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三千个宫斗小帮手》二恰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3-16 23:13:1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方姑姑从内务府领完这个月景阳宫所需的用度,刚出了殿门便发觉有一滴水珠砸在她的鼻尖,起初她还以为是屋檐未融化尽的雪水,微微皱了皱眉,这可不是个好兆头。
      
      想着出来的时间长了,不知那帮家伙可否偷懒,就快步的往景阳宫走,结果还不等到宫门前,就有雨滴发疯的往下落,抬头望去,天空中哪里还有一丝明媚的影子,乌云布满天际,雨水顺着云层往下倾泻。
      
      糟了!书!
      
      方姑姑只觉得青筋暴起,心乱如麻,这怎么会突然就下起雨来,这满院还晒着御书呢!
      
      等看到宫门口连小喜子的人影都没有,方姑姑的脸就更是煞白,一时没有注意到脚下的门槛,整个人就往前直直摔去,倒是身边的小太监机灵,堪堪扶住了她笨重的身子。
      
      方姑姑只觉得天旋地转,若真是出了事,她这条老命算是得搭进去了,还不如栽个大跟头,浑身是伤的去领罪,没准还能有一线生机。
      
      由小太监扶着,不顾雨水,跌跌撞撞的往后殿跑去,结果想象中糟糕的场景并没有出现。
      
      雨幕中,秋禾将衣服包住了经书,这般冷雨下不顾自己淋得湿透,抱着怀中的书来回的搬着,身边小喜子正学着她的样子跑,而除了她们两个,其他的宫人一个未见。
      
      最后一趟搬完,秋禾正打算把案桌也给收起来,身前就有阴影笼罩住她,抬头看去,这才慌张的行礼,“奴婢见过姑姑。”
      
      方姑姑此刻劫后余生的心境,眼前这个小丫头便是怎么瞧都顺眼,“起来说话,这么多书都是你与小喜子搬的?”
      
      秋禾不安的跪下,用力的了磕个头,“奴婢擅作主张搬动了御书,姑姑若是怪便怪奴婢吧,都是奴婢的主意,与喜公公无关,还请姑姑责罚。”
      
      方姑姑赶紧让她站起来,“我怎么会责罚你呢,这会大雨御书必定会被淋湿,若不是你与小喜子及时搬书,此刻只怕是我们整个景阳宫都大难临头了!好孩子,告诉我,你是怎么会突然想到搬书的。”
      
      秋禾见她真的不责怪自己,这才有些局促的扯了扯衣袖,“方才奴婢在拂尘,摸着书面有些湿潮,像是有水雾,正巧喜公公路过告诉奴婢,大约是快下雨了,奴婢想着就算一点可能会下雨,也不能叫御书淋湿,这才擅作主张将书尽数搬回,没想到真的如喜公公所言下雨了呢。”
      
      她说到最后,眼睛就有些发亮,好似真的在庆幸一般,看得方姑姑也跟着松了口气,看来真是运道好,菩萨保佑!
      
      正打算好好的夸奖他们两,就听到杂乱的脚步声从后头传来,回头看去,就见方才一直不见踪影的宫女们,这会已经齐刷刷的站在了眼前,“姑姑您回来了。”
      
      方姑姑眯了眯眼,她方才一路赶来的担惊受怕,这会终于是找到出气的地方了,“若是我再不回来,怕是这景阳宫走了水,你们也都安枕无忧的睡着吧,怎么,如今御书都收完了,你们这是终于睡醒了吗。”
      
      不轻不重的一句话,却比最重的责罚还要渗人,声音刚一停下,所有人就齐刷刷的膝盖一软跪了下去,浑身发颤着磕头认罪,“姑姑饶命。”此刻便是多说多错,其余的不敢再多说一句。
      
      其实方才秋禾去喊过她们,说是一会可能要下雨,但方才天气正好,根本没有要下雨的迹象,她们以为她是没事找事,躲在殿内说话偷懒,可没想到不过一眨眼的功夫,竟然真的下雨了。
      
      秋禾的反应比她们还要快一些,这会也安安静静的跪在一边,低垂着脑袋,不卑不亢看不出一丝喜怒,她们如今的心中只剩下恐惧,就连那一点点的疑虑都消散不见了。
      
      “带下去,一人手板子二十,罚一日饭!”
      
      “姑姑饶命,姑姑饶命!”一时之间整个景阳宫内只能听到声声凄厉的惨叫声。
      
      秋禾此刻看着远远被拖下去的宫女们,跟着跪下,被身边的小喜子拉了拉袖子,方姑姑挥了挥手,说了句无妨,“秋禾,你什么都好,便是心肠太软了,怕是早晚会在这上头栽跟头的。”
      
      秋禾只是磕头也不求情,瘦弱的背脊挺直,何止是早晚,她早就已经栽倒后又爬起来了。
      
      她从小在乡野长大,偶尔也会跟着娘亲采茶在田埂间嬉闹,碰上雷雨天气之前,娘亲便会指着天空与她说些流传的民间俗语,‘云自东北起,必有风和雨’便是她儿时常见常听的话。
      
      故而从昨日她瞧见这东边来的云,便知道这几日要落雨,她一直在等,终于午晌的风来了。
      
      原本她是在等着看她们的笑话,可事到临头,她还是转身一间间屋子的敲门去喊醒了她们,但可笑的是,并未有一人信了她的话,还怪她多事。
      
      “一个贱婢还妄图怜悯他人,这哪里是心肠软,不过是愚而不知。”
      
      秋禾僵硬着背脊,她听见那个熟悉又缥缈的声音萦绕在她的耳畔,一声声嘲弄的往她耳里钻。
      
      四下看去空无一人,她,一直都在看着自己吗?
      
      *
      
      所有人都挨了板子,再对着秋禾态度就变了,她们忘了秋禾下雨前的提醒,更是想不起之前替她们大行方便的时候,心中只有怨念,但又不敢表现出来。
      
      方姑姑对秋禾越发的器重,她们的妒忌也就越深,就连同屋子的慧儿也不爱搭理秋禾了,秋禾反倒是自在,这么几日下来,所有人都发觉秋禾好像变了,具体哪里发生了变化,她们又说不上来。
      
      好像是话少了,笑也淡了,整个人都变得内敛了,但一时又想不起来,她原先是个什么样子的了。
      
      “秋禾,你将这些佛经送去长春宫贤妃娘娘那,你头回去办差,仔细路上别冲撞了贵人。”方姑姑小心的将木托盘交到秋禾的手上,又差了个小宫女领着她,左右的交代了几遍才让她出景阳门。
      
      小宫女叫彩珠,今年十六比秋禾要年长一岁,已经在宫内待了两年,她是原先伺候小公主的,小公主夭折后,她便落到了景阳宫,小脸圆圆的说话讨喜人缘很好。
      
      两人脚步快出了昌祺门一路往东小长街走,彩珠年纪小藏不住心事,一路就拉着秋禾说话,没多久就路过了北五所,这边原先是皇子们住的地方,后来皇子们搬去了西五所这边就被改成了尚宫局。
      
      “秋禾,听说你是尚宫局出来的,她们都说尚宫局的姑姑都很严厉,是不是咱们这轻松自在的多。”秋禾来之前方姑姑很是器重彩珠,如今却是万事都以秋禾为先,心中早就看她不顺眼了,这会故意拿话刺她。
      
      秋禾隔着宫门看了一眼她之前待过的地方,抿唇笑了笑,“是很严厉,但司膳司每日都有新做的糕点,只要你做的好,姑姑倒也宽容。”
      
      到底年纪还小,一想到新做的糕点,彩珠的眼睛都亮了咽了咽口水,他们在景阳宫一个月都见不着一块糕点,这么想想轻松自在也是寡淡的。
      
      “她们你是被罚到景阳宫来的,我瞧你做事能干的很,长得好看也得方姑姑喜欢,即便是在尚宫局也一定挑不出错来,怎么就……”
      
      秋禾眨了眨眼睛,“谁与你说我是犯了错被罚的?我未曾做过之事,何来的错。”说完加快了脚步,快步的路过尚宫局大门,往御花园边的小路走去。
      
      彩珠被甩下,赶紧又追了上去,忍不住嘟囔了一声,犯了错还不让人说了不成。
      
      结果秋禾还没走多远,就听到不远处有人喊她,侧头看去,是两个身穿绿色宫服的宫女,梳着一样的整齐发髻,手里也端着托盘,上头放着五色的糕点,高些的那个叫水月,脸蛋圆圆年纪小些的叫夏绿。
      
      秋禾脸色轻变,端着木盘的手微微用力,原本不想搭理她们,就见两个宫女已经到了跟前拦住了她的去路。
      
      夏绿睁着圆圆的眼睛,满是激动的看着秋禾,“秋禾姐姐,真的是你,我听说景阳宫凄苦冷清,你这些日子过的可好?”
      
      旁边的水月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夏绿你可离这等人远些,别沾了穷酸的晦气,不吉利。”
      
      夏绿赶紧拉了拉水月的手腕,“水月你怎么能这么说呢,秋禾姐姐待我们极好,即便是姐姐去了景阳宫,我也从未忘记过姐姐,哦对了,这是昨日我糕点做得好,姑姑赏的,一直没舍得吃,正巧碰上姐姐,姐姐可一定要收下。”
      
      水月眼睛都气红了,嘴巴一撇,“好啊,昨儿我让你分我一半你都不肯,今日竟然都要给她,我再也不理你了。”
      
      秋禾冷眼旁观,静静的听着她们两人说话,等到彩珠跟上来才冷淡的开口,“说完了吗?若是没有别的事,抱歉,我还有事,没时间陪你们闲聊。”
      
      说完就径直朝前走去,而那夏绿手还一直维持的动作伸着,路过她身边的彩珠看了好几眼,最终还是跟着秋禾快步而去。
      
      水月看着她们走远,一把抢过她手中的糕点,“我都与你说了,她根本就不想理睬我们,你还上赶着的去找没脸,她那样的人啊,n配得上这样的好东西!”
      
      夏绿的笑容还僵持在脸上,抽了抽嘴角,勉强的嗯了一声,手指拽着衣袖不停的在扣,为何她去了景阳宫还能过得这么好,即便是穿着简单的衣服甚至比之前她们的见过的贵人们还要耀眼,她们之间仍然有无法跨越的鸿沟。
      
      彩珠快步的跟上秋禾,“秋禾,她们是谁啊,那么好看的糕点你都不要吗?这也太可惜了吧。”
      
      秋禾停顿了脚步,侧头弯着眼笑着看她,意味深长道:“可惜吗?你若是喜欢,我便替你去要来,不过,有些东西瞧着是好看,可真的入了口就不一定了。”
      
      彩珠被她的眼神看得发怵,马上就有了些不好的联想,回过神来秋禾已经走出好远,嘟了嘟嘴,不吃就不吃吧,哼!这么吓唬人做什么!
      
      两人从御花园旁的小路往前走,秋禾的脚步就放慢了下来,一双眼四下的看像是要找些什么又像是在回忆什么,这一次反倒是彩珠在催她了。
      
      -阿禾,御花园的冬日有黄梅,走近了便能闻到暗香,美极了,若是有机会我定要摘一支与你瞧瞧。
      -阿禾,我最喜欢的便是在御景亭的高处赏花赏景,真希望这亭子再高些,我便能望尽京城,瞧见你与娘亲。
      
      “秋禾,你快些呀,一会回去的晚了,午膳又落不下什么好吃的了,这个季节便是御花园的花草也都是枯的,有什么好瞧的,等到立春过后百花齐放我再偷偷带你来看。”
      
      秋禾慢慢地停了下来,眼神有些飘忽,这便是御花园了,正是姑姑信中常常提起的地方,可如今她却不在。
      
      姑姑。
      
      就在思绪万千之时,一个藤球从上而下直直的砸中了她的脑袋,而后一路滚进了旁边的小水潭中,就听见从上方传来一个慵懒低沉的声音,“底下何人,爷的球呢?”
      
      秋禾下意识的捂着脑袋顺着声音的方向抬起了头,眼眶微红眼底泛着水汽,朦胧间她看到一身穿华服的俊美男子,在看到她的脸时微微一愣,颇有些惊艳之意,再对上她的目光后挑了挑桃花眼,有些神情无奈。
      
      低声轻笑道,“哪儿来的小丫头,如此娇气,这便哭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