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反撩觊觎我的挚友[重生]》李玉官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3-31 12:26:4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前序.情意 ...

  •   镁光灯“咔嚓咔嚓”疯狂闪耀着,全国城市文化形象大使表彰大会上,温之卿作为江城选派出来参选并最终获胜的形象大使,镇定自若上台发表感言。
      
      俊朗的外表和温文儒雅的气质,让台下的女记者激动不已。
      
      温之卿是以当代杰出青年作家的身份站在这个台上的,不过三十的年纪,不仅在文学研究方面颇有建树,还是网上评选出来的最受欢迎的网络男作家,这份荣誉当之无愧。
      
      感言讲到一半,温之卿顿了一下,他余光看到台下的领导席位中途坐了一个男人,桌上的姓名牌写着:祁市长。
      
      嘴角不自觉上勾,转瞬温之卿仍然落落大方地继续,三分钟后结束感言,在一片热烈的掌声中鞠躬致谢,回到后台,走回自己的席位。
      
      大会结束后,诸位形象大使还要与出席的文坛大家和领导们一起合照留念。
      
      温之卿作为最被看好的新秀,被安排在前排,就站在那位坐着的祁市长后面。
      
      摄影师“咔嚓”按下确定健时,一只温热的手背过来与他相握,他忍住不低头看,眼底却忍不住露出笑意。
      
      这张合照最终定格并被人裁剪下来的画面是,一个笑得眉眼弯弯的温之卿,以及在他前排落座的,戴着黑边眼镜的严峻男人祁少师。
      
      拍照结束,众人三三两两散去,温之卿跟在几位当代文坛大家后面,谦恭地聆听他们的教导,这是他的荣幸,也是能让他受益匪浅的事。
      
      最后温之卿跟着他们其中一位,也是温之卿的导师出了大会展厅。
      
      “听说这次你能评选上全国文化形象大使,那位江城的祁市长功不可没,有时间你可以去拜访一下,你们年纪差不多应该有共同语言,我记得你们还是大学同学是不是?”
      
      “是的,秦老,我们都在江城大学读书,不过祁市长匆匆来又匆匆离开,想必公务繁杂,我还是不要冒昧打扰他为好。”
      
      秦老也不强求,他开这个口只是出于长辈和师者的义务,他一个研究文学的,也不爱和这些政治家打交道。
      
      秦老又劝诫了几句,务必戒骄戒躁,继续潜心向学,温之卿一一应下称是。
      
      拜别老师后,温之卿走去地下停车场,刚找到属于自己的白色奥迪车,身后响起一声喇叭声。
      
      他转身看到,在车前投射的探照灯光中向他徐徐走来的男人,一身笔挺的黑西装,身形修长挺拔,黑边眼镜挡住凌厉的眼角和幽深的瞳孔。
      
      温之卿笑着迎上去,“少师,好久不见。”
      
      面容俊美的男人紧紧抱住他,在他耳畔道了一声:“好久不见,温之卿。”
      
      温之卿反手拍拍祁少师后背,“我以为你已经离开了。”
      
      祁少师松开他,“一年零二个月,如果不是这次形象大使活动,我只怕还见不到你。”
      
      温之卿摸摸头,十分不好意思,这一年多,他跟着考古队扎根在偏僻的遗迹里做文字复原工作,家里的事都是祁少师在帮他照看。
      
      “我回来原本可不是为了这个活动,这不是听说你要订婚了,我立马请假飞回来参加,绝不会少了你这个好兄弟的份子钱。”
      
      他说完就看到祁少师的脸色冷下来了,虽然祁少师的神情一向很冷,可没有哪次如此明显。
      
      “就这样?回来参加我的订婚宴?”祁少师的重音落在“我”字上。
      
      温之卿疑惑不解:“还要如何?”
      
      “哦!”温之卿反应过来,“少师,你还没给我请柬呢。”他还是听他妹妹温心柔说的,他的好兄弟祁少师要订婚了。
      
      祁少师定定看了他良久,一直等不到他接下来的回应,牵动嘴角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转身就走。
      
      “少师?!”温之卿想追上去,祁少师的保镖侧身挡住他,之后秘书双手奉上一份请柬。
      
      打开印着“百年好合”烫金大字的请柬,里面与祁少师名字并列的乔欣然二字分外惹眼。
      
      几日后,温之卿按着请柬上的时间和地点,准时出席祁少师的订婚宴。
      
      京城的祁家和江城的乔家联姻是大事,即使只是订婚,现场也装扮的华丽隆重。
      
      婚宴刚开场,新郎祁少师就语出惊人,震惊了所有宾客甚至是新娘。
      
      “今天这个订婚宴,取消!”
      
      台下的宾客还没回神,主席台上先吵了起来,一时乱哄哄的,扩音器刺耳的杂音传遍了全场。
      
      混乱中,新娘乔欣然不知为何,和一直跟着祁少师的保镖吴昊发生了冲突。
      
      温之卿赶过去时,她高跟鞋歪了一下摔倒在地上,看到他后受到刺激一般,立刻爬起来大声叫喊着“是你,温之卿,就是你……”,作势就要冲过来对他动手。
      
      祁少师绕过吴昊挡在他前面,“乔欣然,我们的交易结束了,我没兴趣再陪你们玩联姻。”
      
      “不行!我不答应,难道你要和我两败俱伤吗,你这样做我们都没好处!”
      
      “谁在乎。”祁少师语气无所谓。
      
      “放手!”吴昊上前隔开歇斯底里的乔欣然,和被她纠缠的祁少师。
      
      祁少师一个不稳就要跌倒,温之卿急忙接住他,“少师,你们有话好好说,别着急,订婚的事可以好好商量。”
      
      祁少师挣开他的搀扶,冷冷瞥了他一眼,吩咐保镖把他送回酒店。
      
      温之卿不想离开也没办法,祁少师性格强硬,说一不二,他一旦做下决定谁也不能改变。
      
      而且温之卿马上就要回考古队,也没时间留下来帮忙。
      
      作为朋友,他为祁少师担心,又对他放心,因为他相信他的能力可以处理好退婚的后续事宜。
      
      可如果温之卿知道他这一走,祁少师竟孤注一掷做出完全不计后果的应对措施,说什么他也要留下阻止,无论因此祁少师会不会和他翻脸。
      
      返回北方新开发出夏朝遗迹的城市后不久,一架直升机忽然出现在考古队营地的上空,下来几个黑西装保镖,见到温之卿二话不说就把他压上直升机。
      
      直升机直达江城郊区的一栋别墅,这是祁少师的私宅,以前温之卿还借住过。
      
      如今别墅外围了一圈武警,铁桶似的滴水不漏,还布置了军队的狙击手,以防里面的人做出鱼死网破的举动。
      
      温之卿表情沉重从直升机上下来,途中已经有人和他说明了情况,他们竟然说祁少师贪赃枉法,泄露国家机密!
      简直是无稽之谈!他与祁少师相交十二年,祁少师的为人他最是了解不过。
      
      警察和祁少师如今正处于对峙胶着之际,找温之卿来,就是要他规劝拒捕的祁少师主动伏法,不要做无谓的反抗。
      
      别墅外围一辆吉普车内,年逾古稀的中山装老人板着脸乞求温之卿:“孩子,小六和你交好,也最听你的话,只要你能把小六劝出来,以后你和他的事我都不管。”
      祁少师在祁家排行第六,是祁家第三代中最小的孩子。
      
      “祁爷爷,你放心,我也不相信少师会做出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我这就去劝他出来接受调查,法律一定会还他清白之身。”
      
      很快有人送上防弹衣让温之卿换上,他拒绝了,他相信祁少师不会伤害他。
      
      等人用喇叭向别墅里的人通报后,温之卿大大方方从正门进入。
      
      走到别墅内的庭院中央,他仰头望向二楼,褐发鹰眼,用冷冰冰的枪口对准他的是祁少师的保镖吴昊,这位忠诚的卫士自祁少师出事后就一直守护在他身边。
      
      推开大门,祁少师就坐在旋转楼梯的台阶上,手上随意地把玩着一把手.枪。
      
      他还是如此从容不迫,即使外面这么多枪口对准着他。
      
      可温之卿还是看出了一点不一样,他的头发乱了,以往梳理得整齐的大背头垂落下来几绺发丝,一贯扣得严严实实的衬衫扣子也解开了两颗。
      
      这和他往常精练利落的形象大相径庭。
      
      祁少师抬起头望向门口,“你来了。”他的声音喑哑却带着一点喜悦。
      
      “我来了,少师。”温之卿带着笑容走过去。
      
      祁少师没坐起来,手臂撑在台阶上半靠半坐着,“如果你来只是想说些无用的话,大可不必。”
      
      温之卿嘴里那句,放下枪跟我出去吧,就这样噎在喉咙里,知他者莫若祁少师。
      
      “少师……”温之卿在他身边蹲下。
      
      你怎么把自己弄成了这副模样?这话他说不出口,这是在侮辱祁少师。
      
      “你很累了吧,少师,眼底都是黑眼圈。”祁少师没戴眼镜,温之卿清楚地看到他眼里也布满了红丝。
      “少师,你该休息了。”
      
      “温之卿……”祁少师慢慢伸手碰触他的脸,目光透出几分迷离,“你终于来了,我还真怕等不到你。”
      
      温之卿握住他的手,“抱歉,我来晚了。”
      
      “不,不晚,我还来得及跟你说……”
      
      祁少师眼里突然迸发的目光让温之卿心悸。
      
      “原谅我,温之卿,我忍了十二年,再不能忍耐下去了,我原以为你来不了,本来打算把这句话深埋心底,带到黄泉之下,可你今天敢进来见我……”
      
      祁少师伸手抚上温之卿的脸颊,“温之卿,这是不是代表你对我也有几分情意?”
      
      不待温之卿回答,祁少师紧接着说:“无论你是不是,又是何种情意,我今天都要任性一回,否则走出这扇门,我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和这个勇气再跟你说这话。”
      

  • 作者有话要说:  偷偷发个新文,小可爱们请多多包涵。
    两个男主的形象存在心中已久,非常想分享出来,对温柔的男孩子最没抵抗力了,
    以及,谢谢“一株含羞草”的营养液,谢谢小可爱的关注和支持。
    求小天使们收藏一下作者专栏里的预收文:《村霸他在线从良》《穿进玛丽苏文的厉总裁》
    下一本要写的《村霸他在线从良》文案:
    一夜离奇破产, 当事人苟平生,依旧是全村最浪的那个村霸!
    直到某天,他拦了一辆过路的豪车,被人摁在野地上艹,自诩是流血不流泪的钢铁直男,那天苟平生第一次留下了悔恨的泪水。
    苟平生暮然惊醒,大彻大悟,决定痛改前非,为表从良之决心——他开起了直播。
    直播日常:养崽、种田、打猎、当雷锋,顺带把那些捣乱的超能力者摁在地上摩擦。
    然鹅,这雷锋当着当着,弹幕.....
    ——这个up主好惨哦,真的打得过对面的金发大帅哥吗,期待翻身!
    ——特效绝对有四毛钱,变身成东北虎真的超真实!
    ——不是温馨种田文吗,怎么又从起点升级文跳到无脑狗血小黄文了!
    苟平生:虽然我打架斗殴、车速无人可及,但我知道,我是新时代好雷锋。
    [小剧场]
    苟平生:来啊,来干啊,看老子一剪刀不剪了你!
    唐风眠:你逃不掉,世界上的每个角落,有风的地方就有我,风中传来的每一丝属于你的气息,皆让我发狂。
    苟平生:能别一本正经地说着这种阴恻恻的话吗,好慌!打不过,说不过,每天还要被迫亲亲抱抱举高高,好烦,草!
    唐风眠:明白了,公务稍后处理,满足你。
    苟平生:……话尾那个词是脏话啊喂!
    CP:1v1he年上

    真—有病的阴郁豪门老男人大佬攻VS真—倒霉的傻缺二货健气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