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比起王一舟的肆意妄为,王家真正的掌舵人王博睿要精明沉着得多。

      也正因为如此,他其实比王一舟更能敏锐地感觉到容璟身上的不对劲。

      但看破不说破,只要容璟是个真有本事的人,那不管他这些本事是怎么忽然出现的,这都不重要。

      王博睿斟酌了一会儿,才撑着拐杖,缓缓道:“听闻容先生之前给我家这不肖子孙看过面相,断言他三日之内必有横祸且殃及父母……”

      “不知这祸事,可有什么解法?”

      一直沉默的裴大师闻言,也跟着抬头看向容璟。

      他会有解决的方法吗?就这样的一个年轻人……

      容璟从他们进门时就知道他们的来意。这时被三双眼睛盯着,也并没有故意吊着胃口。

      将手里的杯子放下,容璟淡淡开口道:“有。”

      王博睿面上一喜,然后就听容璟继续道:“但这横祸也是人祸,万事皆有因果,王老先生与其问我有没有解决方法,不如问问王少过去做了些什么。”

      清清淡淡的目光忽然看了过来,王一舟头上冒出冷汗,指尖也不可控制地发起了抖。

      不会的,不可能有人知道的,那件事他早就处理过首尾了,现在还知道这件事的人,只有他们几个一起参与其中的兄弟而已——

      连裴大师都看不出来的事,容璟怎么可能知道!

      王一舟反复地在心里说道,慢慢地,倒像是终于骗过了自己一样,放松了手指,脸上也露出了一个笑:“容先生说什么呢……我能做过什么。”

      “是,我是色迷心窍了点,但刚才我已经给您老人家道过歉了,至于以前的那些事——跟我在一起过的男人女人,不管怎么样,我最后也都出了资源和钱把他们起来了,我想,你情我愿的事,也不犯法吧?”

      容璟静静地看了他几秒,随后轻轻笑了笑:“你情我愿?”

      王一舟咽了咽唾沫,硬撑着道:“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事。”

      容璟指尖在沙发扶手上轻点了下,唇边笑意微冷:“王少说是,那便是吧。”

      王一舟心中更虚,不自觉地躲开了容璟看过来的视线。

      王博睿一看这情形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没想到他这几年放手任由王家发展,反倒是让这些小辈膨胀起来了。也不知道王一舟到底是背着他做了什么,居然还能给王家引来横祸!

      他猛地举起拐杖,往王一舟身上狠敲了几下,正想说点什么,身上带着的手机又忽然响起。

      重重地呼吸了一会儿,王博睿平息下心中的怒火,和容璟道了声“抱歉”,才接起电话。

      在他接电话的时候,容璟兀自起身,王一舟眼睁睁地看着他往书房的方向走去,张了张嘴,又牵扯到被拐杖狠敲过的地方,疼得他忍不住“嘶”了一声。

      但身上再痛,也不及他心里的慌张,王一舟想起每晚睡觉时在耳边回荡的哭嚎声,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肯定、肯定不会和那件事有关的。

      “……什么?成明摔了?怎么摔的?市人民医院是吗……嗯,我待会过去看看。”王博睿强作冷静地挂断电话,目光在触及一旁的王一舟时,还是忍不住举起拐杖,再打了一把。

      但王一舟这会儿也没心思觉得疼了,他睁大了眼睛看向王博睿:“爸摔了?不是说爸身边跟着刘大师吗,怎么还会……”

      怎么还会出事?

      “这不应该问你自己吗?”王博睿冷声道。

      到了这个时候,王博睿对容璟说的话再没有一丝质疑,同时也更想知道,王一舟到底瞒着他,瞒着王家做了些什么!

      王一舟呐呐不敢出声,王博睿也懒得理他,左右看了几眼,便看见容璟从书房里出来。

      容璟:“走吧。”

      王博睿一愣:“什么?”

      “去市人民医院。”容璟将画好的灵符放进口袋里,琥珀色的眼珠里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波动。

      像是早已预料到了一切似的。

      王博睿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好。”

      过了几秒,他又恭敬地补了一句:“麻烦容先生了。”

      容璟随意地点了下头,便示意他带路。

      王博睿连忙转过身,但没想到有人的速度居然比他更快。

      裴大师早在容璟说话时便起身去将门打开,在容璟走过去的时候,甚至还微微弯了弯腰。

      没有人比玄门之人更清楚这方面的深浅。

      裴大师自认为,自己在玄学界中也算得上有名有姓的中级天师,但在王家那边打电话过来前,他根本就不知道王成明出事了,更别提随口就能说出王成明现在所在的位置。

      但容璟……

      裴大师回想到,在王博睿手机响起的那一刻,他便已经起身往书房走去。如果他没看错的话,他出来时,手里拿的可不就是几张灵符?

      只是容璟收符的动作太快,他并未看清到底是哪方面的符箓。

      再联想到之前他们还未上门容璟就提前预备好杯子的作法,裴大师心里明白,这名他曾不太喜欢的青年,确实有着非同一般的能力。

      玄学界以实力为尊,裴大师这会儿倒不敢说不喜欢对方了,反倒觉得容璟自始至终冷淡的表现并无什么不妥。

      下了楼,王家司机就在下面等着。

      王博睿直接让王一舟自己滚去找辆车,自己则和容璟一起,坐进了车里。

      裴大师也跟着坐去了副驾驶。

      市人民医院离容璟住的这边有些远,司机尽量抄了近路走。

      王博睿坐在车上,双手时不时地摩挲着拐杖,神色好像老了十岁一样疲惫。

      相比起不成器的王一舟,王成明才是王家继续辉煌下去的根基。

      而且不提这个,王博睿本人也只有王成明这一个儿子,听到对方受伤入院的消息,难免心里担忧。

      “容先生……”王博睿皱着眉喊了容璟一声,但一时又不知道说什么。

      容璟微微侧过头,目光在他头上凝聚的那一股功德金光上轻轻扫过。

      即使这股金光因为王一舟招惹来的东西而染上了一层淡淡的黑气,但它的数目却依然可观。

      也正因为这这股功德金光的存在,王博睿现在的状态比起王一舟其实要好得多。

      只是从今天王成明入院的情况来看,恐怕这股金光也坚持不了多久。

      王博睿喊完容璟之后就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心下一惊:“容先生?是有什么不对吗?”

      容璟摇摇头,收回目光:“没什么。”

      看出王博睿有些犹疑,容璟想了想,还是开口道:“刚看见王老先生身带功德,日后不妨也继续多做些善事。”

      王博睿松了口气,随即也有些惊奇。

      做慈善什么的,他们这些圈子里的老家伙多多少少都会做一些,只是他本人对这方面更加关注,早几年建了一个基金会,到现在还亲自督察善款的去处。

      这事除了熟悉的人,也没多少个知道了。这会儿被容璟一语道破,王博睿在惊讶之余,又有一种不愧是容先生的感觉。

      “容先生善言,我和王家都记住了。”王博睿点点头,也没提王一舟如何。但在心底,他已经对这个孙子感到深深的失望了。

      容璟微微颔首,并没有多说什么。

      但坐在前排的裴大师听完他们的这场对话,却是更加震惊。

      功德金光可不是什么实物,这就跟人的气运一样,确实存在却又捉摸不透。而能只凭肉眼就能看透一个人身上的功德气运,这样的人在玄学界中也不过寥寥,且几乎都是那等镇山大天师般的存在。

      容璟这么年轻……真的可能吗?

      裴大师心中不由生出怀疑,还有一丝他不愿承认的,恐惧。

      到了医院,裴大师沉默地跟着下车,目光落在前面的容璟身上看了一会儿。

      王成明是在家下楼梯的时候不小心摔下来的,当时跟在他身边的还有裴大师的同门刘天师。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刘天师比较倒霉,在他发现王成明摔倒的那一刻下意识地伸手去扶了,却被往下倒去的王家主给一起带了下去。

      现在两个人一起躺在市人民医院的病房里,骨折擦伤的地方刚做好处理。

      容璟一进走廊就感觉到了一阵阴晦的气息传来。裴大师没容璟这样天生的敏锐感知,却也隐约感觉到了一点异样。

      他下意识地转头去看容璟的动作,就看见容璟恍若不觉地走上前,直接推开了病房们。

      “谁?裴大师……爸?你们怎么过来了。”

      一个神色有些苍白的儒雅男人躺在病床上,听到推门的声音,顿时警惕地抬起头盯着容璟,在看见他身后跟着进来的裴大师和王博睿时,身体才稍微放松了一些。

      只是他抬头看向容璟时,还是有些疑惑。

      王成明从楼梯上摔下来,因为有刘天师在后面抓了一下,摔到的只是右腿和左臂,脸上有一些擦伤,但不算严重。

      王博睿仔仔细细地看过一遍,确认他身上没有别的暗伤了,这才松了口气,转头看向容璟:“容先生,你看……”

      容璟在进来时,就已经注意到了王成明。他走走过去,目光在王成明身上转了一圈,随后手指轻轻一动,拉开了王成明身上的松垮的病号服领口。

      王成明:“你干什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