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魏虎的荧光绿头发随着老树精说话轻轻晃着,季忆的余光瞥到不远处月光下,叶片也绿意盎然的老树,忍不住说:“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呢。”
      
      老树精:“?”
      
      他没听懂季忆冷不丁冒出来的这句话,但感觉季忆很阴阳怪气,他强硬道:“今天我定要讨个说法,这事情本来与你无关,你何必多管?”
      
      尿液本来可以算作肥料,对于普通的树叶没什么,然而对于一个有了灵识与自尊心的老树精来说,一犯再犯就是侮辱了。
      
      季忆见他固执,思忖着老树精也不是平白无故生气,于是稍微退了一步说:“要不然你先放他一马,明天白天我让他去买些东西给你供上。”
      
      对于大部分没有执念的阴物来说,祭奠供奉便是很好的商量砝码,他们都很乐于接受。
      
      这本来也只是一件小事,说到这里季忆也把诚恳的态度表明白了。
      
      老树精却很执拗,“我不要的不是供奉,是公道。”
      
      “这事情怎么公道,难不成你也在他身上尿两次,你能尿吗?”
      
      阴阳怪气再次实锤,老树精借着魏虎的身体,双目含上怨怼,盯着季忆说:“我自是不能,但还是要罚他,便让他……”
      
      他踌躇一会儿,斩钉截铁道:“两天不能尿尿!”
      
      季忆就没这么无语过。
      
      活人不能被尿憋死,可被阴物上身的情况另当别论。为了避免魏虎成了头一个被尿憋死的,季忆表情严肃了几分:“你的意思就是没得谈了?”
      
      “两天不能尿尿,一会儿都不能少,就从现在开始计时。”
      
      软的不行,那只能来硬的。
      
      季忆的腿还横在魏虎身前,没有挪动的打算。他看向门外老树的方向,“南岭快有大半个月没有下雨了吧?”
      
      老树精正用手推季忆的腿,季忆底盘太稳,推不动,“是啊。”
      
      今天下午本来是有点下雨的意思,可是也只阴沉半天,一滴水都没落下来。
      
      说完老树精又有些怀疑,不知季忆怎么忽然扯这个:“你什么意思?”
      
      季忆的手在魏虎的腰间摸索两下,从魏虎的衣服兜里掏出一个半新不旧的打火机。他的指尖一撮,把打火机的火势调到最大,啪得一声,打火机窜出四五厘米高的火苗,差点灼到魏虎的几根绿毛。
      
      树木成精者,本身对火有畏惧,当下便往后退了一大步,警惕地看着季忆。
      
      季忆把打火机拿在手里把玩,好奇道:“我只是在想,要是有火星落到你脚下,会不会烧起来。”
      
      无论什么季节,老树之下难免有些枯枝碎叶。
      
      老树精面露不甘,但的确被季忆威胁到,一时犹豫在原地,眼帘一垂,很丧气又不服的样子。
      
      季忆收起打火机,随手揣进兜里,表面看着很从容,但其实时刻注意着老树精的表情与动作。
      
      对付阴物只有两种手段,要么哄服气,要么打服气,有时候又哄又打也是难免的。
      
      果然,魏虎再抬眼时,眸中已经满是狠厉,“你逼我的。”
      
      他说着话,原本就不白的皮肤上忽然显露出干燥和褶皱的痕迹,颜色也近乎灰黑。魏虎的双手想要擒住季忆的双臂,被早有防备的季忆躲开。
      
      魏虎身后甩过来两条树藤,如同蟒蛇一般想绕住季忆的脖颈,却被季忆的手先抓住。季忆两手配合,把两根树藤缠绕在一处,又一手紧握住,脚下则用力往前,直接把魏虎的后辈顶到了墙上。
      
      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强势而利落,十分出乎老树精的意料。
      
      老树精明白自己打不过季忆,又担心季忆真的点火烧自己,口中乱叫起来,“救命啊,啊!”
      
      季忆看他求饶,觉得好笑,耳边却是又听见那阵古怪悠长的鸟叫声响彻山林。
      
      季忆的听觉一分神,他的双手便是麻了麻,像是有万钧重物压了过来,他的手一松,老树精赶紧后退好几步,心有余悸地看着季忆。
      
      紧接着一阵疾风掠颈,黑暗中有一双灿若星辰的眼眸出现,瞬息间那双眼睛的主人扑了出来,在季忆的面前露出原貌,动作迅疾到季忆只来得及用胳膊挡住自己的脖子,便被对方擒住了小臂,轻松掌握。
      
      眼眸的主人是一个面目清俊的男人,他束发黑衣,若不是此时靠近,大约就和山夜融为一体。
      
      红叶村背后的山并非真正没有名字。
      
      千年以前它就有名字,名叫待山,但人类很少知道这个名字。待山山水丰饶,孕育了无数生灵。只是如今它沉默着,像是被刻意掩藏在了人类生活之外。每一个驻足于此的生人都会仔细审视。
      
      季忆感受到瞬息之间对面男人能看透人心般的视线,心中冒出古怪的感觉。
      
      林照把季忆仔细打量过一遍,没有在他身上看出恶意或者任何熟悉。
      
      即便这个过程已经在岁月里以许多形式重复过无数次,林照的心中还是有失望之感。
      
      季忆起先以为对方是树精搬来的救兵,自己可能要再打一场,黑衣男人就松开了自己的手。
      
      “何故在此闹事?”林照开口询问季忆和老树精,说话不像是现代人。
      
      结合他的外表,季忆推测他大概是不知死了多少年的鬼吧。
      
      季忆不知林照身份,老树精却诚惶诚恐地趴跪到了地上,“大人,我,我并非有意惊扰您。”
      
      老树精也是这山中的成精的,如何会不认识守护着这座山的林照。即便是林照出面帮了自己,老树精也清楚对方不会一味偏袒,又不敢隐瞒,就把事情陈述了一遍。
      
      老树精强调了两次魏虎在自己身上撒尿,“就是这样了。”
      
      他还是跪着,说完以后需畏缩地不敢抬头看林照。
      
      季忆甩了甩自己酸麻的胳膊,看出林照大约是个厉害的,也说了自己的意思,“我想这事罪不至死,又是无意冒犯,能和解就和解好了。”
      
      林照看季忆神色都还平静,与从前见到他的那些生人表现相差很大,又想到前面听季忆还说要放火,暗也觉得季忆倒是胆子颇大,性格少见。
      
      “你前面还说要烧我。”老树精嚅嗫着还不忘打小报告。
      
      季忆脸露无辜,“怎么会,放火烧山,牢底坐穿啊。”
      
      老树精想大骂季忆的变脸飞快,又不敢在林照面前造次,他也不想错过这个台阶,“那你说的供品还作不作数?”
      
      “作数啊,”季忆说,“明天就去给你弄。”
      
      “既然如此,这事就算了结。”林照道,他又看了季忆一眼,转身不过两步便消失在季忆眼前。
      
      老树精趴在地上好一会儿,此时终于放松下来。他还不懂这样的小事如何会惊扰林照。
      
      老树精哼哧喘了两口粗气,从地上爬起来走到季忆身边道:“明天你可要真买来,不然我便告去林照大人那里,他已经为我见证过。”
      
      林照一走,他又敢把对方当靠山了。
      
      季忆捕捉到关键词,想到原来刚才那个黑衣人叫林照。
      
      老树精说完,魏虎的身体便是一软,这就是老树精离开了。季忆连忙扶住魏虎,免得他摔倒在地上。
      
      魏虎只感觉自己的脑袋昏沉,双腿发软,更重要的是裤子拉链那里传来辣辣的痛。
      
      魏虎痛苦地捂住小鸡仔,一边扶着季忆的手站直,一边疑惑道:“季哥,怎么了?”
      
      他迷迷糊糊忘了很多事情,连自己出来撒尿都一时想不起了。说着话还眼皮沉重地往下耷拉,一副疲惫地快要睡着的样子。
      
      被上身以后的确是会很疲惫的,季忆低头看了魏虎捂住的地方,同为男人,难免怜惜地拍拍他的肩膀,“没事,你梦游来着,进去睡觉吧。”
      
      这种事情就算是经历了,如果能忘还是忘掉最好。毕竟普通人大多数时候都不会遇见这些事,记得反而可能影响生活。季忆打算如果魏虎不记得这件事了,那就不告诉他,自己买点东西回来解决了就是。
      
      季忆把魏虎扶到帐篷里,魏虎纵使脑袋里面有一千个小问号,这个时候也耐不住疲惫感袭来,一沾枕头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季忆一睁眼就看见魏虎顶着一头杂乱的绿毛满脸惊恐地盯着他。
      
      季忆给他盯得发毛,“你这什么眼神?”
      
      他坐起来,魏虎就一把拉着季忆道:“季哥,我昨天晚上好像遇见脏东西了。”
      
      季忆听他这么说,以为是魏虎被上身时也有一些记忆。
      
      魏虎又说:“昨天晚上我觉得好累,睡着了又做梦,梦见门口那棵树一直叮嘱我去买香烛供品,还骂我在他身上撒尿,刚才我出门一看,门口那棵树底下还用树枝摆着‘供品’两个字。”
      
      季忆:“……”
      
      他真没想到老树精还有这一出,这得是有多不放心。
      
      魏虎的确是不记得昨晚的事情了,他说完还怕季忆不信,拉着他去门口看。
      
      季忆走到屋外,果然看见老屋的台阶上面用树枝摆着大大的“供品”两个字。
      
      “真的不是我恶作剧。”魏虎满面愁容,“怎么办啊。”
      
      他也是没遇见过这种事,此时没什么主心骨。
      
      季忆也不说自己信还是不信,“你不是说他让你去买供品吗?买了不就好了。”
      
      魏虎一想还真是,这事情的解决办法老树不已经在梦里面给他了吗。
      
      魏虎点头又叹气,“唉,太可怕了,原来真遇见这种事这么可怕。”他盯着地下的“供品”二字发呆。
      
      季忆见状问:“你怕啊,我帮你收拾了?”他说着抬脚打算把树枝拨弄开。
      
      魏虎却说:“等等!”
      
      他说着转头跑进去拿手机,拿过来以后对着树枝各种角度拍了一遍,接着愁容突然绽放成笑意,“这多好的一个做视频的素材啊,我要火了。”
      
      魏虎畅想未来,满脸梦幻。
      
      恐惧究竟是比不过能火的诱惑。
      
      季忆无语地转身进屋。
      
      现在是早上六点半,时间还早,魏虎和季忆两人一起往镇上走。他们从小路拐上主路的时候偶尔能看见有踏着三轮车或者步行的人经过。
      
      这边大多都是老人,除了游客就少有年轻人。
      
      一大早到镇上,可昨天下午又大有不同。早上的老镇十分热闹,吃早点的,喝茶的,卖菜的,把不宽的道路挤得熙熙攘攘。
      
      魏虎先回家去了一趟,季忆独自在一家早餐店喝粥,早餐店的对面就是昨天季忆去过的茶馆店。粥的热气氤氲间,他的视线瞥见一个躲躲闪闪的身影往茶馆店的角落里缩了缩。
      
      虽然那个身影背对着季忆,又隔了一条马路,然而两个店铺实际距离大概也就不到五米远,季忆很容易就看见了那个背影的衣摆上缺了一小块料子。
      
      他收回视线,自顾自喝粥,没一会儿就看见换了身衣服还戴了个帽子的魏虎过来。
      
      “唉,回去就给我爷爷训了一顿,季哥,我们加个微信呗,”魏虎掏出手机给季忆露了个二维码。
      
      季忆加上他微信,“你一会儿是不是要去买东西?”
      
      魏虎知道他指的买东西是什么,点了点头。
      
      “远不远啊。”季忆问。
      
      魏虎却是往他们这条路上一指,“就前面有个店。”
      
      季忆朝前面看了一眼,果然看见一个丧葬用品店。
      
      魏虎和他告别,自己先去买了东西。季忆吃完早饭结了账出去,却没直接离开,而是也往丧葬用品店走去。魏虎早已经离开,季忆也不是为了找他。
      
      店里东西不算多,但还好有季忆想买的。他挑了一套老人穿的纸衣,随手揣进自己包里。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支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