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游戏的你gl[快穿]》楚柒墨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4-02 10:07:2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霸道总裁就是你 ...

  •   第4章
      夏秋本人遛鸟斗鸡,不学无术,上了高中之后门门考鸭蛋,要么逃课要么逃考,可谓斑斑劣迹,十分不省心。
      然她父亲心里有着出轨的虚气,母亲忙于和小三斗智斗勇,自然疏于管教。夏秋凭着兴趣跟着自己的父亲学了点商业上的鸡毛蒜皮,但也是不太成气候,如今系统一句霸总人设不能崩,要求她一人操持霸总的偌大家业,倒是让夏秋在穿越之余体会了一把父亲操持商业的心酸。
      而在这心酸之外,夏秋还不忘给囚于金丝笼里闷闷不乐的大小姐请家教。
      其实也没什么费心了,吩咐一句下去,自然就有人安排上来。
      夏秋也才发现,这位沈家的落魄大小姐还真不能小看,至少在她无比头疼的学业上,这位小姐可真是独占鳌头,试卷每门都是一百分,风华正茂又光鲜亮丽的十八岁年纪,就这么被强取豪夺,连夏秋自己都颇为扼腕。
      当然这扼腕若是在沈甜看起来,就颇有几分对方留恋自己美色而显现出的惺惺作态了。
      这底下很会看眼色办事,知道夏氏总裁是个蕾丝,喜爱美色,请来的家教不像是家教,眉眼清秀,倒是个漂亮的小姐姐。
      当夏秋在商海沉浮磨练自己以求霸总人设不崩完的时候,猛地听见一阵尖锐的骨瓷炸裂的声音,随后是小姑娘冷淡尖锐的声音:“我不用你教!”
      “滚出去!”
      这别墅的隔音效果是真的不太好,生生将前些天还眼圈红红怯怯的小姑娘天生的八分盛气凌人还原了十分。
      “这……小姐……”
      老管家为难不已。
      夏秋揉着太阳穴出现的时候,就看见前些天晚上眼睛还红肿的小姑娘如今一袭粉裙,灰发柔软的垂下,头上扎了一个浅色的蝴蝶结,黑眸晶亮,一张如玉小脸绷紧,脚下碎瓷片散落满地,盯着不远处的女老师,脸颊鼓鼓的。
      倒像是发脾气的小仓鼠。
      夏秋也得以和自己手下请来的家庭教师打了个照面。
      那女老师穿的甚是清纯,倒不像是来教学生的,看上去自己就是个学生,瓷白脸上涂着淡妆,饶是白衬衫A字裙,也掩不住一股清纯的书卷气。
      “这是怎么了?”
      夏秋声音柔和。
      倒不是天生慵懒温柔,只是夏秋为了搞好原身偌大的家业,可谓是日夜兼程,几天没睡觉一直在工作,在美貌助理的和谐温柔的电话帮助下,一点一点的把原身的资产做了一个大致的梳理,等差不多了,正准备弄沈家的事情,谁知道这小妹妹一点都不知道给她省心。
      “……”
      她一来,发怒的小公主反而成了个闷葫芦,闷闷的往沙发上一坐,不看她,也不说话了。
      一边的老管家小声说:“夏总,是……”
      夏秋一挥手,不让管家说,抬眼看那个书卷气甚浓的女老师。
      那女老师看见她,倒是惊色美目里又含了三分春色,“小姐不听话,我劝了几句,就惹到了她……”
      说完抚了抚白衬衫下丰满到呼之欲出的□□,第二颗扣子没系,里面胸衣蕾丝若隐若现,她一副受了些微惊吓的样子,“不过也没关系,毕竟小姐是夏总您的……”
      她话没有说完。
      夏秋没说话,眼角余光却看见坐在真皮沙发上的沈甜的拳头死死捏紧,小手苍白,不见血色。
      “我的什么?”
      夏秋困倦的厉害,虽然觉得不省心了点,但更心疼自家的小妹妹就这么把自己的纤纤玉手捏坏了,上去把她的手拿起来,一根一根的把手指捋开,谁知道对方手劲还挺大,夏秋费了半天劲才捋开她的手。
      却见那娇嫩掌心一片青紫,可见是气急了,才会用上那么大的气力。
      她侧眼看那女老师。
      那女老师见她动作,讪讪一笑,却没敢再说什么。
      “我家甜甜就是这个坏脾气,除了惯着,也没有办法不是。”夏秋挂上和善面具,笑笑,要摸沈甜的头,打算做出一副姐妹相亲的样子给人一台阶下,谁知道小公主一点面子都不给她,头一扭让她的手落了个空。
      夏秋不觉丢丑,非常自然的把手收回来正了正自己的衬衫,随后自自然然的说,“还请您下次来的时候,穿一些为人师表的衣服,看着也体面,您这衣服穿出来,自己是无所谓,倒是我这里被人觉得什么不三不四的人都能进来就不好了——也平白让甜甜误会了我高尚的人格不是?”
      女老师的衣服其实倒也正常,只是太过薄透,那衬衫扣子漏了半颗,又存了一些不三不四的心思,如今被夏秋直白的点出来,自然脸上挂不住,一阵红一阵白,最后灰溜溜的领了钱走了人。
      
      沈甜侧头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女人。
      她仿佛很困,眼底都是黑影,收拾的倒还是整洁,干练的白衬衫配着浅色大衣,只是头发松散着,看上去很没精神,却还是低着头,一点一点的将她手上的紫色印子揉了揉,细心的揉开,“有气朝着自己撒是谁掼的坏毛病……”
      手上力道适中,又很温柔。
      沈甜闷声不语,半晌才道:“我脾气不坏的。”
      夏秋看了看惨死在地毯上的骨瓷杯子。
      嗯,脾气不坏。
      沈甜想着刚才那女老师的话,心里憋着气,又说:“再说,夏总您也没有什么值得我误会的高尚人格。”
      夏秋把目光挪到了小姑娘的还没揉开瘀血的手上,看着那印子,“……刚刚她说什么了?”
      小姑娘又变成了据嘴的葫芦,不说话了,只是下巴高高抬起来,灰色的头发松散的落在肩头,一副小公主一样的傲气——这傲骨一上来就把持不住了,眼看就要把自己尊贵的玉手从夏秋手里抽出来。
      夏秋带着倦意笑了笑,“听说这骨瓷杯子一只一百万。”
      夏秋捏着小手,阴森森的吓唬她:“我把这小手剁了当原材料不知道填不填的上……”
      小公主身体一僵。
      人可以有傲骨,但不能没有手骨,当下憋着一泡泪,委委屈屈的把手给她了。
      夏秋不是想威胁她,也不是想占她便宜,只是这小姑娘手娇嫩,一掐掐出的青紫印子触目惊心,自幼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因为气性把手掐成这样,看得夏秋觉得心里怪难受的。
      把淤血给人揉开之后,又上了点活血的药膏,看着小姑娘听她说完要剁她手的憋着屈样子,夏秋也觉得自己吓唬人家小姑娘好像也有点过分,想了想,让人把地下室的碗橱搬上来。
      原身的私藏不少,夏秋曾经简单看过,记得原身搜集了一大堆名贵骨瓷。
      老管家在一边看着,胆颤心惊,生怕磕了碰了,一路护送着把这一橱子珍贵的骨瓷从地下室搬到了房间。
      “可小心着……”
      “小心点,小心点……”
      待到搬上来。
      沈甜警惕的看着她:“你干嘛?”
      夏秋亲自打开碗橱。
      价值万金的各色骨瓷杯子,精致华美,有些甚至是高价买回来的古物,华丽的像是一场梦。
      她懒懒的靠在碗橱边上,本来就生动艳丽的眉眼虽染着倦意,却仍是被华美的骨瓷衬得又倾城了三分,“还在生气?”
      沈甜摸不清楚这脾气随和的夏大总裁又要演哪一出,便不说话。
      “莫气了。”夏秋随意捻起一个骨瓷杯。
      温暖的阳光从窗外进来,披着大衣的女人身段妖娆,眉眼疏懒。
      “漂亮吗?”
      美人配名器,自然风姿华美,绝色无双。
      沈甜情不自禁的点头。
      便见夏秋莞尔一笑。
      “你要是对我笑笑。。”
      “我都给你砸了听响儿。”
      

  • 作者有话要说:  狗剩:倾家荡产了喂。
    虾球(黑眼圈:努力挣钱宠妹妹。
    沈甜:……
    ——
    都挺好真好看,看了一夜。(黑眼圈
    好喜欢苏明玉啊,想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