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亦何欢(梁山同人)》沈几枝 ^第3章^ 最新更新:2018-10-13 12:00:3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三) ...

  •   三)
      “坐。”梁湾头也不抬地写着病例。
      “哪里不舒服”
      那中年女子并未接话。
      梁湾这才抬头看着她。那女子身高不高,好看的眉眼染了几分病态,病历上的年龄只有48,却有超出这个年纪的苍老。
      “梁医生...”她小心翼翼地叫了一声。
      “您有哪里不舒服”梁湾觉得有点奇怪,便又询问了一遍。
      她并未接话,而是盯着梁湾脸良久,才道“你背后...是不是有个凤凰纹身”
      梁湾心下一愣,“没有。”
      “你一定有。”
      梁湾猜不出她的来历,平静地给了她一个笑脸“这里是医院,要是您没什么事的话,就不要打扰我们工作了。”
      “我想看看你背后的纹身。”
      梁湾气不打一处来,蹙眉问道“和你有什么关系”
      那中年女子愣了一下“.....我想我们可能认识。”
      她见梁湾没什么反应,便急忙道:“左肩有个纹身,暗红色的,只有身体发热的时候才会显现出来,对不对?我认识你。”
      梁湾看着她一脸急切的样子,感觉似曾相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你到底是谁?”
      “我是你妈妈的…朋友。” 中年女子手拉着梁湾袖子,像是要竭力解释清楚些什么。
      “我…妈妈?”
      “您说真的?她现在在哪里??她过得怎么样了现在??我..我想去找她。”梁湾的声音有些颤抖。
      “她…”中年女子扭头避免对上梁湾那双喜出望外的眼,沉声道
      “她已经死了。”
      梁湾眼里的光在那瞬间黯淡了下来,两人都未再言语,房间里说不出的静寂。
      “梁医生这里结束了吗”小护士从门缝中探出脑袋
      梁湾尴尬笑笑“阿姨我还在上班呢,您看要是有什么事…”
      中年女子掰开她的手,塞了一张小纸条,未置一词便匆忙离去。
      
      “七月六日,医院楼下的咖啡厅我来等你。”
      
      整个下午梁湾都在心神不宁中度过,好不容易挨到了下班,走出医院大门就看见夕阳下那熟悉的身影,悬着的心瞬间放了下来。
      “辛苦了”张日山笑着接过她手里的包,为她打开车门
      “我们回家。”
      这是梁湾觉得一天中最安心的时候了。
      至于今天那中年女子的事情,她并未准备告诉他,既是怕他担心,也怕那女子若是汪家人,难免会让他为难。
      是日。
      梁湾提前请好了半天假,领着包便匆忙跑向楼下那间咖啡厅,中年女子招手示意她过去。
      “到底什么事?”虽说这中年女子看着也无害自己的意思,但是梁湾还是选择保持一份警惕。
      中年女子尴尬笑笑“你看看要不要喝点什么…半天班下来挺累的吧…你说你学什么不好…当医生多累呀”
      梁湾心下一暖,语气也缓和了几分:“阿姨我没事,您找我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是这样,” 中年女子收起笑容
      “我姓汪。”
      “你是汪家人?” 梁湾并不觉得惊讶,挑眉看她。
      “你知道你背后纹身的意思?”中年女子眼神立马紧张起来
      “我知道。”
      “那你要不和我回汪家吧”她眼神显出了几分急切,看着梁湾一脸看怪物的眼神继续道“这里太危险了。”
      “为什么?”
      “我不能说。”门口一闪而过的黑影使她立马恢复了平静。
      她眼神示意了一下梁湾,用手沾了杯中的水,在桌子上一笔一划写道
      “张家。”
      梁湾心下不由觉得好笑,却又立马反应过来“汪家知道我和张日山在一起了?可为什么又说张日山危险??难道…汪家要害张日山…可汪家并不知道我是他们族人…” 寻思片刻,道“张家的确危险…可我回汪家就能安全?汪家现在又在哪里?”
      “我不能说。”中年女子摇了摇头
      梁湾皱了皱眉头,余光扫过身后的玻璃窗,
      “难道…这里有汪家人?”
      “你若是想清楚了,这个号码,打给我”说着又递上了一张小纸条。
      梁湾踟蹰了片刻,还是接过了它,心里却是一阵恶寒 “不对…汪家不是在一年前已经被剿灭了吗…”
      此时的新月饭店,声声慢疾步走进了张日山的办公室
      “会长。”
      “说。”
      “梁湾小姐她今天…见了汪家人。”
      张日山握住笔的手颤了颤“在哪里?她出什么事没有?”
      “没有…”
      “这丫头…”张日山松了口气,“她人没事就好,其他就不必再向我汇报了”
      “是”声声慢恭恭敬敬正准备退下,却又被张日山叫住
      “那汪家人说什么了?”
      “劝梁小姐去汪家。”
      张日山眯了眯眼,合上了手中的笔:“我知道了,退下吧”
      回到家的梁湾就一直魂不守舍,那张写着电话的纸条被她藏进了包里,张日山不会看到。
      “怎么了今天?”张日山从后面搂住她的腰,夏夜凉爽的风和脖颈间他的鼻息,使得梁湾的心痒痒的,“没,没怎么呀” 她笑了笑,声音是与平日不同的娇柔。张日山依旧抱着她没有松手,“ 有什么事就和我说,我们一起解决。嗯?”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梁湾挣开张日山的手“我要去敷面膜啦,粘人精。”
      微弱的灯光下张日山看着她瘦瘦小小的背影,不由失笑 “其实我都知道,但是既然决定了我们要一起走这条路…
      “我会保护好你。”
      次日清晨。
      一宿都没有怎么睡的梁湾终于还是拨通了那个号码。
      嘟….
      “hello?” 对面却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吓得梁湾忙挂了电话。
      重拨,对面却先说话了
      “你没打错,miss梁小姐。我是汪先生。”
      梁湾暗叫不好,下意识想挂了电话。好奇心却使她没有按下终止通话。
      汪先生见她没有回应,便继续道“梁小姐,我知道你听得到。啊”他像是想起什么“让我来猜猜原因…”,“想必是你的母亲让梁小姐,不对,汪小姐你回心转意了吧?”
      “我的…妈妈?她不是死了吗??”不知为何,梁湾感受到了一种在古潼京都未曾感受过的恐惧感
      “哈哈哈,梁小姐还真是天真,别人说什么你都信。”
      “昨日找你的那女士便是你的母亲,现在她在我们这里。”
      “…为什么?”
      “为什么?她是汪家人,你也是。We are family。”
      “梁湾,欢迎回家。”
      嘟嘟嘟…
      梁湾愣了很久,伴随着恐惧感的是一种恶心,对汪家说不出的排斥也在此刻显现的淋漓尽致。如果说古潼京只是死亡的威胁,如今汪家心理上的压迫却更让人毛骨悚然,饿死困死被黑毛蛇咬死都只是一个人的事,而梁湾清楚的明白,汪家的这通电话,陷入危险的不仅是她自己,还有她的妈妈,或许还有素未抹面的亲人,以及…
      ‘’张日山。”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