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一口吃的换一条命 ...

  •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要干什么?
      
      段文宣一脸懵,脑子里快速三连问,这地方…还是在玄蓝星汉明国吗?段文宣总觉得不像。
      
      汉明国虽然也有贫困的地区,但那些地区绝对的人烟稀少,这要是有这会儿这样大面积的饥民,当地政府的官员有一个算一个估计都要被一撸到底了。
      
      心惊胆战,段文宣后退了几步打算躲开人群,至少…至少也要搞清楚状况吧。贸然过去,这种饿殍遍地的地方,想想也不会有什么法律法规了。
      
      不过他还是迟了,才跑了几步,段文宣就听到身后有人大声的呼喊起来。
      
      声音歇斯底里,又带着一口气上不来的那种。
      
      段文宣撒丫子就跑,可惜他的运动量一直不高,跑了两三百米嗓子就火辣辣的疼,口鼻并用也有点喘不过气。真不行了真不行了,而且他穿着棉拖鞋,真是跑不快。又坚持了会儿,段文宣一屁股坐在地上。
      
      “站住!”
      
      段文宣一坐下,两三秒的时候,他就眼前三个人给围住了。三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根粗糙的木棍,这会儿一起指着他。
      
      “你是谁?”
      
      这三个人也是大口喘气,他们好几天没吃什么东西了。段文宣是不运动,长年有钱又闲做个家里宅,骤然跑步受不了。
      
      至于这三个,他们纯粹是饿的。
      
      说来也奇怪,他们的话带着浓重的口音,段文宣肯定自己没学过也没听过,但就是能听懂什么意思。
      
      段文宣穿着棉质的睡衣,脚上是棉拖鞋,看起来实在跟着几个人格格不入。
      
      他们三个看着很高大,身上穿着棉衣,但都很破旧,或者说是破烂,腰上用了稻草搓起来的绳子绑着,这样才不会让破破烂烂的棉裤给掉地上。
      
      而且他们的脸色很差,蜡黄的厉害,脸颊两侧凹陷下去,就跟颌骨上贴了一张皮似得,满脸的灰败,嘴唇干燥的起皮厉害不见血色。
      
      “你是谁。”当头的那个一步上前,棍子直接怵在段文宣脖子那儿。
      
      “文杰,他手里拿的…好像是吃的。”另外一个男的死盯着段文宣拎着的一袋还剩下三片的土司。
      
      “别杀我,也别打我,这是吃的,给你们。”当机立断,段文宣立马把手里的面包袋递了过去。
      
      他开口,奇怪的也变成了这里的语言。
      
      这种事段文宣这会儿来不及思考,活命重要。
      
      那个叫文杰的男的一下也是死盯着袋子,他从没见过这种吃的,但不妨碍他能感觉的出来,这里面的东西很好吃。
      
      一个男的立马上去抢。
      
      “不准动!”
      
      文杰忍着脑中对食物的渴望,木棍抽回来在同伴手上一砸,“不准动,问清楚再说。”
      
      他很有威望,抢的人有点生气,但也没再反驳。
      
      “你不是从南边来的难民,跟我们不一样,你是谁。”
      
      段文宣迅速大脑风暴,两秒之后,他开口,“我叫段文宣…我不是难民,我是跟几个朋友一起出来玩玩的,昨晚半夜的时候碰到了强人,不知道怎么被迷晕了,醒来就发现带的东西都不见了,人到了这儿。”
      
      文杰三个对视了一眼,勉强相信了段文宣的话。
      
      段文宣看着面白手细腻,衣服鞋子干干净净,一看布料就好,肯定是没遭灾的大户出来的公子哥儿。看他这架势,说不定是被什么朋友骗了,故意弄他,才给他丢在了这荒郊野外。
      
      “段少爷,我们想跟你做个交易。”打头那个男的一指自己,“我叫夏文杰,这是夏文学,夏文武,都是堂兄弟。段少爷把吃的给我们,这几天我们保护段少爷,等你的家里人找来,到时候不求别的,让文学文武跟在段少爷身边做个仆人,行不行。”
      
      啊??
      
      仆人?
      
      少爷?
      
      这什么年代,而且这种事,夏文杰怎么有种逼迫他的味道。
      
      另外两个男的一听夏文杰的话,脸上先是有点痛苦,但这种痛苦是没法把夏文杰带上的那种痛苦,并不是自己要为仆为奴的痛苦。之后,他们则是面露几分凶狠可其中又有点灰败的祈求。
      
      “你答不答应!?”夏文杰目露几分狰狞之色。
      
      “答应答应,我都答应。”
      
      夏文杰一下松了口气。
      
      文学跟文武两个收起木棍,上前一把扶起了段文宣,当然他手里的土司面包给拿走了。
      
      段文宣打算找机会溜,但现在还走不了。跟着夏家三兄弟很快回到了难民聚集地,夏家在空地上也搭了三个窝棚。
      
      真走近了,段文宣有种很震撼的难言的不可置信。
      
      这片土地密密麻麻一片黄土,不见丝毫绿意。这么冷的天,好多人都随意像是死尸一样躺在一些石头上、地上…偶尔转动一下眼珠子才表示他们活着。
      
      不时的,段文宣听到几声哭喊声,少,几下就没了。哭也耗费体力,能不哭就不哭吧。
      
      显然刚才不是他们不追段文宣,大部分人都没站起来的力气了。只有几个五六岁的小孩,留着鼻涕,低着冻伤的脸还有红肿冻伤的脏兮兮的双手,还在费力的挖着干燥的土地,不知道想挖出来什么。
      
      “这里……这里是哪里啊。”
      
      段文宣下意识去看夏家三兄弟,发现夏文杰钻进了一个搭建的最好的帐篷里面,帐篷外面盖着袄子皮,这样能防一些冷风。
      
      “他妹妹前几天刚生了孩子,生下来两天,孩子就饿死了。现在就他妹妹熬着,再没口吃的,他妹也要死了。”夏文学看段文宣那种震惊的表情,忍不住闷声道。
      
      “你们这样…你们这样…没人管吗?”
      
      “到处都在打仗,南边没粮,大家都在逃荒。我们本来想走去渝水洲那儿,听说那儿光景好。
      
      但是前头渝水洲那儿已经跑进去了百来万人,渝水洲吃不消了。咱们这些人就被拦在这儿了,不让去渝水洲,缺衣少食别的地方也到不了,我们都得死路上。”
      
      段文宣心里咯噔了下,这是个战争年代。
      
      这么一想,他心里忐忑的不行。战争年代最乱,段文宣觉得他在这儿得死,但既然能来,肯定能回去。
      
      他一定要回去,这地方他活不了。
      
      这么一想,段文宣忽然感觉自己右手手背一疼,就像是被高热的水蒸气猛的冲到那种。下意识甩手,段文宣又缩回来低头去看,竟然发现他手背上有一个‘门’的符号,就是一竖一横一竖那种,看着像一个门,又沿着主干缠绕着一些花纹,很奇特。
      
      疼痛之后,段文宣竟然发现他的脑袋里莫名其妙出现了三段信息。
      
      第一,他可以回去,但要在这个地方待够以玄蓝星为时间计算的二十四个小时,也就是一天一夜。
      
      第二,回去的时候,他可以把任何人或物一起带回去,但人或物都会处于默认死寂状态,只有回归原来的世界之后才会恢复正常。
      
      第三,门会在玄蓝星每隔15天也就是360个小时开启一个新世界,他必须进入新世界待够二十四个小时。
      
      真是…世界变了,从昨晚莫名其妙见到那位奇行种女士之后,段文宣觉得自己的世界观三观正在朝着不可预知的方向一骑绝尘而去。
      
      不过幸好,他可以回去。
      
      二十四小时,时间不算长,他熬的过去。
      
      文学说了几句话,这会儿文杰搀扶着一个满脸风霜的老头出来,一看到段文宣就磕头,连连说着谢谢他的救命之恩。
      
      刚刚他们把一片吐司泡着热水,匀开之后喂了夏文杰的妹妹,这会儿已经有睁眼的力气了。
      
      吐司还剩下两片,夏文杰这会儿贴身怀里藏着。
      
      就算没闹饥荒的时候,他也没闻过这么香的食物,捏在手里软的跟大白馒头似得,比大白馒头还诱人。看之前段文宣那副不是很在乎的样子,夏文杰就知道段文宣家里是真富裕。
      
      他为啥刚才追着段文宣,没杀人抢食物,那是没胆量,也想给自己两个弟弟求个活命的机会。
      
      回头段文宣的家里人找来,发现他们杀了人。现在兵荒马乱,人家家里人要报复,喊一声有的是人为了几升谷子搏命。
      
      夏老爹一通动作,人直接晕了。
      
      夏文杰赶紧扶着他直接坐到了地上,夏老爹人半晕,还在哭着,段文宣看的心里挺不是滋味儿。
      
      “回头我给你们带点吃的。”段文宣叹了口气。
      
      这地方待够二十四小时,那就不输于新世界了,旧世界段文宣有来去的自由。
      
      夏文学跟夏文武眼睛一亮,心里又喜又惊。听的出来,段文宣是真可怜他们,说这话是真心的。
      
      渝水洲那儿涌入的难民多了,听说粮价也上升的厉害。但这个少爷一副不知民间疾苦的样子,没经历过苦难,心就容易善。
      
      他们也没办法,现在饿的除了人不敢吃,别的都敢吃了。
      
      “段少爷,你让我们吃饱了,我们兄弟杀人放火的事都敢干。”文武面相凶横,比起文杰有几分英雄气,还有文学面相的几分柔和,他更豁得出去。
      
      那种饿的抓心挠肺的感觉,他这辈子都不想经历了。
      
      文学还被文武的话吓了一跳,赶紧拉了他一下。
      
      倒是夏文杰,走到段文宣身边道:“我们三兄弟以前在老家的时候有一把力气,有个以前走过镖的武师教过我们一手棍法。现在是枪炮的时代了,但没抢的时候让我们吃饱了,我们三个人打十个人不成问题。”
      
      意思很明确,我们吃饱了保护你,下次绝对不会让你遇到这种被骗然后扔到荒山野地的境地。
      
      知道能回去后,段文宣是一点不怵了。
      
      所以脸上半点不虚,一直跟夏家三兄弟攀谈,人也和善,直接三兄弟算是半威胁他的事揭过不提。
      
      一直到天色黑下来,段文宣对这里的情况也越来越了解。
      
      怪不得夏家三兄弟为奴为仆还不敢多说人,甚至要威胁他,实在是难民太多了。大户要找人,容易的很。
      
      之前渝水洲就有善人派人出来挑选过,选了三四个女的。当时一喊要买人,多少人磕破了脑袋想要被买。
      
      至于男人,买的人少,几乎没有。
      
      毕竟男人吃的多,平常也没什么用。真要用的时候,雇长工就好了,现在不是农忙的时候,弄几个人高马大的男人白白养着?况且现在渝水洲也多的是找工作的难民,劳动力廉价到了一个低谷。
      
      女人就不一样了,女人能当丫鬟,能收到家里当小妾,能生孩子。
      
      这里是真没吃的,一到晚上还冷的厉害,刺骨的冷。
      
      夏家三兄弟没打算让别的人‘染指’段文宣,可怜的人多了,段文宣可怜不过来,到时候说不好就都不可怜了。
      
      他们是淳朴的人,但也是农村式狡诈的人。幸好夏家三兄弟会棍法,又团结,这附近的饥民一般也不愿意惹他们。
      
      段文宣晚上睡在夏文杰妹妹的帐篷那儿,现在还在乎这种做什么,而且他妹妹现在瘦弱的跟一只留在人间的鬼一样,也不怕男人会有这个胃口做什么了。
      
      不过里面也就比外面好一点,段文宣抱着腿缩在角落,偶尔听到那个可怜的女人有气无力的咳一声。
      
      他期望二十四小时赶紧过去。
      
      第二天上午,段文宣感觉到自己手背有一丝丝灼热。
      
      时间要到了。
      
      段文宣找了个借口要去上厕所,夏文学跟着,说是保护,至于保护之外的监督怕他跑了这种事,大家心照不宣。
      
      段文宣找了个背风的石头那儿,下一刻就感觉一阵恍惚。等看清楚地方,他仿佛恍然一梦,已经在自己的卧室了。
      
      白猫呆愣愣的盯着衣柜的门,看到段文宣才上前两步,重新坐下。绿油油的眸子,之前段文宣觉得瘆得慌,现在则感觉里面其实是呆愣毫无神采。
      
      这是因为,这只白猫处于死寂状态。
      
      所以在昨晚,门就已经开了,这只不知道谁的猫以极小的概率通过门从另外一个世界出来了。
      
      第一次新世界门开的时候,段文宣无法控制门‘合拢’,这过程会有意外,一些新世界的东西会通过门跑出来。只有呆够二十四小时,段文宣才能关上门,比如现在。不过跑出来对段文宣问题也不大,通过门的活物会自动‘死寂’,而且保持跟随他的状态。
      
      那么那只奇行种…那只眼中蕴含的血腥、疯狂…那可不是死寂。
      
      段文宣打了个激灵,他有些恐惧但不得不意识到,这个世界好像有点不一样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