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封神]阐教团宠日常》慕容夕1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6-18 17:22:4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怀抱 ...

  •   清净自从被师父收养之后,不是没有哭过,甚至一天哭好几次,不过都是那种干打雷不下雨的干嚎,说白了就是撒娇耍赖。
      
      元*起初还有些恼怒,但碍于对方只是个幼童,他也不好跟一个灵智初开的孩子一般计较。也就由着清净去了,这么久而久之,元*对于这个一手养大的孩子感情越来越深,再遇到这干嚎着无理取闹时也是纵容居多。
      
      平时在玉虚宫中,无论清净提出多无理的要求,只要撒个娇,耍个赖,元*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这也让整个洪荒都知道了元*圣人有多宠爱这个小弟子。
      
      可如现在一般红着眼睛哭到泣不成声还是头一回,任谁在这里都能看的出清净是真的伤心绝望才会如此。元*宠着清净本就成了习惯,这时候看小弟子堂堂大罗金仙,竟然哭的气儿都喘不上来了,忍不住心疼起来。
      
      不过心疼归心疼,想到这小弟子竟然敢背着自己去给截教镇压气运,这要不给个教训,以后还不得反了天去?
      
      元*强压下心疼,冷着脸道:“你既然不是背师叛教,怎敢背着为师,去截教,为截教镇压气运?”
      
      清净咬了咬唇,不知道该怎么跟师父说。她是从后世来的,打小就看过封神榜,自然知道封神的结局。截教覆灭,截教三千弟子被西方教强掳了去。
      
      本以为封神的胜者应该是阐教,可封神刚过,阐教就有一半的弟子都背师叛教加入了西方教,就连阐教的副教主都去了西方,元*圣人跟亲兄弟结下不死不休的仇恨,最后却落的个鸡飞蛋打,便宜了西方。
      
      清净简直不敢想象,如果到了那么一天,心高气傲的元*圣人会变成什么样子。他引狼入室,亲手拉了外人来打兄弟,最后却被人背后捅了一刀。兄弟也恨透了他,他一定很绝望吧?
      
      清净不想看到那样的师父,更不想师父落到那样的境地。她记忆里的师父永远都是初见时那个神采飞扬,萧疏轩朗的男子,他不能被悔恨和落寞折磨的没了生气。
      
      清净知道,想救阐教,首先就要救截教。三*只有三个人一条心,才叫三*,只要三个人翻脸,那他们就输给了西方二人。
      
      众所周知,截教立教时没有镇压气运的至宝,如果任由截教的气运流失下去,那迟早会走上封神的老路,截教作死,阐教迟早会跟截教走上对立面,到时候师父为了完成封神的任务,不得已,只能引狼入室,那一切都晚了。
      
      因此,清净才会偷偷的跑去,用自己这个移动的功德至宝给截教镇压气运。她肯这么做,有感念通天师叔平时对自己疼爱的意思,更多的却是为了挽救阐教,让老师不再走上那条懊悔落寞的路。
      
      可是这些话却不能对师父说,她总不能跟师父说我是从后世穿越过来的,因为得了混沌珠,才能穿越过来,我能知道未来,你得听我的。
      
      她敢肯定,她只要敢开口这么说,天道第一个就得蹦出来劈死她这个天道异数。就是她体内的混沌珠也得被天道追杀。
      
      她可是听师父说过,这天道之下根本容不下混沌灵宝的存在。天道为了毁掉混沌至宝,就是盘*大神开天时候用的开天斧都被一分为三,成了太极图、盘*幡、东皇钟。
      
      这天道之下,根本容不下大道所生的灵宝。更何况混沌珠这个拥有时间法则的混沌至宝。
      
      清净把这些事情在脑子里转了好几圈,最后还是没敢实话实说,而是道:“师尊你平时虽然总是训斥师叔,可我知道师尊你心里还是很在乎师叔的。若是师叔以后教灭人亡,师尊心里也会难过的。我知师尊拉不下脸来开口帮师叔,这才自己偷偷去的。”
      
      说到最后清净睁大了澄澈的双眸,眸子里盛满了泪水,看起来水汪汪的,嘟着肉粉色的小嘴,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让上面坐着的元*圣人瞬间就心软了。
      
      这事儿要是别人来说,少不得就得被元*圣人安上个揣测圣意的罪名,可换了自己最宠爱的小弟子,元*只觉得这小弟子贴心。
      
      元*圣人本就心疼清净,这时候又被清净说的软了心肠,再也忍不住,从云床上站了起来,走过去轻轻一拉将清净拉到了自己怀里,如同小时候清净无数次哭闹时那般柔声哄道:“乖,不哭了。”
      
      清净被元*圣人拉到怀里,闻着师父身上淡淡的青莲香气,忍不住有那么一瞬间的迷醉,脑袋动了动,往师父的怀里又蹭了蹭。
      
      这样的动作在元*抚养清净的百年里,二人是常做的。只是清净长大之后,与众师兄一般,有了自己的洞府,搬出了昆仑山,与师父就不再这般亲近了。
      
      再者,清净就是再不要脸,也不至于身体都成年了,还厚着脸皮哭闹撒娇。
      
      这时候再被师父抱在怀里哄,清净觉得自己幸福的都要飞上天了。就连之前一直停滞不前的道行,似乎都隐隐的有些松动了。
      
      元*是心疼这个弟子,但不代表心疼到没脑子的程度,他可没忘了自己掐算出这个小弟子红鸾星动的事情。他很想问问,这小弟子到底是看上了什么人。
      
      但又怕红鸾星只是初初有了迹象,本来清净还没对什么人动心,自己这一提醒倒让她上了心,到时候成就一番姻缘,这就不好了。
      
      不是元*心狠,非让弟子断情绝爱。只是修道之人,讲的就是个修心养性,若是动了凡心,对修行会有很大的阻碍,很可能修为不升反降。
      
      清净是他最宠爱的弟子,也是他最得意的弟子。过去这一千年里,哪次六大圣人聚会的时候,清净不是给他长脸的存在啊。
      
      明明修行起步是最晚的,可修为却是众圣人门下里最高的,为了这个,他没少嘚瑟。若是清净为了个男人坏了修行,那他说什么也不能同意。

  • 作者有话要说:  为什么都没有人评论啊,收藏也涨的很慢,是没有多少读者看吗?写的没有动力了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