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琅》唐公子宛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3-06 19:14:5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初遇 ...

  •   南广和只觉得眼皮很沉。异常沉。
      恍恍惚惚间,脚下如同踏在白茫茫的一望无际的云深处,深一脚浅一脚。他只得诧异地停下,扯了扯领口,随即目光落在身上这套玄底绣着金色凤凰的新妇婚服,雪色娑婆花枝浅淡地游走于金凤周身,是大隋长公主出嫁才能穿的制式,凤翔九天。
      南广和原地转了个圈,心下简直诧异到了极点!
      ——这一定是个梦!
      
      南广和自嘲地想。虽然除了父皇母妃及几个深宫内侍外,无人知晓他原是大隋皇子,不是什么劳什子公主,但他这公主做的也不甚地道。自七岁那年,他便闯下杀夫的赫赫凶名。是了,他曾陆续有过三位“准驸马”,然后这三位无一例外均在成亲前死于非命。
      无一人曾与他拜堂。
      无一人曾与他共祝天地。
      无一人,曾亲手与他换上这套大隋朝公主制式的婚服。
      所以眼下这般景象,必然便是在梦中无疑了!
      
      南广和闷闷地蜷身卧倒于白云深处,以手支头,沉重的眼皮再也撩不动分毫。入梦前依稀瞧见一座白色帘幕轻扬的宫殿,小轩窗支起,有人隐约凑在他耳边说话。“……殿下,臣此生定不负你。”
      那话语分明是甜蜜的。不知为何却有裹着蜂蜜的深沉的苦涩,从脑海深处漫出来,海潮一样随月亮起落而起潮汐。
      潮起,朦胧中似有一人,叹息着用指尖划过他的眉他的眼,一遍又一遍,似有无限眷恋。汐落,那处空空荡荡,一片黑暗。
      
      南广和按住心口。苦笑着想,又疼了,约莫是心疾又犯了吧。
      他如今这身子骨,动不得气,伤不得神,否则从天灵盖到胸腹之间,无一处不撕扯着疼。一时仿佛置身于千年冰窖,周身寒冷,眉毛与发丝都结霜。一时又仿佛置身于浩浩熔炉,烈焰焚身,恨不得能从口中吐出鲜红火舌,七窍生烟。
      既然伤不得,气不得,不如索性洗洗睡了。
      
      一大片白茫茫的云海深处,就连风声亦静止了,静谧的仿若亘古洪荒。南广和卧于其中,不觉做了一个悠长而连绵的梦。
      梦中他竟然回到了幼时。彼时他还是个孩童,母妃笑的雍容高华,将他搂在怀中。他小小的身子不住地轻微上下起伏。耳边不时传来哒哒的马蹄声。间或一两声清脆的铃铛脆响,叮铃,叮铃……又甜蜜又安详。动听极了!
      
      是了,那是昭阳元年。他与母妃坐在四角挂着铜铃的南氏皇族马车中,沿着御道缓缓而行,去给三十六诸侯之首的叶侯爷兼镇国将军贺寿。
      父皇眉目含笑,在马车外向他们母子伸出一只手。肤白如玉。享尽荣华的一只手。便连广和也不知晓为何,他盯着父皇那只手凝视良久,方才移开目光。
      
      叶侯府门楼巍峨,高高挂着那块大隋朝开国始皇帝亲手题字的匾额,历经三百余年,那手龙飞凤舞的字迹仍鲜明如昨。也有人说,那分明是大隋开国元后的亲笔。始皇帝乃一介武夫出身,哪能写的如此好字!
      南广和想起这茬儿,不由得笑了笑,愈发往母妃怀中靠了靠,贪婪地闭上眼。彼时母妃韶龄盛颜,最爱将娑婆沙华花瓣碾碎了研磨成汁,细心地描摹在额间。那抹娑婆沙华特有的馥郁沉香……于南广和而言,久远的,就像一个迢递的梦,不惜千万里跨越山海而来。
      
      韶龄盛颜的母妃、大隋朝三千宠爱在一身的贵妃娘娘,轻轻地将南广和抱下地。
      昭阳元年,南广和年仅六岁,梳着双丫髻,一身淡金色织衫儿,漂亮的雌雄莫辨。昂头看人的时候,丹凤眼儿微微上挑,说不出的神气傲娇。
      他好奇地四处瞅了一眼。叶侯府门前蹲着一对儿石头狮子,石狮高大,他身高尚不及狮子颌下。
      
      叶侯府一家有品级的男丁皆已等候在门外,衣冠整肃,行礼恭敬。
      十一岁的叶慕辰亦在其中。
      彼时少年郎一身玄色锦袍,眉目清俊,尚未束发。偶尔抬头瞥人时,单眼皮一撩,投来的目光如射如电。
      但当那人目光下垂的时候,则萧萧肃肃,挺拔若一株明月下的冷松。说不出的好看。
      
      叶侯府为了迎接隋帝亲临,特地疏散了所有闲杂人等。老叶侯亲自将帝君一家三口引至花厅坐下,席间众人言笑宴宴,觥筹交错间颇有宾主相得君明臣贤之意。
      南广和觉得无趣。仗着年纪小,身份又尊贵,他调皮地从高靠背椅子上溜下来,上下打量末座那位绷着脸一本假正经的少年郎。从叶慕辰那厮紧绷着的下巴,一直瞧到按在腰间五指紧攥的手,越瞧越觉得有意思。眼见着他越瞧,那个冷着脸的少年郎浑身绷的越紧,如一支上了弦的箭,随时准备发射出去似的。
      南广和实在忍不住,要逗一逗这厮。
      他一溜烟儿奔过去,双丫髻上挂着的淡金色绸带随风飘啊飘的,欢快的如同一只淡金色雀儿。扑通!他扑入叶慕辰怀中,然后快速地手脚并用地缠住那厮,挂在他身上如同一个挂件般。白色绣金凤的小靴子踩在叶慕辰拳头上,高高昂起头。
      “殿下,你……”叶慕辰猝不及防,险些叫这小屁孩吓了一跳。他拳头托着娇生惯养的小殿下,没好气道:“臣皮厚肉糙的,您小心摔着!”
      南广和不搭理他,咯咯一笑,露出缺了两颗大门牙的黑洞洞的口唇。然后扭头看向围桌而坐的几个大人,脆生生道:“父皇,小叶将军生的这样好看,不如你就将他赏赐给儿臣吧!”
      
      隋帝与贵妃娘娘并肩高高坐在上首,闻听此言,皆吃了一惊,随即大笑。母妃以袖遮面,笑得明艳不可方物,额间一抹紫色娑婆沙华簌簌震动。
      陪坐的叶将军一脸尴尬,胡须耸动,又想笑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当时两人实在凑得太近。
      南广和抱着人蹭来窜去,丫髻上两条淡金色垂髫绸带不断扫在叶慕辰的颈窝。叶慕辰痒的要命,偏偏当事人还丝毫不自觉,抱着他嗅来嗅去,小奶猫似的。还是一只掉牙的小奶猫。
      美少年小叶将军将拳头捏的咯咯响,眼神恶狠狠扫了广和一眼。
      不敢揍他,只得僵硬着声线闷声闷气道:“殿下说笑了,末将并不是玩物,怎可随意赏赐与人。”
      年方六岁的豁牙小殿下抽了一口气,笑起来都漏风。“可是本殿下喜欢你啊!”
      说完犹嫌不够,吧唧!
      模仿父皇盖玉玺那样,在小叶将军脸上打了个印记。
      满堂哄笑。
      叶慕辰耳尖蹭地一下红了。却不是羞的。气的!
      
      自从老叶侯夫人、叶慕辰姐弟俩的生母病故后,侯府上掌家的女主人便一直空缺。这位叶老夫人都快愁白了头发。此刻她见大隋朝最尊贵的一家三口到访,其乐融融,小殿下又言词有趣,不由得起了点别样心思。
      叶老夫人笑得见牙不见眼,慈爱地瞅着广和殿下。满心里当他是位货真价实的公主,大着胆子与贵妃娘娘调侃道:“韶华殿下打小儿就玉雪可爱,钟灵毓秀。如今年岁渐长,愈发娇花儿似的招人爱。将来也不知谁家有这齐天的大福气,能尚公主呢!”
      贵妃娘娘笑容一顿。下意识地,朝那边笑得没心没肺的广和瞥了一眼,内心深深叹了口气。因之不可言说的缘故,皇儿一直被当作小姑娘般娇养。如今年岁小还好说,将来若一日日长大,仙阁仍坚持不肯放手,怕不是要误了小广和的一辈子。
      隋帝眼角淡淡扫过席间众人神色,不动声色地拍了拍爱妃小手,笑了笑。“韶华还小呢,朕还想多养几年。”
      只字不提尚公主的世家人选,也不接叶侯府的话茬。
      
      叶老夫人冷不丁迎面碰了个软钉子,大失所望。内心不免为孙儿鸣不平,乖孙叶慕辰虽然话少了点,闷葫芦一个,但生的俊俏啊!这一辈叶侯府只有叶慕辰一个男丁,待他日长成便是铁板钉钉的新一任侯爷,说不能还能袭镇国将军的名头。如他爹那样,集叶家儿郎所有的荣耀于一身。
      这样好的条件!若不是因为他爹常年带兵在外,儿女婚姻大事无亲生父母做主算不得准,哪儿轮得到今日当面吃帝君这枚软钉子?!
      叶老夫人满心忿忿,却又不敢显露出来。笑容倏然凉了许多。
      
      一众人里,大约只有南广和是真的没听出这番对话里隐藏的波涛汹涌的心思。
      他拧着眉头不满道:“为什么提尚公主?本殿下喜欢他,父皇将他招进宫里给儿臣做伴读就是!”
      “又胡言乱语了!”贵妃娘娘赶紧伸手将广和一把搂回去,抱在怀里,温柔安抚道:“你是公主,将来给你陪读的自然都是臣子家的姑娘,怎么净和小叶校尉纠缠不休。”
      叶慕辰十岁随镇国将军参军,身上已有军功,因着出身将军府,便封了个校尉。只有广和小,分不清军衔,跟着叶将军的头衔胡乱地喊着小叶将军。
      贵妃娘娘一开口,堂内气氛就冷了三分。这门还没说出口的亲事,就此彻底凉了。
      
      叶慕辰愣了愣,扫了一眼依偎在皇妃怀中兀自不依不饶的小广和,不觉露出深思的神色。——他却是不要尚公主的!
      这位公主娇滴滴的,行事大胆,小屁孩儿一个,就敢搂着他往他脸上盖戳!
      叶慕辰心下颇有些不以为然,捏着小拳头,身体绷的越发直了。越发替给南氏皇族卖命的老爹觉得不值。
      
      南广和丝毫没察觉异样。他此刻心里只觉得有些不甘。难得找到个年少又会武功的小伙伴,远比宫娥太监们有趣,心里觉得十分稀罕。
      他将整个人滚在母妃怀中,又搓又揉。抬起一双明亮的丹凤眼,软声软气地央求道:“那些小姑娘有什么趣!又不能教我骑马,又不会与我比赛射箭,我不要!”
      贵妃娘娘一脸无奈地笑。
      隋帝开口淡淡道:“既然你想学骑马射箭,朕过几日便替你寻个师父就是了。”
      “真的?“小广和一脸意外之喜,一双丹凤眼儿眼睛亮晶晶的,漂亮极了。
      “唔,”父皇见他喜的那模样,忍不住也笑了。“君无戏言。”
      
      没过几日,父皇果然便招来了国师大人的首徒,崖涘。
      再后来,南广和便不怎么爱搭理这位不识抬举的小叶将军了。山不来就孤,孤还偏不就这座疙瘩山了!年岁越长,韶华殿下越是气定神闲,修炼的气质高华,浑似彻底忘却了幼年初遇时亲口盖下的那个戳儿。偶尔与叶慕辰在深宫中撞见,南广和都对其目不斜视,一脸平淡,举止从容有度。
      而叶慕辰……叶慕辰那厮则从此避他如洪水猛兽,每次入宫撞见这位小殿下,都离的远远儿的。交谈问答间,他比这位殿下更端正,更从容,面上也更疏离。
      啧,竹马“青梅”,两见两相厌!
      

  • 作者有话要说:  表急!攻君此刻的高傲,日后都会化作受宠若惊的眼泪。呜呜呜,一瞬间好污!捂脸跑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