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医》拉棉花糖的兔子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5-10 20:10:0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道家有五术,山、医、命、相、卜,也就是修行、医术、命理、相术和占卜,以术弘道。
      
      历史上很多名医,比如陶弘景、孙思邈其实都是道士出身。
      
      到了现代,两种职业早已没有干系,但还是存在一些特例,比如周锦渊,周家道士仍然传承着医术。
      
      ——作为火居道士,他们和一般人概念里的道士不太一样,能够成家立业,结婚生子,属于在家修行。
      
      周锦渊从小一边读经方本草,一边看周易八卦。
      
      在旁人眼里,说他是道士吧,他活在世俗里,说他是中医呢,又显得比牛皮癣广告上的“老中医”还要神叨叨的。
      
      尤其到了这人生地不熟的海洲省,刚才想给小孩治病,还得连哄带骗的!
      
      不过嘛,他还是顽强地做到了以术弘道——百邪癫狂都是病要科普,但他也邀请了两个年轻人下次和老太太一起来道观听听道课,感受一下。他们俩都答应了。
      
      周锦渊是瀛洲省人,不过两省相邻,历史上曾互有大型迁徙,口音也相近,所以之前都没人听出来他不是本地人。
      
      都是宗教界人士,这香麓观的秦观主和周父是旧相识,现在周锦渊来了海洲省,当然上山拜访。
      
      出了杨奶奶那么个小插曲,也不过是耽误了半个小时,在赵道长的引领下,二人继续上山。
      
      “周师弟啊,听观主说你是来海洲工作?怎么会想背井离乡呢?”有了刚才那一出,赵道长现在觉得周锦渊怎么看怎么神秘,难免对他的来意更加好奇几分。
      
      周家一直在瀛洲省,故土难离,在别处游历、问道是一回事,长住又是另一回事了,周锦渊这个行动着实让人有点困惑。
      
      “也就是这两个月才决定来的……”周锦渊无奈地道。
      
      话音刚落,他手机响了,赵道长看他接起来,听了一会儿就放缓语气对那头道:“小雪,我已经到了,正在香麓山。你在学校和新同学好好相处,过几天咱们再见。”
      
      他叮嘱了几句生活,和之前展现出来的戏谑调侃截然不同。
      
      赵道长也听不清那头声音,等他挂了,失笑道:“师弟,这‘小雪’是你女朋友吗?你不会是为了‘小雪’来海洲的吧?”
      
      如果是这样,那师弟年纪小小,也够多情的了。
      
      结果周锦渊也哈哈大笑起来,“什么啊,‘小雪’是男孩子,我拿他当亲弟弟。不过,要说是为了小雪来的,也差不多,他今年考上了海州的大学,正在军训,我晚到一步。”
      
      赵道长闹了个乌龙,讪讪一笑,“师弟啊,你这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了,很少见大学生还要陪读的。”
      
      不远千里来海洲,竟然是为了给一个半大孩子陪读?
      
      周锦渊简单地道:“我和小雪的哥哥是至交,他哥离开后,一直替他哥照顾他。小雪……考了个好大学,但不大愿意离家。”
      
      ……可怜!
      
      赵道长还听出了一点端倪,周锦渊没说,但是小雪的父母还有其他亲戚去哪儿了?哥哥出事后。反而让一个外人来照顾,看来这是个身世可怜的孩子啊。
      
      这样,也难怪孩子依赖周师弟,也更显得周师弟有情有义了。赵道长钦佩地道:“师弟这么不计回报,照料好友的弟弟,真是高义啊。”
      
      周锦渊“嗨”了一声,“受之有愧啊,他哥每个月还要给我打钱呢,我有偿劳动,有偿劳动。”
      
      赵道长:“蛤??他哥不是……”
      
      “哦,”周锦渊也发现他误会了,“他爸妈在地球另一边赚钱,他哥看破红尘,出家当和尚了。”
      
      赵道长:“…………”
      
      赵道长心情复杂,“误会了,你那么说我还以为……而且……真是有点那什么……”
      
      都那么没有责任心的吗?
      
      “是吧,我也觉得那什么!”周锦渊啧了一声,“大家这么熟了,出家为什么不来我们道门?嫌我们不如和尚吃香吗?”
      
      赵道长:“……”
      
      ……
      
      周锦渊到了香麓观,就受到秦观主的热情接待——秦观主和周父不止是道友的好交情,以前周父给他治过顽疾。
      
      “这就是三山兄的独子锦渊,三山兄可不止一次同我夸耀了,通晓经典,聪明着呢!”秦观主给香麓观的其他道长做介绍。
      
      一位头发花白的道长呵呵道:“锦渊嘛,你肯定不记得我了,但十六年前我可是抱过你的!你模样没变啊,就是长开了,更秀气了,我一眼就认得出来。”
      
      “是谢中裕道长吧,您和十六年前也长得也一模一样啊,”周锦渊细看了看他,说道,“十六年前您和秦师伯一起来过瀛洲,还给我念过一段《抱朴子》。”
      
      这位道长看向秦观主,他以为自己没察觉时,秦观主其实提前介绍过。十六年前,周锦渊才五岁,他认得出周锦渊不奇怪,但周锦渊能记得他,就出乎他意料了。
      
      秦观主却摇头,“我可半个字也没说。”
      
      “记事比较早,记性也还行。”周锦渊点了点自己的头。
      
      秦观主心里暗暗点头,三山兄没吹牛,听说锦渊几年前就出师,在摸索自己的路子,原来这么早慧,难怪了。只是不知道和其父比起来,还相差几分。
      
      介绍过后,秦观主又单独和周锦渊聊了聊。
      
      “真的不打算住在山上吗?”秦观主问道。
      
      周锦渊来拜访他,不止是因为两家的情分,作为长辈,秦观主也义不容辞要为周锦渊张罗一下。如果周锦渊愿意,其实香麓观就能提供住处。
      
      “谢谢师伯,不过一来,我弟弟来这边上学了,我打算住的离学校近一些,他也会申请外宿。”周锦渊答道,“二来之后还要去上班——我还没谢谢师伯呢。”
      
      “没什么,只是临聘人员,你都考好证了,本来也不难找工作。”秦观主笑呵呵的,并不居功。
      
      秦观主和海洲市三医院的副院长都是书法爱好者,交情甚笃。
      
      他和副院长提起有个子侄要找工作时,对方就表示,三医院也有中医科,暂时没有空缺,但要是不介意可以走临聘先进去工作着,也就是做临时工,程序也简单。
      
      周锦渊学医也不少年,以前跟着周父出诊,后来单独出诊,从来没在医院上过班,来海洲人生地不熟,倒只能先找个单位。
      
      其实证件拿到手后,就具备了资质,他考虑过自己开个中医诊所。当然,暂时没开成,因为他家里缺矿,且攒着钱呢。
      
      希望有朝一日存够了钱,能够实现目标。
      
      说起来……这单位的绩效水平也不知道怎么样?
      
      .
      .
      
      海洲市三医院家属区
      
      秦观主带着周锦渊一起来拜访三医院的萧副院长,过几天周锦渊就入职了,好歹也当面道个谢。
      
      萧副院长年近五十,气质儒雅,家里就他一人,他也刚从上级单位开会回来,外套都没脱掉。把两人迎进来后,萧副院长和秦观主寒暄几句,就忍不住去打量周锦渊了。
      
      周锦渊今天没穿道袍,而是一身T恤和牛仔裤,看着更有少年气了。
      
      “不是说小周二十一了么?怎么看着怪小的。”萧副院长也不是第一个发出这种疑问的人了,周锦渊都习惯了。
      
      “要不是我看着长大了,别说你,我都要以为谎报年龄了。”秦观主也打趣道。
      
      “来,吃水果吧。”萧副院长和周锦渊聊了几句,他本人学的西医,现在又做管理工作,对中医多少也得了解一点,所以还是周锦渊另外那个道士的身份让他比较感兴趣。
      
      “我们医院中医科同事也有不少,但好像都没有信仰。”萧副院长饶有兴味地道,“你又修道又从医啊,到底哪一个是你的真爱?”
      
      周锦渊很快说道:“得道之前,先修长生。要修长生,先祛其病。”
      
      萧副院长哈哈大笑,他和秦观主这么熟,其实所谓道家的山医命相卜,他也略有耳闻,出身为道士的药王孙思邈是华夏古代名人,他就算是西医也不可能没听过。
      
      但是没想到,他逗小孩一般的一问,周锦渊却用寥寥几句话,从另一个角度解释了这个问题,挺有意思的。
      
      “那你可得好好学习,提高医术了!”萧副院长挺喜欢这小孩的,当下勉励道。
      
      “都这个点了,我老婆她们怎么还没回来。”萧副院长看了眼时间,又有些担忧。
      
      不过萧夫人也不经念,正说着,大门就响动了。
      
      “老萧,你快看怎么办吧,妈还没好!”萧夫人一进门就愁容满面地道。
      
      周锦渊闻声转头,一打量,萧夫人还搀着一名老妇人,老妇人脸色黯淡发白,神情发苦,一手摸着腹部,不停地打嗝,身体随之颤动,发出呃呃的声音。
      
      “阿姨这是怎么了?”秦观主吃惊地道。
      
      他不是第一次来萧副院长家,也见过萧母,但气色从未像现在这样差。
      
      萧副院长沉闷地说了两个字:“打嗝。”
      
      秦观主更加疑惑了,他从来没有见过,打嗝能把人折磨成这样啊。
      
      这个,不就是小毛病么,谁吃饱了还不打两个嗝。
      
      萧副院长上前扶着母亲另一边手,在沙发上坐下,“张主任怎么说的?”
      
      “和咱们院的诊断差不多啊,还开了药,果然半点用也没有。”萧夫人泄气地道,“妈妈又闻不得那味道,我就带她回来了。”
      
      夫妻俩草草给秦观主说了一下,萧母的确是因为打嗝才病怏怏的,但不是普通的打嗝,准确的说,是打嗝不止,是昼夜不停地频繁打嗝!
      
      大概半个月前,萧母就忽然打嗝不止,几乎一刻不停,最开始都没当回事,也到儿子单位去诊治了。消化道未见异常,其他各项检查也正常,最终诊断为神经性呃逆。
      
      呃逆和打嗝是同一个意思,属于膈肌痉挛引起的,所以当时就用了几种治疗肌阵挛的药,但是全都一点效果也没有。
      
      而且,萧母在呃逆不止之余,又出现了腹胀气闷的症状,导致吃不好睡不好,倍受折磨,渐渐的整个人精神一落千丈。
      
      “打嗝听上去不严重,但是你想啊,我妈这半个月,白天晚上都在打嗝啊,一天都睡不了几个小时,能不难受么!”萧副院长叹气,因为在自己单位没看好,他就托请了外院的专家会诊,本以为这回稳了,谁知道连专家也没办法。
      
      疑难杂症不挑人,别看萧副院长自己就是医院工作的,但病落在他母亲身上,没治好就是没治好。
      
      秦观主这才了解情况,这么说来,确实挺难受的,萧母年纪也大了,这么白天晚上的打嗝,谁受得了啊。难怪人一下虚了,这可真是个要命的小毛病。
      
      “我再想想,找找其他专家。”萧副院长开始琢磨起来海洲市这方面的权威。
      
      “萧院长,试过看中医吗?”周锦渊问道。
      
      “怎么没看过,”一说起这个,萧夫人倒有话要说了,埋怨地道,“之前一直治不好,也让老周单位中医科的一个医生一起会诊,他牛皮哄哄开了个什么代赭的汤,结果妈妈喝了病情没有好转,反而加重了。本来我就说,妈妈这情况一天比一天急,还喝什么中药啊!”
      
      “啧,别说了。”萧副院长瞪她一眼,但心底其实也有些赞同。
      
      母亲的情况,每天都多一分折磨,这种时候当然是能迅速缓解情况为好,哪来的功夫慢慢吃中药,更何况还没治好。
      
      “是旋覆代赭汤吧?这是《伤寒论》中的经方,久经验证,有益气和胃的效果,能治疗呃逆、反胃。如果症状反而加重,多半是没辨证清楚……”周锦渊沉思道,“我能给萧奶奶把把脉吗?”
      
      萧副院长夫妇对视一眼,萧夫人这才知道丈夫刚才为什么让她别说了,听上去这少年学的也是中医,她刚才言语间可是大有贬低。
      
      萧副院长知道这小周估计是想显示一下对未来领导家属的关心,但是这个病,不管他们医院经验丰富的中、西医,还是外院专家都束手无策,年仅二十一岁的周锦渊能看出什么来,手头不过有张医师证而已。
      
      难不成,你能比那些老专家还强?
      
      “不麻烦了。”萧副院长心里想的都是该继续找谁,应付地道。
      
      “让我试试看吧,也许我能治。”周锦渊没放弃。
      
      萧副院长有点恼了,我妈正难受着,你这毛头小子还一而再献殷勤,难道不知道看情形?不知道察言观色么?
      
      也就是因为秦观主在旁边,又看周锦渊年纪小,不然他肯定发火了。
      
      秦观主甚至半带犹豫地道:“锦渊家学渊源,他父亲是杏林高手,不如就让他试试吧。”
      
      秦观主本来也没把握,但是他想起赵道长和自己说起上山时遇到的事,就觉得锦渊应该不会太堕其父之风吧。再说了,把把脉,要是说得不对,不吃就是。
      
      毕竟周锦渊一副坚持的样子,他就是打个圆场也好。
      
      “那好吧。”萧副院长眉头微皱,心里显然也有相同的想法,就让他把把脉算了,也不必让他治。
      
      萧夫人张张嘴,还想说什么,到底也没说出来,只是盯着周锦渊的动作。
      
      萧母此时靠在沙发上,眼睛半闭着,仍在一抖一抖地打嗝,不时捂着腹部发出难受的声音。
      
      周锦渊握着萧母的脉,两只手都把了一分多钟,这才松开,又看了看舌苔,本来还想问几个问题,见萧副院长夫妇已经露出不耐烦的神色,索性环视屋内一周,问道:“请问,萧奶奶生病前,是不是曾经因为吹冷空调,略感风寒,但不严重。”
      
      萧副院长事务繁忙,一时还真记不太清,倒是萧夫人立刻道:“你怎么知道的?”
      
      现在外头秋老虎肆虐,他家开的却是风扇,毕竟病人身体弱。但是,在萧母生病之前,的确因为天气愈发炎热,享受了两天冷空调。
      
      不过当时有点感冒的症状,萧夫人很快也不让婆婆吹了。作为医生家属,保健意识挺强的,早期立刻吃了药,所以感冒也没怎么发作。倒是后来过了几天,便出现了打嗝不止的症状。
      
      这都是半个多月之前的事了,那时候周锦渊人都还没来海洲呢。
      
      萧副院长也很惊讶,说中了?这小周怎么知道的,就算是蒙,他家现在没开空调,一般人也不会往这上头去蒙啊。如果不是蒙的,那吹空调和母亲的病又有什么关系?
      
      “孩子,你说,我这是怎么回事?”萧母断断续续、虚弱地问道。
      
      其他人也紧张的看着他,不知不觉中,态度都因为周锦渊的脉诊功夫发生转变了,都知道中医有望闻问切四诊,周锦渊都没了解完,却张口把萧副院长都不知道的事情也说中了。
      
      现在,所有人都不再觉得他的意见可有可无了。
      
      “您那时感冒很快痊愈,但寒气其实已经入体——我也是由此逆推出来,这么热的天气,要么您去了趟北方,要么就是吹冷风了。
      
      “这直接导致胃中阴阳有失和降,胃气逆上,从喉咙出来,也就打嗝了。西医从神经治无效,是因为病根在其中的寒气,脾胃不调理好,呃逆就不止。
      
      “至于旋复代赭汤无效,是先前那位医者判断错了病机,不知道萧奶奶体内已经被寒气影响。而代赭石能镇逆,但性苦寒,普通人呃逆不止用它都不能多放,何况是萧奶奶。不该用旋复代赭汤,尤其是代赭石,应多用干姜,再加白术、党参等药。温暖脾胃为主,镇逆为辅,这样就能药到病除。”
      
      周锦渊知道在场的人都不懂中医,尽量解释得简单一些。
      
      经过他这么一说,这个顽固性的呃逆好像被剖析得明明白白,在场人即便是之前对中医大不信任的萧夫人,也觉得有几分道理。
      
      寒热阴阳都是中医的说法,如果接受中医理论,那么改旋复代赭石汤为干姜白术的方子,去治疗萧母虚寒的脾胃,降下胃气,从而平复打嗝,好像的确逻辑通顺?
      
      其实主要也是周锦渊一开始就说中了萧母的情况,叫他们对周锦渊产生信任,愿意听进去他的理论。
      
      萧母浑浊的眼中冒出了希望,这困扰她多日的病症,在周锦渊口里好像大有可能治好,她被折磨得很久没睡好啊,听他说的干姜、党参等药,都是耳熟能详的,也不像会吃坏人,当即看向儿子道:“让我试试吧。”
      
      萧副院长心里还剩下一些犹豫,他问周锦渊:“多少天能见效?”
      
      如果可以,他还想找找别的专家,如果切中了病症,能够迅速缓解母亲的不适,那才最好。
      
      周锦渊略一思考,肯定地道:“呃逆的症状,吃一剂就能止住。后续可以多吃些健脾胃的食物。”
      
      萧副院长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一剂就能止住?”
      
      要是吃一剂就能止住,那他还着什么急,可这不是疑难病症吗?平时他看中医科的同僚,给感冒的患者还有开个三四天药的呢。
      
      “一剂?”萧夫人也很是怀疑,这见效岂不是堪比西医了,之前开旋复代赭汤的家伙,还说六剂见效——当然萧母没吃完病情就加重了。
      
      周锦渊很淡定,中医治病都慢腾腾,那只是不了解的人的想法:“药对证,一口汤;不对证,用船装。呃逆而已,只要辨证正确,用对了药,一剂,足够了!”
      
      “那小周把药方写下来,我让人抓药!”萧副院长在这个时候表现出了魄力。
      
      周锦渊当即拿了纸笔,把用药、剂量、煎药方法都写清楚。
      
      不过到底是亲娘,萧副院长也展示了细致的一面,他打电话让人抓药时,先让中医科的人确认了这几种药都是什么药性,配伍、剂量有没有危险。
      
      确认无误后,就在三医院的中药房抓药,煎了送过来。
      
      萧家在医院家属区,毗邻着医院,不过一个多小时,药已经摆在桌子上了。
      
      萧夫人扶着萧母,把那一碗中药汤分作几次,慢慢喝了下去。
      
      萧母只觉得随着药汤下肚,好像有一股暖流在温柔地抚慰着自己,连日来的腹胀感大为轻松,她说出了感受。
      
      萧副院长听罢露出微笑,看来药确实没用错,有这个效果已经让他比较满意了,小周还是有点本事的。
      
      “谢谢你啊,小周。”萧副院长开始反省自己之前态度不太好了,虽然是因为担忧病情,但幸好小周也不在意,令他更为欣赏了。
      
      “您客气了,还没好呢。”周锦渊并不在意,这时已经到了吃饭的时间,他让萧母吃点东西。
      
      因为打嗝与腹胀,萧母一直胃口也不好,现在肚子舒服一些了,倒是能进食了。
      
      结果半碗热饭吃下去,萧母就发现,这困扰她多日的打嗝已经是逐渐止住,不知不觉,饭吃完,打嗝的情况也完全没了!
      
      萧夫人有点不敢相信地道:“停了,真停了。”
      
      小周说一剂见效,辗转那么久没看好的病,还真就一剂痊愈了?
      
      秦观主欣慰地点头,本以为一剂见效的说法只是用来增强患者的信心,吃完病情能够好转一些就不错了,相信萧家也会十分感激,谁知还真药到病除。
      
      萧母辗转多处看病也不见好转,倒是在周锦渊手底下一剂而愈。
      
      秦观主本来还在猜想周锦渊有几分父亲的本事,现在看来,他年纪虽小,但辨证施治的果断,堪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嗷!在此呼吁,兔兔需要鼓励,不要养肥鸭!
    节日快乐哦,在这章送510个小红包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