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烈的你》灿烂云 ^第24章^ 最新更新:2019-04-30 10:23:0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4、第 24 章 ...

  •   宋清没想到之前他总是给仗着陈曦言不跟他生气,自己开着玩笑胡乱给扣的屎盆子。有一天也会货真价实地反过来倒在他头上。
      
      从小到大,只要一听到被人说很受欢迎,他的头就一个变两个的大。
      于是很冤枉地习惯性下意识先狡辩:“还真的没人跟我说过这个。你是不是对号入座的时候,对错号了啊?”
      
      可是忘了,只有陈庹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听他这一套漏洞百出的解释。
      
      所以这意味着谈话还在继续。
      
      而且带头“挑事儿”的还带着极度肯定的语气:“其实学校好多人都知道你名字的人。你学校的活动都参加了很多,所以还挺火的。你应该是听到过风声吧?至少有不少人找你聊天。”
      
      “我这名儿早就烂大街了,你说的是和我同名的吧?”宋清不管这个描述和他多么贴切,他都打算概不承认。
      不是他,不关他的事。
      关于传言中的人气,他确实没有实感。更何况,现在是一心专注在解释传言里根本不存在的艳遇上。
      
      “你说这哪能搞错的,我们就除开你这个名字一样吧。看你的颜值,也是个大帅哥,这不都和传言中的对上了。”
      脸上也是摆着一副,把学过的专业知识拿来要公事公办分析的表情。
      
      宋清听完他说的话,终于在心里长呼了一口气。现在除了抵死不承认之外,他也从专业出发找到了“破绽”,又重新找到了一个点来反驳:“你看吧,你自己刚才都说是传言了。不可信的。”
      
      “你就说说,大学的时候真没有女孩来加你微信吗?”
      
      “微信是有人要的,但是这年头谁没有被搭讪过几次呢?”宋清说完就一个一个的笑着点,“你没有吗?你呢?”
      
      宋清对面几个人都摇摇头,他们是真没有被搭讪过啊!被人要微信这种除非是被拉着参加什么活动凑人数,其他时候每次都是上赶着去追人家女生。
      
      宋清只好叹了口气,继续解释:“她们要不是加了之后都没说几句话,要不是就是有的加了直接不聊天。”
      毕竟有人加微信这个是真的,宋清没什么好不承认的,他真以为大学生谁都有那么几次被要联系方式的时候,都挺正常的。但要是传言他被女生追这确实是冤枉,天大的。
      
      不解释清楚,下次要是带着陈庹和这一堆同事吃饭,吃了之前室友给他的亏,这次要是同事也乱说就惨了。
      万事,陈庹那边要紧!
      
      他不论是现在还是当时,都巴不得喜欢、好感他的女生能清清楚楚地表白。因为这样,他就能抓住机会直接拒绝。
      没人明白表示,所以当初宋清被添加了好友之后,只让人家安静躺在好友列表里骑虎难下。
      没人跟他明说喜欢,他也不能那么自讨没趣地对列表的女生说不谈恋爱之类的话吧。谁又知道那个女生会不会有男朋友,加他只是为了交个朋友,最后闹了个大红脸就尴尬了。
      
      这种不实在的传言当初在寝室会被室友开着玩笑说出来,但没想到会有别人当真,还越传越真。
      
      他们看宋清解释完了没说话,愣着发呆像有点生气。
      
      跟着补充:“我本来之前还是在怀疑阶段,今天才肯定你就是她们口中的大帅哥。”
      宋清秉持着多说多错的原则,依旧保持着沉默。
      “你也别生气,今天说完了呢,我们以后也不说了。”
      
      ……
      
      这个时候的宋清知道沉默是金的重要,但他没生气。
      又担心因为这次,被同事们误会开不起玩笑,就又解释了一句没生气。
      
      听完宋清说没生气,几个人放心大胆得再次开始议论。
      宋清在心里叹了口气,既然解释了没听人,他打算看看他们之后能说出什么花儿来。
      
      “所以你是举证通过了吗?”
      “这还真是我第一次把名字和真人对上号的。”
      “对对对,你这么一说我真想起来了。” 有人激动得一直拍手,“我当时也听说过宋清的名字。”
      “还有好些人说你打球打得很好。”
      “可是我也喜欢打球啊,一天三顿都呆在篮球场,怎么没在篮球场见过他。”
      “你就往天上说吧,那我也一天三顿都呆在篮球场呢,怎么没看到过你。”
      “你可能是瞎了吧。”
      “那你看到过了?那你怎么认不出来。”
      “我其实也没看到过。”
      
      这四个人说着说着,话题逐渐偏离到了到底是谁在篮球场待得最久。毕竟曾经在学院生活里青春洋溢的男同学非常的吸引女生。
      宋清抓住机会赶紧闭嘴。一边让这个话题自然的过去。
      
      一边又默默地定下,不能给他们这堆人和陈庹碰面机会的并不重要的目标。
      
      -
      
      晚上陈庹洗好澡靠在床上看手机刷朋友圈。
      
      陈庹几天没看消息,正巧凑着今天一起看发现,动态里同学的大多主要内容都是在说参加工作之后,才发现比想象中辛苦太多。
      整个朋友圈都满满的是抱怨的消息。
      他把朋友圈翻遍了,都没看到宋清话痨在这几天发过一条。
      
      宋清这个话痨本性,按理说回家也没有谈过工作实习上的事情,就会在社交媒体上说那么几句才对。
      
      陈庹没等宋清洗完澡出来,就提高嗓门对着已经没有水声的厕所顺嘴问了句最近工作怎么样。
      
      宋清本来正好好的穿着裤子,被陈庹突然出现的声音惊了一下。
      
      听到声音之后,宋清急着从厕所冒出头,衣服还没穿,穿着裤衩走进房间。
      
      从床的另一边靠过来,躺床上漫不经心的,其实每天和人民群众打交道的工作是有点累。
      
      不过能抗,也用不着把邻里邻居吵架的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跟陈庹说一下,怕他觉得烦。
      
      不过宋清嘴里倒是不饶人:“你说你,我都没开口问你呢。每次都你先来问我,显得我多不关心你一样。”
      
      “关心就关心,还分什么前后。知道你因为关心我就行了,虽然没有我对你的多。”陈庹最近不知道吃了什么壮胆药,说话最后总是会无限制地夸自己。
      
      “你现在说的这些奇奇怪怪的话,谁教你的?”
      
      陈庹扬了一下眉:“耳濡目染,自学成才。天才本人。”
      
      得意的样子让宋清发笑,年纪越大越不正经了。
      
      “瘦了。”笑过之后宋清突兀地转换了话题,又伸手揪了一下陈庹的腮帮子,错开了脸蛋。
      确实,一捏就感觉陈庹的肉不止视觉上看起来少了,捏起来确实也少了。
      
      宋清觉得是陈庹换了个医院工作,又得重新开始适应,太累了。
      
      之后手移了一个方向,这下是从腮帮子转到去揪陈庹的脸。
      
      陈庹之前一直没反抗,直到这个时候。“嘶 –你捏哪儿呢。你想想,除了胖子,你就说说,你见过哪个瘦子腮帮子肉多的?”
      
      “你脸上也没肉啊。”宋清丝毫没有掩饰语气中的责怪。
      
      陈庹把宋清的手拉下来牵着,宋清的关心还是一如既往的可爱,警告依旧没有威慑力。
      
      其次陈庹没觉得自己瘦了。医院食堂的菜再难吃,一日三餐也是跟着按时的吃了,也从来没挑食。
      
      宋清两手一摊,还没开始装模做样说什么教训人的话。
      陈庹就像预料到后面的磨难也一样,趁着宋清摊手把腰露出来的时候,伸手,一把就把宋清的腰环住了。
      
      两个人差不多高,但是当初一次这样的时候,愣是两个人都生出一种奇妙的温暖感。
      
      所以两人里有谁不想讨论某个话题,总是用这个姿势来转移对方的注意力。
      
      更趁机挠了一把宋清腰上痒痒肉:“事儿妈,别说了。”
      
      “我只是关心你,你可是肩负着救死扶伤的任务呢。没吃饱怎么行。”
      
      宋清想从陈庹怀里撤离,避开袭击。
      
      陈庹没给机会,收手继续解释:“每天都吃三顿,吃饱了。再说了,你说我们每天都能见,我每天那么点细小变化,你怎么看得出来我瘦没瘦。”
      
      “我说瘦就是瘦了。看来我要研究一下厨房,在争取给你搞个好吃的加餐。早上必须给你煮个鸡蛋吃。”合着说这么几句话,就是要陈庹吃鸡蛋。
      
      因为陈庹不爱吃,甚至是闻到鸡蛋味就没胃口。
      
      “别了,起那么早就为了煮鸡蛋,多不划算啊。” 陈庹听到鸡蛋就头大,“早上多睡一会儿,去外面吃就行了,你说人家的早点摊哪里没有鸡蛋卖。”
      
      宋清的眉毛还是皱着,从脸上直接能看出,他不满意陈庹的回答。
      
      “我看着你的时候你都不吃鸡蛋。要是还是放你自己去吃早饭,你也知道你是不会吃的。”
      
      “是,真的不喜欢鸡蛋啊。但是你要是要求我吃,我一定每天吃一个,好不好。”陈庹企图用笑来解决这个鸡蛋事件。
      
      “我不相信你,早上必须要监督你吃。”
      
      陈庹正好顺着伸手捏宋清的脸,妥协了:“只要你每天能起来,就让你和我一起去吃。”
      
      宋清无奈陈庹不安分的手:“你说什么都对,行了吧。”
      
      “好好的,跟我闹什么脾气呢。”
      
      宋清伸手去陈庹腰上捏了一把,找到了陈庹痒痒的地方:“谁没事儿干要跟你闹?”
      
      陈庹马上收手,把他的手拉住:“行了啊,弄得我好痒。”
      
      “你知道痒每次还这么弄我?”
      
      两个人说着说着把这个事忘了,小孩心性地开始在床上互相挠起了痒痒。
      
      

  •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更新了hhhhhh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