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亦何欢(梁山同人)》沈几枝 ^第10章^ 最新更新:2018-10-15 19:53:4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十一) ...

  •   (十一)
      “罗雀你去准备一下,三天后出发去柴达木。” 梁湾拽了拽张日山衣袖“我要和你一起去。”
      张日山还未来得及劝她,吴邪却先开口了“恐怕梁小姐这次不想去也得去,你身上的纹身注定了你可能不会等同于那些汪家人。” 他看了一眼张日山,道“张会长,您觉得当汪家人知道自家人和张家内族人生了孩子…体内还有麒麟竭,他们会怎么样?” 张日山拧了拧眉,默不作声。“当然是…在汪家给予一个特殊的地位,孩子尚小,什么事都是可以改变的,若汪家在经历当时种种变数后,还能记得梁小姐变为己用,恐怕现在我们也就没有站在这里的权利了。”
      “只可惜…他们并没有这样做。”
      “梁湾现在和汪家毫无干系,帮不上什么忙。”
      “张会长错了。梁小姐此行,全是为她自己。内族张家人要背负的命运,换成了当年仿造张家而建立的汪家,只是换汤不换药。逃不掉的。”
      梁湾轻轻拉住张日山的手“我想去。”她怕张日山这个倔老头还是不同意,便又补了一句“为了我自己。”
      ————
      三天后。
      “大家今晚就在这里休息,你去招呼一声。” 吴邪拍了拍身旁的坎肩。
      随行去西王母的人其实并不多,除了梁湾张日山,铁三角一个不少,其次就是罗雀坎肩,解语花黑瞎子。苏万知道黑瞎子要跟着去之后,也嚷着要去,却被他拦住了“就你那点三脚猫功夫,去西王母就是个累赘。”苏万一脸委屈“我就是想给师父做些啥…” 黑瞎子笑着哼了一声“呆在北京接应我们。”
      “怎么接应?”
      “到时候自然有人会告诉你。”
      梁湾看着周围这些人不由得放心了下来,几年在张日山身边,也听得不少他们的故事,如今南瞎北哑,解家雨臣,老谋深算的吴小三爷,还有自家张日山,一个个都是一打十的高手,再加上自己又是医生,这一路应该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天心石粉随身带着,吴邪说西王母也会有蛇,血清也放在你身上,太重的东西放我这里就行。”临行前张日山突然话变多了起来,事无巨细地交代着。梁湾也对着清单,一样一样检查“手电筒够了?” “带上火折子,有些地方要扔火折子才能看见。”远处的吴邪检查着枪和弹药,头也不回地喊了一句。“好。”
      最悠闲的就是南瞎北哑这组,张起灵倚在柜门上,擦拭着黑金古刀,对于吴邪他们的准备不置一词,瞎子也是轻松得很,一把短匕首别在腰间,手上把玩着用的很顺手的m9,包里也只是简单的纱布清水压缩饼干,别无他物。
      越是厉害的人,面对未知情况越是轻松,对于死亡也更是洒脱。梁湾想起在古潼京的时候,张日山却不慌不忙,“我们可以在这里生活四十年。”,“当时的他,可能只是怕自己出事吧,”她心想,“若是他一个人…”,可能这群人里,唯一害怕死亡的人,也只有她一个了。她怕死,怕分离,怕反目,她想所有人都能好好的,享受他们应有的一生,比如黎簇,比如苏万。但是她比谁都想知道真相,比谁都要勇敢,她敢面对未知,面对分离,面对生死,比如汪家,比如古潼京。只要,和他一起,陪他一起。
      吴邪坐在篝火旁,手中画着些什么。张日山在他身旁坐了下来“不愧是学建筑的,结构很清楚。”“张会长少拿我打趣。我虽然去过那里,但还是保险点比较好。毕竟张会长夫人的命,我可冒险不起啊。”
      “你知道就好。”
      “那既然这样,我还是有些东西需要告诉张会长的。” 吴邪放下图纸,“西王母宫中,有一个洞…洞内的情况我虽不知道,但是小哥去了那里,我只记得…”他眯了眯眼,像是在回忆一个很久远的故事,“他说‘没有时间了’…我以前还不明白,现在看来,他可能看到了自己的过去。”“后来他还记不记得些什么?”“他…”吴邪的声音透露着几分无奈,“他失忆了。”
      “那里,可能会让人记起自己的过去。”想到什么,,他又补充了一句“那里不是终极。”
      “张会长先回去休息吧,梁医生可看着呢。” 吴邪勾勾嘴角,朝着帐篷边准备擦干头发的梁湾扬扬下巴。“我让她先睡觉了,我们聊会天?” “怎么,还没过年就想起找我们这些孙辈唠家常了?”吴邪从包里拿出两瓶酒,递了一瓶给张日山 “开开玩笑,聊聊吧。”
      张日山接过酒,放在一边“我很好奇你和他们之前都发生了什么。”
      “发生的可多了,张会长你信不信,若是当年我没有跟着我那三叔去趟七星鲁王宫那趟浑水,今日带你们来到这里的,就不是我了。” 吴邪仰头喝了一口,“那日三叔将他领到我杭州那小铺子门口,一切都变化了。那是没觉得有什么,现在回头看看,每一步都是风云巨变。后来我们一起去过很多地方,蛇沼鬼城,云顶天宫,七夕鲁王宫,张家古楼,很多次都快死了,但是很奇怪,做出那些要去冒险的选择时候,纯粹只是一时少年意气,无关布局,无关家族恩怨。所以以前觉得,三叔把我安排在这个局里,是想让我救了所有人。”
      “可是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英雄梦醒了。他想让我和我身边的人,为这个秘密铺路。我为了小哥,为了终极,害死了阿宁,害死了潘子,害死了苏难,害的身后这群人都要陪我趟这趟浑水。当我明白我谁都救不了的时候,我已经回不去了。”
      吴邪看着仰躺下来,枕着胳膊看着头顶的星空,“得亏不是你们张家人。我吴小三爷可受不起这种折腾。”
      张日山笑了笑,拿起身旁的酒瓶“再坚持一会,一切都快结束了。”
      “那张会长这喜酒,我可得去啊。年近四十没娶妻没生子,还得去参加百岁老人的婚礼。得,传奇人生。”吴邪坐起身和他碰了碰酒瓶,“结束前的故事最为精彩,张会长就拭目以待吧。”
      “好好休息,晚上我守着。”张日山拍了拍吴邪肩膀,再无多话。
      帐篷里的梁湾同样失眠了。手上的二响环因为外面微弱的篝火折射出了淡淡银白色的光,她出神地看着。对于这次的西王母宫,她心底居然生出几分期待来,毕竟这样的人生,实为不多见。“若是…没有遇到他又会是怎样呢…”
      “可能自己安安静静地在医院上班,永远也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不会有濒临死亡的恐惧,但也少了和他生死相随的机会。生在汪家好像不是件什么好事,但是遇到张日山,可能是用尽了自己全部的好运了。”
      她将二响环贴于心口,闭上眼,沉沉睡去。外面张日山时不时看向她帐篷的眼神,温柔得能掐出水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