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是为了抱抱他!》于拾忆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3-19 07:42:2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5章 ...

  •   斯华年伸手把装着聪明药的小袋子从废纸篓里拿出来。好在这不是垃圾桶,只装了几张写过字的白纸,所以很干净。
      她出了卧室,走到餐桌旁边给自己倒了一杯温水。以前她没吃过这种药,但见过猪跑,知道偶尔试几次其实也不会有事。
      或许对身体会有那么点伤害,但斯华年已经顾不上了。转学回龙城,每个月能见到哥哥一次,她没办法抗拒这样的诱惑。
      
      ......哥哥。想到斯晋,她端起杯子的手忽然顿住。
      
      哥哥如果知道她吃药,可能会生气吧?
      “不会的。哥哥脾气那么好,怎么会生气呢。”
      
      斯华年嘟囔了句,把药片含进嘴里。激烈的苦涩在舌尖上蔓延开,她屏住呼吸准备喝一口水。
      
      ......
      
      “年年乖,别熬夜。”
      
      ......
      
      脑海里忽然响起斯晋的声音,斯华年心尖一颤,噗的一声把药吐出来。
      
      哥哥总说她很乖,可她从来没有听过他的话。
      斯华年看着水杯和药片发了会儿呆,站起身离开桌子。洗脸、刷牙、躺上床。
      然后拿出手机定闹钟。
      时间是三小时后。
      三小时零五分钟后。
      三小时零十分钟后。
      ......
      
      哥哥不让我熬夜。
      这样想着,她很快就睡着了。
      
      -
      
      据说凌晨四五点是人们睡得最熟的阶段,斯华年就是在这时候被闹钟叫醒。咬着牙起了床,歪歪扭扭地走到书桌边坐下,感觉脑袋重得像铅球。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稍微缓过神来。按着早先计划好的打算,走到窗边打开窗户。
      一阵夹冰带雪的冷风灌进来,一瞬间剧烈的温差刺得脸颊生疼,再重的瞌睡也醒过来了。斯华年裹上羽绒服坐到书桌前,视线落在早就摊开放好的笔记本,思绪飘回很多年之前。
      
      斯晋刚到斯家来的时候,就连普通话都说得不太利索,更别说英文。爸爸妈妈把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了斯华年,至少要让他把26个字母认全了先。
      眼看他是真的不会,小小的斯华年睁着难以置信的大眼睛说他笨。
      连着好几天,住在斯晋隔壁房间的斯华年总觉得稍微有点凉,后来才知道斯晋在夜里开着窗看书。
      “觉得冷了吗,年年?”他弯着腰,伸手小心翼翼摸了摸小姑娘毛绒绒的脑袋,“对不起,我......怕打瞌睡。”
      
      “不冷,”
      斯华年揉了揉眼睛,从童年的记忆里回过神来,像是自言自语,“哥哥,年年不冷。”
      
      -
      
      这个办法实在笨得很,一向娇气的斯华年,竟也真的坚持到了考试那天。
      总的来说,效果她还是满意的,只除了......
      感冒,似乎是不可避免的结果。
      这里是冰雪城,不像龙城的冬天那么温柔,斯华年也没有斯晋那样强壮的身体。
      
      从微积分的考场出来,天气难得出了太阳。斯华年有点头晕,但心情还不错。在国内读高中时做过的题,竟然意外派上了用场。
      她觉得今天可以允许自己多睡一个小时。
      
      躺在床上,打开手机,第一个跳出来的是来自贺扬的微信。
      【年妹,考得咋样?】
      
      【考得好呀。】
      
      贺扬秒回:【真的假的。】
      
      【真的。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你记不记得高三章老师讲了四十多遍的那道大题,我不小心记住了。今天考了道差不多的。】
      斯华年想了想,觉得有点没劲。
      【高三你连抄作业都懒得抄了,肯定不记得。】
      
      对面没声音了。
      
      斯华年继续在微信通讯录里翻。
      能够分享喜悦的好朋友她有不少,只是......
      
      真的好想跟哥哥说话。
      哥哥肯定会夸我聪明又能干。
      
      离上一次打电话的七天还没过去,斯华年有点蔫,好心情也没了。索性也不睡了,爬起来复习明天考的下一科。
      再坚持两天,就两天。
      只要回到龙城,可以每星期听哥哥在电话里夸一次,每个月还能见面夸一次。
      
      -
      
      众所周知,生病需要休息。
      体力透支的斯华年,考到最后一门,终于从轻微感冒变成了很重很重的感冒。
      鼻子堵得难受,脑袋又晕又沉,稍微一动就钝钝的疼。斯华年把嘴唇咬得发白,如果是从前,她一定不敢相信自己还有这样的毅力。硬撑着一丝清醒,虽然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但好歹是把卷子做完了。
      
      出了考场,直奔校诊所。把健康卡和学生卡往柜台一拍,她就放心地坐在等待椅上昏睡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是第二天了。斯华年躺在病床上,手背上扎着吊针。
      鼻子是没那么堵了,意识也蛮清醒。
      
      右手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机,打开一看,四面八方的消息问她“考完没”、“考得怎么样”、“出来嗨”。斯华年抿唇笑了笑,直接略过,看时间。
      七天过了。
      又可以跟哥哥说话了。
      
      轻车熟路地拨通电话,这次是一位年轻些的狱警。
      “喂,您好,请问找谁?”
      “我找07......”
      话音出口,斯华年才发觉自己声音哑得厉害,喉咙火烧似的疼。她下意识按断了电话。
      
      不行......哥哥会问,会担心......
      
      刚好就在这时候,巡视的医生走过来,微笑着问了句:“你感觉怎么样?”
      是一位30来岁的金发女士。斯华年悄悄打量她,心中暗忖。看上去很善良、很好说话。
      她舔了舔嘴唇,小小声开口:“姐姐,我有点难受,喉咙疼。”
      这么可爱的一个小姑娘,嘴又甜,医生很是心软,递给斯华年一个小瓶子:“这个喷雾喷了会舒服一点。”
      斯华年伸手接过,嘟囔了句:“我想要消炎药。”
      “消炎药不能随便乱吃哦,”医生温柔地摸了摸她的脑袋,“好好休息,有事按床头的铃铛找我,好吗?”
      斯华年:“......”
      在龙城满大街都是的红霉素青霉素,怎么就不能给她一点。
      委屈。
      
      -
      
      等到斯华年终于养好病,已经是21号,再过三天就是平安夜。
      学校正式关闭,这也意味着,期末考试的成绩该出来了。斯华年用手机登上自己的账户,手有点抖。
      61......64......
      67......62......视线战战兢兢地往下挪,死死钉在那个数字上。斯华年觉得世界一片天旋地转。
      就,就差一分及格。
      
      她倒在病床上,茫然地盯着洁白的天花板,盯了很久。
      好像离哥哥越来越远了。
      
      ......不。
      如果是这样,她重生是为了什么呢。
      
      “小天使,你怎么了,没事吧?”
      斯华年坐起身,眨巴眨巴眼睛:“我很好。”
      
      “你的体温已经正常了,”漂亮的女医生朝她晃了晃手中的表格,笑着祝贺,“可以回家了。”
      
      “嗯,谢谢您。”
      斯华年拥抱了她一下,穿上床边的鞋子,走出诊所。
      
      傍晚的太阳很圆,像个巨大的蛋黄。
      然而这一趟回龙城注定不能圆满了。
      斯华年这样想着,埋头往前走。哐当一下,撞上了前面的人。
      她赶紧道歉:“对不起,抱歉,您没事吧?”
      
      “没事,”对面的人很高,顺手扶了她一把,声音温和,“走路要看路,知道吗?否则会受伤的。”
      
      斯华年仰头看他,忽然愣住。睁着一双圆圆的杏眼,傻呆呆道:
      “教,教授,你能不能多给我一分?”
      
      教授:“......”
      
      -
      
      每到考试成绩刚出来的时候,来要分的学生都不少,像斯华年这么清奇的倒是比较少见。
      斯华年亦步亦趋地跟回了办公室:“菲利普教授,我真的很想再要一分。”
      
      菲利普教授指了指对面的椅子:“你先坐,然后告诉我原因。”
      
      斯华年委屈巴巴:“我病了。”
      
      看清小姑娘伸过来的手背上有些新扎的针眼,菲利普教授轻轻说了句:“真可怜。”
      
      斯华年有点拿不定主意,只能继续厚脸皮:“教授,如果我没病,肯定不会把g代成8.9,你相信我呀。”
      
      教授终于没忍住笑,“是个理由,还有吗?”
      
      ......没了。
      但斯华年显然不能这么说。
      她真的太想要那一分了。
      “教授,我家里没钱。爸爸妈妈死得早,哥哥打工养我,付不起重修的学费。”
      
      菲利普教授单手抚了抚额头,摇头失笑。这也算是学生们要分最常用的理由之一,因为撞得太厉害,近几年用的人也少了,只有面前这个小姑娘还傻傻的一脸认真。
      
      斯华年悄悄抬眸看了眼他的反应,心里就是咯噔一下。
      “教授,我......”
      
      “没事,别怕,”教授仍然很是温和,并不戳穿她,“能不能跟老师说说,你哥哥每月赚多少钱?”
      
      对上那双仿佛洞察一切的绿色眼睛,斯华年觉得自己像是踩在了悬崖。脑子里乱七八糟地闪过各种念头,她终究还是怂怂地退后了。
      “3、3个亿。”
      
      小姑娘低着头,大概是很害怕,肩膀都在微微颤抖。
      
      教授:“......”
      
      “对不起,我骗了您,”
      反正也没希望了,斯华年伸手揉揉眼睛,索性把能坦白的事情都说了。从爸爸妈妈的死,一直到哥哥坐牢。可能她也到了需要倾诉的时间节点,说出来反而觉得有点释然。那一分本来就不该属于她,至少最后她还是诚实的。
      “......我想让哥哥开心一下,还,还想听哥哥夸我聪明。还有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原因,现在不太方便告诉您。”
      
      菲利普教授支着下巴沉默了很久。
      就在斯华年准备起身告辞的时候,他说:“你下学期选什么课?”
      
      这话题跳的太远,斯华年有点反应不过来,老老实实道:“不知道。”
      
      “选无机化学。”
      
      “......诶?”
      
      “那门课我开的。还5分给我,知道吗?”
      
      斯华年眨巴两下眼睛,下意识问了句:“您不是教物理的吗?您还会化学啊?”
      
      教授有点无奈,挥挥手,“回去看你哥哥吧。”
      
      斯华年有点失落,站起身鞠了个躬,准备乖乖离开。
      忽然愣住。
      “教,教授?”
      
      看着这个小天使在一瞬间亮起来的眼睛,菲利普教授觉得这一分还是挺值得的。
      正准备说几句鼓励的话,就见她——
      
      一溜烟跑走了。
      
      “......"
      
      斯华年跑出了办公室,噌噌噌冲下好几层楼梯。回头看看,不管从哪个角度,从菲利普教授的办公室都看不到她,她终于松了口气。
      
      “这样......教授就没机会改变主意了。”
      
      -
      
      往家走的路上,斯华年几乎忍不住蹦起来。
      满心喜悦无处说,一看时间,晚上七点。
      她觉得好事都连成串了。
      
      拿出手机、拨通电话,电话那端又变成了前不久训她的那个狱警。
      “喂,您好,找谁?”
      “警察叔叔您好!警察叔叔保家卫国辛苦了!我找0769。”
      
      哐当一声,对面可能把话筒掉地上了。通话没断,斯华年就不在意,美滋滋地在心里盘算。
      要不要告诉哥哥,她订了后天的机票回龙城呢?
      ......还是不说了吧。
      突然回去才能给哥哥一个惊喜。
      
      “年年。”
      
      听到斯晋声音的一瞬间,斯华年就把想好的都忘了。她忽然又觉得,还是应该告诉他,可以让他多开心两天的时间。
      
      “哥,那什么,我有件事跟你说。”
      
      她的语气有点兴奋、又带着点不太确定的迟疑。斯晋听进耳中,只觉脑子里嗡的一声。他知道下一句话会是什么。
      
      ——哥哥,我有男朋友了!
      
      斯晋伸手按住胸口,苦涩的感觉果然在一瞬间溢了上来,占满胸腔。原来那个男朋友确有其人,不是年年上辈子为了让他死心而编出来的。两辈子也没变,年年......究竟有多喜欢那个人?
      
      “年年,”他艰难地出声,“如果不想说,可以不用说,哥哥不是非要知道。”
      
      斯华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