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弦》一雪鉛華 ^第3章^ 最新更新:2018-11-02 23:17:5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出了内室后,江伯寒重新回到木白对面坐下,为自己又添了一杯茶。
      
      这一次,他的面容没有了写意的轻鬆。
      
      ……木白知道,这是洗耳恭听的意思。
      
      “我没有找到他。”木白将茶水一饮而尽,江伯寒又给满上了一杯。添的却不是龙井了,而是他自己弄的酒酿。
      
      木白道了声谢,手指下意识摩娑著温热的杯沿,声音有些乾涩。
      
      “第一世,他察觉了我的存在,将我记在了心上,亲手将我栽植茁壮,从未懈怠过,一切都是亲力亲为。”将杯中物一饮而尽,木白只觉入口甘甜,后韵却是苦涩。“那是我一生中最美好时光。只可惜,纵然昊天上帝多赐予了他五百年长寿不老的生命,于我这样的存在而言,还是太短暂了,如同沧海一粟。
      
      “他是在我眼前断了气息的。”木白说:“他走前,我和他说‘不论你还记不记得我,我都会去寻你。你要我,我就留下;你若不要我,我便走得远远的,再不碍你的眼。’可惜啊……我还没听见他的回答,他便殁了。”
      
      “第二世,我走遍大江南北去寻他,就怕错过。终于,在某一个冬季,我找到他了。”他笑了,眼底却攒了满眼的伤。“那是一个人界历史上未曾记载的朝代,极短,却也极繁荣。那一世,他是个皇子,还是皇帝最喜爱的七皇子,意气风发,是我曾经错过的少年摸样。
      
      “我原只想远远的望著他,也就够了。谁知道……”
      
      垂下眼睑,他说:“老皇帝给他定了庄亲事,是丞相家的长女,贤淑端庄,与他站在一起,般配极了。若是与那姑娘成了亲,他必能得到朝野上下近一半以上老臣的支持。九五至尊,指日可待。
      
      “我原以为我能就这麽看著他娶妻生子,登上大宝。毕竟,这是我一直以来的夙愿。可当我看著他与那姑娘策马同游,谈笑风生,甚至只是客套的问询近况,都让我……妒忌的发狂。
      
      “……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何为嫉妒。”他停顿了下,苦笑地说:“我发现我还是太高估自己了。
      
      “那年,戍守北疆的定北大将军被蛮人偷袭,中了毒箭而死。我一时衝动顶替了‘定北大将军’的身份,借此大退蛮人千里,回京述职。
      
      “我见到了他,穿著皇子袍服,立于朝堂之上,望著我这个‘功臣’,眼底有著认可与讚扬。可在他看向我的那一眼,我就知道……我又做错了。可我一点也不想及时改正这个错误,至少,能让我再同他多说说几句话……”
      
      木白笑了,他直直望进江伯寒的眼底,彷彿是透过他,看进了另一双令他眷恋的眸子。
      
      “你知道吗,三年后,当朝七皇子与定北大将军的丑闻,被宣扬出去,闹得沸沸扬扬。那人却依旧坚定不移地守在我身边,与老皇帝丝毫不退让的对峙时,我有多不捨,多后悔。
      
      “所以,当老皇帝找上我,求我不要毁了他最疼爱的儿子,我就想,也许是时候放手了。
      
      “他这一世是个皇子,有他该走的路,该做的事,该负的责任。而不是与一个男子不清不楚的惹人诟病,与疼爱他的父皇离心。
      
      “所以我接了皇帝下的封侯诏书与北伐圣旨__一道绝对能让‘定北侯’有去无回的圣旨。
      
      “你不知道,当他知晓的时候,他都快要疯了……
      
      “我从没有见过那样的他……”木白的眼神透过时间的枷锁,追溯回那日,王府中崩溃嘶吼的人。“他向来都是高贵如斯,优雅而高傲的,即使转世也从来没有变过。”
      
      “我们俩从那天之后便王不见王,一直到出征前一晚,我诱使他喝了稀释过的孟婆汤,让他……彻底忘了我的存在。
      
      “‘一切’都会好的,我这麽安慰自己。果不其然,在‘定北侯’战死沙场后的第三年,我悄悄回了京城。
      
      “他已经成了家,被老皇帝封为太子。翌年帝崩,又成了新帝。在他的治理下,国家昌盛,盛世太平。
      
      “我本以为这一次,我做对了。可当他下了黄泉,我俩见了面,他的眼神却比一旁的黄泉还要冷。”
      
      木白痛苦的闭上眼,那悲恸的渲染力又开始蠢蠢欲动。
      
      “……我就这麽被他的眼神钉在了原地,莫名心虚地不敢上前。也许是失望了吧,他深深望了我一眼后转身便走,就连一句‘下一世,别来寻我’之类的话都嫌多馀。我也不晓得……我还该不该再找下去。”
      
      “但你终究是找了。”江伯寒垂下眼眸,歛去眼底浮动的情绪。
      
      “是啊,也许在他斩钉截铁地拒绝前,我都不会放弃。”木白苦笑:”可这次我没能找到他,我甚至不知道他的模样、声音、年纪 。我只知他又轮迴了,他就在这片天地间,却不在任何一个我所熟悉的地方。”
      
      木白眼眶的累溢了出来,漫无目的的寻找无疑是艰辛且不切实际的。找到了又如何?前尘往事通通作古,对方是不认的。找不到又如何?万般无奈痛彻心扉,求不得,放不下,折磨的不过自己。
      
      喜欢,终究是一个人的事。
      
      “那你打算怎麽做。”江伯寒问,语调中有著细微的起伏:“还是坚持继续这种无穷无尽的折磨麽?”
      
      木白望向窗外,天淨如一湖澄澈,倒映在他碧绿的瞳孔中。明明正值盛夏,却映出了一泓秋思。
      
      缠绵而温凉的愁。
      
      江伯寒低头抿了口茶,心底也知道对方未出口的回答。毕竟,在某些事情上,他与木白也算是同类人。
      
      执著,不到黄河心不死。
      
      事实上,这“无意义”的对话,在他们少有的聚会中总是被提起。彷彿要将这扪心自问的答案狠狠烙印在心底,哪怕千疮百孔。
      
      “都追寻了三千多年,我怎麽甘心。”他温柔的笑了,眼底是从未熄灭的火苗,顽强而凄艳。“你不也是一样吗,泠弦。只是比起我,你倒是幸运地多。”
      
      却也迟钝的多。
      
      “……我对他,不是那种感情。”江伯寒蹙眉,打断了木白。“我寻他,只是因为……”
      
      “只是因为他是你难得的知己。只有他能懂你的心境,只有他能了解你,也只有他,无论如何都会毫不犹豫地站在你身后。”木白接续了江伯寒未竟之言,把那人堵了个哑口无言。“泠弦,你很聪明,偏偏就爱自欺欺人。”
      
      “你也不想想,若仅是如此,你何苦追著他足足两千多年?”
      
      “……”江伯寒无言的看著他,想到那人,莫名觉得有些焦躁。“……你还是先把自己的事解决了吧。”
      
      木白看他简直是落荒而逃的起身,眉间的愁苦总算是散去了些,嘴角都上扬了几度。
      
      江伯寒从柜台后的无数木格子中打开了其中一个,取出一方莲纹玉盒。他小心翼翼地打开,盒中静静躺著一块令牌。那令牌通体漆黑,并不反光,彷彿就是一块黑洞,将所见一切光明都吸收乾淨。上以神文刻了“东岳”二字,甫一被取出,室内温度便瞬间如同冰冻三尺。
      
      “转世之人,纵然可能被阳世修道之人屏蔽,冥府的生死簿却定会有所记载。”江伯寒将令牌收入袖中,室温又回到了一开始的温暖如春。“过几日,我带你去谒见帝君。”
      
      木白闻言,那抹笑意又无声无息地褪了乾淨。哑口无言,只得对他深深一礼。
      
      “多谢。”千言万语,当化作一句谢意。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