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004 ...

  •   沈念坐了十六七个小时的汽车,才在第二天凌晨四点多,到的S市。
      
      跟着下车人群大队部,沈念一起走出了汽车站。刚走到外面,立刻呼啦啦的围上来了一圈的人。
      
      “省妇幼,省妇幼的有没有?还有一个位置,只要三十五!”
      
      “北站,北站的,二十五,马上就走啦!”
      
      ……
      
      一群开黑的的,一个个大声吆喝着,沈念充耳不闻,绕过人群,直接寻了个车站附近的包子店,走了进去。
      
      汽车坐了这么长的时间,她早饿了。
      
      在包子店里,沈念吃完点的东西后,又跟老板说了一声,然后一直待到六点半,外面的天色已然有了不小的亮度了,这才走了出来。
      
      她直奔了车站不远处的公交站。
      
      刚刚在店里的时候,沈念顺便还向包子店的老板娘询问过了,她要去的省师大,可以在这个公交站坐车,有直达的。
      
      在公交车上晃晃悠悠了将近一个小时,沈念终于到了省师大附近。
      
      下了公交车的沈念,一边找人询问,一边自己摸索着,花了半个多小时,终于找到了原主亲生父母所居住的小区。
      
      小区门口有保安,需要登记,并且获得业主确认了,才能放沈念进去。
      
      登记的过程很顺利,不顺利的是,保安按照沈念说的,给业主打了电话,业主那边却说找错了人。他们是有闺女,但是闺女不叫沈念,且人正好好的在省一高里上学呢!
      
      也就是沈念长得好,虽然穿的很寒酸土气,但是瞧着就是乖乖巧巧的模样。因此,保安还好心的跟她说,“小姑娘啊,你是不是记错门号了?”
      
      沈念冲着好心的保安先笑了笑,“我没有记错的。”
      
      弄得保安也不知道说什么了,有点为难的看着她。因为在这种情况下,保安自然是不能放沈念进去了。
      
      沈念既不失望,也不难过。
      
      毕竟在原本的事态发展里,原主的亲生父母是要等到原主被家暴死后三年,才偶然得知自己孩子不是亲生的这件事。
      
      当然,她也没走。
      
      而是寻了个视线比较好,又能遮阳的大树底下去站着,一双眼睛紧盯着小区的出入口。
      
      对于沈念的做法,保安看在了眼里,什么也没说,也没去阻止。
      
      人家又没有强行进小区,只是在外头站着……这个,就不归他们管了。
      
      沈念也没有站多久,她所要找寻的目标之一,也就是原主的亲生母亲——周怀秀,就见着她从小区门口,走了出来。
      
      她之所以能一眼就认了出来,是因为原主的长相,跟周怀秀,有着六七分的相似。
      
      顿时,沈念快步的朝着对方走了过来。
      
      并且一开口,她就直奔主题,“你好,我找沈建国和周怀秀,我是他们被人恶意调换了十七年的亲生女儿——沈念。”
      
      刚走出小区门口,正准备去师大授课的周怀秀,听见了沈念说的话,再瞧着沈念那张跟自己有着六七分相似的脸后,只觉得整个脑子像是被什么重物狠狠敲击了一下,发出“嗡”的一声响……
      
      *
      
      十分钟后,两人坐在了小区附近不远处的一家面包店里。
      
      周怀秀手捧着店员送上来的热咖啡,脑子却还处于一种被惊雷轰过之后的状态,看着坐在她对面的沈念,“你,你说……”
      
      对比起周怀秀,沈念显得镇定且冷静的多了,“十七年前,您在S市市医院生产,生下了一个女婴。然后被同样在那家医院里生产了一个女婴的谢梅花盯上了,她的老公沈老五,借助自己在医院里做清洁工的身份,寻了机会偷偷将两个女婴调换了。”
      
      安静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听到周怀秀在那里喃喃自语道,“这怎么会……这怎么会呢!”
      
      沈念能理解她突然听说了这件事情之后的震惊和难以置信,所以,她直接提议,“您要是不相信,我可以跟您先去做亲子鉴定。”
      
      周怀秀的嘴唇动了又动,才艰难开口,“你,你让我缓缓。”
      
      其实哪里还需要什么亲子鉴定。
      
      沈念能这么直接的找上门来,并且将十七年前她在医院生产的情况说个大概,又长着这么一张跟自己相似的脸……周怀秀基本已经可以确定,沈念并没有在说谎。
      
      周怀秀迟迟不给沈念答复,实在是心头太震惊,也太难受了。
      
      她养了十七年的女儿,突然一朝被告知,竟然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而且,造成这种情况的,还是源自于对方的恶意调换。
      
      然而更让周怀秀难受的是,沈念告诉她,之所以这么急着找过来,是因为调换了她的沈老五和谢梅花,收下了人家六万块钱,逼着她辍学嫁给一个有精神病的暴躁症男人。
      
      周怀秀顿时又气又恨又急,“他们怎么敢?”
      
      “他们怎么不敢?”沈念眼睛直直的盯向她,把赤/裸/裸又恶心的一面撕开,彻底摆放在周怀秀的面前来,“他们一开始就是故意调换的孩子,为的就是让自己的女儿能过上好日子。对于我这么个,明知道不是自己亲生女儿的,他们有什么不敢,又有什么不舍得的。”
      
      周怀秀听完,呆在了那里,说不出话来了。
      
      沈念也不着急,时不时的低头喝一口周怀秀给她点的香甜草莓汁,吃一口精致好看的小蛋糕。
      
      这些东西,若是原主没有经历被沈老五和谢梅花恶意调换的事,她肯定可以轻易吃到的。可是在原主原来的悲惨人生中,她却连尝上一口的机会都没有。
      
      慌得六神无主的周怀秀,最后哆嗦着手拿起手机,给自己丈夫沈建国打了一个电话。
      
      接到周怀秀电话后的沈建国,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这家面包店里来。
      
      进来后,对上沈念的那张脸,沈建国心里就突了一下。
      
      比起养在身边的女儿沈蓓佳,沈念的这张脸,确实更像妻子周怀秀。
      
      不,沈建国还说漏了一点,沈念长得不仅像周怀秀,她那挺拔的高鼻梁,更是像极了自己。
      
      因此,沈建国也震惊极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样的一出,居然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不过对比起周怀秀,作为家里的顶梁柱,沈建国很快就冷静了下来。问沈念的问题,也问的又多又详细的。
      
      他知道了沈念这些年来是如何过的,也知道了沈念的聪慧……一个十七岁的孩子,在面对养父母的逼迫嫁人时,偶然得知了自己身世后,她能有胆量,且还真就被她找到了亲生父母这事,就可以看出这孩子的不凡之处。
      
      不过哪怕心里已经基本相信了沈念说的话,最后,沈建国还是说道,“我们去做亲子鉴定吧。”
      
      在这一点上,沈念完全没有任何的异议。
      
      *
      
      做完亲子鉴定,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
      
      此刻虽然鉴定结果还没有出来,可在这种情况下,两口子也不可能放任沈念一个人在外面不管。
      
      他们直接将沈念带回了家。
      
      周怀秀和沈建国,两个人都是师大的教授。他们现在住的这套距离师大很近的房子,就是为了方便他们去学校上课而特意买的。
      
      四室两厅的户型,两口子住的主卧室,女儿沈蓓佳住了一个次卧外,再弄了一个书房和一个客房。这就避免了将沈念带回来后,不知道安置在哪里的尴尬场景。
      
      不过今天这一出事情,到底对两口子带来的震惊不小。
      
      保姆过来询问他们晚上吃什么的时候,周怀秀烦躁的连话都不想说。
      
      最后还是沈建国出来说的,“随便弄点。”同时让保姆提前下班。
      
      保姆早瞧见了他们带回来的沈念,以及两口子那沉重的脸色。心里虽然好奇,却识趣的什么都没问,做完晚饭就走人了。
      
      吃饭的时候,两口子的胃口都不大好,不过沈念的胃口却还不错。
      
      沈建国瞧见沈念吃的香,便顺势说道,“那个小念啊,在鉴定结果没有出来之前,我们只能对外称呼,你是我家的亲戚了。”
      
      沈念夹菜的手一顿,才抬起头表示,“可以。”
      
      这么干脆的就答应了,沈建国心头一松。
      
      晚上准备洗澡的时候,沈念脚上穿的凉拖就出了意外。
      
      这双原主已经穿了两个夏天的凉拖终于熬不住,右脚整个脚底磨损太严重,直接从中间断掉了。
      
      沈建国注意到了,再看沈念那张跟妻子相似的脸,心头不禁一软,于是目光在沈念的脚上再往身上的穿着扫过去之后,对着妻子周怀秀说道,“怀秀,小念鞋子坏了,身上也需要换洗的衣裳,你去佳佳房间里拿一套出来,先给她穿一下。”
      
      谁料这话才刚说完,周怀秀下意识的就反驳,“那怎么行,佳佳最讨厌别人碰她的东西了。”
      
      一时之间,屋子里的气氛顿时像是凝固了一般。
      
      周怀秀很快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急忙补救,“我看现在时间还早,我用手机在APP上面给小念买上一套吧。”
      
      说完,急急忙忙的拿出了手机,慌忙下单。
      
      沈建国早在周怀秀说不行的时候,就下意识的看向了沈念。
      
      至于沈念,她面上一片平静。唯有在周怀秀下单时,往她手上拿着的手机多看了一眼。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为了防患于未然,有些准备工作,她必须提前做好。
      

  • 作者有话要说:  很抱歉了,各位。
    晋江出了问题,不知道怎么回事,发上来的版本弄错了一个,这个才是修改后的。
    我昨晚上半夜没睡觉,爬起来特意修改过的,崩溃想哭。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