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命女》我想吃肉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1-10 10: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楔子 ...

  •   梁玉此前从未坐过这样好的马车,有顶有壁,有座有枕,还有小桌子和零零碎碎许多她叫不上名儿的东西,连点心都是没见过的样子。反正,都很精致就是了。这些,都是供给她的。
      
      换个时候,她会很有兴致地挨个儿看看、尝尝,现在她却一点这样的心情都没有了。她对面是父亲梁满仓、长兄梁大郎,旁边是母亲南氏,他们四人坐在车队的第一辆马车里,后面的车里装着他们的家人。
      
      两个时辰前,他们一家被县中的马县丞客客气气又不由分说地塞进马车里的,只说是“好事”,究竟是什么样的“好事”却是一丝口风也不漏。
      
      这更让人不安了。从未享受过的待遇也像砍头给前的鸡腿,透着一股不祥。
      
      暮鼓晨钟。
      
      鼓响时分,车队入了城。古老的城门在最后一辆马车驰入后发出令人牙酸的声响,终于轰的一声合上了,仿佛是将天地点最后一丝光亮也关在了外面。
      
      直到此时,梁玉才后悔起来:哪怕马县丞催得再急,也该到灶下摸把菜刀带上的。
      
      ——————————
      
      连绵的鼓声响完便是宵禁的时候了,街上的人声渐渐低了下去,终至无声,车队也在这个时候停了下来。梁玉心头一惊——这是到地头了吗?
      
      梁满仓在此时突然出声:“玉啊,你看看这是哪儿。”
      
      梁玉下巴都要惊掉了。她年初到县城给吴裁缝做学徒,至今有几个月了,显然,她爹认为她进了县城就得比城隍还晓得城里的事儿,将辨认处境的重任交给了她。
      
      天地良心!她是来学手艺的不是来瞎逛的,哪能认得每一处地方?
      
      硬着头皮,梁玉将车帘挑开一点,然后吃了一惊——这地方她还真认得!这里是县衙!
      
      梁玉小声地将她的发现讲了,并且说:“按说宵禁了,县衙这会儿也不该开的。”
      
      一句话说完,其余三人脸色也一齐跟着变了。梁家祖宗八代没有一个当官的,街坊四邻没一个有钱的,升斗小民最怕与官府打交道,一辈子能不进衙门的大门最好,如今一家都被拉了过来,真能是“好事”?
      
      念头才起,将他们塞进马车的马县丞便又和气地过来了:“梁翁,咱们到了,小心脚下。”
      
      梁满仓一介布衣,土里刨食,而被县丞如此客气对待,更不安了。
      
      梁玉望着县衙幽深的庭院,石板铺就的路被两侧的灯笼一照,愈发显长,梁玉更想念灶下的那把菜刀了。身后,梁玉另外的六个哥哥,大嫂、二嫂直至五嫂,以及她们各自携带的子女,都昏头胀脑地陆续下了车。
      
      一家人都被这情况惊住了,连最小的侄子也老老实实不敢哭闹。
      
      县丞前面引路,县衙的大门又在身后关上了。衙门内灯火璀璨。一路走来,直达后厅。令梁玉大吃一惊的是,她曾在街上围观过的张县令居然不在站在正中,而是站在下首陪着几个穿着锦绣皮裘的人。
      
      在这片地界上,谁比县令还威风?他们就是将梁家全家都唤过来的人了么?
      
      思忖间,一行人已经到了厅前台阶下。
      
      张县令亲自走下台阶来,也是一脸的笑:“可是梁翁到了?”
      
      马县丞与他一拱手,匆匆答了。张县令粗粗一眼扫过,皱一皱眉,神色间不甚满意却也无可奈何,转身向那几个锦袍客道:“梁氏到了。这……还是先请他们更衣……”
      
      他接下来说什么,梁玉已经听不见了,目光呆呆地看着台阶上站着的人。
      
      她从未见过这么好看的人!上头三个人,她就只看到左边那一位了,他十八、九岁,端的是一位美男子!面色如玉,灯火在他眼里变成了星星,他的身形高挑而不单薄,一看便觉可敬可靠。
      
      梁玉没读过书,虽小有遗憾也从不觉得是什么恨事,此时却是真的恨起来了——自己竟只会说“好看”,究竟如何好看,肚里是再没有一个别的词可以讲了。
      
      按了按胸口,心,跳得厉害。梁玉拍了拍脸颊,脸也烫得慌。
      
      不止梁玉,梁家十几口也都看得发怔,在这个小地方何曾见过这样的人物?!
      
      一阵冷风吹过,最小的侄儿打了个喷嚏,才打破这一片宁静。
      
      梁玉慢慢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都干了什么,脸更烫了,更加将头抬起来,她得多看两眼——这样的人,与她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错过这一回,怕是难再见下一次的,既然看到了,实在不舍得别过眼去。恨不得可以让他就此长长久久的长在自己的眼睛里。
      
      梁满仓眼里却是有三个人,当中一位约摸三、四十岁,面皮白净,一部美须,顾盼自若。看站位就是个主事的,右边那位也是个年轻公子,相貌极精致,一双眼珠子很是灵动,比起左边这位就显得不那么可靠了。
      
      锦袍客们不发话,张县令与马县丞也就不再说话,只管抄手等着。上首三人静静地看着这一群灰扑扑的农人,评估着,毫不掩饰眼中的失望。右边的精致男子更是两眼写满了轻蔑,打了个哈欠,摆摆脑袋:“十九郎、七哥,人也看过了,我去读书了。这里便交给你们了。”
      
      说罢,他也真的走了,留下另外两个人更仔细的打量。对上年轻男子的目光,也看到他眼中的不赞同,梁玉没摸着菜刀,胆气便不那么壮,匆匆别开头去。又对上正中男子的目光,心中却被这目光刺出一股羞愤来。
      
      梁玉相信,如果不怕脏了手,他准能够掰开嘴来看看她们一家的牙口。那是称斤论两的眼光。二人的目光只在她身上一扫而过,又打量她的哥哥们去了。
      
      梁玉的背上冒出一层汗来,庭院中的寒风一吹,冷得她一个哆嗦。
      
      良久,两人似乎也看够了,美男子开口了,声音极温和,几乎能抚平一切不安与躁动:“梁翁一路辛苦。在下萧度,这位是陆七郎,讳谊,方才那个是朱家九郎。我等自京师来迎诸位,借张郎君宝地,已备下薄酒。外面冷,还请诸位更衣。有事稍后席上再说。马郎君?”
      
      马县令慌忙应了:“下官在。”
      
      “有劳了,”美男子萧度点点头,做了个“请”的手势,再对一直没开口的那一位说,“七哥,你我便恭候梁翁一家,如何?”
      
      “七哥”陆谊从容点头:“好。”
      
      ——————————
      
      梁玉知道,富贵人家说“更衣”有无数的可能,绝不会就是换身衣裳,究竟让他们做什么,她也不知道。好在张县令到底没有让他们自生自灭,而是派人引他们登东,再洗手、洗脸,拢拢头发,将衣裳抻平,弄得像样一些。
      
      梁满仓弓着腰,凑到张县令身边低声下气地打听消息。张县令也摇头:“我也不知道,他们也没说。好叫你知道,他们是京里来的使者,著姓大族,极尊贵的人,你们万不可信口开河的。不知道怎么说的,就什么都不要说。有好酒好肉,只管吃就是了。”
      
      然而,待到了席上,却不能“只管吃”了。
      
      三位贵人已在说笑了,看到他们一家,笑声渐消,朱九郎更是一脸扫兴。还是萧度说:“梁翁请坐。”待梁家人坐定了,他才往鸡窝里扔了个爆竹:“我等此来只为一件事——仁孝太子薨逝,储位不可久悬,陛下新立赵王为太子。太子生母册为才人,正是梁翁长女。我等正是为迎诸位入京的。”
      

  • 作者有话要说:  新坑撒花,坑品有保证。

    今天过生日,作为新的一年的一个好开头,开始填坑。接下来如果没有意外,都是这个点更新,到点来看就行。请假或者加更,会提前说的。

    划重点:今天两更,下面还有一章。

    emmmmmmm,健康原因,有几个月没写文了,不晓得晋江现在的风俗生态是啥样的,不过我还尽力保持日更就是了。

    说好了,女主生来就是扛怪的。(看菜刀就知道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