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妹有光环》安碧莲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5-25 21:18:2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霍家所在的村子就在山脚下,背靠青山,绿茵环抱,是个风景如画的地方,可是因着离镇子远,村里人也不算多,故而有点鸡毛蒜皮的事情都能传的满村皆知。
      
      而这几天妇人们的谈资,除了活该被端掉的黑龙寨,便是魏家与霍家的亲事。
      
      其实之前花三娘想给霍云岚说的“亲事”,是城中的赵财主,大约是为了逼迫霍家同意,花三娘在上门之前就先把小心散播了出去,村人也知道那才是实实在在的显赫人家,。
      
      比较起来,魏家只是富户,有些田产,但绝对够不上赵财主家的富庶。
      
      但是谁都不是瞎子,赵财主再有钱也不会便宜到一个妾室头上。
      
      去他家做十八姨娘,哪里比得上做好人家的正头娘子。
      
      更何况人家魏三郎在村子里都出了名,那可是校尉啊,正正经经有品阶的武将,这是求都求不来的好姻缘。
      
      霍云岚出门的时候,魏临坐着高头大马来接,胸前绑着看上去有些夸张的大红花,整个人都紧绷绷的。
      
      旁人揣测不出魏临的心情,但郑四安跟了他三年,自然瞧得出,魏临在紧张。
      
      郑四安觉得新鲜,不由得多看了魏临两眼,一直到魏临冷淡淡的眼神瞥过来时,郑四安才轻咳一声,大声道:“起轿!”
      
      迎亲的队伍吹吹打打,热闹非常,一旁围观的村民也乐得蹭个喜气,说着吉利话。
      
      霍父和王氏则是张罗着娘家这边的喜宴,笑的合不拢嘴。
      
      不过也不是所有人都乐得看霍云岚出嫁的。
      
      翠萍站的靠前,看着迎亲队伍远去的背影,嘴里嘟囔:“这么招摇不知道做给谁瞧,回头等克死了男人,她……呀!”
      
      不等翠萍说完,就感觉到腿上一疼,她忙往后退了两步,一低头,就瞧见裙子上不知道被谁摔了一大团泥巴上去。
      
      虽然迎亲队伍来的时候在街上泼了水,但那是为了省的人多马多扬尘,是没有泥块的。
      
      摆明是有人故意扔她身上。
      
      翠萍本就气不顺,抬头要骂,谁知道兜头又有一块泥扔了过来。
      
      一旁翠萍的娘也急了,想要找到是谁欺负自家姑娘,可是翠屏爹却一手一个扯住她们,皱着眉头压低声音道:“还嫌丢人丢的不够?破嘴净给人找事儿,活该,滚回家去。”
      
      翠萍面皮薄,登时就红了眼圈,翠屏娘想要争辩,但是在自家男人的瞪视下也不敢说话,只能低着头拽着翠萍回了家。
      
      而张罗席面的王氏就瞧见霍湛正踩着木墩趴在墙头,小脑袋晃来晃去的,不知道在看什么。
      
      这可把王氏给吓了一跳,见他爬的高,赶忙过去抱住了霍湛,嘴里念叨:“你这孩子,扒墙头干什么?也不怕跌了。”然后就看到霍湛脏兮兮的小手,王氏拍了他屁股一下,“这手怎么搞的?”
      
      霍湛扬起了个笑容,奶声奶气的回答:“抓泥巴玩儿。”
      
      王氏被气笑了,心想着到底是小孩子,不知事,却也没有数落他,只管抱着霍湛去洗手。
      
      而此刻坐在花轿上的霍云岚微微低着头,指尖搅在一起,心跳不止。
      
      嫁人这事儿,霍云岚以前想过,后来就没想了。
      
      大约是因为婚事不顺,谈了几次都没成,磋磨光了她的心气儿,其实在放弃求死的时候她就打定了主意不再去想,省得麻烦。
      
      谁能想到不过几日时光,自己就穿了嫁衣,盖了盖头,坐上了花轿。
      
      因着魏家和霍家隔了好几个村子,花轿要走上好一阵,霍云岚开始还老老实实的呆在轿子里,可是时间长了,便有些坐不住。
      
      除了紧张,还有憋闷。
      
      倒不是她不满意魏临,相反,霍云岚很高兴,魏临在她心里是英雄一般的人,救了她的命,两次,霍云岚自然乐意嫁他。
      
      但是这盖头把脸挡的严严实实,魏家又用了个顶好的轿子来迎亲,抬得平稳,却不太透风,饶是现在时值深秋也让霍云岚觉得气闷。
      
      她犹豫了一下,伸手轻轻地撩开了一侧窗子上的轿帘,另一只手掀开了盖头,往外头瞧。
      
      入眼,是一片青山。
      
      一直注意着花轿的魏临见她探头,便拉了拉缰绳。
      
      这枣红马是陪魏临上过战场的,互有默契,这会儿枣红马配合的顿住了步子,然后载着魏临慢悠悠的走到了花轿旁边。
      
      霍云岚本来在瞧着远处的山,结果面前突然一暗,抬头就对上了魏临的脸。
      
      她下意识地喊了声“表哥”,但很快就像是被针扎到似的,缩了回去,落了轿帘,心噗噗跳。
      
      霍云岚的动作太快,魏临都没来得及瞧清楚她。
      
      他却没有重新回到队伍前头,而是骑着马跟在轿子边上,声音轻缓:“过了这山,便能瞧见咱家了。”
      
      霍云岚正摆弄着帕子,闻言“嗯”了一声。
      
      就听魏临接着道:“两家距离远了些,不过家里使唤的人是够的,你若是想要回娘家,只管让人套车,至多一个时辰便到。”
      
      一旁的郑四安听了这话,无声的朝天翻了个白眼。
      
      果然是一心事业无心桃花的男主,就这个情商,能娶到媳妇当真不易,人家姑娘还没过门呢,你就撺掇人家回娘家,这是怎么想的?
      
      轿子里的霍云岚却没考虑那么多,在她心里,魏临是个顶好的人,那他说的话也是为自己好。
      
      心里甜,霍云岚又低低的应了一声。
      
      这声音软软的,柔柔的,往人心缝儿里钻。
      
      魏临又觉得自己心里像是被什么挠了一下,痒得厉害,偏偏他行军打仗在行,却是个不善言谈的,想了半天才挤出来一句:“以后,我会对你好。”
      
      霍云岚脸上一热,轻声道:“我……我也会对你好。”
      
      魏临抓着缰绳的手紧了紧,耳尖微红。
      
      郑四安索性不看,只觉得冷冷的狗粮在脸上胡乱地拍。
      
      可就在这时候,原本安分的枣红马突然躁动起来。
      
      魏临伸手在他的勃颈上拍了拍,微微皱眉:“踏雪,怎么了?”
      
      名为踏雪的枣红马打了个响鼻,朝前跑了几步。
      
      而后魏临就瞧见远处有几个穿着短褐的人正追赶一对货郎夫妇。
      
      手上,都拿着刀。
      
      这让魏临的眉尖微微一挑,郑四安却是两眼放光。
      
      之前剿灭黑龙寨时,并没有找到剧情里面足智多谋的未来军师,拷问之下得知是被二当家的带走了,而二当家伙同十数个歹人从那之后不知所踪。
      
      现在瞧着那些人的模样,便知道是漏网的鱼又跑回来了。
      
      魏临显然也是想到了这点,沉声道:“来人。”
      
      原本还在吹吹打打的人都撂下了手上的乐器,他们本就是魏临带的人,为了给自家大人撑场面这才装扮成迎亲队伍,现在撂下乐器,拿起刀剑,便是一片肃杀之气,就连声音都是浑然有力:“有!”
      
      魏临往前挥了挥手,并没多说什么,众人便列队朝前面跑去。
      
      只有郑四安在后面嚷嚷:“别伤了里头那个穿长衫的,有用!”
      
      魏临则是没有跟着上前,而是微微弯下腰,挑开了轿帘,看着里面坐着的娇娘子轻声道:“莫怕,我去去就回。”
      
      霍云岚并不知道发生了何事,但是光是刚才那两声就足够她警醒。
      
      姑娘家家的从没见过这种阵仗,霍云岚第一反应就是找地方躲起来,可是很快她就想到,自己嫁的夫君是校尉,到底是多大的官,霍云岚还搞不清楚,但霍云岚知道表哥是打过仗的,必然是从刀山血海里争出一条活命的路。
      
      他还在,自己不能怕,起码不能让他看出来自己怕,省的惹他担心。
      
      于是霍云岚咬着嘴唇,声音却很平缓:“我不怕,表哥,你当心些。”
      
      魏临则是将一把匕首递了过去:“拿着防身。”
      
      霍云岚接过,不经意间指尖蹭了一下男人的手背,魏临反手就想要握住,可是霍云岚已经收回了手,紧紧地攥着匕首。
      
      魏临轻咳一声,嘱咐人盯紧些,便打马上前,准备会会那位功夫一流的二当家。
      
      霍云岚则是留在花轿里,先是紧张,然后便是担忧。
      
      外面的声音渐渐歇了的时候,她想要瞧瞧,可是刚一撩轿帘,就看到了有个男人从一旁的草丛里蹦出来!
      
      穿着短褐,显然是和那些匪人一伙儿的。
      
      他跑的太快,距离花轿也太近,一旁的护卫拼命上前却拦不住亡命之徒,霍云岚只来得及落下轿帘,连跑的机会都没有。
      
      远处的魏临刚刚把那二当家力毙马下,一扭头,看到这一幕便觉得头皮发麻。
      
      他觉得自己的声音都劈了:“护着表妹,快!”
      
      但是比魏临声音更快的,是那贼人。
      
      土匪已经红了眼,没了理智,一心想着的就是报复,哪怕对着妇人下手也在所不惜。
      
      至于这个妇人会不会反抗,他没想过。
      
      笑话,这么个娇弱弱的新娘子,说话大声点都能吓哭了,只怕比兔子还柔弱。
      
      可就在他想要拿刀往轿子里砍的时候,突然,从轿子里刺出了一把锋利的匕首。
      
      这匕首是楚王赏给魏临的,皇家之物自然不是凡品,削铁如泥,这会儿戳他像是戳豆腐一样,直接捅了匪人心窝,他还没来得及叫喊,就没了气息。
      
      等魏临回去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轿子前头凉透了的匪人,还有轿帘上的一个不大不小的窟窿。
      
      一旁的郑四安目瞪口呆,暗自念叨:“我天,不愧是临哥找的媳妇,就是不一样!”
      
      魏临却不关心这一刀,而是隔着帘子努力放缓声音问道:“伤到你没有?”
      
      过了会儿,才听霍云岚道:“无事,表哥你呢?”
      
      “我也没事。”有一道帘子挡着,坏人倒在了外头,里面的霍云岚连点血珠都没见到。
      
      而后两人都没再说话,魏临让人收拾残局,莫要耽搁吉时,郑四安则是去看那个穿着长衫一脸颓废的男人,在脑袋里构思要怎么把这位未来军师拉到自己这边。
      
      霍云岚是怕的,可是有过之前破庙里朝着土匪眼里撒土的经历,霍大姑娘这会儿很快就镇定下来。
      
      她有些不放心表哥,悄悄撩帘子往外看,打量着魏临的背影,看他确实没有受伤这才安了心。
      
      负责保护霍云岚的护卫跪了一地,魏临扫了他们一眼,半点没有对着霍云岚的温情,冷声道:“回去,一人领四十鞭。”
      
      众人闻言,心里一松,四十鞭罚的重,却不会死人,这次本就是他们做事不力,挨罚应该,总比丢命强。
      
      待把该绑的人绑走,改送走的人送走,队伍重新行进。
      
      热热闹闹的,一点看不出刚刚经过一番拼杀。
      
      而自始至终,没有人理会那对被救下来的货郎夫妇,他们也没敢上前致谢,只管躲闪到一旁,给队伍让路。
      
      挑着担子的陈二郎瞧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有些感慨:“听他们说,这位大人是校尉,真是能耐人,瞧着厉害得紧。”说着他扭头去看自家娘子霍云锦,却发现霍云锦的脸都白了。
      
      这让陈二郎骇了一跳,赶忙撂下担子去扶她:“瑾娘,你这是怎么了?”
      
      霍云锦摇摇头,攥着拳头,轻声道:“我没事。”但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心跳的有多快。
      
      刚刚她看到那个偷偷撩帘子往外看的新嫁娘了,即使许久未见,可那人的模样,像极了让霍云锦又愧又怕的亲姐姐。
      
      霍云锦是穿书来的,在这本叫《荣华一生》的小说里,女主前面婚事不顺,好不容易嫁人后,便是锦鲤附身般好事连连,最终富甲一方,一生喜乐。
      
      只不过女主并不是她穿的霍云锦,而是这个身体的姐姐,霍云岚。
      
      书里,女主霍云岚嫁的便是陈二郎。
      
      霍云锦弄明白处境后的头一件事就是抢走了陈二郎。
      
      在看小说的时候,就连评论里都说霍云岚是嫁了个好郎君才能改了运,得以福运罩顶。
      
      霍云锦心中对姐姐有愧,却也在暗暗地期盼着霍云岚就安安分分的呆在小山村里,不要出来才好。
      
      可现在看到似乎是霍云岚坐在花轿里时,霍云锦就觉得心慌。
      
      而那个校尉,霍云锦并不记得剧情里有这么个人。
      
      或者是出现过,自己忘记了?
      
      霍云锦越想越心慌,原本这趟去外地进货让她身心俱疲,可现下也顾不得一身疲惫,只管紧紧抓着陈二郎道:“走,回我娘家,我……我有急事儿要和爹娘商量。”
      
      陈二郎是个和软性子,见霍云锦面色苍白如纸,他也不多问,挑起担子对着霍云锦一道往霍家走。
      
      另一边,花轿已经到了魏家。
      
      谁都没提刚才的事儿,毕竟大喜日子,说这些晦气,还容易吓到魏家二老,索性就抹平了当无事发生。
      
      霍云岚似乎也是胆子大的,分明轿子前头刚刚死过人,霍云岚却是安安稳稳的扶着喜娘的手走出来,哪怕她的脸被帕子挡着看不到神色,可是女人气息平缓,步子安然,很是和顺的模样。
      
      一点都瞧不出这位新娘子刚刚拿匕首戳过人。
      
      郑四安不由得在心里感慨,这位新娘子也不是寻常人,真真与众不同。
      
      可只有魏临看到,霍云岚的指尖微微颤动。
      
      到底是姑娘家,想来也是怕的。
      
      魏临便走上前去,轻轻的扶住了霍云岚的手臂。
      
      一旁的喜娘忙道:“三少爷,这不合规矩……”但是在魏临投来的目光里,喜娘的声音越来越弱。
      
      霍云岚则是隔着帕子看他,但眼前一片红,看不真切。
      
      只能听到男人低沉的声音:“走吧。”
      
      霍云岚微抿唇角,惊慌的心渐渐被安抚下来,她笑着“嗯”了声,先是试探的用指尖碰了碰他,接着便被男人攥紧了手。
      
      十指紧扣。

  • 作者有话要说:  郑四安:男主怎么娶媳妇了!
    霍云锦:女主嫁给谁了!
    霍云岚、魏临:???
    #两本不同书的男女主居然成亲了的故事#
    =w=
    今天是勤快花!竟然更了这么多字!我真的好棒!!
    刚刚开文有点忐忑,夸我一下,就能收获一个更加勤快的作者花!是不是超级划算!【捂脸】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