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命大师是学霸》信用卡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4-27 09:23:1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贫穷的算命大师 ...

  •   听到林清音报的价格,大妈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行,一千就一千,你要的价格真不高!”说完还一竖大拇指:“年纪小的人就是实诚!”
      
      王大师捂着脑门瞪大了眼睛,一副心碎的样子:刚才是谁因为我多要两百就给我打成这样的?怎么这会人家要一千的反而实诚了!做人要不要这么双标!
      
      其实王大师压根就没把林清音算的东西当回事。在他看来,算命这项工作就是根据客户的神态、表情、打扮、语气来揣摩对方的心理,再根据情况适当的忽悠一下,压根就没有真会算命的。因此他平时在算命的时候遇到真能给三百的客人是意外惊喜,真砍价到几十的也给算,反正就是上嘴唇碰下嘴唇,也不费什么事。
      
      可他万万没想到这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上来就敢要一千,更想不到的是,这种平时为了一毛钱菜钱都能砍价半天的老太太居然也愿意给,这也太让人意外了!
      
      登时王大师看林清音的眼神都不一样了,这是人才啊!
      
      旁边的小贩看着王大师一会哭丧着脸一会又满脸兴奋的样子,忍不住拿胳膊撞了撞他:“你说那小丫头片子算的准不准啊?”
      
      王大师“嘿”了一声,在小贩耳边嘟囔:“看那大妈激动的样子估计真让小丫头说着了,不过按照我在算命界浸淫多年的经验来说,这小姑娘是肯定听说过这大妈的事,今天正好在这碰见了,趁机捡一漏。”
      
      小贩认同的点了点头,他平时可是没少看王“大师”忽悠,对算命这事压根就不信。
      
      王大师看着大妈拉着林清音激动的掉泪的模样,捂着嘴和小贩说笑:“刚才我去书店买书的时候,正好碰见这丫头翻梅花易数呢。她还和我嘴贫,说我今天有血光之灾,让我小心额头……”
      
      王大师说完最后一句话脸上的笑容凝滞住了,他拿下捂着额头的纸,上面的血鲜艳刺眼。
      
      小贩抬头瞅了瞅他破了个小口子的地方,又瞅了瞅沾了血的纸巾,有些迟疑的问道:“这也是碰巧了?”
      
      王大师把纸往口袋里一塞,掏出个大号创可贴粘在脑门上,等再抬起头看着林清音一脸淡然的模样,心里忍不住直嘀咕:难道真是她算出来的?真有这么玄乎的事?
      
      他翻了翻祖传的破烂册子,满心的疑惑:这玩意到底咋算啊!
      
      ****
      
      大妈见林清音什么都不用问,光看面相就能将自己埋藏了将近三十年的心事一丝不差的说出来,心里除了震惊还是激动。虽然这大师看着年纪小了点,但确实是个有真本事的,不像那骗子,啥都算不出来还敢要三百块钱,真是揍的轻。
      
      大妈想到这转头又瞪了王大师一眼,吓的王大师立马捂着脑袋后退了一步。他是真怕这些上了年纪的老太太,一个个战斗力超强,实在是惹不起。
      
      经过王大师介绍的算命流程,大妈知道算命得先付钱,她掏出手机一边打开支付宝一边说道:“我这就把钱给您转过去!”
      
      林清音看了眼王大妈手里的东西,通过记忆她知道那玩意叫手机,是现在社会人手一个的通讯工具,能说话还能看到彼此的相貌,更神奇的是居然用一堆数字就代替付钱了。
      
      林清音摸着空空的口袋,特别想给自己也算一卦,是不是自己天生带着穷命,要不然怎么两辈子都生在穷人家呢!
      
      “我没有手机。”林清音从包里掏出笔,飞快在的纸板上加了一行字,然后递到大妈面前:“只收现金。”
      
      大妈眯着眼睛凑过去看了半天才看清上面多的那行小字,有些郁闷的扶着腰站了起来:“我就带了三百块钱出来,要不我给你取去?”
      
      王大师此时对林清音充满了好奇,他十分想知道她是碰巧运气好还是那种有真本事的。看着两人都有些为难的样子,王大师冒着被揍的风险凑了过来:“大妈,要不你把钱转给我,我给你现金。”
      
      大妈看着王大师,脸上明晃晃的写着“不信”两个大字:“算命不成,改直接要钱了?你这手段挺直接啊!”
      
      “哎呦大妈你想哪儿去了,可冤枉死了我!”王大师哀嚎了一声,直接从掏出钱包数了一千块钱递给王大妈:“我先给你钱行吧,你看看没问题再给我转账。”
      
      大妈一脸狐疑的把钱接过来,挨个检查了一遍又不放心的递给了林清音:“大师,您瞧瞧是真是假。”
      
      林清音虽然不会看钱的真假,但是她会看面相也会看心理,一个细微表现,一个眼神碰触,她就能看出这人的真实想法。林清音抬头在王大师的脸上停顿了一秒,伸手将钱接了过来:“这钱没问题。”
      
      大妈将钱转给了王大师,立马将林清音拽到了王大师占据的有着大面积树荫的风水宝地,甚至还把王大师的唯二的两个马扎抢了过来。
      
      从开着空调的图书大厦一路跑过来,又在太阳底下站了半天,现在身上没有半点修为的林清音已经热的两颊发红了。她坐在凳子上没先急着算卦,而是从包里掏出一把石子看似随意的丢在她和王大妈身边。
      
      王大妈藏了三十多年的心事猛地被掀开,心里想的全都是这件事,压根就没注意到林清音的动作,反而一个劲儿的追问道:“大师,您帮我指点指点。”
      
      丢下最后一个石子,一阵舒适的凉风吹了过来,林清音身上的燥热顿时消了大半:“请问怎么称呼?”
      
      大妈立马说道:“我姓陈,叫陈艳春,我女儿叫李茗茗。”
      
      林清音点了点头:“从你女儿的八字上看,她的生身父母并没有夫妻缘分,你是要找她的生父还是生母?”
      
      陈大妈闻言怔愣了一下,随即叹了口气:“找她妈妈吧。”
      
      林清音闭目回想了下李茗茗的面相,开口说道:“在她三十岁生日那天,有和生母相见的缘分。”
      
      陈大妈猛的站了起来,激动的嘴唇直哆嗦:“大师,您说的是真的?后天可就是我女儿的三十岁的生日了!”
      
      王大师想起照片上女子年轻的和大学生似的,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你女儿都三十了?看着和大学生似的!”
      
      这句话可算是抚平了陈大妈对王大师的敌意,勉为其难的赞扬了他一句:“虽然你算命本事不咋样,但是嘴还挺会说的。以后踏踏实实的找个活干,别在这骗人了。”
      
      王大师摸了摸鼻子,努力将话题拉回到李茗茗身上:“陈大妈,不是我多嘴啊,你给你闺女找亲妈这事她同意吗?”
      
      陈大妈听到这话立马和戳了气的皮球似的,瞬间萎了下来:“其实我女儿并不知道她的身世。三十年前,我好不容易生下来的小女儿和她哥哥一样刚过三岁就夭折了,当时我哭的昏天黑地的,一直浑浑噩噩的大半年都缓不过来,要不是当时还有老娘要伺候,我就一头扎河里死去了。有一天我早上起来,忽然听到外面有婴儿的哭声,当时我还以为出现幻觉了,等推开门一看,门口放着一个襁褓和一张写着恬恬出生日期的纸条。”
      
      陈大妈伸手抹去眼角的泪花继续说道:“当年我家离着火车站和医院都不远,人来人往的也找不到是谁把孩子放这里的,我们就去派出所登记了一下情况,然后办理了收养手续。我和她爸没了两个孩子,恬恬就是老天爷送给我们的补偿,我们把她视若珍宝,细心的呵护她长大。”
      
      想起自己出色的女儿,陈大妈脸上不自觉的带出了幸福的笑容:“我女儿也争气,大学考的也好,要不是为了我们老两口,她应该留在一线城市的。好在她回来没多久就遇到了我女婿,两口子恩恩爱爱的,前一阵又生了一对龙凤胎,日子过的红红火火的。”
      
      王大师想起刚才林清音算出了龙凤胎的事,看向林清音的眼神都不一样了,难道他今天碰到真的高人了?不过,这高人的年纪也太小了点吧!
      
      “大妈,你们这一家生活的和和美美的,干嘛给孩子找亲妈啊?”旁边的小贩忍不住插嘴说道:“据我这么多年看电视的经验,甭管当初是因为什么理由扔的,但在扔的那一刻就代表了放弃了这个孩子,一般主动找上门来的都没啥好事,不是要钱就捐骨髓啥的,不是那种真心疼孩子的。”
      
      陈大妈叹了口气,神情有些落寞。
      
      王大师的察言观色能力终于派上了用场,立马往前挪了两步,蹲在了陈大妈的旁边:“大妈,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啊?”
      
      陈大妈苦笑了下,摸了摸脖子:“前天我体检报告出来了,身体有点小问题,我想着等我女儿过完三十岁生日再去医院复诊一下。”她叹了口气,神情有些落寞:“我不想我家恬恬没有妈,她受不住这样的打击。”
      
      王大师和小贩深吸了一口气,彼此看了一眼都不敢开口了,似乎怕刺激到陈大妈一样。
      
      林清音忽然开口了:“谁告诉你要病死了?你明明是无疾而终的长寿面相啊!”
      
      陈大妈没反应过来:“大师您说的是什么意思?”
      
      “你今年确实有一个小坎,但是不严重,福气还在后面呢。”林清音站起来将自己的纸壳塞回包里,轻描淡写的说道:“你是我开张以来的第一客人,这第二个卦就算送你的了,有缘再见吧!”
      
      陈大妈看着林清音潇洒利落的背影,一伸手把王大师拽到了自己跟前:“刚才大师说的是什么意思?”
      
      王大师坐在地上看着陈大妈直乐:“大师的意思说你的病压根就不会影响寿数,别杞人忧天了。”
      
      陈大妈咧着嘴不敢置信的笑了起来:“大师说的是真的?”
      
      “肯定是真的!”王大师笑了半天,忽然反应过来:“对了大妈,刚才大师可说您闺女的亲妈要找上门来了,您可得提前做好准备啊。”
      
      陈大妈拍了拍王大师的肩膀:“别把人想的那么坏,也别把我想的那么无能,她要是来尽一份母爱的,我欢迎她;要是她想从我闺女这赚便宜,我第一个拿笤帚把她轰出去!”大妈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三百块钱塞王大师手里:“也不知道你额头的伤口严不严重,这是赔你的医药费,你去医院打个破伤风吧,刚才对不住了。”
      
      王大师乐呵呵的把钱装了起来:“那谢谢您了大妈!等你闺女过完生日您有空来和我们说一声后续啊!”
      
      陈大妈撇了他一眼,哼了一声:“还挺八卦!你放心,要是这两件事都让小大师说准了,我还得带东西来这里谢她呢!”
      
      陈大妈说着拎着袋子站了起来,刚走了两步就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的太阳,嘴里嘟囔着:“刚才坐那还挺凉快的,怎么一站起来这么热。”
      
      王大师接过钱顺势坐在王大妈的位置上,忽然他奇怪的四下看了一眼:“怎么突然这么凉快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周四是个好日子,一百个红包送给大家~~多谢大家的支持~~~
    你们猜我们的小大师到底有多穷,23333
    感谢投霸王票的小天使们,鞠躬,爱你们!
    楠Nan扔了1个地雷
    楠Nan扔了1个地雷
    楠Nan扔了1个地雷
    楠Nan扔了1个地雷
    楠Nan扔了1个地雷
    我是桃花扔了1个地雷
    楠Nan扔了1个地雷
    长点心扔了1个地雷
    月半扔了1个地雷
    是夙夜不是夜夜笙歌扔了1个地雷
    是夙夜不是夜夜笙歌扔了1个地雷
    是夙夜不是夜夜笙歌扔了1个地雷
    是夙夜不是夜夜笙歌扔了1个地雷
    是夙夜不是夜夜笙歌扔了1个地雷
    是夙夜不是夜夜笙歌扔了1个地雷
    是夙夜不是夜夜笙歌扔了1个地雷
    是夙夜不是夜夜笙歌扔了1个地雷
    是夙夜不是夜夜笙歌扔了1个地雷
    是夙夜不是夜夜笙歌扔了1个地雷
    是夙夜不是夜夜笙歌扔了1个地雷
    楠Nan扔了1个地雷
    结外弦音扔了1个地雷
    结外弦音扔了1个地雷
    25621850扔了1个地雷
    小米扔了1个地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