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豪门弃子的继妻》秦皇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4-23 13:59: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001 ...

  •   沈幼瑶头昏脑胀的睁开眼睛,鼻尖充斥着一股难闻的烟酒味,她起身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仔细回想,却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出现在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
      无意间扫过床头柜上的一对小红本,“结婚证”三个字吸引了她的目光,沈幼瑶拿起来小心翻开,待看到上面两个人的名字不由愣住:沈幼瑶和杜泽晨!
      
      这不是她昨天看的那本小说中的一对炮灰角色的名字吗?她还没来得及理清头绪,客厅里忽然传出一阵稀里哗啦的响声。
      
      沈幼瑶激灵一下,赶紧下床打开卧室的门。
      
      浓郁的酒味随着房门打开扑了她一脸,只见一个醉醺醺的男人正扶着茶几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他的状态实在算不上好,头发凌乱,胡子拉碴,衣服裤子全都皱巴巴的挂在身上,眉头紧紧皱在一起,就是醉酒的样子,也充满了愁绪和戾气。
      
      不过即便如此,那刀削斧刻般的轮廓已经足够窥探到他的逼人帅气。
      
      看到他左眼下那颗泪痣,沈幼瑶可以确定他就是昨晚看的《女配翻身记》中的杜泽晨。
      
      那个被女主角庞雪莹设计出轨的豪门弃子,而沈幼瑶就是那个出轨对象!
      
      低头看看手中的结婚证,这是杜泽晨在庞雪莹的不断的刺激中,一怒之下拉着原身领的证……
      实际上杜泽晨确实是冲动行事,虽然是法定夫妻,但根本就没有承认过她的身份,甚至因为她破坏他和庞雪莹婚姻的事情,对她充满了厌恶,以至于原身一直背着小三的名声被人指指点点,任人欺负……
      
      沈幼瑶有些头疼,这什么跟什么啊?
      
      “哎,小心!”见男人差点踩到脚下的酒瓶,沈幼瑶赶忙上前将人架住。
      
      看着这一地的酒瓶酒罐,刚刚的声音就是男人踢到这些发出来的,显然对于和前妻离婚这件事情耿耿于怀。
      
      沈幼瑶一时间不知道该同情自己还是同情他,小说中的杜泽晨不仅长相俊美,还拥有雄厚的背景,庞雪莹苦苦追求一年多才终于修得正果,才领了证还没来得及办婚礼,就重生回来了,预见到了杜泽晨将会成为家族的弃子,一蹶不振,反而一直暗恋她的穷小子阮鸿朗日后会成为身家百亿的霸道总裁,于是为了顺利离婚并获得离婚财产设计他出了轨。
      
      杜泽晨莫名其妙就因为“对感情不忠”被妻子甩了,为人不齿,被众人笑话。
      
      “小心点。”杜泽晨喝得实在不少,沈幼瑶揽住他的腰微微用力,本来是想预防他踩到酒瓶滑倒,没想到对方的双脚竟然微微离了地。
      
      沈幼瑶惊讶的抬头看他,比自己高了将近一个头,怎么这么轻?
      
      对方也低头看她,醉意中好像也带着愕然,“大力士?”因醉酒而暗哑的声音竟然十分好听。
      沈幼瑶愣了一下才意识到过来不是对方太轻,而是她的力气有点大……
      
      “对不起,对不起。”沈幼瑶连忙松了力气将人放回地上。
      
      杜泽晨好像是要吐,也顾不得计较许多,“扶我去洗手间,快!”
      
      沈幼瑶急忙将人带过去,她力气大,见他似乎非常难受的样子,情急之中几乎是揽着人的腰把人抱过去的。
      
      杜泽晨趴在马桶上吐了个天昏地暗,沈幼瑶一边抚着他的背,一边被镜子中的人吸引住了。
      能被庞雪莹选为出轨对象,原身的长相自然不俗,沈幼瑶看着那微带混血的轮廓,五官组合起来堪称艳丽,尤其那一双眼睛,灵动异常,此时笑得眯起来就更好看了……
      
      没有女人不喜欢漂亮。
      
      “看够了吗?”男人咬牙切齿的声音传来。
      
      沈幼瑶回过神,有些不好意思,下意识的道,“看够了。”
      
      男人显然没想到她会回答,噎了一下恼怒道,“看够了把毛巾递给我!”
      
      “哦哦。”沈幼瑶赶忙拿了毛巾给他。
      
      杜泽晨昨晚应该没吃饭,吐了半天也都是些酸水,稍微清理了一下自己后就有些虚脱了。
      
      “我扶你去休息可以吗?”沈幼瑶小心的征求意见,有点怕惹怒他,她不太擅长应付暴脾气的人,杜泽晨是个中翘楚。
      
      杜泽晨闭上眼睛整个身体靠在她身上算作回答。
      
      扶他到床上躺下,脱了鞋袜,她又问道,“要不要帮你擦擦脸?”
      
      也许是她的动作温柔,让他的身体舒服了不少,杜泽晨轻轻的点了点头。
      
      沈幼瑶拧了湿毛巾仔细的帮他擦了擦脸和手,其他的地方没动。她可没忘记自己身上还背着个“爬床”的标签呢,想要和平共处她得谨慎一点。
      
      给他盖好被子,又去厨房端了一杯水放在床头以防他口渴,这才去客厅收拾对方留下的烂摊子,有个爱喝酒的爸爸,这一切她都做的很熟练。
      
      幸好这是杜泽晨在市区临时落脚的地方,并不算太大。花了将近一个小时把家整理干净,打开窗户通风的功夫,她去冰箱里翻了一下,用豆芽、豆腐、冬笋和海带丝等做了一锅醒酒汤温着。
      
      此时已经上午十点了,她有些饿,就用翻到的食材焖了个米饭,炒了三个菜,打算早饭和午饭一起解决了。
      
      杜泽晨是被胃痛弄醒的,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饭香味儿,一直还算安分的胃忽然就敲锣打鼓的造起反来,不过在安慰胃之前,他得先安抚一下他的嗓子,转头看到床头柜上的一大杯水,端起来咕噜咕噜灌下去才觉得自己可以拖着这残躯下床去找镇压胃的东西了。
      
      出了卧室门就看到窗明几净的客厅,他常常邀请朋友来家里喝酒,自然知道每次宿醉之后家里是什么德行,不过比起被一个女人抱起来,这个应该没什么好惊讶的。
      
      循着香味摸去厨房,正看到沈幼瑶端着两盘菜出来,杜泽晨甚至忘了对这个女人的厌恶,不自觉的咽了下口水……
      
      “醒了?”面对陌生的男人,沈幼瑶有些不太自在,“我熬了醒酒汤,喝了会舒服一点,我帮你端么?”
      
      “不用。”杜泽晨皱了皱眉,不想跟她多说,“你去摆饭吧,我自己盛。”
      
      沈幼瑶点点头,“砂锅里的是醒酒汤,你小心点别烫着。”
      
      杜泽晨进了厨房,犹豫一下,打开砂锅先尝了一口,然后直接端着碗在厨房站着喝了一碗,酸甜的汤滚入胃里,整个人都通泰了不少,连堵了一晚上的心情也舒畅了。
      
      等他端着米饭出去的时候就见沈幼瑶规规矩矩的坐在座位上等着他吃饭,见他出来,眼睛闪亮闪亮的表达着【终于可以吃饭了】的意思。
      
      杜泽晨心中冷笑,装得挺像,能爬他的床会是这么单纯的人?
      
      他没说话,在她对面坐下来,等他夹了一筷子菜之后,对面也动了起来。
      
      软糯的米饭送到嘴里,杜泽晨很快忘了对面的人,飞快的祭起了自己的五脏庙,直到一碗饭下肚,他才放慢速度,抬头就见对面的姑娘腮帮子吃的一鼓一鼓的,看起来非常香甜。
      杜泽晨顿了一下,起身又去盛了一碗饭。
      
      刚回到餐桌前就听到一阵手机铃声。
      
      沈幼瑶手忙脚乱的从上衣口袋里翻出一个稍显破旧的手机,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赶忙想要接起来,结果手机似乎太旧了,并不灵敏,划了好几下才接通,顺便还不知道怎么把免提也给打开了,并且十分坑爹的关不掉,只能任由声音肆无忌惮的传到对面人的耳朵里去。
      
      “昨天杜少拽着你去干什么了?”电话是原身的经纪人安姐打来的,她调侃般笑道,“不会真的去领证了吧?”
      
      庞雪莹和原身都是演员,庞雪莹想要名正言顺的离婚,还想要博个好名声,自然把事情闹的很大。出轨就发生在杜泽晨给她探班的时候,捉奸戏码整个剧组的重量级人物都亲眼看见了,原身这个刚刚出道名不经传的艺人迅速以“小三”的身份让圈内人所知。
      
      之后还被杜泽晨一怒之下删掉戏份赶出剧组,以此向庞雪莹表达自己的清白,公司本来都要雪藏她了。
      
      结果事情峰回路转,昨天杜泽晨忽然跑来公司,拉着人说要去领证,虽说看着像赌气,但万一是真的呢?杜少爷做事儿出了名的随心所欲。
      
      沈幼瑶听出了安姐的试探之意,有些尴尬的看着对面吃饭的杜泽晨,否认道,“不是的不是的,杜少爷只是拉我去气庞老师的。”
      
      她并不打算参与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里去,她很清楚,他们不是一类人,所以等洗脱了“小三”的罪名,她就将用原身的身份过自己的人生。
      
      “哦,是吗?”安姐的声音不自觉的冷淡下来,“那没事的话,你明天按时来公司吧,有个本子点名要找你。”
      
      “好的,安姐。”沈幼瑶挂断电话。
      
      就见杜泽晨对着她似笑非笑道,“收起你欲擒故纵的那一套,老子不吃。”
      
      沈幼瑶不善言辞,也不知道该怎么回这话,索性埋头继续扒了两口饭,放下筷子道,“你慢慢吃,我这就去公司了。”想了想又道,“那我就不回来了,吃完饭记得把碗洗了。”
      
      杜泽晨被她给气笑了,“放心,这里不缺你一个洗碗的!”
      
      沈幼瑶毫不耽搁的去卧室里把原身的东西拿出来,临出门前探头对还在餐厅里的杜泽晨道,“对了,杜少爷,我给您留了字条,在茶几上,您看下。”
      
      杜泽晨想说老子现在酒已经醒了,有什么话还不能当面说?却见人已经瞬间消失在门后,仿佛有鬼撵一样。
      
      “本少爷什么花样没见过?”杜泽晨嗤笑,还想耍花招,“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不过到底还是好奇,起身去了客厅,待看到字条上的内容,漫不经心的表情立刻阴沉下来,咬牙切齿的道,“怪不得跑得那么快,倒是机灵的很啊!”

  • 作者有话要说:  杜泽晨:演,我看着你演
    沈幼瑶:不,我的先跑
    开坑啦!欢迎新老读者捧场,老规矩,开坑前三天红包大放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