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准跟我说话!》三千大梦叙平生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1-27 09:05:4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有了黑衬衫的有力佐证,于笙毫无悬念被认定成了无辜受害的过路同学。
      
      地上那些人看着惨烈,其实于笙手里留了分寸,哪儿都没真伤着,趴了一阵也就缓过了那口气。
      跟班都是被拉来撑场子的,没成想要堵的人居然有这么牛逼的战斗力。这会儿心态都崩得差不多了,在于笙友好关切的问候下拼命打着哆嗦,谁也不敢如实交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没造成任何严重后果,最多就是个批评教育的级别。
      警察早司空见惯,熟练地一个个把人拎起来扔进警车,准备带回去进行严肃的思想教育洗礼。
      扫把头气得要命,捂着手腕暴跳如雷地骂,被利落塞进车里,风驰电掣拉去了警局反省教育写检查。
      
      乱糟糟的局面转眼间清净下来。
      
      于笙揉揉额头,松了口气。
      
      他倒不怕去警局写检查,只不过要是去了警局,就势必要耽误时间,错过考试是一定的。
      也不知道是谁想出的旷考就给家长发短信的鬼主意。
      
      还有七分钟就封校了,时间有点儿紧,于笙没工夫耽搁,抬腿直奔后墙。
      才跑出两步,他整个人忽然猛地一顿,脚步回错,干净利落折了个身。
      
      黑衬衫还没走。
      
      就跟在他身后,右手拎着那袋邪教煎饼,左手悬在他肩上,还没来得及拍下来。
      
      于笙警惕地扫了他一眼。
      
      虽然没穿着校服,但对方这个年纪,出现在这种地方,十有八九还是来考试的。
      三中的人他都认识,没有这么欠揍的一号,可也太不像是省重点那种地方的人。
      
      进考场就不让再看复习资料了,要复习就得蹲在门口。这一路上学生不少,三中和省重点泾渭分明,看书包的重量和校门口埋头苦读最后冲刺的认真程度就不难分辨出来。
      
      眼前这家伙显然什么都没带,连“逢考必过套装”都没买一个。
      看起来一点都没有优等生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样子。
      
      马上就要七点半了,从前门进去至少要旷考一科。他甚至也一点没因为这个着急,依然悠闲懒散地站着,挺友好地把切成两半的煎饼朝于笙递了一半。
      
      空气里迅速弥漫开叫人一点也不愉快的食物香气。
      
      于笙:“……”
      
      早上出门不该不吃饭的。
      也不知道一会儿能不能给他时间啃个苹果。
      
      “拿着吧,我也吃不了。”
      黑衬衫又把半份煎饼朝他递了递,嗓音低沉磁性,像是生吞了个低音炮:“刚那个不是叫他们弄掉了?”
      
      于笙没好气:“路过,吓掉的。”
      
      有点意外他记仇的点,黑衬衫扬了下眉峰,没忍住,轻笑了一声。
      
      他原本看起来就挺欠揍,一笑起来,这种欠揍感就在于笙这儿莫名到了顶峰。
      
      ……好歹也算帮了半个忙。
      于笙一向讲道理,磨着牙根吸了口气,掠过递来的煎饼没理,径直转身:“跟着。”
      
      眼前的人他不认识,也不眼熟,估计还是省重点那边的学生。连他们这个学校都这么重视这次莫名其妙的统考,省重点的优等生迟到旷考,怕是要被吊起来点天灯。
      
      黑衬衫有点儿疑惑,也没多问,挑挑眉毛,依言跟上去。
      
      于笙常年翻墙,早熟练得闭着眼睛都能进学校。驾轻就熟绕开监控,绕过两块公告牌,就到了一块栏杆尖刺被掰掉的豁口下面。
      
      黑衬衫跟在他身后,一块儿站定。
      还是刚才那一副不急不慢的架势,挺仔细地凑近了,微仰着头打量那块一看就是暴力造成的豁口。
      
      于笙扯扯衣服:“会翻墙吗?”
      
      黑衬衫眨了下眼睛,循声低下头。
      
      ……
      多半是费点劲。
      
      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于笙扫了一眼他斯斯文文的眼镜衬衫,懒得多磨蹭废话,脱下校服目测了下距离,抬手扔上去:“拽着,你这个身高,一使劲就上去了。”
      
      于笙练过几年体育,篮球除了大前锋都能打,手里有准,衣服抛上去就稳稳当当勾住了栏杆。
      
      他没停顿,顺手扯着袖子往下一系,踩着墙体借了下力,整个人利落地掠过栏杆。
      围墙不算高,于笙没耽搁,单手在栏杆上一撑一折,稳稳落地。
      
      黑衬衫站在墙外,视线始终跟着他,眼底悄然亮了亮。
      
      于笙拍了拍掌心沾的灰:“学会没有?”
      没等他答话,于笙已经把校服卷了卷,从栏杆缝塞进他手里:“利索点,要封校了。”
      
      少年的手清瘦干净,骨节分明手指颀长,一使力气就透出淡淡的青筋。
      
      黑衬衫的视线在那只手上停留一瞬,抬头,朝他笑笑:“学会了。”
      他的喉结很明显,随着说话微微滚动,顺着向下,掩进扣得严丝合缝的衬衫衣领。
      
      于笙不自觉地皱了皱眉。
      
      低音炮。
      真他妈好听。
      
      高中正好是卡在变声前后的分水岭。于笙每天都要检查检查自己变没变声,偏偏不管怎么熬夜烧烤喝啤酒,嗓音里清亮的少年音色也压都压不下来,每次打架身边都得带几个大嗓门粗嗓子帮忙吆喝。
      
      要多没面子有多没面子。
      
      像这种个子高又低音炮的,于笙看着看着就来气。
      
      被他看着来气的人显然没有这份自知之明,隔着栏杆递过那两份煎饼,示意于笙帮忙拿着,握着校服袖子在手臂上稍卷了两卷。
      然后一手攥住栏杆,手臂使力,轻轻松松做了个引体向上,把自己拎上了围墙。
      
      独树一帜。
      
      非常的不落窠臼。
      
      于笙被他别开生面的翻墙技巧惊了。
      
      黑衬衫看着瘦削,力气却显然一点都不小,手臂绷紧透过衣料,透过衬衫都能看得到流畅的肌肉线条。
      
      他用的办法虽然有点奇特,但动作却极其流畅精准。连墙身都没碰,只在顶上简单借力,整个人已经翻了过来,单手吊着,朝于笙招了下手。
      
      于笙挑挑眉,过去抬了头,没等开口,自己的校服已经迎面落进了怀里。
      
      一只手落在他肩膀上。
      对方松了攥着栏杆那只手,在他肩上轻轻一按,边上已经多了个人。
      
      于笙莫名有点震撼:“你们——省示范的围墙是通电的?”
      
      黑衬衫拍着手上的灰,正要道谢就被他一噎,话头顿了下,依然脾气很好地笑笑:“习惯了,改不过来。”
      
      他搭着于笙的肩膀落地,两个人离得有点太近了,低沉清晰的嗓音落在于笙耳朵里,激得他微微打了个激灵。
      于笙看他瞬间比刚才还不顺眼了十倍。
      
      不打算跟这种人再多打交道,于笙拍开肩头的手,把煎饼抛回他手里:“行了,进也进来了,赶紧去考你的试,迟到了可别蹲在门口哭。”
      
      他的考场在高三楼,离这边还有点距离,没时间在这儿多废话,卷起校服抬腿就走。
      
      黑衬衫抬手扯住了他。
      
      于笙吸了口气,火气压不住地蹿上来,嘶了一声:“有完没完?还有什么——”
      
      他的嘴忽然被一只手牢牢捂住,整个人也被圈进肩臂间,一并躲到了棵挺粗的树后。
      
      教育处主任背着手,迈着八字步不紧不慢走了过来。
      隐约听见这边有动静,主任抬头扫了一眼,没见什么异样,检查了一遍路标和隔离带,就从后门进了教学楼。
      
      于笙皱了下眉,抬头看了身前这人一眼。
      
      黑衬衫这一套动作意外的熟练,单手捂着他的嘴,肩臂一并圈着他,一手扣在树上。
      板正的衬衫布料微凉,淡淡体温透过衣料渗过来,贴在于笙颈间的皮肤上。
      一点干净的红茶香气。
      
      黑衬衫等了一阵,稍稍探出去扫了扫。
      “行了。”
      他松开手,修长冷白的手指在于笙眼前晃了下:“事急从权,没来得及跟你商量……没事吧?”
      
      于笙皱紧了眉,打开他的手,抬起袖子用力擦了擦嘴。
      
      就想按时考个试,也不知道哪儿来的这么多破事。
      于笙觉得自己和这个考试可能是命里犯冲。
      
      黑衬衫没再多说话,朝隔离带过去,单手拎起足够过人的高度,回头等他。
      
      这次对方确实是帮了他个忙。
      
      教育处主任在三中是人人头疼的存在,要是翻墙被他看见,轻则写检查重则给处分,麻烦得要命。
      他急着去考场,也没怎么注意四周的情况,要不是被及时扯了一把,现在说不定就要进办公室去喝茶了。
      
      人家正经帮了忙,总不能一句不谢。
      
      于笙深吸口气,决定抛开成见好好跟他说话,走过去:“谢了,祝你今天考第二。”
      
      因为莫名其妙仿佛玄学的技能点,要想好好祝人家,就只能这么精准扶贫。
      
      好的不灵坏的灵,这种话祝完其实也是没什么用的。但要是说出“祝你考试顺利”、“祝你生活愉快”这种话来,就很容易因为态度不诚恳成为反向嘲讽,导致别人整场考试都倒霉得一批,生活坎坷得仿佛当场失去梦想。
      
      学霸的世界于笙不了解,只知道没意外的话,第一大概是那个传说中的学神没跑,考第二也就是最好的成绩了。
      
      “第二——”黑衬衫扬了下眉,镜片后的眼睛好奇地微弯,“我?”
      
      “对啊。”
      
      时间马上不够了,于笙没工夫跟他解释,拍拍衣服,钻过隔离带往教学楼急匆匆赶过去。
      
      “不然还能是我吗?”

  • 作者有话要说:  在接下来四分之三的篇幅里,我们笙哥都在深刻后悔今天多逼逼的这句话。
    感谢大家的雷和营养液!这章也抽红包哇朋友们!!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