什么事?”
      
      林余将目光从陈佳欣脸上移到一旁,脸上毫无笑意的看着陆远行,待陆远行刚一开口就被他打断了。
      
      “我和我妈说话,和你有关系吗?真把自己当我爸了?不好意思我爸还活着不劳驾你。”
      
      陈佳欣听见他字字带刺的话,本来压抑着的火气突然间就爆发了,伸手捞过放在桌上的筷子朝着林余扔过去,瞳孔放大瞪着他。
      
      “林余,你有没有家教?你就是用这种语气和长辈说话的,给你陆叔叔道歉。”
      
      林余在筷子还没扔出来之前,就往左侧了侧身子,毕竟和陈佳欣吵了这么多年,对方的每一个动作他都能够及时做初应对。
      
      果不其然陈佳欣女士还是沿用以往的的套路,生气,发火,丢东西,让他道歉,好多年了,也没有点改变。
      
      林余也不说话,就这么把自己放空了,他盯着自己手指看的认真,好似再研究什么奇珍异宝一样。
      
      这目中无人的态度直接点燃可陈佳欣最后一丝理智,她抬手在桌子上拍打,玻璃和皮肉碰撞的沉闷声在这个环境下显得格外清晰,陈佳欣对着林余歇斯底里的怒吼起来。
      
      “林余,你懂不懂尊重人?我生你养你这么多年就是为了让你变成这样吗,你自己说,你除了打架抽烟喝酒闯祸!你还会干什么?还会干什么啊,你爸就没教教你怎么做人嘛!你是要逼死我才甘心对吧。”
      
      一旁的陆承恩被自己妈妈发火大叫的样子吓了一跳,张着嘴巴也开始大声哭起来,也不管嘴里咀嚼到一半还没吞进去的饭菜,只是抱着碗哭的撕心裂肺,见没人像平时一样安慰他,哭的更加大声,好像被陈佳欣骂的那个人是他一样。
      
      陆远行一边抱着陈佳欣安慰,一边着急的看着陆承恩,手忙脚乱的不知道先做什么为好,头上的汗哗哗流的跟水一样,不一会儿就把他衣领浸湿了。
      
      小孩的哭声,女人的咒骂声,男人低沉的安慰声,三种声音汇聚在一起,就像生了锈的吉他,弹出的每一个音符都带着扰人心绪的烦躁。
      
      林余感觉大脑里有一堆蚂蚁在爬,酥酥麻麻渗透大脑的感觉让他有点难受,感觉大脑快要爆炸了,于是不得不将视线从自己手掌上收回,慢慢抬起头,看着面前这家人。
      
      对啊,他们才是一家人。
      
      这家男主人姓陆,叫陆远行,是个高中老师,女主人叫陈佳欣,自己开了个蛋糕店,他们还有个乖巧听话的儿子叫陆承恩,他们一家人特别幸福美满,除了那个和前夫生下来讨债的林余。
      
      这番话是陆远行家隔壁邻居的原话,那个老太婆最喜欢的生活,就是等吃完饭的时候,在小区里那个锻炼区,拉着几个和她一样的闲人,说说张家的长,谈谈李家的短,其中最喜欢说的就是隔壁陆老师媳妇,和他前夫生的那个讨债鬼儿子了。
      
      林余每次放学路过的时候,都会听到那几个老女人故意放大的声音,类似什么有一些人活着还不如死了算了,不懂的孝顺要被天打五雷轰的,要是生了这种儿子还不如直接掐死了好,免得出来祸害社会,要不然以后也是吃牢饭的命......
      
      因为她们年纪摆在那儿,所以开始的时候,林余仗着她们比自己多拉几年屎也没怎么计较,只是路过的时候朝着那边瞪一眼。
      
      几个老女人起初还有点担心林余过来骂她们,消停了几天,见林余只是瞪几眼也不打算做别的,缩回去的胆子就涨了回来,说的话也越发的难听。
      
      直到今年隔壁那家孙子指着林余,张口就骂:“有爹有妈没人教的小杂种”时,才真真惹怒了他。
      
      冲过去一脚就把那小孩踢到了。
      
      小孩被踢的趴在地上,可能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晃晃悠悠从地上爬起来,伸手一抹发现满脸的血,这才坐在地上大哭起来。
      
      邻居听见自己孙子的哭声,急忙忙的从厨房跑出来,就见自家宝贝满脸是血的坐在地上,哭的声音都哑了,隔壁家那个小杂种就抱着手冷笑的站在一旁,眼神瘆人得紧。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那老太太两眼一黑差点就直接晕死过去,连忙拍了自己大腿恢复了点清醒,跑过去一边用围裙帮孙子止血,一遍大声哭喊着。
      
      “快来人了,林余杀人,这个小杂种杀人了,刘薇!你还不快点出来,你儿子要被隔壁这个野杂种打死了,我可怜的孙子,不哭不哭啊,奶奶在。”
      
      熊孩子的母亲听见婆婆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一出来看到这个场景,吓得大叫起来,颤抖着双手给自己老公打了个电话。
      
      就站在一旁的林余脸上一片平静,跟看戏一样看着他们手忙脚乱,没过多久就一辆黑色的本田就停在了他的面前,车门打开了,一个满脸怒气的中年男人从里面冲出来,握紧拳头就朝着林余的脸挥过去。
      
      林余也不躲,直接让这拳打在脸上,虽然力度和他平时打架相比要小多了,毕竟是个成年男人的力量,再小也小不到哪儿去,更何况他也没做一丝防备,拳头挥过来时牙齿不小心碰到口腔内壁,疼的林余眉毛都皱了起来。
      
      他伸舌头在嘴里搜刮了一圈,感觉有点疼,猜想可能是破皮了,接着抬手用拇指抹掉嘴角的血,微微侧头,朝地上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掀起眼帘看着熊孩子家爸爸,语气平静的说。
      
      “我踹了他一脚,你打了我一拳,大家都见血了,扯平了。”
      
      说完,就捡起地的军绿色的那个书包,随便拍了拍灰就甩在背上转身走了,好像他在这里半天就是为了等男人打他一拳一样。
      
      男人一愣,刚要继续把人拉回来收拾,就见自己媳妇在背后哭喊着他的名字,随即想起来自己儿子情况也不知道怎么样,急急忙忙让他妈把孩子抱进车里向医院开去。
      
      林余到现在也没后悔踹了那小屁孩一脚,更何况他把握好了力度,最多就是掉颗牙而已,就刚好心帮熊孩子拔牙了,还不收钱。
      
      但这也只是他个人看法而已,这个世界远远没有书里说的那样美好和善,老人不是慈眉善目,孩子不是乖巧听话。
      
      就好比隔壁那家,自私自利,欺软怕硬,爱贪便宜,总是用弱者的身份肆无忌惮的伤害着别人。
      
      林余早就知道这种人有多恶心,也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第二天一早,当他背着书包走到客厅时,看到隔壁那个老太太拿着不知道哪个小诊所搞来的病历单,拉着她那缺了颗门牙的孙子,带着一群身份不明的人堵在陆远行家门口时,他还是感到了烦躁。
      
      一种压制不住的烦躁。
      
      他把书包扔在地上,靠着沙发扶手,就这样漠不关心的看着门口这场大戏,老太婆贴着陈佳欣的脸,用手挥动着病历单,扯着大嗓门让陈佳欣拿钱出来赔,要不然就要告林余,告到林余坐牢。
      
      在陈佳欣印象中,林余一直都只会惹事闯祸的,她从来没有怀疑过林余闯祸的本领,感觉在别人家孩子埋头认真读书的时候,林余已经学会打架了,每次放学都能带着一身伤回来,配着他那张冷冰冰的脸,看着到真像个讨债的阎王爷。
      
      俗话说三岁看大,林余的性格在就在几年前形成了,因此,当隔壁邻居那个老太太跑过来说自己孙子被林余一脚踢翻在地,陈佳欣完全没有向林余求证事实真相的念头,满脑子都是在思考该怎么解决眼前这个问题。
      
      林余自然知道自己在陈佳欣眼中是个什么样的形象,也不生气,更不觉得难过,他早就习惯了母子之间的相处,只是觉得恶心而已。
      
      那个咄咄逼人的老太婆语气见这家人不停低头道歉,语气更是得寸进尺,“行了,咱们都是邻居,这远亲不如近邻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怎么欺负你了,今天,我只是来讨个说法,这是应该的吧。”
      
      说到这儿,眯了眯眼睛,好似自己多吃亏一般,“陆太太,你家陆老师那可是当老师的,为人师表,这事解决不好说出去臊的也是陆老师的脸面,所以你看看,这医疗费,精神损失费,修复的费用,怎么也得给个一点半点吧。”
      
      陈佳欣知道隔壁这家人这次来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钱,心里觉得厌烦,此刻还是赔着笑,点头道:“张阿姨说的是,说的是,我们家林余打了你家孩子,这钱怎么都得出的,这是应该的,大家都是好邻居啊,平时得你许多帮助,发生这事也是怪我没管好林余,等小宝身体好点了,我一定买着水果带着林余去看看。”
      
      “哎呀,陆太太不亏是文化人,说话就是有礼貌,头头是道啊,和我们这种大老粗不一样,陆老师娶了你真是有福气了。”
      
      “哪里哪里,张阿姨说的太过了,您算算多少钱,看看是现金还是微信转账啊。”
      
      林余靠着沙发背,瞅着这俩人你来我往,一句话都得掰成几个意思来理解,觉得好笑,听到陈佳欣说买水果带着他去看那个无法无天的熊孩子时,眉头挑了一下,心想,他妈也真是胆儿大,就不怕他当场再踹那小屁孩一脚。
      
      胡思乱想一番,陈佳欣已经准备转身去客厅拿正在充电的手机了,林余眉头一皱,也不说话,只是站直了身体,迈开大长腿,悄无声息的走进厨房里。
      
      他进到厨房后,在摆放道具的台面上仔细看了看。
      
      这把太大,手腕不好用力,这把太细,效果比较差,这把有点钝,会有点疼,这把太短了,不够力度......
      
      挑挑捡捡了一番,终于选了一把称手的。
      
      林余嘴角扬起了一个幅度很小的笑容,直接转身朝大门口走去,步伐比进来时轻快了许多。
      
      他从厨房出来时,门口那几人还在,也不知道是不是觉得要得到一笔意外之财,各个收了那副凶神恶煞的模样,笑的和蔼可亲,花枝乱颤,让人觉得十分辣眼睛。
      
      这时候陈佳欣也刚好拿回来手机,正打算用微信把钱转过去。
      
      林余刚刚扬起的笑容立马就消了下去,加快了步伐,走了过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脸上的表情太过渗人,他一走进,门口那群人立刻就注意到了,每个人都下意识退后了一步,生怕林余突然犯病,发起疯来揍人。
      
      把他们的表情和动作看在眼里,林余在心中翻了个白眼,语气冷静的说道:“昨天我踢了你孙子一脚,你儿子也打了我一拳,这不算扯平吗?”
      
      老太婆听到这番话,眼神闪躲,担心这笔钱会打水漂,硬着头皮死不承认,“这哪儿一样,我家乖孙才多大,你多大,他还只是个孩子,更何况你这个小杂......你力气这么大,我儿子只是轻轻碰了你一下,我明白了,你们是不是想赖账!没关系,那就去警察局,让警察来说。”
      
      林余听完这一番颠倒黑白的话,都快觉得自己一个刚成年的力气,能远远大过一个成年男人了,也不生气,反而被这人的无赖逗笑了。
      
      陈佳欣站在一旁,看着林余的笑容,有点担心,刚张口准备说点什么,就见林余从身后摸出了个什么东西。
      
      “我觉得你说的有理,但是既然是我打的你孙子,那应该是让我负责,不巧,我没钱,我砍只手给你拿回去炖汤吧。”
      
      语音刚落,就见林余抬起拿着刀的左手,对着右手手掌就是一刀,刀身在日光的映射下有点刺眼,林余丝毫没有停顿,直直划了下去,动作没有一点拖泥带水,一个行云流水,神情都不带一点变动。
      
      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一股温热的液体从林余伤口处喷涌出来,划过他们的眼前,留下一片红色,接着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
      
      他掌握着力度,没用太大力,伤口不深,但是故意甩了甩手,鲜血突然喷出来的画面还是有几分吓人,果不其然,他这自己砍自己的人没啥反应,其他人倒是哇哇大叫起来。
      
      这一群人就是典型的欺软怕硬,本来弄了假病历,只是打算讹点钱,哪会想到这见血的剧情发展,各个都慌了起来,生怕林余这手真有点什么问题,他们好处没拿到,还会惹得一身骚。
      
      心中生了怯意,白着一张脸,骂骂咧咧的散开,脚步匆匆,唯恐慢了一步,那模样实在好笑。
      
      思及至此,林余嘴唇微扬,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突然想到这事,但是心情却有了几分好转。
      
      他抬头看了看这吵吵闹闹的一家人,眉毛轻轻地挑了挑,随后站起身,直直走了出去,将陈佳欣撕心裂肺的吼叫抛在身后,装作没听到。
      
      七月中旬的黔州,烈日当头,太阳火辣辣的挂在头顶,热的人头晕眼花。
      
      林余从家里出来后,走了几步就热的不行,后背隐约出了汗,索性找了个小凉亭,点了支烟,叼在嘴上,也没抽,任由他慢慢燃烧,只是望着地面发呆,也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四周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只余下偶尔扬起的微风,吹拂秋叶的沙沙声。
      
      没一会儿,一阵“叮铃铃”的声音,打断了这份安静。
      
      林余被这突然响起的声响打断了思绪,用空着的另一只手从兜里摸出手机。
      
      他这边还没出声,电话那头就传来了阵阵嘈杂的背景乐,隐约还听到了撕心裂肺,唱死了都要爱的吼叫声,吵的林余急忙将手机拿的远远的。
      
      “余儿,你在哪儿呢?”
      
      孟文泽的声音在各色各样的背景音中,显得模糊不清的,要不是林余对这货声音比较熟悉,也许真的听不出来他在说什么。
      
      “我在外面呢,怎么了?”
      
      “那正好,”孟文泽可能走到了门外,吵闹声小了些许,“我们在欢唱给二狗开送别会,你来嘛?”
      
      林余歪着头,吐出了一个烟圈,思考片刻,沉声道:“来,给我留个座儿。”
      
      “得嘞,那我们等着您老。”
      
      挂了电话后,林余将手机揣回兜里,几口将叼在嘴上的烟抽完,在一旁的花坛上捻灭,慢悠悠的起身,一边拍着屁股上的灰,一边将烟头扔进前方的垃圾桶里。
      
      随后转回身,对着陆家所在的方向,重重的竖了两个中指,不屑的嗤笑了一声,暗自想着:你们一家人自己吃吧,老子懒得奉陪。
      
      下一秒便双手插兜,懒洋洋的走远了。

  • 作者有话要说:  看文需知:
    1、作者一本正经的外表下是个青春疼痛的灵魂,笔下文字,像是酸臭文人的无痛□□,不一定能直达每个人灵魂深处。
    2、高中抒情文写多了,喜欢用景物过渡,极度热爱描写景物和内心世界,努力精简中,但是本质还是在。
    3、笔下人物都不完美,各有各的好,各有各的坏,各有各的活法,但都是我赋予了生命的存在,我都很爱,希望用一种不完美的角度去看待这些不完美的生命。
    4、喜欢人物形象化,不仅限于主角,所以会分出部分笔墨在各个配角身上,因为他们在我看来,也是我创造的主要内容之一。
    5、由于复读只有一年,时间线铺的比较紧凑,达不到那种一章就是一个月的跨度。
    6、话多啰嗦是个人风格。
    7、以上这些都能接受请继续看下去,接受不了请点叉,以后江湖有缘,自会再见!
    ps:愿看文的小可爱们,都能天道酬勤,努力成为最好的那个自己。
    求收藏
    求点击
    求评论
    谢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