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丝天天盼我退团[娱乐圈]》十三汤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4-06 15:47:0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粗暴的关心 ...

  •   早上七八点就从宿舍离开,再回来已经是凌晨三点,第二天七点又要赶通告。
      
      蒋梓阳拖着疲惫的身躯站在302门前,在口袋里摸索了好一会才想起来自己压根就没有钥匙,无奈之下,只能开始敲门。
      
      凌晨三点……
      这么晚了,正经人哪有不睡觉的?
      
      蒋梓阳敲了一会就放弃了,打开手机通讯录想去别的朋友家借宿一晚,但转念一想手机里存的都是些和工作有关的人,便准备直接打给经纪人。
      
      还没等那边接起电话,门就“咔哒”一声,被推开了。
      
      烦躁不已的蒋梓阳猛地对上程城那双盛满倦意的眼睛后,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尴尬起来,两个人大眼对大眼,似乎都在等待对方先开口。
      
      论僵持,程城显然不是蒋梓阳的对手,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率先败下阵来。
      
      他死咬着下唇,一开口却变了腔调:“……哥我错了。”
      
      蒋梓阳挂掉电话,瞬间蹙起眉头:“你犯什么错了需要找我道歉?”
      
      如果只是没能及时过来给自己开门的话,那这人未免也太大题小做了点。
      
      程城努力调整呼吸,一会仰天望天花板,一会又猛地吸鼻子,似乎在极力压抑情绪:“哥……我不知道你以前养过兔子,这就好比有人把狗肉递到我面前一样,对不起……”
      
      “不是,你一直等我回来,就为了这事儿?”蒋梓阳眉头紧蹙,表情特别费解。
      
      程城吸吸鼻子,摇了摇头:“没有我中间还吃了个宵夜。”
      
      蒋梓阳:……
      行吧,低估你心理承受能力了:)。
      
      “没关系。”蒋梓阳叹口气,走上去抱住他,安抚性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应该也听说过,哥哥我不是什么善良的人,脾气一直都很差,不要往心里去就好了。”
      
      不安慰还好,一安慰程城好不容易挤回眼眶的泪水又造作起来,手拉着手就要出来见见美好的世界。
      
      蒋梓阳脾气坏是没错,但却是个见不得眼泪的主儿,泪水之于他这座火焰山来说,就是一把芭蕉扇,况且他也不喜欢一直揪着某件事儿胡搅蛮缠。
      
      再说程城也道歉了,见他哭得厉害,蒋梓阳顿时心软下来,从兜里摸出张皱巴巴的卫生纸就往他脸上怼。
      
      程城哭得更厉害了,两只眼睛自来水一样哗啦啦的往外淌眼泪,照这个程度下去,哭不倒长城也能淹没龙王庙。
      
      一边哭一边后退,很是抗拒蒋梓阳手里的那张卫生纸,走位堪比蛇皮。
      
      最后还是被一把扯过去享受了下如何用卫生纸把脸擦秃噜皮的待遇。
      
      “哥你不用、不用管我,我过会就好了。”程城抽抽搭搭的说,随后瞟了眼那张皱巴巴的纸,“这纸,干、干净么?”
      
      蒋梓阳微笑着加大手上的力度。
      
      能给你擦就是好事,他妈的拿抹布都不应该嫌弃!!!
      
      *
      
      进到宿舍后,蒋梓阳便打发他去睡觉,自己则直奔厨房里的冰箱走去:“行了你想表达的我已经知道了,你先回卧室。”
      
      说完便借着冰箱内微弱的灯光,开始四下搜寻能填肚子的食物,最终也只是端了一碟早上剩的肉包子出来。
      
      程城刚要趿拉着拖鞋回卧室,瞟见他手里的碟子后,顿时停住脚步:“你还没吃饭?”
      
      蒋梓阳嗯了一声:“其实不饿,但是不吃胃疼。”
      
      程城瞬间皱起眉头,又折身走到厨房:“别吃那个了,不健康!”说完又从冰箱里拿了一袋方便面出来 ,“我给你做吧。”
      
      蒋梓阳:……
      泡面健康???
      
      程城,作为一个成了精的自来水龙头,对于泪水的控制俨然已经达到了一个炉火纯青的境界,这才过了没几分钟,脸上连点儿哭过的痕迹都没有了。
      
      蒋梓阳觉得新奇,便盯着他看起来,就像发现了什么异种人一样。
      
      “虽然说泡面不是很健康,但是可以往里边加菜啊!”程城又从冰箱里拿了个西红柿出来,“酸酸甜甜的,晁夕哥经常做给我们吃。”
      
      蒋梓阳:……
      你确定他是把西红柿切到泡面里的???
      
      蒋梓阳靠在门框上,带着满脸的质疑:“你会切么?我怎么觉得你拿刀的姿势不太对?”
      
      程城信心满满的比划菜刀:“这有什么难的?”说完又把冻得梆硬的五花肉拿出来解冻,“我再给你切点肉进去煮。”
      
      蒋梓阳不忍心破坏他做饭的热情,摆摆手随他去了:“你开心就好”
      
      程城把五花肉丢进炒锅里解冻,开始切葱花,刀切在案板上,“咚咚咚”的声音既整齐又悦耳,飘进蒋梓阳的耳朵后甚至起到了催眠的作用。
      
      “嗒——”
      声音突然停了下来,厨房一瞬间静的吓人。
      
      蒋梓阳凑过去看:“怎么了?”
      
      “哦没什么,葱花切完了。”程城含糊不清的说道,却用屁股把他的视线封锁的死死的。
      
      蒋梓阳来了气,猛地把程城转过去,视线顺着他手足无措的眼神往下移,最终锁定在了他手指间的那一片鲜红处,瞬间气不打一处来。
      
      “你先在自来水下边冲一冲,我都说了小心刀小心刀,你他妈是聋吗?!”
      
      “怎、怎么了?”起夜的顾晁夕从卫生间走出来,一脸懵逼的看着火冒三丈的蒋梓阳,“出什么事了吗?”
      
      “哎呀别烦我!”蒋梓阳瞪他一眼,站在自己的卧室门口,借着厨房传来的微弱光线开始拆胶带,胳肢窝下边还夹着一袋抽纸。
      
      “你们在做什么?”顾晁夕又走进厨房,准备从好说话的程城身上找寻大晚上不睡觉鸡飞狗跳的原因,“手怎么破了?”
      
      程城知道自己做错了,只是保持着手指在自来水下冲洗的动作,抿着嘴安静如鸡。
      
      “还不是非逞能做饭。”蒋梓阳幽幽的说道,“自己什么能耐心里没点儿逼数?只切到手多没意思,我觉得把手剁了都不一定长记性。”
      
      “行了行了,你赶紧去睡觉吧。”明白事情原委的顾晁夕摆摆手,“大半夜叮叮当当的,我还以为进贼了。”
      
      程城有些犹豫:“可是……可是如果你来做的话,那我也想吃一口。”
      
      好不容易找到胶带豁口的蒋梓阳:……
      你他妈不是刚吃过饭吗:)。
      
      他三步并两步的走到程城面前,开始往伤口上裹卫生纸:“我没找到创可贴,你凑和用,明天我让我经纪人顺便给你带点来。”
      
      说完,又用胶带把卫生纸固定住了。
      
      “再吃就成猪了。”顾晁夕甩干了手上的水珠,面对蒋梓阳还是有些尴尬,“那个……那个蒋梓阳,你也去休息吧,做好我叫你。”
      
      程城瘪瘪嘴,碍于两个哥哥的眼神实在过于凶神恶煞,只得放弃挣扎,垮下肩膀往卧室挪步子。
      
      顾晁夕把炒锅里的五花肉拿出来,重新放进冷水里解冻,接着又从冰箱里取出了面包放进了面包机。
      
      “现在有点晚,可能没法做什么好吃的,你喜欢吃汉堡包吗?”顾晁夕开火热油,动作熟练的活像结婚多年的家庭煮夫,“中国式的。”
      
      望着他忙碌的背影,蒋梓阳忍不住啧啧称奇:“真的,我还是挺佩服那些做饭做得好的人的。”
      
      顾晁夕笑:“我只会一点点而已,应急还是没问题的,要是一日三餐都得我来,那我也做不出来花样。”
      
      聊天的同时,五花肉煎好了,香味翻腾着,直往蒋梓阳鼻子里钻。
      他本来不饿的,现在被勾引的困意全无,一心只想填饱肚子。
      
      “确实好吃。”蒋梓阳心满意足的咬下一口后,两只眼睛都亮了起来,“什么时候明星做不下去了,你光靠开饭店都能活下去,我说真的。”
      
      顾晁夕只是低着头笑。
      
      “我不说假话,也不喜欢夸人。”蒋梓阳根本停止不了暴风夸赞,“真的很好吃,好吃到忘我,现在就算地震了都不想离开饭桌。”
      
      顾晁夕被他逗得忘了什么是腼腆和害羞,笑出了声音。
      
      两个人的关系,就因为这一顿饭,被拉近了不少。
      
      至于促成这段友情的最大功臣,就是此刻已经加入梦乡的程城。
      
      一个脑袋不太好使而且十分爱吃的19岁小孩。
      
      吃饱喝足后,蒋梓阳终于得以入睡,结果刚走进卧室,就听到了程城均匀的呼吸声,便打消了要开灯的念头,摸着黑走到了床边。
      
      现在已经到了凌晨四点,再过三个小时,他又要爬起来去赶通告。
      
      蒋梓阳弓着腰,疲倦的叹了口气,定好闹钟就要休息。
      
      卧槽!!!
      他突然坐起来。
      
      今天早上还把小孩的闹钟摔碎了。
      蒋梓阳猛然想起来。
      
      不可否认的是,程城对他很好,特别好的那种好,像是亲兄弟那样照顾他。
      
      人家只不过是因为劝自己吃一块兔子肉就毫不犹豫道歉了,但是反过来看他这个当哥哥的呢?
      摔碎了别人的闹铃屁都不放一个。
      
      蒋梓阳越想心里越过意不去,索性爬起来穿上衣服,临走前还不忘把钥匙揣在了兜里。
      
      现在虽然是夏天,但晚上的风吹在身上还是凉嗖嗖的。
      
      蒋梓阳裹紧外套,杵在小区门口,开始搜寻附近的二十四小时营业店。
      
      实在是不知道那孩子喜欢什么样子的,挑来拣去还是买了个最贵的。
      比较省事。
      
      真不知道手机这么发达,为什么还需要闹铃?
      
      蒋梓阳一边在心里吐槽一边往回走。
      
      此时天已经有些蒙蒙亮了,他要是住在海边,现在还能赶上看日出。
      
      蒋梓阳瞟了一眼手里拎的袋子,心满意足的缩了缩肩膀,不疾不徐的朝着宿舍的方向走去。

  • 作者有话要说:  感恩抖天使和我梳理人设!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