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改错) ...

  •   第三章
      
      姜嬷嬷又说:
      
      “息囊丸是从好几朝后宫流传下来的方子,只对身体肌肤上的汗毛有效,不会损及秀发,娘娘尽管放心服用。”
      
      谢郬扶额无语:
      
      “这身体毛发是天生之物,每个人都有,何必褪得这般干净。”
      
      话音刚落,姜嬷嬷扑通一声就跪在谢郬面前,泪眼婆娑道:
      
      “娘娘,这后宫美人千千万,年年都有新人进,若是您不将身子保养到最好,如何留得圣心在,您这般任性,可叫奴婢们怎么活呀?”
      
      姜嬷嬷这说哭就哭的本事让谢郬相当钦佩,但泪眼濛濛这一招,谢郬早已学得炉火纯青,青出于蓝,姜嬷嬷此举已经不能让她像刚入宫那会儿手忙脚乱了。
      
      看着姜嬷嬷哭,谢郬无动于衷,甚至还带点疲惫后的冷漠:
      
      “嬷嬷刚不还说,凭我的美貌和身份,这辈子都不可能失宠吗?”
      
      姜嬷嬷恨铁不成钢:
      
      “娘娘!不失宠和受宠是一回事吗?”
      
      谢郬脑子转不过弯:“不是一回事吗?”
      
      “当然不是!”姜嬷嬷长叹一声:
      
      “不失宠只是因为陛下顾及您的身份,受宠是陛下真心实意的爱您,两者之差犹如天堑,娘娘您怎么就是不懂呢?”
      
      谢郬确实不懂:
      
      “可我从入宫就开始保养,保养了一年多,陛下也没真心实意的爱我,可见保养没什么用。”
      
      “怎么没用?这一年多来,娘娘侍寝的次数比宫里其他妃嫔加起来都要多。”姜嬷嬷不哭了,言语还带点小自豪。
      
      谢郬小声嘀咕:“侍寝次数能说明什么……”
      
      “说明娘娘受宠!”姜嬷嬷说。
      
      “……”谢郬两手一摊:“陛下今儿还用剑砍我来着,嬷嬷您瞧我这袖子,剑要是砍我身上,这条胳膊都没了,有我这么受宠的吗?”
      
      姜嬷嬷瞧了瞧谢郬裂开的袖子,面色一凛:
      
      “哟,这么大口子,可不好缝啊。”
      
      谢郬愤怒:“不是吧?合着我谢郬一条胳膊,在姜嬷嬷眼里还不如一只袖子?”
      
      姜嬷嬷惊愕抬头看向谢郬,猛地扑上前来捂住她的嘴。
      
      “娘娘慎言。”姜嬷嬷象征性往殿外看去一眼,提醒谢郬:
      
      “在宫里您不叫谢郬,叫谢苒!可不能说错了,凝辉宫里便罢了,若被外人听去,咱们谢家可是抄家灭族的罪。”
      
      谢郬被姜嬷嬷捂着嘴,只能眨巴两下眼睛表示自己知道了。
      
      姜嬷嬷警告地瞪了她两眼,才放开谢郬,叫她将宫装脱下来给她拿去尚衣局修补。
      
      **
      
      一炷香后。
      
      谢郬泡在热气腾腾香喷喷的浴池里,鼻子以下都泡在水里,不时吐出个泡泡驱散快要飘到她面前的花瓣。
      
      池子里撒满了各种各样的鲜花,开始泡的时候,这香气熏得谢郬一度想昏厥,现在泡的次数多了,才稍微习惯了点。
      
      她叫谢郬,十九年前胎穿在镇国将军的营地夫人柳氏肚子里,成了镇国将军府的庶长女。
      
      谢郬跟嫡夫人手边金尊玉贵养大的嫡妹谢苒不同,谢郬是在边关长大的。
      
      她娘柳氏是镇国将军谢远臣的近身女史,自小习武,既是侍女也是护卫,长大后柳氏就当了谢远臣的营地侍妾。
      
      军中日子虽然艰苦,但柳氏跟着谢远臣也算过了几年蜜里调油的日子。
      
      直到几年后,柳氏怀孕了,恰逢战事,谢远臣怕她受累,便遣人将之送回京城将军府里安胎。
      
      将军府里的日子不比营地逍遥,柳氏在将军府是被圈在一处偏院里养胎的,将军夫人不承认柳氏的身份,没有得到嫡妻认可的妾,连外室都不如。
      
      只因腹中怀了孩子,将军夫人才没敢将柳氏直接赶出去。
      
      柳氏在将军府艰难求生,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柳氏从鬼门关走了一通,她乃习武之人,身体原本十分健康,可惜孕中亏损太多,生孩子又耗去了半条命,生了孩子以后就诸病缠身,硬是拼着一颗护女之心,支撑到谢远臣凯旋。
      
      柳氏将女儿亲手托付到谢远臣手中后没多久就去了。
      
      谢远臣看着昔日情投意合之爱妾惨死,出生半年多的女儿竟比人家刚刚满月的还要瘦小。
      
      谢郬还是婴儿,虽然脑中存有成年人的记忆,但却没法以婴儿之身保住妈妈,别说保妈妈了,就连她自己也自身难保。
      
      出于求生意识,谢郬知道谢远臣是自己亲爹,于是有他在的地方,她就拼了命的嚎哭,谁抱都不好使,直到把她送到谢远臣手里,她才停止哭泣。
      
      谢远臣看着这个对自己异常亲近依赖的小生命,心都要碎了。
      
      得知柳氏怀孕期间在将军府过的日子,谢远臣愤怒至极,几近提着剑要杀了将军夫人为柳氏填命。
      
      然则老夫人以死相逼护住将军夫人,谢远臣只能作罢,但柳氏留下的庶长女却再也不敢放在将军府里养,就算老夫人和将军夫人竭力保证一定善待他也不信。
      
      于是一个大老爷们儿,背着个奶娃娃去了边关,想着哪怕边关苦一些,也总比将她留在京城没了性命要强。
      
      谢郬就是在谢远臣身边长大的,是谢家的庶长女,自小长在军营里,十九年来一次都没回过京城,京城中人知道谢家有这么个女儿,却没几个人见过她。
      
      原本谢郬是一辈子都不想回京城的,如果不是一年多前她十六岁的嫡妹谢苒,因不想入宫常伴喜怒无常的暴君身侧而逃婚了,皇帝和谢家的关系一触即发,为了不挑起无端战祸,谢远臣只好让谢郬顶替谢苒入宫。
      
      而将军夫人那里,本就不愿被自己娇宠着长大的女儿,入宫到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暴君身边,于是谢远臣提出用谢郬顶替谢苒的时候,将军夫人一口就答应了,将谢苒与人私奔,谢郬顶替入宫之事瞒得滴水不漏。
      
      还在入宫前,将军夫人尽心尽力的请来名师教导谢郬,让她脱去一身野气,摇身一变成了个上京名媛,表面上!
      
      唉,谢郬长叹。
      
      要不是谢苒逃婚,谢郬此时仍在边关撒蹄儿跑马,逍遥快活呢,何至于要来受这些管束!
      
      “娘娘,您抬一抬胳膊,腋下也得泡着才行。”
      
      伺候谢郬用汤的两个宫婢——福如、东海游到谢郬身旁,分别为她抬起一条胳膊,寿比、南山则抬起谢郬笔直的双腿,让她生无可恋,像一具死尸般漂浮在撒满鲜花的池水中。
      
      从前在边关,十天半个月不洗一回澡都是常事,谢郬哪里想到入宫以后,每天洗澡竟然成了最大的难题。
      
      姜嬷嬷也不知从哪儿弄来这秘方那秘药,谢郬感觉自己都快被姜嬷嬷捣鼓出来的那些香料腌入味了。
      
      苦不堪言。
      
      **
      
      高瑨把谢贵妃打发走以后,由苏别鹤扶着躺回龙床之上。
      
      谢氏离开后,果然那声音就再也没出现过。
      
      这么闹了一番,高瑨累极,便睡过去,刚开始还行,可睡了一会儿后,他脑中再次响起嘈嘈杂音:
      
      【拿命来……】
      
      【我咬死你……】
      
      【狗贼,你杀我全家,不得好死……】
      
      声音幽幽,仿佛从阿鼻地狱传出的,环绕在高瑨周身不得安宁,高瑨敛住心神,勒令自己从噩梦中醒来。
      
      睁开双眼,仍是明黄床帐,而高瑨全身上下仿佛从水里捞出来似的,冷汗岑岑。
      
      他昏迷这几日,耳中听到最多的就是这些阴森恐怖的声音,像是有无数恶鬼缠绕在他周身,伺机将他从阳世间拉下地狱,高瑨觉得自己当时一只脚已经被拉下去了,后来一阵环佩叮当的清脆声音打破了那幽森恐怖,将他拉了回来。
      
      那时,高瑨第一次觉得环佩相击声犹如天籁。
      
      被拉回来之后,高瑨才勉强休养了一段时间,直到先前醒来。
      
      现在他明明疲累至极,可只要他一闭上眼睛,刚有些睡意,那些地狱里的声音就再次侵袭,让他想睡都睡不着。
      
      好想再听一次那环佩叮当之声。
      
      高瑨从龙床上坐起,唤来伺候的宫人,叫他们拿着金玉在旁边击打轻碰。
      
      听着这声音,高瑨再次躺下。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一旦高瑨有了睡意,哪怕这种金石相击的声音犹在耳旁,他脑海中的恐怖之声依然来袭,宫人们刻意碰撞的金石之声非但不能为高瑨驱散恶声,反而叫他更加烦躁。
      
      “滚!全都滚出去!”
      
      高瑨躺在龙床上对床下奉命金石相击的宫人们下令,宫人们不敢停留,慌忙退下。
      
      宫人退下后,高瑨捧着疼痛不已的脑袋。
      
      “陛下,太师求见。”苏别鹤在殿外说。
      
      高瑨放下双掌,强撑精神:“宣。”
      
      太师沈天峰走入高瑨寝殿,他是高瑨的先生,自高瑨少时便从旁辅佐,出谋划策,高瑨十分信任他,登基之后,授沈天峰太师之职。
      
      沈天峰为太师之前,朝臣们大多以镇国将军谢远臣马首是瞻,沈太师出现之后,分去了谢远臣在朝臣中的一些势力,为高瑨很好的平衡了朝堂臣子间的关系。
      
      沈太师入殿行礼后,见高瑨脸色惨白,关切上前:
      
      “陛下脸色怎的如此,太医可说什么了?”
      
      沈太师自小看着高瑨长大,两人虽是师徒关系,但情同父子,高瑨遭雷劈昏迷期间,就是沈太师为高瑨稳住朝局。
      
      “无妨。太师不必为朕担忧。”高瑨说。
      
      又问:“朕昏迷期间,朝堂可有人惹事?”
      
      沈太师回禀:“陛下放心,朝中虽有些猜测,但都被臣压下去了,如今陛下龙体最为关键,还望陛下好生调养。”
      
      高瑨点头:“朕知道,那朝堂便有劳太师。”
      
      沈太师领命,又坚持将太医唤来问清高瑨病情之后,才千叮万嘱着离开。
      
      高瑨问太医自己为何噩梦不断,太医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只道是被雷电击中后的反应。
      
      太医退下后,高瑨招来宫人询问他昏迷期间来探望过他的人,宫人告诉高瑨,那几日来他身边侍疾的只有谢贵妃和胡美人。
      
      也就是说,高瑨在睡梦中听见的环佩叮当声很可能就是这两人身上发出的。
      
      高瑨现在不想见谢氏,便将希望寄托在胡美人身上,拖着病体,摆驾胡美人的住所。
      
      

  •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继续发红包,截止明天发红包时。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