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假私生女后我变美了》石上清泉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3-12 18: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2章 ...

  •   顾纤拎着行李箱下了楼,顾菀跟原秋林都不在客厅,她本想开导航,却发现手机里没有那些常见的APP。
      
      这时她才想起来,书里的世界大概处于2012年,智能手机虽然上市了,但定位功能却还没有完善,根本不像以后那么便捷。
      无奈之下,顾纤只能四处问路,找到一家药店买了事后避孕药,吃完才走向地铁站。
      
      原身生活在最繁华的南市,就读于C大,这所大学建校足有百年,在全国都能排得上前三,想考上这里,必须付出很大的努力。她以为进了大学就离实现梦想不远了,哪知道不久后顾家找到了她,成为噩梦的开端。
      
      原身是由外公外婆带大的,外公在一年前过世了,外婆又摔断了腿,行动不便,这几年都住疗养院里,更没精力照顾原身。刚成年不久的小姑娘渴望家庭的温暖,才会在顾临呈出现时,毫不犹豫地跟着回去。
      
      可她也不想想,一个有父有母、有儿有女的家庭,并不缺她这个人。
      
      更何况,顾菀还比原身大了五岁,她出现在顾家的亲朋好友面前,所有人都认定了原身是私生女,还真是不公平。
      
      曲家住在桃花镇上,那座小镇是南市著名的古镇,距离主城区只有一个小时的车程。
      
      原身的外公名叫曲辰,在镇上有宅基地,洋房也是自己建的,风格独特,院中种了大片的紫藤,每到花期,这里将会成为紫色的海洋,深浅不一,柔香浮动,简直美得像梦境一样。
      
      不过这会儿紫藤开得少,只有零星几串。
      
      顾纤顺着石板路往前走,走到尽头时就到了曲家。
      
      曲外公以前是C大的老教授,在学术界有很高的声誉,他研究出来的冻干专利对食品行业产生了巨大的影响,顾临呈就是为了这项专利跟曲斓结婚的,那时顾菀已经出生,顾临呈跟叶楠青还没领证,在法律上不算是夫妻。
      
      顾临呈的婚姻状况是未婚,谁也不知道他拥有事实婚姻,就因为这样的漏洞,曲斓才会上当受骗。
      
      顾纤讽刺地笑了笑,她没费什么力气就进了篱笆院,由于没人修整,院子里的杂草没过鞋面,踩在上面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她打开门,被房间里飘散的灰尘呛得直咳嗽,缓过气儿来就拿起工具收拾。
      
      老房子闲置了足足一年,角落里积满脏污,只打扫了卧室、客厅、厨房和卫生间,就花费了两个小时。
      
      顾纤本想把钟箱锁在衣柜里,刚动手就犹豫了下,随后便取出座钟,用螺丝刀将钟箱撬开箱底,将结婚证正反面都拍下来,然后才把东西放回去,边抻懒腰边往卫生间走。
      
      顾家人老的小的都不要脸,以前原身听话,结婚证拿不拿到手他们根本不在乎,但现在换了个芯子,一旦她稍稍不服管教,顾临呈肯定会狗急跳墙,把自己所有的把柄藏好。
      
      顾纤站在镜子前,她揉了揉肩颈酸胀的肌肉,看到里面倒映出的那张脸,脸颊消瘦,眼窝深陷,肤色蜡黄,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
      
      原身刚刚成年,还不会照顾自己,以前高考压力大,不是吃食堂就是吃泡面,空下来的时间都用来学习,这才能考上C大。
      
      她摇了摇头,找出身份证去银行改密码,盯着不到两千块的余额,再看看每月接近七千的流水,顾纤两腮绷紧,咬牙缓了好一会儿才平复下来。
      
      说起来,原身也不是大手大脚的人,之所以花这么多钱,是因为外婆住在疗养院里,那家疗养院在南市根本不算好,每月都要花上五千多。
      
      曲外公在世时总会资助山区里的贫困学生,也没有多少积蓄,现在都花的差不多了,总想着节流没有用,要是不尽快开源,她恐怕真要落到没米下锅的地步了。
      
      想想穿越前,她虽然不是什么有钱人,好歹也有车有房,吃穿不愁,此时积攒多年的积蓄一分不剩,顾纤感到一阵肉疼,伸手拍了拍一马平川的胸脯,她自言自语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钱总会有的……
      
      顾纤打定主意要赚钱,她揣着改过密码的银行卡,四处问路找到了附近的花鸟市场。
      
      身为花艺师,她搭配出来的盆栽色彩明丽,在华国格外受欢迎,即使现在的她一无所有,也能慢慢爬起来。
      
      顾纤去的是南市最大的花鸟市场,这里的花卉品相称不上好,但胜在价格便宜,没有经验的外行人来买可能会吃亏,但顾纤和花草树木打了十几年交道,南市跟她生活的城市差不多,物价还要更低,这些她心里门儿清。
      
      走到一个摊位前,看着装在塑料花盆里的西洋报春花,顾纤蹲下身,两指抚过花茎,双眼仔细打量花苞,发现这几盆报春花颜色娇艳,实际上却有点打蔫儿了,要是养不好的话,四五天就会枯萎。
      
      卖花的老板大多都是花农,对花木的了解不比顾纤少。面前的小姑娘一看就知道年纪不大,保不齐还是大学生,巴掌大的小盆报春花只开了三四朵,直接叫价三十。
      
      “三十太贵了,报春花根系受伤了,根本开不了多久。”
      
      一听这话,老板就知道自己遇上内行了,揉了把脸道:“别看塑料盆小,也都是网上批发的,成本将近两块,我也不说虚的,四块钱一盆。”
      
      “浓粉、浅粉、橘色的各要三十盆,再来些鹅河菊、匍匐南芥、常春藤。”
      
      这些花材加上运费,一共五百块,想到自己卡里的余额,顾纤浑身僵硬了一瞬。她刷了卡,这才坐公交去菜市场买了只乌鸡,本来还想再买点青菜的,但小贩都快收摊了,摊位上的青菜全是被人挑剩的,蔫搭搭,叶片枯黄,实在激不起购买欲。
      
      顾纤做菜不怎么好,但炖汤的手艺还不错,喝些汤汤水水也能补一补。
      
      上午收拾东西时,她在厨房找到了调味料和不少晒干的药材,待会正好能熬一锅当归党参乌鸡汤。
      
      她前脚刚进家门,花鸟市场的配货员后脚就到了桃花镇,顾纤推着板车往外走,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很多,还有不少老人小孩,她小心翼翼地控制着把手,避免出现意外。
      
      配货员见过她一面,签单以后,帮忙把花盆放在板车上便开车离开了。
      
      这具身体底子太差,顾纤才走了没几步路,汗水便不住往外涌,幸亏她穿着深色短袖,就算全都湿透也看不出什么。
      
      好不容易将花材运回家,顾纤累得脸色涨红,大口喘着粗气。
      
      这些花材本来就伤了根,必须尽快将它们移栽到院子里,她也不敢休息,端起塑料盆走进屋,放在客厅的地板上。
      
      拇指揉了揉左手腕上的红痣,顾纤闭上双眼,集中注意力,仿佛有什么东西就要从手腕里溢出来似的,息壤不断倒入盆中,发出哗哗的响声。
      
      细碎粉末洁白如雪,还带着淡淡的草木香气,她抿了抿唇,眼里沁出笑意。
      
      息壤每天能取出三次,每次只有一捧,量虽不多,却不是凡物。
      
      按理而言,移栽报春花最好要用腐叶土,但顾纤一时间也找不到那些原料,只能用普通的园土代替,好在息壤功效强劲,只要掺在土中,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别说那些报春花只是伤了根系,即便像桃树那样快死透了,依旧能救回来。
      
      她走到院里,用铲子将花材移栽到墙角,又将息壤跟原本的泥土混合起来,覆盖在表层上。
      
      等忙完了,顾纤进厨房洗手,把处理好的乌鸡跟药材都放进砂锅里,先开大火煮沸,再转小火慢炖。
      
      过了一个小时,她刚盛了碗鸡汤,手机就响了,按下接听键后,顾菀的声音传了过来。
      
      “纤纤,天都黑了,你怎么还不回来?我不知道座钟是你外公的遗物,东西已经还给你了,都是一家人,你千万别放在心上,也别让爸爸担心。”
      
      顾菀是科班出身,不止一张脸无可挑剔,就连演技也可圈可点,三年前她主演的古装偶像剧爆红,一夜之间成了家喻户晓的小花,今年年初刚涉足电影圈,她担任三番的片子票房破亿,形势大好。
      
      可惜庆功宴过了没多久,她就查出了自己有肾病,就算现在还能控制住病情,将来也有很大几率恶化,同父异母的妹妹能提供最合适的肾.源,这也是父母同意把顾纤接回家的原因。
      
      顾纤吹了吹碗里的热气,慢慢喝了一口鸡汤,鲜美的味道在舌尖散开,她忍不住眯起眼,脸颊也变得红润不少。
      
      “最近刚好是假期,我有点想家了,就回乡下住几天。”
      
      顾菀的手机开了免提,少女的声音清澈温润,坐在椅子上的叶楠青反而皱紧了眉头,顾纤搬到顾家足有几个月了,还说什么想家,这里难道不是她家吗?养了这么久都养不熟,真是不知感恩的白眼狼,谁知道将来会不会同意捐肾。
      
      

  • 作者有话要说:  文里面的花艺作品参照了黑田健太郎的书籍,还有百度的图片,大家别当真嗷~
    更新时间在每天18:00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