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烈的你》灿烂云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1-02 13:11:1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宋清虽然是热心肠。但也不是没有自己的原则。这种说要拜托他帮忙的事,就算是和班级荣誉有关的,他也知道不能太快同意。
      
      一旦表现得太好说话,班上以后遇到什么事需要拉壮丁的,肯定会是第一人选。他承认他有时候也想偷个懒。
      
      所以打算先拖着时间,应付着体委,让自己看着没那么好说话。
      
      最后装作拗不过再同意参加。
      
      但是体委完全没给他机会让他拖到最后,几乎是两人一交流,体委的话题就逃不出运动会。
      
      宋清为了耳根清净,提早妥协了。
      
      宋清稍微忧心了一下自己的学习和参加运动会的项目。估摸着找个时间能去练练五千米,不能直接上场。
      
      学校又多事发了新通知,要求运动会开幕式的入场和啦啦队不能省,和之前一样,还要彩排。
      
      虽然摸不清学校在高三的时候还搞这种形式是领导那里脑回路一下子没接好,但班主任还是为了图方便,直接在班会上把开幕式举旗手的任务安排给宋清和陈庹了。
      
      果然,只要有团体活动,事情只会越变越多。
      
      特别是还要花时间彩排。
      
      宋清不能理解学校这种安排,想着彩排也用不了多长的休息时间,就顺过气了。况且他目标学校考上也是十拿九稳,压力也没那么大。
      
      但是陈庹并不悠闲。他需要足够的时间复习,从他一直紧盯着高考倒计时开始,每天的休息时间他都已经安排得满满当当了。
      
      这样全身心扑到学习上,不去注意宋清。和宋清对话的次数也减少了很多,他不能让这份喜欢影响了他的高考。
      
      要是安排两个人参加彩排就不一样了,同一个班的举旗手,抬头不见低头见。
      
      到时候按照宋清的性格,话肯定不会停。
      
      体委运动会开场要忙着整队,没办法两头兼顾。除了他俩班上确实找不出身高差不多的人。
      
      陈庹只有听老师的安排。
      
      除了躲着宋清没什么别的办法了。
      
      宋清在下午放学之后,果然要拉陈庹一起去吃饭:“一起吃完饭过去排练吧。”
      
      “你先去,食堂人多。我懒得排队,先在教室看会儿书,我们等会在升旗台下面汇合就行了。”
      陈庹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倒是和平常一样冷静,其实脑子早就不清醒了,脖子上的鸡皮疙瘩起来不少。
      
      其实很想还跟宋清说几句的,还是算了。说话耍宝这种事,他陈庹做不来。
      
      “那就吃完饭,升旗台那里等你?”宋清说完没多想,就拉着杨旭奔向了食堂。
      
      陈庹看宋清走了。叹了一口气,趴桌子上继续做作业。
      
      和宋清一样迟钝的杨旭都觉得陈庹的态度不对:“宋清,你最近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吗?”
      
      宋清不知道杨旭说的那个“他”是谁,又问了一下。
      
      杨旭无语,还能是谁:“就陈庹啊,我总觉得他最近不愿意跟你一起吃饭。”
      
      “你以为他像你一样事多呀。你作为他的帮扶对象,你没事就多向他学习学习。别想些有的没的。爸爸现在都有点担心你的一诊了。”
      
      连杨旭都感觉到了,宋清这个空白脑袋仍然没意识到。
      
      杨旭感觉自己智商和辈分都被宋清侮辱了:“宋清,请你滚开。”
      
      宋清和杨旭斗嘴之后,都没有把这个陈庹事当真。
      
      陈庹拖到最后,是在集合前的十分钟,才从操场口慢慢走进来。
      
      宋清还没来得及跟陈庹开口说话,体育老师已经开始让班上举旗手整队排练了。
      
      老师在升旗台上安排举旗手在运动会开场的队形、站队的位置以及举旗手在开场之后,怎么回到班上的路线。
      
      无聊无聊无聊,宋清此时此刻非常无聊。
      
      身体不能动,宋清的眼睛转来转去打量周围的人。
      
      “彩排好无聊。我看老师这个样子,大概也是被赶鸭子上架的。”宋话唠确实一点也憋不住,抓住休息的空隙在台下和陈庹讲小话。
      
      要是不回宋清话,陈庹不想理他的态度太明显了。而且陈庹难得对宋清说的话表示认同。
      “嗯,这个时间就该在教室学习的。”
      
      当然,以宋清这种顺杆子爬的性格,陈庹只要和他说话,在他那就肯定不止说话了。
      
      在陈庹说话的时候,宋清把手搭在他肩上了。和上次搭肩一样,酥麻感从陈庹后颈一直到了整个头皮。
      
      这次陈庹头皮都要炸开了,身体也跟着反应抖了抖,心脏砰砰直跳。
      
      要命了,陈庹一心只想宋清把手拿开。
      
      但是宋清聊起天来嗓子不冒烟是不知道停下来的。他手臂和陈庹皮肤相贴的地方感觉到了陈庹的反应。
      
      “你抖什么?这个天没冷到发抖吧。再说了休息时间就是拿来休息的,用来学习也太浪费了。”
      
      “那你用休息时间可好好辅导一下王欢的同时,顺便帮我解决了杨旭的学习问题,那我会充满感激的。”
      
      宋清还是没看出来陈庹在躲他。
      
      陈庹瞬间想明白了,躲是没什么好躲的,其实像这样正常说话也没什么好难的。
      
      只要控制住,不要把紧张暴露出来就行。很自在。
      
      学校让他们连着三天下午在操场举着旗子排练。
      
      宋清难掩话痨本性,每天训练的休息时间都在吐槽学校的安排。
      
      开始第一天陈庹没抱怨学校的安排。到通知第二天排练,也是不满意了,跟着附和宋清的话。
      
      在这三天里宋清的活跃加上陈庹的自我妥协,他们又回到了当初关系贼好的那段时间,或者说是陈庹终于正常了。
      
      宋清也是后来听陈庹说这个事情难过,才知道陈庹刻意躲过他。
      
      运动会报名那段时间,体委除了软磨硬泡让宋清参加五千米。体委还顺带拜托他说服陈庹参加短跑项目。
      
      体委说陈庹很擅长短跑,把他拉过来班上就能拿奖。
      
      几次接触下来,宋清感觉已经摸清了体委的性格。体委就是个虚势高手,干什么都要夸一下,都要把陈庹的运动神经吹到天上去了。
      
      “你看陈庹,打篮球厉害吧。”体委看宋清不答应,开始了第二轮。不去卖保险都对不起他的口才,“你肯定不知道,他跑步也很厉害。”
      
      “确实不知道。”
      
      “他跑得特别快,去了真的就能拿奖。”
      
      宋清看透了体委目的就是要拉人去运动会充数,他抵抗失败,不能再拉别人。
      
      没同意。
      
      但是继前几天报名五千米,宋清每天耳朵边都是体委的声音之后,宋清又屈服了。
      
      “可是一看他就不会同意啊。你都和他当了这么久的同学了。”宋清没抱什么希望。
      
      体委激动地挽上袖子,像是要马上行动:“事在人为,我们俩一起去,我就不信了。”
      
      主要还是体委念经厉害,宋清就戳陈庹说了几句,陈庹这边最终抵抗无果。
      
      在体委和宋清的双重夹击下,迫不得已点头同意了。
      
      这次运动会的短跑项目集中在第一天,宋清参加的男子五千米项目被安排在运动会的第二天。
      
      第一天陈庹参加100米和200米,体委特地站在宋清旁边念叨:“他一报名我就知道我们班的奖牌稳了,你别紧张。”
      
      “在我看来你好像比较紧张吧。”宋清的话直接说出了体委的心声。
      
      陈庹穿着白色的长袖T恤搭着一个普通黑色运动裤和黑色跑鞋,头发也干净利落。
      
      安静等他的顺序,站那儿也不甩腿、不拉腿,等着开始。这一幅文静书生被逼上战场的样子确实也没什么名次好去争的。
      
      发令枪一响陈庹就冲了出去,就单单是气跑陈庹就快了对手半步。
      
      冲出去之后陈庹一直处于第一位,在终点甩了别人至少五米的距离。
      
      “陈庹初赛这个速度比校队的人都快吧。”宋清全程张大嘴巴,看到陈庹冲线那一刻才发出感叹。
      
      体委在旁边解释:“你看他旁边那两个人,就是校队的。”
      
      宋清佩服,陈庹真的牛。
      
      “他没拉伸,没事吧?”宋清想起来刚才陈庹站那儿像个木头一样。
      
      “做了热身的,在排队之前做的。”
      
      杨旭突然出现,插进宋清和体委的话:“不跟你吹,陈庹真的是个全面发展的学霸。他高一是校田径队的,后来文理分科之后就专心学习,退队没参加体育训练了。”
      
      宋清对杨旭刚才没有来加油很不满意:“我和王欢都一直在这里全程看比赛,就你不知道死哪里去了。请你记住,我们是一个team,不要轻易抛下我们。”
      
      “哪能呀,我就去上了个厕所前面就没位置了。我觉得站后面还挺好的,也能加油。”
      “刚才有个妹子找我搭话要笔直站在起跑线上那个男生的QQ号,我看了看那不就是陈庹吗。”
      “所以花时间跟她聊了会天,把我自己的QQ号给她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阴险狡诈呀,杨同学。”王欢在旁边对杨旭竖起了大拇指,表示对他不要脸的虚假称赞。
      
      “反正这个妹子追陈庹是没戏啊。你看陈庹这个样子就知道他不可能谈恋爱。还不如我来,我愿意牺牲自己的清白,来保证陈庹在高三能不受打扰地安心学习。”
      
      贫嘴了好长一段时间,才等到决赛开始。场外班上的啦啦队数量明显比预赛多了很多。
      
      全班还花了一中午的时间想了一个的口号为陈庹加油。
      
      不过同学们懒,如果把这个口号被加油者的名字改了,可以无限次的使用。
      
      宋清紧盯着在起跑线上的陈庹,他的姿势和表情跟初赛的时候没什么区别。不过宋清在陈庹放松的状态里,能感觉到陈庹表现出来势在必得的气势。
      
      发令枪一响,陈庹反应得很快,马上起跑。
      
      进决赛的运动员确实比初赛厉害太多,陈庹起跑并没有什么优势,好在他在短跑后半段发力,冲进了前三。
      
      整个班都激动得整齐连蹦几下,嚎叫着庆祝班上终于到手一块奖牌。
      
      “果然学霸做什么都要做到最好。”杨旭抓着宋清肩膀不停的摇,看样子不把他摇吐怕是不会放手,“你说你下午的5000米是不是其实也很牛逼。”
      
      体委在旁边也看着他,眼睛放光。
      
      宋庆赶紧跟杨旭解释,顺便让体委听到:“你别给我太大压力啊,我只求佛系跑完5000米。”
      
      宋清简直怕了体委随时随地满满当当的热情。
      
      -
      
      第二天的五千米长跑项目开始前,后备团已经拿着温水壶葡萄糖巧克力严阵以待,就差抬个担架了。
      
      宋清完全没有压力。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同学们眼里就成是硬着头皮上场,还为了不让人担心,故意装的很轻松。
      
      “你跑不动了,停下来走路走完全程就行,都是重在参与的,不用去争什么名次。”体委听完昨天宋清惨兮兮的话,忙着在旁边不停嘱咐。
      
      “OKOK你放心,我累了我还不知道休息吗?绝对不会苦了自己的。”宋清摆了摆手把他们赶出了跑道。
      
      又不是万里长征,班上难道之前没人参加过?这么不了解五千米。
      
      是的,宋清不知道他真的是班上三年来第一个报名的。
      
      整个年级报名五千米的,凑在一起十个人就只能跑一组,跑完就能公布排名。
      
      裁判员举起发令枪。
      “各就各位,预备——”
      
      枪声一出,宋清并不像陈庹短跑一样冲出去抢第一。长跑和短跑完全不同,宋清一开跑就在大部队后面紧跟。
      
      一开始运动员们体力都特别好,宋清一直吊车尾,也不慌。
      
      有人体力放电一大半开始无意识的减速是在两三圈之后,不过宋清没跟着减速,还是保持着速度没变。
      
      十个人开始慢慢散开。
      
      “就这样慢慢跑,不用加速!”体委在宋清路过班上区域的时候朝他大声地喊。
      
      被拉来的壮丁都说了不争名次,所以体委只希望宋清能跑完全程。
      
      “你是不是体委啊,这样很拉低士气的。你应该让宋清加油冲个名次。”有一个拉拉队员带着有点责怪的语气跟体委说话。说完感觉到了陈庹的视线,挺害羞地笑着看了一眼陈庹,和他对视了。
      
      陈庹移开刚对视的眼神,在心里暗戳戳地反驳:“跑完就行,没什么好争的,班上本来体育就弱。”
      
      宋清速度稳定,多亏了减速的对手,六圈之后宋清从队伍排名最后到了中间位置。
      
      大家都松了口气,希望宋清能维持住这个速度,最终名次应该还是会很不错的。
      
      没想到,第八圈的时候宋清开始加速。
      
      听到周围因为他加速咋呼起来的声音,宋清没理,五千米用不着这么激动的。
      
      “哇,你们快看!”啦啦队队员伸手一直打体委。
      “宋清太牛逼了吧,到现在还有力气加速。”
      “哇哇哇,他真的跑得太快了。”
      “这第几圈了啊?我忘了数。”
      
      陈庹有点紧张,还有四圈半,现在加速不是时候,太早了。
      不知道宋清是怎么打算的。体力不怎么好或者体力一般的人,以这个速度是不可能撑过去最后这几圈的。
      
      宋清加速跑了两圈。看准大家因为体力不支在慢慢减速的机会,宋清超过了一些人。
      
      但也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
      
      因为没预想到的走向,大家都呆了。
      
      体委担心宋清跑完之后累趴在运动场,宋清最后一圈,派了几个男生去接宋清,陈庹也跟着去了。
      
      他们走进运动场里的时候,刚好近距离看到了宋清最后冲刺的样子。
      
      宋清嘴唇没有血色,脸也惨白,看起来马上要倒了。因为最后100米的加速,身上宽松的号码服也已经被吹起来。
      
      宋清嫌号码服挡事,随意扯了一下,正好把T恤拉起来,露出了他的肚子。
      
      陈庹匆匆看了一眼就移开了,脸烧得慌。
      
      宋清冲过了终点。
      
      陈庹把停下来之后腿软的宋清扶着,拉着他往前走了几步。
      
      伸手去摘号码牌的时候,陈庹像是触电了,一下就缩回了手,幅度还很大。
      
      “陈庹,快把宋清身上的号码牌取了,裁判在收了。”一旁拿着水的女生看陈庹收手,提醒了一声。
      
      陈庹才找回理智,把牌取下来递给了同学。
      
      宋清其他还好,就是腿没力气:“站着干嘛,扶我走一下,现在腿好软。”
      
      “晕?你脸色不好。”
      
      宋清摇头,只是跑步的时候有点冷,现在腿软。
      
      几分钟前说腿没力气的宋清,恢复力惊人,被扶着走了一会儿就又生龙活虎了。
      
      陈庹没和他去班上大本营,两个人一起回教室了。
      
      “又要回教室学习?”宋清还想好好玩玩。
      
      陈庹没理他的问题,开口夸他:“没想到你还挺厉害。”
      
      “我作为一个要去警校的人,5000米对我来说是家常便饭。”宋清假装谦虚了一下,礼尚往来的也夸陈庹,“再说了,你才是真的让我吃惊,没想到你还是田径队的。”
      
      宋清无厘头的问了陈庹个问题:“你去哪个学校?警校,军校?”
      
      “想当医生。”陈庹直截了当。
      
      

  •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五章最开始写的我自己都看不下去。复习期末的时候修文,感觉第五章真的那哪儿都不行。明天期末了,考完了好好修文,虽然我写的不咋好,但我还是会好好写文,谢谢大家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