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弦》一雪鉛華 ^第1章^ 最新更新:2018-11-02 23:09:4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1章 ...

  •   “吱呀__”
      
      尽管尽量轻巧,陈年的老木门还是发出了不平的哀鸣,彷彿在抱怨来客的瞎折腾。身穿黑色风衣的男人却没有对此多加理会,他双手抱著一个说小不小的礼盒,缩头缩尾的往裡面张望。确定没有看见那抹清冷的白色身影后,这才鬆了一口气,“碰”的一声用脚带上门,闪身入内。
      
      木门:“……”
      
      “……子期,怎麽来了?”
      
      君子期一屁股方坐在了黄梨木椅上,就听背后传来某道本“不该”出现的声音。吓得他一哆嗦,差点把手上的东西扔出去砸在来人脸上。
      
      来人一头雪色长髮,随意的披散在脑后。俊美无俦的脸上镶著两颗血玉般的眼眸,平静的像无波的古井。他穿著一身汉代的月白直裾袍服,领口及袖口绣以青云暗纹,就像画中走出的神仙。
      
      这身打扮若放到外头,必然会被当成漫展特有的Cosplay,可君子期好似习以为常,对此没有丝毫惊诧。反而他惊的是……这人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如若木门会说话,此刻他定能听见极其猖狂的嘲笑声。
      
      “……唉,刚从M国研习回来呢,学校给放了假,到暑假结束前我都没什麽事忙了,就想著来你这儿蹭蹭饭。”君子期迅雷不及掩耳地偷偷将礼盒放下,再悄无声息地用脚推到桌布下面,佯装无事的起身对上来人。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就连脸上的笑意都瞬间转换的完美无瑕,温文尔雅的像个捧卷书生。
      
      当然,认识多年,来人早已看透了这人书生皮囊下黑如墨的内在了,完全不吃他这一套。挑了挑眉,视线明显落在他努力掩藏的角度。血琉璃一般的眸中明晃晃地写著“拿出来吧我都看见了再怎麽遮也没有用。”
      
      君子期无奈,只得像拖死狗一样将桌底的礼盒给“拖”了出来。掸了掸灰,交到对方手上。
      
      血眸男子接过打开,裡头静静躺著……一堆杂七杂八的小玩意儿。
      
      他:“……”
      
      有零嘴有书有纪念品还有几张明信片,满满当当的异国风情塞了整盒,让人看了目瞪口呆__叫天塌了亦面不改色的人也无言了片刻。
      
      “我这次除了去研习,也在当地游览了一阵。这些都是那儿的特产,我看什麽都新鲜,就都带了一份给你。”君子期笑笑,貌似不觉得自己的送礼方法有什麽问题。手熟地倒了两杯茶水。一杯自饮,一杯推给来人。
      
      “……多谢。”来人坦然受了这份别出心裁的“大礼包”,轻轻地将它放到一旁的木柜上,这才到桌边坐下,仔细端详起这位近半月未见的老友。
      
      “怎麽,都半个月没见了,伯寒你就不想我吗?我可是想你想得紧啊。”君子期半开玩笑似的说,语气倒是哀怨。
      
      江伯寒彷彿很是习惯对方这种不著调的发言,自动忽略了前半句,只淡淡道:“承蒙挂念,不胜感激。不过,你想的不是我,应该是我答应你的那曲‘高山流水’才是。”
      
      “欸,你这麽说就不对了。”君子期晃了晃手裡的瓷杯,纠正道:“这曲子啊,得由你来弹才有韵味,若是别人那可是不成的。所以我挂念得自然是你本人啦!”
      
      江伯寒挑眉望向他,见那人一双狐狸眸中满是笃定,只得无奈地起身入了内室。再出来时,手中抱了一把古琴。
      
      君子期见状,嘴角的笑又真诚了几分。他悠悠的晃到令絃身边坐下,手裡不知何时已经捧了一本《异闻录》,随意的读了起来。
      
      琴声幽幽,久违的宁静。泠泠琴音在室内流淌,彷彿整个世界都静了下来,眷恋这份宁静。
      
      江伯寒修长的手指抚过七絃古琴,就像真的有泉水潺潺流出;轻轻一拨,彷彿听见了水滴落石上的声音,清脆而悦耳,如珠玉之声,叫人清心,缓解了一身疲惫。
      
      没有多久,江伯寒感觉左侧肩膀一重。那缠著他弹琴的人手中的书正翻到了《轩辕柏》页,翻开的人却靠在了他肩上睡了个不省人事。
      
      檀木窗外,鸟雀啁揪。落叶洒落窗台上,掩映了窗内的一室安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