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爱美人纤阿》伊人睽睽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4-04 10:3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玉纤阿跟在范翕身后,一路出亭,有来拜访公子的军士和曾先生从外进来。众人见到公子,本拱手请安,但他们同时看到公子身后跟随的美丽女郎,军士和文士脸上皆露出惊愕到极点的目光。
      
      隔着长廊庭花,他们本欲说话,范翕抬手示意他们不必多言。玉冠博带的郎君就这样带着美人从他们面前走过,身后跟着亦步亦趋的小厮泉安。郎君和女郎的背影消失于庭院门口,迫不及待的军士们和文士讨论:
      
      “巡游一路,第一次见公子主动找女郎。”
      
      “此女是否有异?”
      
      公子翕虽不得陛下喜爱,却和太子殿下关系亲厚,此次代周天子巡游天下一事,更是太子排除众异力荐七公子,范翕才从一众公子中脱颖而出。公子翕人品可称典范,他动次凡心,众人都要猜这是何政治讯息。
      
      出了长亭,小厮泉安早已备好了两匹马,将缰绳交到公子手中。范翕将另一缰绳递向身后,良久未有人接。范翕回头,玉纤阿柔声:“公子,我不会骑马。”
      
      范翕眉轻轻扬了下。
      
      他是高高在上的王朝七公子,他身边出入的女郎非富即贵,非富即贵的女子们无一不会骑马。范七公子从未接触地位低下的女子,他第一次知道世上有女美如此,却不会骑射。
      
      范翕收了缰绳,温声:“抱歉,我不知。”
      
      他向她伸出手。
      
      五指微曲,指骨修长又匀称。在男子中,这样的手,也是“极品”。
      
      玉纤阿轻轻看一眼,她垂着目光,向他伸出了手。女郎十指纤纤,轻柔搭在郎君手上,只是一碰,就被男子的手握住了。这样两只好看的手碰到,一旁的泉安都看呆了,不禁脸红心跳,低头咳嗽一声。
      
      范翕微微一笑,手上用力。他先上马,然后将玉纤阿一把拉到了马上,坐于自己胸前。他坐于马上,低头看她一眼,柔声:“风会有些大,但距离不远,女郎且安心,不必惊恐。”
      
      玉纤阿未说话,只低头含笑,婉婉如莲花开落。
      
      范翕低头看她一眼,握紧缰绳,清泉般的声线在她头顶响起:“驾——”
      
      --
      
      长亭外三里有清湖密林,梅花绽放。二人下了马,玉纤阿抬头看眼前冬破春来之景,微微怔忡。湖水边一排梅树,树下清水破冰,几片冰瑟瑟地飘在冰湖上。范翕去拴好马,回来时,看树上梅花洋洋洒洒,落在美人身上。
      
      冰连地结,梅林香雪,玉纤阿抬头:“景致很美,多谢公子带我来此地。”
      
      范翕回以笑容,说话一贯轻言细语:“你若想看,这样的景致多得是。”
      
      他话中有话,暗示满满,玉纤阿俯首微笑,没有回应。她心中则想——那我是何身份?你养的一只雀儿么?
      
      可惜玉纤阿虽贫虽卑,心志却远,不甘心做家养的一只小雀儿。
      
      范翕见她不答,便道:“走走吧?”
      
      二人沿湖散步,起初未言,郎君和女郎的衣袖轻轻摩擦,若有若无的古怪气氛萦绕在两人间。玉纤阿专注看着湖边风景,一片叶子飘飘然从树上坠落,叶子在半空中璇儿,她悠悠看去,叶子飘向湖面,玉纤阿眼角出现了郎君扬起的一片衣袖。
      
      一只手摊在了她面前。
      
      玉纤阿驻足怔立,见是她的那两只珊瑚珠所串的耳珰,静静落在范翕手中。玉纤阿仰面看他,雪已停,她的面容迎着雪光,正如冬日般纯净温煦。玉纤阿伸手去拿她的耳坠,轻声:“多谢公子。”
      
      范翕俯眼看她,目中光邃。他似笑了下,问:“你故意给姜女的,提醒我?”
      
      玉纤阿否认:“耳珰是被姜女抢去的,公子不信自可去查去问。耳珰落在公子那里,实非我本意。”
      
      范翕笑容一顿,却仍声音清和:“即便你不将耳坠故意丢给姜女,我也不会忘了你的。”
      
      玉纤阿坚持:“我确实没有。”
      
      范翕一笑,不再谈这个话题了。他看着她收起她的耳坠,道:“你要被送往吴宫?因何缘故?”
      
      玉纤阿解释:“吴王好舞好美色,我等被挑选送往吴宫,自然也有舞艺佳的缘故。”
      
      范翕眉轻轻一挑,上下打量她:“你善舞?”
      
      他想起那晚见到的她的独舞了。
      
      玉纤阿面容沉静,她不言不语,手却当即抬了起来。退开范翕两步,她长袖飞甩,身子倾斜上仰,跟随着抬起的手旋舞而起。被木笄挽着的乌发堕腰,扭动的腰肢与迈出的腿反方向舞动,而她面容始终静美。
      
      如雪中狐。
      
      范翕看她突然舞起,一愕下,眉目舒展,笑出声来。声如玉撞,回于耳畔。
      
      他笑着伸手,手掌拂上女郎细软的腰肢。玉纤阿被他勾腰的动作激得双腿发软,她脚步一晃,停下舞步,整个人被抱到了范翕怀中。他一直在笑,心情甚好,俯按着她腰肢,将她人压在了身后的树上。
      
      他笑着,向她俯下面来,眼睛盯着她嫣红的唇。
      
      郎君冰而挺的鼻梁与她相擦,呼吸缠绵,他的唇即将亲上她时,玉纤阿睁大眼,似极为惊愕。她猛地扭过脸,他轻柔的吻便落在她颊面上,没有碰到她的唇。
      
      呼吸顿在方寸间。
      
      玉纤阿偏着脸,能感觉到郎君的呼吸浅浅地停留在她脸颊上。静谧的湖边树林,无人吭气,气氛渐渐冷了下去。
      
      范翕微微退开一步,俯眼而望:“为何躲?”
      
      玉纤阿转过脸来,仰面与他对望。她睫毛上沾着水雾轻轻颤抖,面上只有唇一点粉红。她身体轻轻颤抖,似对忤逆了他也极为害怕。但她镇定的,不卑不亢道:“我不知郎君是何意。”
      
      范翕涵养甚好,到此都彬彬有礼,只笑意淡了些:“你当真不知?”
      
      装傻装过了,便是愚弄彼此。郎君漆黑的眼睛审视着她,玉纤阿并没打算给他留下自己“蠢笨”的印象。
      
      玉纤阿道:“我与公子不相熟,我并不打算任公子予取予夺。我虽卑微,却有我的尊严。望公子体谅。”
      
      两人仍维持着郎君将女郎压在树上的动作,范翕盯她半天,他下巴轻抬,唇角含笑问:“你的意思,莫非是不愿随我离开?宁可去吴宫?”
      
      玉纤阿自然不愿去吴宫。
      
      但是她知道公子巡游天下,那自然也要去吴宫。去吴宫一路,她有很多时间徐徐图之。反是若一开始就任由这位公子予取,失了尊严,恐在公子心中,她始终是个供他玩乐的随时可丢弃的宠物。
      
      范翕见她不答,目有哀色。他蹙了眉,责她:“我对你当真不解。也罢。”
      
      他本就不是好色之人,先前以为她与他一样心思,现在见她无意,他起身便退。范七公子风华绝代,哪怕当真对她有几分心思,也不至于饥渴到对一个弱女子做什么。
      
      而见他起身便走,玉纤阿伸手握住他衣袖一角,迫他停了步,回头望她。
      
      玉纤阿问:“郎君爱我?”
      
      范翕并不明确答:“你觉得呢?”
      
      玉纤阿仰着面:“郎君年龄几何?”
      
      范翕客气道:“我为何要告诉你?”
      
      玉纤阿:“郎君婚否?”
      
      范翕笑一声,更温柔了:“与你何干?”
      
      玉纤阿望着他,始终说话轻轻柔柔的:“那郎君可知道我婚否,孕否?被送往吴宫前,我是否有子女流落在外?”
      
      范翕目中一凝,盯着她。
      
      玉纤阿垂眼自怜:“郎君不知道。也不关心。因为您并不在乎这些。您只想与我春风一度,露水情缘。我是何人,家乡何处,年龄几何,可曾婚配,公子一点也不关心。”
      
      此年代男女婚嫁,婚孕要求并不严格。但范翕问也不问,显然压根不论婚嫁。
      
      范翕慢慢说道:“从未有女子向我要求名分。”
      
      玉纤阿欠身请安,温和道:“在公子眼中我不过一卑贱女子,不值一提。也许公子回了洛邑就将我忘得一干二净。但我始终记得我也曾是贵女,我落到如此境界非我所愿,玉女绝不会自我轻贱。”
      
      范翕:“你曾是贵族女?”
      
      玉纤阿不答,她柔柔望他一眼,从他身侧退开,再次行了一礼后,转身向他们来的方向走去。湖畔散心一行,显然到此结束。女郎背脊挺直,走得不急不缓,姿态甚雅。
      
      范翕突然开口:“你可知,明日我就会与你等分道扬镳。今日是你唯一的机会。”
      
      玉纤阿猛愕,心中一紧,略微慌乱。她并不知……但她背着范翕,强作镇定,没有回头。
      
      背对着范翕,玉纤阿不知道那位她眼中的华贵温柔公子,笑容颇凉薄诡异。
      
      他说了声:“好。”
      
      玉纤阿垂目,哪怕心中已生悔意,也不能让他看出。
      
      范翕慢声:“吾名范翕,字飞卿,乃周王朝七公子,年十八,未有妻。”
      
      玉纤阿回头,面容掩在花树下,嫣然灼目:“妾名玉纤阿,年十六,未有夫。”
      
      范翕颔首:“纤阿者,掌月也。你是要掌谁?”
      
      玉纤阿敛目微笑,袅娜背影消失在满湖花树下。范翕静立良久,神情渐变得几分难以捉摸。
      
      --
      
      次日,两方人士果然分道扬镳。
      
      车马辚辚,玉纤阿扶着姜女坐上车马,轻轻掀开车帘,看小吏们向七公子那方人士告别。骑在高马上的郎君如山似水,迢迢遥遥,巍峨不可攀。他忽然向这方望来一眼,玉纤阿与他目光对上。
      
      车队分出两条不同的路,越走越远:
      
      “吾名范翕,字飞卿,乃周王朝七公子,年十八,未有妻。”
      
      “妾名玉纤阿,年十六,未有夫。”
      
      玉纤阿放下车帘,唇角轻轻带着笑,想:纤阿未有夫,纤阿可掌月,你猜我……想掌谁?

  •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不要完全相信玉纤阿嘴里说的话啊,她是心机美人,跟人不一定说实话的……不过我们公子翕也差不多哈哈哈。明天纤阿就入吴宫啦,开启新地图。
    今天最后一天还是一百个红包,老规矩~
    长发姑娘扔了1个地雷,ladylizzy扔了1个地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