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恶之徒》故筝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4-18 10:04:2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睚眦必报是荀锐(修) ...

  •   第五章
      
      想到这里,魏妙沁又将这个念头甩了出去。
      这样的念头还是太过天真……若大魏真要亡,又哪会因一个荀锐的生死而改变呢?杀一人是没有用的。倒不如提醒皇叔教导太子,
      
      这时候,魏妙沁听见旁边的人惊讶道:“还醒着,人还醒着,快瞧……”
      
      荀锐睁开了眼,目光却径直落到了魏妙沁的身上。
      魏妙沁抓着从婉的手紧了紧,强制镇定下来,迎上了荀锐的目光。
      她脑子里乱糟糟地想着……我方才只是想他死了好,可后头又没想让他死,他应当是瞧不出什么来的罢?
      
      荀锐的目光深沉,眼眸又黝黑深邃得过了分,魏妙沁只迎上后对视了没一会儿,便挪开了。
      
      不是她胆小。
      上一世,到了后来,京城里头十个人里,九个人听了荀锐的名字,都会吓得腿软。
      
      荀锐是个不要命的人,他狠起来,可以不要自己的命,更遑论别人的命?死在他手中的,实在不知道有多少人了。
      魏妙沁半点也不想被他记恨上。
      
      “元檀郡主已经派人去寻大夫了,宋公子现下觉得如何?”常家公子颤声问道。
      魏静远没好气地道:“兴许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你还问什么?等大夫来瞧就是了!”
      
      荀锐却突然出声了:“元檀郡主?”
      
      魏妙沁把手里的帕子掐得更紧了。
      她也不知是不是自己过于敏感了,从荀锐口中吐出“元檀郡主”这四个字,像是从他舌尖上滚了一圈儿,多了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魏静远并未察觉到魏妙沁的异样,他只当这人初来京城,连元檀郡主是谁都不知晓。于是他抬手指了指魏妙沁,同荀锐道:“这便是元檀郡主了。”
      
      荀锐这下更是大大方方,毫不遮掩地打量起了魏妙沁。
      魏妙沁背脊上直窜起一股凉意。
      
      荀锐的目光太露骨了。
      他明明躺在那里,连动也动不得,身边是一头撞死的马儿的尸首,周围一圈儿又围满了人。但他却丝毫不落下风,反倒给魏妙沁以不紧不慢、胜券在握的感觉。
      魏妙沁站在他的跟前,倒好像两人掉了个个儿一般。
      她才是动也动不得的那个人,只能这样叫他打量。
      
      刹那间,魏妙沁都有些糊涂了。
      荀锐这人,难道自幼便是心思复杂之辈?如今才刚被接到京城,便已经这般胆大气盛了?
      魏妙沁努力回忆上一世这时他的模样,但记忆却有些模糊了。毕竟那时的荀锐,纵有一副好皮囊。可她天之骄女,又怎会时时去注意这样一个人?
      
      “多谢郡主。”那厢荀锐再度出声,他还盯着魏妙沁,顿了下,又低声道:“郡主生得真是极白,像上好的瓷器,极漂亮。”
      他说话时,声音里多有气音。
      听在别人耳朵里,那就是他这一下摔得狠了,说起话来,气都是虚的。
      
      但魏妙沁不这样觉得,荀锐上来就这般说话的,言语间又是夸她生得白,甚是轻佻。魏妙沁顿时有种说不出的,被轻薄的感觉。可这人偏又轻薄得隐晦,旁人恐怕都未听出来其中一二。
      
      魏静远闻言,眉头微微一拧。
      
      荀锐已经缓缓地又接了一句话:“正当是应了那句话,相由心生。郡主心善,请了大夫救我。果然郡主模样生得也是极好的。”
      魏静远听见这句话,眉头才舒展开了。
      魏静远哼笑一声:“倒也算你这小子识趣,元檀自是最心善不过!”他顿了下,道:“你既还有力气说话,想来摔得也不算狠。”
      
      魏妙沁这会子无所适从极了,便干脆与一边的仆从道:“还不去瞧一瞧那撞死的马,查明是怎么一回事,好端端的,怎会一头撞上树?”
      马倌连声应了,挤开人群,在那马儿的尸首旁蹲下来,忍着恐惧和恶心,对那匹马仔细查探起来。
      
      荀锐还在看魏妙沁,他似乎对那匹马究竟为何而发狂全然不感兴趣。
      旁人则并不知他在看谁,只以为他被摔的那一下,劲儿还没缓过来,这下目光都微微涣散了,刚才说那些话,恐怕都是强撑着说的。
      
      只有魏妙沁心下微恼。
      明明上一世,荀锐也不曾这样过。到了现在,他怎么就非要盯着她瞧?
      
      现下他表现得也太奇怪了些。
      他就不担心那马儿撞树,是有人故意要害他吗?
      
      不,等等。
      
      想到这里,魏妙沁脑中突然有什么记忆被勾了出来。她猛地转头,朝荀锐看了一眼,眼底飞快地掠过了一丝惊愕。
      她想起来了!
      
      宋家人怒斥荀锐冷血狠辣的时候,曾经提到过这样一条。他们说他为人心胸狭隘、睚眦必报,只因家中行二的兄长与他打了一架,之后他便不惜以自身受伤为代价,驱使兄长的爱马,一头撞死在树上。事后更以此嫁祸兄长谋害他性命……
      
      这说的不就是……不就是今日这桩事吗?
      
      荀锐之所以浑然不在意,是因为他知道,根本就没人要害他?
      这匹马的死,不过乃是他一手操纵为之?
      
      魏妙沁怔怔地看着荀锐。
      荀锐却冲她不轻不重地勾了嘴角,那点笑意若隐若现。
      
      她先前与荀锐来往甚少,多是从旁人口中听取有关他的消息。也是到了今日,魏妙沁才真正见识到,荀锐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方才那马儿的惨状,她光是回想一下,都觉得心里瘆得慌。
      若换作旁人,谁又狠得下心下这样的手?就这样面无表情、头也不回地,将身下的马儿撞死。
      
      至少自幼长在蜜罐子里的魏妙沁是不敢想象的。
      
      魏妙沁抿了下唇,再感受到荀锐探来的目光,心下更觉得恼怒,甚至那么一瞬间,都想张口说,他恐怕不需要大夫了。
      
      偏这时闫焰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了:“元檀!大夫来了!”
      众人忙分出一条路来,先让闫焰领着大夫与药童到了近前。
      
      魏妙沁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气闷地闭上了嘴。
      
      大夫是杜氏为她请来的,医术自然不会差,那大夫跪伏在荀锐的身旁,细心询问,又细心查探了一番他身上的伤。
      魏静远忙转过身来,双手遮住了魏妙沁的双眼,道:“元檀瞧不得,瞧不得!”
      
      闫焰也走到了魏妙沁的身边来,道:“元檀胆子怎么这样大?这样也敢围过来瞧?快去坐下歇着,血腥味儿闻得多了,你又得头疼了。”
      说罢,闫焰便伸手去扶魏妙沁。
      他们自幼一并长大,不过扶一下,自然算不得什么失体统的事。
      
      只是刚扶上魏妙沁的胳膊,闫焰便感觉到如芒在背。
      他回头看了一眼,那种感觉却又立即消失不见了。
      
      闫焰也并未放在心上。
      
      魏妙沁生得好看,性情好,出身也高,又极得皇上的宠爱。京中喜欢她的人,实在如过江之鲫。
      
      兴许是哪个爱慕元檀的人……
      闫焰一边扶住了魏妙沁的胳膊,一边道:“杜夫人还当是你头疼又犯晕症了,倒是急坏了,好一番劝说,她才没有跟上来。”
      被闫焰这么一打岔,魏妙沁心上顿时一松,没了刚才那种感觉了。
      
      魏妙沁忍不住笑道:“若是嫂嫂上来了,只怕头一个先晕的就是她,到了那时候,大夫就得瞧两个人了。”
      
      她由闫焰扶着越走越远,背后那道目光自然也越来越远了。
      
      回到桌岸边,魏妙沁一下子就恢复了神色自如的样子。
      其余贵女倒是忙不迭围了上来,先是问了她可有被吓着,又纷纷拿出香囊等物,说是里头放的香料能安神静气,献给郡主云云……
      
      等到说完了这些,方才有人道:“那位宋六公子摔得可厉害?”
      魏妙沁抿了下唇,还是答道:“不大严重。”
      
      那人松了口气道:“若是出了人命,往后都不敢赛马了。”
      旁边又有人点头,附和道:“若是真出了事,也着实可惜。方才那位宋六公子,一马当先返回场中,实在英姿过人!”
      说话的姑娘只夸了这样一句,便抬头瞧了瞧不远处站着的闫焰,然后忙闭了嘴。
      
      谁都知晓静王之子与闫将军的二子,都最为厌憎宋家的人。
      
      魏妙沁出声道:“今日出了这样的事,一会儿还玩吗?”
      闫焰笑道:“自是听元檀的。”
      
      魏妙沁对春日宴自然没了兴趣,她摇了摇头,连那邢家公子都懒得见了,左右上辈子又不是没见过。
      “早些回府罢,也免得我嫂嫂担心。”
      
      闫焰点头:“好,我这便送你下山。”
      
      魏妙沁脑子里乱糟糟的。
      她朝荀锐那方向瞧了一眼,大夫才一直起腰,就见宋二与宋大在拉扯中,走近了去。
      
      宋二嚷嚷起来:“宋惩直!你给我起来!今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敢故意害死我的马……你还装什么?刚才不是连话都能说了吗?还装什么病!”
      
      他的嚷嚷声,魏妙沁在这头都听见了。
      
      魏妙沁的脸色当即就不太好看了。
      这宋二怎么这样烦呢?他是怕自己死得不够快吗?
      她都快烦死这人了。
      
      “怎么了?不高兴了?”闫焰问。
      
      宋二的吵嚷声,还真吵得魏妙沁头都有些疼了。
      魏妙沁沉下脸,一指宋二的方向:“叫他闭了嘴。”
      
      闫焰也跟着沉下脸,道:“从婉,扶着郡主。”说罢,他便大步走向了宋二。
      
      宋二被众人围在中间,又羞又怒。他自觉荀锐害死了他的马,又害他这样丢脸,更别说先前还害他摔了一跤……宋大教训他一通之后,他反倒更憋着火了,这下伸手就要去扯荀锐。
      只是还不等他的手挨近,闫焰从后头揪住他的领子,将人生生拖到了旁边,然后把他的脸按在了那滩子马血里。
      
      “既然这样爱你那匹马,便抱着你那匹马哭去!”闫焰冷声道:“嚷嚷什么?吵得元檀头都疼了!”
      
      宋二先是气得“啊啊”大叫,又赶紧把血从嘴里呸了出来。
      这会儿听见“元檀”二字,倒是消停了些。只是他坐在那里,形容狼狈极了,宋二也知道这会儿自己是个什么形象。心里登时更愤怒不已,才一会儿功夫,脑子里就已经编排好,等回了府,要怎么弄死荀锐了。
      
      他既听见了“元檀”二字,荀锐也一样听见了。
      
      荀锐掀了掀眼皮,朝远方看去。
      他的嘴角又不着痕迹地勾了勾,配着那张阴沉沉的面容,倒有点叫人害怕。
      
      她从来都是这样。
      出身高贵,却与那些贵女又大不相同。
      京城里,十个人里头,总有九个承过她随手为之的情。
      
      荀锐连看也不看那宋二一眼。
      他只艰难地抬起手来,捂了捂胸口。
      
      里头似是有一把火在烧,把肺腑都烧透了。藏了数年的情意,忍不住,一朝就要破开胸腔而出了。

  • 作者有话要说:  荀锐:赛完马再撞树,也好叫妙妙瞧一眼我的骑射功夫有多厉害。
    二更,评论区随机发红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