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乐于助尸姜小念 ...

  •   男人百思不得其解。

      甚至,有一瞬脑袋里冒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

      这女疯子,该不会是人形的丧尸吧?!

      不然,她怎么能做到,和丧尸无障碍沟通的!

      和丧尸友好的打了声招呼后,姜念将自己的感知,捏成了小触角。

      带有善意的触角,轻轻触碰丧尸的精神域。

      丧尸惊喜的开放了自己的精神域,一骨碌将原委用片段的形式,播放了出来。

      要是再回不了家,他就要抑郁了!

      丧尸只有一两岁小孩的智商,磕磕巴巴半天,才把事情的经过表述清楚。

      他是楼上的住户,因为被人类逃跑时发出的尖叫声吸引,所以撞开了门,跑出来追着人类玩。

      结果,跑着跑着,就下楼,回不去家里了。

      现在肚子空空,家也找不到了,只能烦躁的在原地打转。

      姜念哭笑不得,接受了丧尸的委托——带他回家。

      姜念伸出手,说道:“走吧,我送你回家。”

      丧尸的个头比一米五八的姜念高很多,牵着她的手时,像壮硕的爸爸带着女儿出门游玩。

      男人的眼睛,在看见一人一尸牵手时,瞪大了。

      那一刻,他为自己的先前那个荒谬的猜测道歉。

      是他格局小了。

      这个女疯子,绝对是隐藏在人类队伍里的丧尸王!

      越想,男人越觉得自己的猜测是对的。

      趁着丧尸女人不注意,他悄悄动了动被绑着的手,偷偷摸摸的往柱子上挪去,想解开绳子逃跑。

      却不想,手还没碰到绳子,丧尸女人灵敏的耳朵,就捕捉到了他的小动作,扭头朝着他嘶吼。

      “吼!”干什么!

      男人不敢动了。

      他眼睁睁的看着姜念,带着男丧尸走过来,内心绝望不已。

      自己已经发现了她的真实身份,等下会不会被灭口!

      姜念走进后,发现男人脸色惨白,冷汗直流,哆哆嗦嗦的,眼睛害怕的不敢看她。

      她踮脚伸手,想看看他是不是生病了。

      男人下意识的躲开,姜念的手僵在了空中。

      男人瞳孔地震,心如死灰:完了,这么忤逆她,她会杀了自己的!

      但令他没想到的是,姜念只是疑惑地歪歪头,说道:“你不要乱动哦,让我看一下你的状态。”

      面对两名直勾勾“盯”着他的丧尸,男人立马屈服了,乖巧的蹲下身子,让姜念查看自己的状态。

      姜念翻眼皮,测瞳孔,摸额头,量温度,看舌苔,一番观察下来,男人的身体除了一堆小的毛病外,没有太大的问题。

      “奇怪,那你为什么一直冒冷汗。”姜念不解的捏了捏下巴,“难道是病毒正在破坏你的机体?这样的话,我得先把你送去医院进行治疗。”

      男人瞪大了眼睛,“唔唔”直摇头。

      姜念抽出他嘴里堵着的布料,说道:“好好说话。”

      男人狂点头,连忙解释道:“我……我就是从小身体不好,容易虚,没有大碍!不需要送去医院,等会就能自动好转了!”

      说完,他抖了抖肩膀,说:“你看,我这么有力,绝对没有感染丧尸病毒。”

      医院是绝对不能去的!

      那可是真正的人间炼狱!

      姜念勉强接受了他的解释。

      男人在布料被拿出后,学乖了,懂得了闭嘴,姜念也就没有再将布料塞进去了。

      要尊重犯人的基本人权。

      一行两人两尸,走到了楼梯间。

      新的问题出现在了眼前,丧尸们的肢体被病毒侵蚀,变得僵化,智商更是大幅度下降。

      他们不懂,也不明白,怎么抬腿走楼梯。

      男丧尸能活着从楼梯上滚下来,全靠病毒强化后皮糙肉厚的身体。

      姜念耐心的,手把手的教导他们抬脚。

      “把一只脚缓缓抬起来,慢慢的往前伸,踩在台阶上。”姜念一边解说,一边用手捧起丧尸们的脚,给他们找感觉,“对,就是这样。”

      女丧尸学的很快,虽然走路姿势有些别扭。她摇摇晃晃的往上走,好像随时会掉下来。

      但好歹,她已经学会了独立行走。

      另一边,男丧尸就有些蠢笨了。

      他傻乎乎的伸出脚,一脚踩在了面前的空地,然后就不动了。

      一番操作猛如虎,低头一看,还在原地踏步。

      男人在旁边看的,直发笑。他赶紧捂嘴,生怕笑声会惹恼了男丧尸。

      几次尝试失败后,男人都有些不耐烦了。

      他无语的说:“蠢死了,连上个台阶都不会。”

      姜念扭头,警告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他们是因为生病了,所以忘记了这些基础知识,你不应该以此来嘲笑他们。”

      男人心里不屑,但表面上还是应和的点头。

      一副“你说的都对”的样子。

      姜念没有管他,继续教导丧尸上楼。

      半小时后,男丧尸终于跨出了第一步。

      姜念带着两个丧尸移动到上一层后,已经是下午四点了。

      这一层,走廊静悄悄的,没有游荡的丧尸。

      男丧尸的门锁,是被他从里面暴力撞开的,铁质锁被撞得变形,根本关不上。

      姜念皱了皱眉,她先把丧尸们和男人送进了客厅,再虚掩好大门。

      男人被姜念强行塞到了丧尸们中间,弱小无助又可怜的动弹不得。

      他看着自己比丧尸们小了一圈的胳膊腿,心中满是绝望。

      这就是丧尸地狱吗!

      姜念询问男丧尸:“我需要借用一下你的工具,把门给修好。”

      回答她的,是丧尸不明所以,但是兴奋地:“吼!”

      找到工具后,姜念把撞得变形了的锁给拆了,换了一个新锁。上好新门锁后,她把钥匙放在了男丧尸面前,并且贴心的告诉他,该怎样使用。

      男丧尸听得迷迷糊糊,但还是捧场的回应姜念:“吼吼!”

      为防止男丧尸忘记,姜念还用他家的录音笔,录制了一段说明语音,循环播放。

      一旁的男人,不屑的撇了撇嘴,心底暗骂:“装腔作势!”

      热心的给男丧尸修好门锁后,姜念还帮他把放在高处,他不方便拿下来的食物,放到了客厅。

      看到种类齐全的食物的瞬间,男人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

      末世来临后,社会秩序崩溃,他的囤粮早就消耗完了。他已经几个小时,没有吃过东西了。

      他紧紧盯着食物,下意识的伸手就要去拿。

      结果,手刚伸出来,就被绑着的绳子变相提醒,他现在是“丧尸王”的阶下囚。

      想到这里,男人眼巴巴的看着姜念,动了动嘴说:“您,您饿吗?您帮他做了这么多的事情,这些食物,就当做报酬拿走吧。”

      等她拿走后,在路上时,他总有机会,对这些食物下手的!

      姜念奇怪的看着他,说道:“为什么要向他索要报酬?这是我自愿帮他做的。”

      “自愿?你是活○锋吗?”男人难以理解,说道,“不图好处,你帮他这么多?”

      姜念更疑惑了:“‘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小时候你没学过吗?”

      男人抓狂了,他绝望的意识到,眼前这个女人,真的是个脑回路不正常的疯子!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讲究真善美?!

      现在是末世!末世!

      人在末世,不应该是为了生存,你死我亡,相互背叛,不择手段,践踏道德和法律,成为人上人吗?

      怎么还会有人,这么愚蠢呢?

      男丧尸闻到了食物的香气,扒拉了一下自己的储备粮。

      从中选出了最香的面包,递给了姜念。

      “吼~”

      他的精神域散发着友善、亲近。

      姜念接过面包,甜甜的说:“谢谢你呀。”

      男丧尸高兴了,快乐的又翻出一个面包,往旁边递过去。

      男人看着男丧尸青黑色的指甲,下意识的想要拒绝,害怕自己吃了,会被感染成为丧尸。但饥饿的肚子,让他理智回笼,他勉强的说:“算、算你识相。”

      然而,在他被束缚的双手,即将要碰到面包袋子的时候,一只青黑色的手,从旁边伸了过来。

      丧尸女人无情又冷漠的拿走了面包,迅速撕开包装袋,吃了起来。

      男丧尸心满意足,也跟着下嘴。

      两尸一人吃饭时,面包散发的香味,让男人本就饥饿的肚子,更是瘪了一圈。

      他眼巴巴的看着男丧尸,希望他能分自己一点。

      却不想,男丧尸两口下去,一个面包就没了。

      吃完后,他还吧唧了几下嘴,意犹未尽。

      男人欲哭无泪。

      早知道,这丧尸有这么多好吃的,他就不嘲笑他了。

      “吃吧。”姜念掰了一块面包给男人。

      分量小的可怜。

      能吃,但不顶饿。

      男人现在也不敢挑剔,张嘴朝着平时看都不会看一眼的面包咬下去,他珍惜的在嘴里咀嚼无数下,才舍得慢悠悠的咽下。

      晚餐结束后,男丧尸依依不舍的“看”着姜念,他将自己的储备粮,一股脑的往姜念身上推去。

      男人看的瞠目结舌。

      更令他震惊的是,“丧尸王”还义正严词的拒绝了!

      要不是场合不对,男人真想冲出来大喊:让我来!我可以!

      告别了男丧尸后,姜念带着一人一尸下楼。

      转角,又遇到一个找不到家的可怜丧尸女孩。

      男人目睹,姜念热情的把她送回家后,疲惫的不想说话。

      姜念带着一人一尸,下三楼的时候,被堵在了中间的楼梯。

      楼梯内,堆满了大型家具。看起来,是有人将家具搬运到这里,借此堵住上下楼的通道,让三楼的人/丧尸,无法下来。

      姜念抬头,看了一眼楼梯间,紧急出口的牌子,开始上手搬运家具。

      男人不理解:“你要是拆了这些家具,到时候丧尸攻下来,咬伤了人,你负责得起吗?”

      姜念奇怪的看着他说:“根据《消防法》第二十八条规定,任何单位、个人不得损坏、挪用或者擅自拆除、停用消防设施、器材,不得埋压、圈占、遮挡消火栓或者占用防火间距,不得占用、堵塞、封闭疏散通道、安全出口、消防车通道。人员密集场所的门窗不得设置影响逃生和灭火救援的障碍物。*”

      “这里是紧急逃生出口,不能设置障碍物。”

      男人:“疯子。”

      很快,家具都被清了出来,姜念将其摆到二楼转角的平台上。

      姜念给这些家具拍了照,男人不解,问道:“你这是干什么?”

      姜念扬了扬相机,说:“找到家具的主人,告诉他这样做的危害。”

      男人瞪大了眼睛。

      姜念没有用感知,去扫描二楼所有住户家里的情况。

      她用感知触角,排除了丧尸家,随后,挨个敲门询问。

      “你好,请问这些家具是你们的吗?”姜念友好的轻轻敲门。

      但许久都没有人回应。

      末世来临后,比丧尸更可怕的,是人心。

      谁知道,现在敲门的这个人,是真的想问家具,还是想借此入室抢劫食物!

      姜念不气馁,继续询问。

      里面的住户被她敲门敲得烦了,也怕她不断敲门引来丧尸,闷声说:“不是。”

      姜念点点头,说道:“好的,谢谢您。”

      这家人算二楼住户里脾气好的。

      听见姜念敲门,脾气暴躁的住户,也不管附近有没有丧尸,直接破口大骂。

      男人贼兮兮的在后面笑,看着姜念吃闭门羹。

      他以为姜念会生气,然后用对待他的方式,对待粗鲁的住户。

      结果没想到,姜念态度依旧友善,只是有些苦恼的说:“请不要生气。发怒会导致人体气血运行紊乱,脏腑功能失调,引起中风、头痛、昏厥、吐血等疾病,严重者还可能因暴怒而断送性命。*有损身体健康。”

      里面骂骂咧咧的声音停顿了一会后,粗鲁的声音,气得响起:“神经病啊!”

      姜念老成的摇摇头,接着去问下一家,终于,有了眉目。

      “这些家具,是从走廊尽头的那户人家里搬出来的。”女生隔着铁门弱弱的说,“我当时阻止过,但没成功。”

      “他是阻止了丧尸下来,但也挡住了楼上住户的逃生通道。”

      “谢谢你呀。”姜念道谢。

      知道“罪魁祸首”是谁后,姜念直接前往走廊尽头的房间。

      她敲了敲门,礼貌的拿出相机,问道:“你好,请问这些是你们的家具吗?不可以堵塞紧急出口哦。”

      没有人回答她。

      姜念坚持不懈的敲门。

      过了好一会,一个满脸横肉的男人,才不耐烦地把门打开。

      姜念注意到,他双手带着袖套,袖套上沾着血迹。

      随着开门的动作,一缕新鲜的血腥味,伴随着微风,吹了出来。

  •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前三章已全部重写,和第一版有巨——巨大的出入,请大家清除缓存后,再阅读哦~
    啵啵!
    *摘录自《消防法》第二十八条
    *摘录自百○知道《极度愤怒对身体的伤害》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