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指尖的大空 ...

  •   家?

      我默念着这个词,想彭格列的确像极了家。

      少年们的年龄增长,身形拔高,性格却在亲近的人面前没有太大的变化。

      飞机降落的时候,我转过头问纲吉:“那我无聊的时候,可以来找你玩吗?”

      纲吉一愣,先说“当然”,又好奇地问我“怎么突然想到这个?”

      我透过玻璃窗,指了指靠在车门旁狱寺:“他好像还记得我指使瓜去欺负他的事,就差把要公报私仇写脸上了。”

      纲吉难得地卡住了。他应该是想起了很久以前狱寺总是被他那名叫“瓜”的动物型匣兵器挠花脸的事,一瞬间有些哭笑不得。

      “不会的。”他向我承诺道,“包括狱寺在内,大家都很想你。”

      我眨眨眼,觉得纲吉的话有道理。

      人嘛,最喜欢回忆的就是年轻的那段时光。

      想当初,为了保护纲吉,我和狱寺还有山本组成了抗击云雀集团,企图镇压他那一家独大的风纪委员恶势力——结局很明显,第二天我们的集团就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云雀恭弥听到了我说他不行的豪言壮语,第二天提着浮萍拐以一己之力把我们包围在了天台。

      最后是还剩一口气的狱寺打的120。

      想到这里,我抢在纲吉前面下了飞机,一路小跑奔向狱寺。

      而就在我打算给他一个大大的久别重逢的拥抱时,狱寺却捏着我的脑袋,把我提远了点。

      “欢迎回来,十代目。”狱寺颔首,话是对我身后的纲吉说的。

      我哀怨地挪动瞳孔,无言地和纲吉对话。

      看吧,我就说他要公报私仇。

      纲吉笑着把我从狱寺的魔爪下解救了出来,我躲到纲吉背后,又恢复了往常的嚣张气焰。

      “我呢我呢?”

      狱寺有点懵,皱着眉头垂眼看我,半晌发出了个疑惑的音节:“……啊?”

      我:“作为家人,你应该也和我说欢迎回来。”

      狱寺一愣,他看看一脸无奈的纲吉,又看了看掰手指的我。

      我没注意到他的目光,还在学着排名风太专心数数:“我第一喜欢纲吉,第二喜欢你……”

      狱寺好像有点崩溃。

      他的耳垂粉红,咬牙切齿地说我是“白痴”,然后怒气冲冲地上了车。

      我:“他好容易生气。”

      纲吉牵住我的手:“狱寺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话,只是有些害羞。”

      我大为震撼,隐约记得国中时狱寺明明是深受女孩子和老师喜爱的存在。

      犹豫了一下,我收回前面的话。

      “好吧。”我艰难点头,语气微妙,“那他好可怜。”

      纲吉轻轻地笑了。

      他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很温和,抬手轻轻扯了扯肩上的披风。

      我却注意到,几乎是在西西里落地的一瞬,纲吉就进入了死气状态。

      我和纲吉说:“既然没有人和狱寺说,那你应该和他说他是你喜欢的家人才对。”

      纲吉配合地说“抱歉”,下次他会考虑到狱寺的心情的。

      我说不止呢,还有山本、笹川和库洛姆。

      纲吉想了想,说他当然也喜欢他们。

      回彭格列的路上,我列出了一串长长的名单。

      纲吉很有耐心,在我记不清名字而只能报出特征时默默地补上了。

      大到恩师和守护者,小到面包店给打折的老奶奶。

      教父平等地爱着每一个人。

      -

      我没有告诉纲吉,自从来到彭格列以后,我的梦发生了变化。

      影子说:【“奈奈子,你没有家。”】

      这句话犹如一把锋利的小刀,我怔愣在地,在虚构的梦境中眼睁睁地看着它捅进我的身体。

      一滴,两滴。

      小刀抽出的时候牵扯着肌肉,蔓延开的疼痛足以令人窒息。

      它好像是在提醒我找错了人。

      我不应该来到这,也不应该牵住纲吉。

      我应该往回走,到一片黑暗中去找它。

      【“奈奈子。”】

      【“奈奈子。”】

      有人在不停地呼唤我,但我想起今天要和纲吉去买东西的约定,头也不回地往亮处跑。

      影子的声音在这时忽然变得微弱了起来。

      他说:【“奈奈子,我好爱你。”】

      真是奇怪。
      明明他的声音里没有哭腔,我却觉得他好像在哭。

      在我回头的一瞬,影子把我推出了梦境。

      我想我大概这辈子都弄不清影子到底是谁了。

      虽然有些令人苦恼,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再也没有像小时候一样在意它。

      “等很久了吗?”

      到达约定的地方的时候,纲吉替我拿过了手里的包。

      他听见我的问题,弯了弯唇角回应:“没有,我也是刚到。”
      “反倒是奈奈子你,看起来一副刚做完噩梦的样子。”

      哇!

      我发出惊叹:“超直感连这都看得出来?”

      纲吉没有否认我的话,他只是有些担忧地提议:“要不要联系库洛姆?”

      虽说在幻术师中六道骸对于梦境的操作无人能敌,但我和库洛姆的关系更好。

      这大概也是纲吉这么问我的原因。

      我摆了摆手说不用,回答的时候有奔跑的孩子撞到了纲吉的腿。

      那么小小的一只——目标却是纲吉的钱包。

      我看着纲吉弯下身,对摔倒的孩子伸出手。

      “有受伤吗?”

      “……”
      任务失败的孩子没握住他的手,他默不作声地摇头,头也不回地跑走了。

      纲吉的钱包还好好地待在口袋。

      我想那孩子真是开门不利,今天第一个下手对象就挑中了BOSS级的人物。

      于是我替那孩子回答了纲吉的问题:“他看起来精神还不错。”

      纲吉歪了下脑袋:“是吗,那就好。”

      我一下子就被纲吉吸引了目光。

      西西里的天空晴朗,我的心情也很晴朗。

      我对纲吉说:“你有没有发现,你思考的时候,脑袋会稍微歪一下。”

      纲吉:“?”

      我竖起大拇指:“没关系,超可爱的!——如果忽略掉有点破坏你黑手党形象的话。”

      纲吉叹气:“虽然是彭格列的领地,但说出黑手党这个词还是会变得有些麻烦。”

      我一愣,注意到周围陆陆续续投过来的目光。

      “抱歉。”我道歉道,既紧张又激动,“所以会有人来找我们打架吗?枪战?还是用匣兵器?”

      纲吉垂眸盯了我一会儿,投降般地表示“哪样都没有”。

      我摇头,纠正纲吉:“小说里不是常写吗,首领一出行,马路上肯定到处都是埋……”

      我的话说到一半就顿住了,一瞬间明白了纲吉比约定好的时间要提早到的原因。

      小时候是我保护他,现在是他保护我。

      我踌躇了一下,问纲吉会不会觉得我麻烦?

      纲吉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他只是说我从小到大都照顾不好自己,不像传统意义上的淑女,挥着拳头说要揍人时连腿上还淌着血都没发现。

      我大惊失色,说没想到自己的形象在他心中这么糟糕。

      纲吉的神色松软,橙金色的眼睛与我对视:

      “虽然偶尔也会有生气的时候,但大概就是从那时候起,我开始认真考虑Reborn说的变强的话。”
      “只要我变得更强,奈奈子就不会受伤了。”

      风吹动了纲吉柔软的发丝。

      这比他直接回答“没有”还要有说服力。

      我想了想,抬起手,递到纲吉唇角。

      食指上是狱寺昨天给我的A级指环。

      “听说最快燃起火焰的方法就是去找云雀打架。”我解释道,骄傲地扬起下巴,“电影里都是这么演的,这能带来好运。”

      纲吉愣了愣,神色由疑惑转为哭笑不得。

      “好。”他笑了笑。

      虽说我的本意只是让他吹口气,但纲吉似乎误会了我的话。

      年轻的教父就这么弯下腰,唇瓣轻轻地碰了碰我的指环,温热的气息无声无息地洒下。

      他的声音如羽毛般带着痒意,低头的动作好像是在宣誓。

      “奈奈子,祝你好运。”

  • 作者有话要说:  *怎么会有考实践的时候听诊听到一件听诊器断了的冤种——哦,原来是我,那没事了(痛哭)
    *感谢在2022-04-30 00:29:12~2022-05-22 02:47:5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松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cry 20瓶;陆泠然 18瓶;雾野、11诉讼费 1瓶;半槐 10瓶;一只成熟的海鞘 8瓶;月亮很好吃 5瓶;Gypsophila 2瓶;松潭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