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斜阳(捉虫) ...

  •   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屠杀。

      我杀掉Mimic首领的时候,横滨上空的太阳恰好落下。

      大雨倾盆,我仰起脸看,眼睛被砸得发疼。

      走出教堂的门前,很难想象到这最开始只是小小的一滴。

      于是我笑了起来,默不作声地收回目光。

      “嗨。”

      “……”

      “您在生气吗,中原大人?”

      中原中也阴沉着脸,抿唇不语。

      他的身后是乌压压的部下,却在用象征叛徒的手铐铐住我时,压低声音说了一句“不要反抗”。

      “不要反抗,山口。”

      像是生怕我没听见似的,中原中也又说了一遍。

      他的眼底似有寒霜,复杂的情绪涌动,最后好好地执行了首领的命令。

      我跟在他身后走。

      每走一步,崩裂开的伤口便流下一点血。

      它们落在水洼里,很快就被雨水打散了。

      兴许是现下的气氛太过沉闷,我开玩笑地说,您知道的,我永远不会对您动手。

      可中原中也似乎却并不开心。

      少年咬牙,脸部肌肉绷紧,最后沙哑着声音骂我“连太宰都不如的白痴”。

      我不关心这些。

      我只隐约想起,离开织田作的家的时候,优问我:“姐姐,你还会来看我们吗?”

      我蹲下身,和他拉钩,说当然啊。

      这是我们之间的小秘密,连织田作也不能告诉。

      优说好的,那等下次见面,我带来的高达模型他们一定已经拼完了。

      我摸了摸他的脑袋,轻轻合上门,在警笛越来越近的声响中,用异能把门口堆砌的尸体黏成了肉泥。

      我想我是应该感谢这样的能力的。

      在佐藤树人还是我老师时,他曾说过,用鲜血和生命浇灌的鲜花,在来年春天一定会开得更漂亮。

      可我知道,我的春天已经过去。

      Mimic的首领提早死去,森鸥外的计划泡汤,拿不到异能开业许可的他大概恨不得杀了我。

      我感受不到恐惧。

      再次进入那间阴暗的牢房时,我恍惚中又见到了太宰的影子。

      于是我担心的事开始变成他送的裙子被我弄坏了。

      皱巴巴的,浸了雨水和血水,再过不久就会散发出难闻的气息。

      太宰一定会生气吧?

      我靠着墙壁坐下,几乎能想象出他瞪大眼睛抱怨我没良心的语气。

      一股难以言喻的幸福感在胸腔中弥漫开来。

      墙上的烛火烧啊烧,我垂下眼,连神色也变得温柔。

      中原中也说,太宰被派去了分部出差,回来至少要五天。

      我比谁都清楚,我活不到那个时候。

      我曾经以为我的旅程还很长很长,早知道那时是件太宰的最后一眼,我一定还要和他说好多好多的话。

      可世上哪有后悔药呢。

      人来到世间就是受苦的,只有在苦难中不断挣扎,才能抱着悔恨这种心情活下去。

      织田作来看我的时候,说活下去才会幸福。

      我手脚冰凉,血液的流失甚至让我不能站起来与他对视。

      但我告诉织田作,我已经很幸福了。

      织田作沉默了很久很久,突然又说“谢谢。”

      我知道他是真心的。

      优那几个叛徒约莫是毫不犹豫地出卖了我。

      我说没关系,我没有要刻意救谁,只是为了太宰才做的。

      但那样的话,好像这几年来,我偷偷带给那群小鬼的玩具就无法解释。

      于是我想了又想,只能用“谁让他们喊我姐姐呢”来说服自己。

      我大概是真的很想有属于自己的家人。

      以至于佐藤树人来看我的时候,我都没有再骂他狗头军师了。

      “真不知道该说你聪明还是蠢好了,奈奈子。”他站在铁栏外,边说边摇头叹息,俨然一副惋惜的口吻。

      ……

      好的狗头,再见狗头。

      佐藤树人噗地笑出声。

      他的肩膀耸动,指着我说“你这样子可真狼狈啊”。

      一盆水就这么泼到了我身上。

      负责看守的人因此吓了一跳,正要上前阻止,却被佐藤树人打发了回去。

      男人的语气散漫,眯着眼说:“我只是为首领分忧——惩罚一下不自量力的叛徒,怎么想也不过分吧?”

      我注视着他的神情,舔了舔因缺水而干涸的唇角,就这么活到了第三天。

      地下室的光线昏暗,我看着佐藤树人离去的背影,不甘心地笑了。

      “老师。”我叫住了他。

      佐藤树人回过头来,神色不明地与我对视。

      我打起精神,嘴唇一张一合,最后郑重地说出来的话只有“再见”。

      我的处刑日定在了第四天。

      我最后还是没见到太宰。

      有些时候,不是我的东西,终归还不是我的。

      我有些遗憾,因为我和太宰约好,在我十八岁的那天,我们去买一张飞往京都的机票。

      我们会在那里度过无忧无虑的七天,没有工作,没有烦恼——然后在第八日的清晨,充满朝气且爽朗地死去。

      我从不惧怕死亡。

      但时至今日,我又有些庆幸。

      至少我爱的“太宰治”有一点是没变的。

      活着。

      多好啊,活着就有奇迹。

      那样的话,说不定某一天他还是会在横滨的某条河里捡到一只白色的小老虎。

      芥川总是和小老虎吵架,吵着吵着说不定就动了手,太宰懒得管这些,独自一人走啊走,走着走着就到了侦探社楼下的咖啡馆。

      他能在那里和织田作干杯。

      一想到我爱的“太宰治”还有活着的可能,就连罗生门刺穿我胸腔的时候也不觉得痛了。

      我失去重心,跪倒在地,还没撑一会,又被人架着站了起来。

      人们议论纷纷,说芥川龙之介竟然也有失手的一天。

      但脸色苍白的少年并未因此生气,他一动不动地注视着我,漆黑的眼底里好像有一团火在燃烧。

      他似乎是很愤怒,愤怒我即使到了这个时候也不愿意和他动手。

      可是动手又有什么用呢?

      我或许可以跑出港口黑手党,跑出横滨,但最后还是难逃被中原中也抓回来的事实。

      那样的话,太宰还会看见我狼狈的样子。

      得不偿失,得不偿失。

      于是我闭上眼,任由罗生门再次袭至我面前。

      □□被贯穿的声音响起,可想象中的疼痛并未到来。

      “真糟糕啊。”

      扑通。

      “明明答应过织田作好好干的,结果一见到奈奈子,身体就不由自主地动了起来。”

      扑通。

      沉寂的心再次跳动。

      我不可置信地睁开眼时,太宰正遗憾地叹息。

      脑中霎时响起了爆炸般的嗡鸣,我颤抖着嘴唇,情绪上涌,明明有很多想说的,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太宰大……”

      砰。

      一声枪响,阻止了周围人的开口。

      太宰的神色冷漠,完全无视了自己身上的伤。

      “滚出去。”他说,“我有重要的话要和奈奈子说。”

      芥川咬牙:“首领有令……”

      首领。

      太宰治缓慢地在嘴中咀嚼了一下这个词,忽地笑了。

      那不是什么温和的笑,和平日里的比起显得更加癫狂。

      “那就麻烦你和首领报告吧。”

      “这对我来说很重要,我可以相信你吗——芥川君?”

      少年用甜言蜜语编织出了一场完美的梦,轻而易举地哄骗了人心。

      地下室的门关上了。

      我靠在墙边,勉强有力气看太宰一眼。

      他得意地哼哼两声,张开手宣布:“我来救你啦,奈奈子。”

      我被他孩子气地举动逗笑了。

      我说什么啊,你自己看上去都快死了。

      太宰唇角的弧度收敛了些,他在我面前蹲下,弯着眼睛告诉我。

      ——所以啊,奈奈子。

      ——我是来和你一起死的。

      多么动人的情话。

      可我却叹了口气,对太宰说这时候就不要开玩笑了吧。

      太宰握住我的手,在我身边坐下。

      我们肩挨着肩坐着,手却一个比一个凉。

      太宰没回答我的问题,只说我穿裙子很漂亮。

      “不是织田作挑的吗?”

      “哇——好过分!是我挑的诶!”

      “那至少主意是织田作出的吧。”

      忘了和他说谢谢,真糟糕。

      我这么想着,忽地察觉到太宰握着我的手又紧了点。

      他摆出认输的姿态,说好吧,没想到只是随便撒了个谎,没想到我能记这么久。

      “出任务的路上看到很合适,不知不觉就买了。”太宰说。

      我一愣,偏过头去看他的侧脸。

      少年的侧脸苍白又脆弱,骨子里却是一肚子黑泥。

      我颓败地问还有呢?

      “还有……”太宰难得地认真思考了会,他的目光落在我裸露皮肤上的伤疤,额发遮住眼睛,嘴唇又往上翘了翘。

      “还有,虽然奈奈子又胆小又可怜,但其实不管穿什么都很好看。”

      “我不是随便乱说的哦——只是因为奈奈子是奈奈子,所以我才这么说的。”

      ……

      我捂住眼睛,在漫长的沉默里,哽咽着说:“都怪你,我本来不想哭的。”

      受伤的时候没哭。

      饿肚子的时候也没哭。

      可一见到太宰治,我就变成了不折不扣的爱哭鬼。

      我觉得丢脸,曾问过自己很多遍为什么。

      直到现在我才明白——

      因为只有待在太宰身边的时候,我才能安心。

      太宰的眉眼弯弯,感叹道:“大概是因为人死前会比较诚实吧。”

      可是啊——这些都不是他想说的话。

      我问太宰他在想什么。

      太宰说他在回忆本来打算和我说的话。

      我说忘了就忘了吧,都这样了,想不起来又有什么关系呢。

      太宰说不行。

      我想反驳他的,但这次不管我怎么努力,我都没有力气再开口了。

      我的灵魂浮浮沉沉,被一只手拽着,似乎马上就要脱离这幅躯壳。

      可太宰却在这时突然开口了。

      他说,奈奈子,我好像很爱你。

      从陌生人到麻烦的存在,再从麻烦的存在变成了讨厌的家伙,最后又从讨厌的家伙变成了依赖的对象。

      爱是什么呢。

      啊——他明明是无比讨厌那些口口声声地说“爱”的伪君子的人啊。

      虚伪又庸俗,不像婴儿的啼哭,也不像死亡来得热烈。

      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落在了额角。

      太宰靠近我的耳边,又重复了一遍:

      “奈奈子,我好像很爱你。”

      他知道我听不见了。

      就如同我的灵魂站在这狭小的房间里对他大声嘶喊一样,我们谁也听不见谁的话。

      太宰却没有感到悲伤。

      他笑了笑,用手把我的头发别到了耳后。

      “可是为什么呢,奈奈子爱的好像只是我的名字而已。”

      “明明我也只是太宰啊。”

      我停止了发抖。

      在这么一瞬间,我突然意识到我爱的究竟是谁。

      我后悔了。

      让我回去,让我回去。

      我对神明大喊,让我回去啊——

      至少让我当着他的面承认,我是个无可救药的蠢货。

      一个因为看到了未来而执着于虚妄之物的蠢货。

      “不过没有关系。”

      “就像奈奈子一直陪着我一样。”

      “毕竟陪着奈奈子走到最后的,也只有我嘛。”

      太宰说到这里,像个孩子一样笑了起来。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这么满足的样子。

      少年的枪一直上着膛,将黑漆漆的枪口对准自己的时候,神色平静又安宁。

      我试着用手捂住枪口,可身体却从冰冷的物件中穿了过去。

      如果,如果有神明的话,拜托……

      审讯室的门被踢开了。

      一同被踢开的还有太宰手里的枪。

      我愣愣地呆在原地,看着赶到的中原中也和太宰扭打在了一起。

      紧接着,我的眼睛被捂住。

      “花瓶”的声音缱绻又温柔。

      她说,奈奈子,你的旅程很长,这里决不是终点。

      我问,那哪里是终点呢?

      “母亲”拍了拍我的背,说哪里都是,你会在那里学到更多的东西。

      我挣脱了母亲捂住我眼睛的手,在中原中也揪住太宰的领子时,最后一次说了“我也爱你”。

      太宰愣住了。

      他好像有些不可置信,呆呆地透过潮湿的空气看我。

      我们隔着时空对视,少年搭在中原中也脖子上的手最后还是收了回来。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太宰哭。

      他最后还是为我掉了眼泪。

      我从未如此满足。

      他说好吧,奈奈子,你要早点回来。

      我说好。

      中原中也听不见我们的对话,面色古怪地骂他疯子。

      但太宰毫不在意,反而心情很好。

      于是我背过身去,学会了告别。

      春天过去,原来还是春天。

      一年四季,一轮又一轮。

      我和太宰相爱,然后——

      一切归零。

  •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个副本大概是家教或火影。为避免误会还是说一下,宰宰和奈奈子最后还是会重逢哒
    *感谢在2022-04-16 00:59:20~2022-04-22 01:56:2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我想吃大闸蟹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