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丝天天盼我退团[娱乐圈]》十三汤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6-27 19:32:2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空降OST ...

  •   #蒋梓阳空降OST# 爆!
      
      【天呐,新成员是蒋梓阳???这人什么时候滚出娱乐圈?能别祸害我们小糊团么!】
      
      【难以置信,我敢打赌,绝对长久不了,公司是不是有病?!想给小糊团热度能不能空降一个品性好点的明星???】
      
      【说实话,蒋梓阳也挺难得了吧?从出道开始就招人烦,这都一年多了我还是这么烦他,微博相关全是他,比我本命都多。】
      
      …………
      
      嘈杂的马路上,某辆还在移动中的保姆车里面,一个扎着马尾辫、长相精致漂亮的男人正在刷微博,指甲轻轻敲击在屏幕上,发出清脆的“哒哒”声。
      
      这个男人,就是话题的中心——蒋梓阳。
      
      “这个组合加上‖你一共六个人,论年龄,你第三,两个同龄人。”经纪人从后视镜看着他,语重心长的说道,“这个机会你要是能把握好,洗白不是问题。”
      
      “洗白?”蒋梓阳嗤笑一声,“不需要,我就喜欢所有人都骂我的感觉。”
      
      经纪人:…………
      你以后别偷偷的找我哭!
      
      伴随着一阵小幅度的晃动,保姆车在某单元楼前面停了下来。
      
      “上去吧,其他成员已经把东西搬上去了。”经纪人解开安全带,提着东西下车,“宿舍是302,这么晚了,也不知道他们睡没睡。”
      
      蒋梓阳一只脚迈上了台阶,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扭过头:“其实哪怕是在一个组合,也不用非得住在一起吧?譬如说,我现在给你一个照顾我起居的机会。”
      
      他实在是搞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和成员住在一起。
      俗话说得好么,距离产生美。
      况且他们可是有六个人,上个厕所还得排队……
      
      从来没有在宿舍住过的蒋梓阳光是想想就浑身不自在。
      
      “哎哟喂我的小祖宗!”经纪人累得像头驴,各种行李都堆在身上,脖子上还挂了个编织袋,“算我求求你了,这是为了培养感情!再说了我有老婆,谁他妈要去照顾你啊?!!”
      
      蒋梓阳哦了一声,慢吞吞的上了两层台阶后,突然停下身子,接着倒回去踹踹经纪人的屁股:“阿童木,重吗?”
      
      “你说呢?!”经纪人面红耳赤的冲他吼,“再让我从你嘴里听见阿童木这三个字你就等着死吧!!”
      
      蒋梓阳是个一丁点气都受不了的人,被呲了一顿后立马冷下脸,在前面走得飞快:“本来我想说我手还挺空的,现在被空气占用了!”
      
      经纪人赶忙跑上去把东西递给他,甩了甩勒得泛白的手指,笑道:“我就知道你不是什么见死不救的人。”
      
      “哟呵,夸我?”蒋梓阳嗤笑一声,眯着眼看他,不疾不徐的往楼上去,“得了吧,也不指望你狗嘴里能吐出来象牙。”
      
      聊天的间隙,两个人已经来到了302门前。
      
      “咔哒——”
      开门的是一个男孩,看上去也就刚成年,眼睛透亮,干净的一眼就能望见底。
      
      “谁、谁啊?”男孩畏畏缩缩的开口,脸上还带着没有褪去的婴儿肥,看起来特别可爱。
      
      “蒋梓阳。”
      
      “哦!梓阳哥!”男孩赶忙接过他手里的东西,有些紧张的开始做自我介绍,“我叫程城,那个,我们住在一间屋子,就在那边!”
      
      指明方向后,又呼哒哒的跑去给他放东西了。
      
      很是懂事,是蒋梓阳喜欢的类型。
      
      经纪人拿胳膊肘怼他:“我那么给你使眼色你是瞎么?能不能给人家小孩一个好脸色?!”
      
      蒋梓阳耸耸肩:“你说的么,合宿是为了更好的促进感情,那不得拿出自己最真实的一面?”
      接着,他把行李从经纪人手里拽过来:“你走吧,我睡了,明天早点来接我。”
      
      经纪人还想再说什么,就被“咣”的一声,甩在了门外。
      他尴尬的收回了还停留在半空中的尔康手,转而搓了搓后脖颈,怅然若失的开始下楼。
      
      *
      
      “早点休息吧。”程城冲他笑,露出一对好看的虎牙,“其他成员都睡了。”
      
      “嗯。”
      蒋梓阳点点头,然后把皮筋扯下,用手揉了揉及肩的头发,躺在床上歪过身子,戴上耳机开始打游戏。
      
      *
      
      一清早,他就被程城设定的闹钟吵醒了。
      蒋梓阳用枕头包住脑袋,烦躁的开始踢被子。
      
      也许是孩子小,还在长身体,比较缺觉,程城睡得像头猪,还是死过去的那种。
      
      蒋梓阳冷着脸坐起来,揉了揉蓬乱的头发后,不耐烦的去关闹钟。
      
      奈何他不管怎么尝试,都关不上这个声音大到可以把楼下吵醒的闹钟。
      
      心情被吵得愈发烦躁,理智也游走在离家出走的边缘,蒋梓阳一把把闹钟砸在了地上。
      
      “嘭!!!”
      金属制的闹铃瞬间被摔得七零八碎,地板上甚至还出现了一道细小的裂纹。
      
      程城吓得打了个激灵,“腾”的一下子坐起来,两只眼睛有些浮肿,声音带着浓浓的倦意:“怎么、怎么了?”
      
      蒋梓阳没说话,只是用脚把散落在地上的零件驱开了,趿拉着拖鞋去洗漱。
      
      昨晚对这小孩升起来的好感现在可以说是消弭殆尽了。
      
      蒋梓阳一点都不喜欢被吵醒。
      
      虽然很多人骂他,但不可置否的一点是,蒋梓阳很火,火到观众看电视,换个频道他在做访谈,再换个频道他就在品尝美食……
      总之这张脸,可以二十四小时无休的出现在电视上。
      
      蒋梓阳也不会忍者□□,高频率的曝光牺牲掉的,就是他那宝贵的睡眠。
      
      一天只能睡三个小时的蒋梓阳,更多的时候都是在移动的车厢里度过的,好不容易逮住的休息时间,就这么被程城剥夺了。
      
      他现在心情不爽到了极点。
      
      “你好。”白邈刚洗完脸,向他打招呼。
      
      蒋梓阳是个慢热的人,只是微微点了点头以示回礼,随即把牙刷叼进嘴里,开始整理自己的洗漱用具。
      
      白邈吞口唾沫,被他身上那股生人勿近的冷漠气息吓得脸也没敢擦,提着心回到了客厅。
      
      “哥……这个人真的跟报道上一样,脾气特别大也很没有礼貌……”白邈转眼就去其他队友分享自己的看法。
      
      这个其他队友,还包括当事人蒋梓阳。
      虽然不是白邈自愿的,但自己说出去的话还是被他一字不落的听走了。
      
      正在挤牙膏的蒋梓阳身子一顿,本来就冷得让人打寒颤的眼神,此时活脱脱成了制冷机,瞟哪哪掉冰碴。
      
      蒋梓阳对着镜子开始梳马尾,但是不管他再怎么努力,都没法达到理想的效果。
      他看着镜子里东翘一撮西翘一绺的头发,深深地叹了口气,最终还是决定交给化妆师。
      
      从洗手间出来后,蒋梓阳才发现OST的成员们正在等待自己去吃饭。
      
      出于礼貌,他便打消了回房间订外卖的念头,在众人期盼的眼神注视下,拉开椅子坐下了。
      
      “欢迎蒋梓阳加入我们OST!!!”队长陈子墨率先举起了手中的杯子,脸上洋溢着笑容,“希望我们团在这一年里可以越来越好!!!”
      
      “对!”白邈使劲点头。
      
      蒋梓阳做了两年节目,所以虽然才22岁,但是已经看透了太多的东西。
      
      比如他一眼就能看出来,陈子墨脸上的笑容虚假又官方,眼角虽然弯了下去,但眼底透露出来的,却是满满的竞争意识。
      
      啧,不欢迎自己。
      
      “嗯。”蒋梓阳点了点头,随后喝了一口果汁,开始闷头吃饭。
      
      陈子墨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他有些尴尬的把杯子放回了桌子上,清清嗓子后,继续活跃气氛道:“马上就要录制OST的第三张专辑了,大家要再接再厉,不要被之前的成绩迷住了双眼!”
      
      “对!”白邈跟着动员,“晁夕哥你也得多说话,这都出道两年了,现在还没法适应镜头可怎么办啊?”
      
      顾晁夕点点头,嘴角挂上笑,看起来腼腆又害羞。
      
      “还有陶西圩,咱俩是同龄人,你说话的声音都没有我一半大。”白邈给他加菜,“多吃点,以后上台说话声音再大点。”
      
      陶西圩点点头,两眼一弯,接过去的同时又挑了挑眉毛:“我比你大三个月,按理说你得叫我哥。”
      
      就在饭桌上的气氛正处于和乐融融当中,蒋梓阳突然皱起了眉头,他停下咀嚼的动作:“这是什么肉?”
      
      “哥,是兔子。”程城迫不及待的回答道,“好吃吗?这是我……”
      
      “啪!”
      蒋梓阳把筷子拍在桌子上,抽过一张纸吐掉了嘴巴里的残渣,脸色冷得像是刚从南极的冰洋里捞出来的一样。
      
      饭桌上的空气陡然凝固起来,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瞪大了眼睛。
      对于他这意料之外的举动,谁也没敢站出来收拾局面。
      
      只有程城那个没眼力见的,眼神带着畏畏缩缩:“哥,不、不好吃吗?”
      
      白邈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恨铁不成钢的踩了他一脚。
      
      “疼!”程城吃痛的皱起眉头,颇为怨恨的看着白邈,“你干什么!”
      
      “我不吃了。”
      一直冷着脸的蒋梓阳突然站起来,一把踢掉椅子,扭头离开,留下一桌子面面相觑的成员。
      
      所有人的视线都跟随着他的身影移动着,连个屁都不敢放。
      
      “你是真的一点眼力见都没有!”白邈又踩了程城一脚,“我那么给你使眼色,你是瞎么?!”
      
      “我怎么知道你是什么意思啊!”程城也委屈,说了两三句后声音就带上了哭腔,“想说什么就说呗,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
      
      “别吵了,先吃饭吧。”这时候,陈子墨就要发挥他队长的作用了,他轻咳两声,小声的补了一句,“谁求着他一样,爱吃不吃。”
      
      蒋梓阳回到房间,从行李箱里边扒拉出了顶帽子,然后掏出镜子,左看右看欣赏了好一会,这才露出满意的笑容。
      
      还没等他欣赏够自己的外貌,手机铃声就响了。
      
      蒋梓阳一边接起来一边往外去。
      
      饭桌上还坐了一群惊魂未定的人,但是别说一句安慰的话了,蒋梓阳甚至不愿意把视线停留在那里。
      
      和这样一群人,光是必须在同一片天空下呼吸就很难令人接受了,还得跟他们住在同一屋檐下……
      
      蒋梓阳光是想想就难受的抓狂。
      
      

  • 作者有话要说:  年龄表。
    陈子墨:22岁,队长。
    顾晁夕:22岁。
    蒋梓阳:22岁。
    陶西圩:20岁。
    白邈:20岁。
    程城:19岁。
    新文也开啦,是电竞纯爱。
    《跪求对面让我输[PUBG]》打滚卖萌求收藏~
    是慢热文来着。
      自从踏入WIN这个战队后,顾逸乐就一心求输。
      因为这个老板实在是太奇怪了。
      
      主持:我宣布,今晚的冠军得主是——WIN!!!
      谭铄一脸平静:微博抽奖一万块。
      顾逸乐:……
      
      主持:恭喜WIN,又一次获得了我们的冠军!!!
      谭铄轻笑:微博抽奖送辆车。
      顾逸乐:……(我都没有!)
      
      主持:今晚获胜的队伍依旧是——WIN!!!
      谭铄扬手:微博……
      顾逸乐咽口唾沫:老、老板,能不能不要再送了?
      
      谭铄轻吐一口烟圈:可以,但我毕竟是老板,总不能谁的话都听。
      顾逸乐:那、那你想怎么样?
      谭铄抖抖烟灰:做我男朋友。
      顾逸乐:…………
      
      
      
      #老板好他妈有钱#
      #求求对面让我输,老板好可怕!#
      #被自家老板看中怎么办?#
      #在线等,老板眼神不对,挺急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