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海浮生录》非天夜翔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1-23 11:11:1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反目 ...

  •   太元四年,二月初二。襄阳城战火蔽天,一骑冲出城外,朝着南面突破黑烟,遥遥而去。
      正午时分,艳阳高照,陈星不住催马逃离襄阳,载着项述已奔出了近二十里路。沿途人头攒动,南面的当阳道上,尽是拖家带口逃难的百姓,一时哀泣遍野,道路挤得迈不开腿,寻人哭喊声不绝。
      一百五十年前,关羽在城外重重围困曹魏驻军,水淹七军,立下辉煌战绩。其后败走麦城,所走正是这条大道。一时哀哭之声震天动地,犹如在祭奠多年前那位神州的不朽战神。
      陈星心烦意乱,见人群过不去,只好改走小路,到得一处山脚下,将项述放了下来,解开五花大绑的重重绳索。
      战乱之年,荆州已十室九空,百姓们或南渡往交趾,或东逃往建康、姑苏等地。陈星穿过树林,找到一座山脚下的小村落,冬春交替的午后,雾气渐起,一派静谧气氛。
      村中显然也经过了一番逃难,乱七八糟的,家禽恶犬都被带走了,陈星闯了两户空门都不见人。只得在井边找了点水给这家伙喝,再检视其脸色,折腾一夜,幸亏无恙。快到六个时辰了,药力消退后,料想项述经脉便能恢复,还得尽快给他找点吃的,为他恢复体力……这家伙实在太瘦了,若养养好些,料想皮相还是不错的。
      根据朱序手上的名册,项述今年二十,只比陈星大了四岁。但胡人里头年过十三便娶妻生子成家的不少,以这年纪,足可成家立业。
      “护法,你感觉好点了吗?”陈星就着阳光,端详项述模样,项述被烟火熏得一脸黑,身材本来就高大,这下如同个野人一般。但陈星看看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兵荒马乱一通下来,两人相对,犹如两个乞丐。
      陈星又弄了点水来,给项述擦了把脸,这一擦不得了,脸一干净,项述杂乱的胡子里,那双眼依旧是清澈明亮的,脸庞瘦削,睫毛浓黑,眉如宝剑锋芒,目如夜空般深邃,胡须下双唇因药力而现出红润,若稍作拾掇,一定是名姿颜俊秀的绝世美男子!
      我家护法长得这么好看!
      陈星忍不住赞叹道:“真是美玉一枚啊啊啊!”
      而且全身上下,除了□□满足胡人的尺寸标准之外……五官、皮肤都丝毫看不出胡人的特征。这哪里是胡族?给他穿上文士袍,佩上一柄古剑,十足十就是一名俊隽名士,木屐踏风,清啸朗月,建康那群只知风花雪月的文人都得靠边站。
      
      虽说陈星对护法的长相也没什么要求,能打就行。前路漫漫,荆棘遍地,对自己这种一无是处,唯独运气好,上阵只能靠老天爷帮退敌的人来说,一个能打的护法实在是太重要了。
      然则长得好看的男人有赏心悦目感,放在身边看多了,心情总归不错。但求老天保佑,护法别像自己一般是个绣花枕头。
      “听闻大秦天王苻坚喜欢长得好看的男人。”陈星坐在树下,让项述枕在自己大腿上,随手给他擦脖子,说:“先前他还把慕容冲养在宫里。过得几个月,咱们就得寻个机会北上往长安去走一遭,届时给你好好收拾下,就靠你的美色打动他了!”
      项述手指稍动了动,陈星起身,到河边去洗布,溪水中满是碎冰,水流冰冷彻骨。
      “……你是胡人是汉人,都不要紧,只要别乱杀人,就……”
      
      一句话未完,倏然间陈星后脑勺挨了一记掌切,晕了过去。
      
      一刻钟后,陈星被泼了满脸水,醒了,发现自己被剥去一身外袍,只穿单衣,裹着棉被,连人带椅子,遭到项述绑住,提着出外,放在后院里。
      陈星醒来便怒喝道:“你就是这么对你的救命恩人的么?”
      项述漫不经心地依次检查陈星的东西,一旁有个炭炉,升着火,炉子上煮了一锅白米粥。显然是从农户里搜出的最后一点米。
      陈星:“混账,快说话!”
      项述翻来覆去地看陈星的匕首,玩了两下,放在一旁,再检查他的随身药包,药物全不认识。
      陈星被裹得像条虫般,牢牢绑住,动弹不得。
      项述去井边打了一桶水,脱得赤条条的,也不避陈星,反正该看的他全看过了,开始给自己洗头洗澡。洗过澡后,对着水面,以陈星的匕首刮胡子。
      陈星:“喂!喂!”
      胡须落下,不到半个时辰,项述便收拾好了自己,转过身时,虽瘦得不成人形,依旧面容俊朗,眼眸深邃有神,脸庞轮廓分明,英气无比,坐到炉前,开始进食。
      陈星的肚子“咕——”的一声,叫了起来。
      喝完粥,项述进房,翻了两件此间男主人的单衣换上,男主人生前乃是猎户,项述拿了猎户外衣,束上武袖,再走出来时,一身衣服虽然小了,却也有点威风凛凛的架势。
      陈星:“……”
      这分明是汉人,怎么可能是胡人?陈星一时竟忘了别的事,只心想道。
      项述拿了猎户的弓箭,卷起陈星的匕首、外袍、药包,牵过马,翻身上马,一脸冷漠的瞥了眼陈星。
      陈星挣扎道:“快放了我!你把我绑在这里,我会死的!”
      项述调转马头,陈星兀自在背后喊道:“你是不是不想当护法?不当就不当吧!我究竟哪儿招你惹你了!我救了你的性命,本来有杀你的机会,你看我都没动手……”
      项述背朝陈星,策马缓行时,忽然听到这话,缓缓停下,弯弓搭箭,稍稍侧向陈星。
      陈星:“……”
      紧接着项述箭矢离弦,一箭刷然射来!
      陈星眼睛一闭,却觉身上绳索一松,被箭射断。
      
      “驾!”项述喝道。
      项述骑着马,转上大路,离村而去。
      “哎!”陈星一身单衣,跑了出来,咬牙切齿道:“给我回来!护法!王八蛋!”
      这是陈星第一次听见项述的声音,那声“驾”,清亮有力,掷地有声,不由得令陈星心想,我家护法声音真好听……不对!王八蛋就是王八蛋!护法怎么跑了!
      
      夕阳西下,一阵冷风吹过,陈星满脸茫然,站在村中,左右四顾。
      这下怎么办?陈星彻底傻了。肚里又是“咕——”的一声。
      好饿……项述剩了点吃的,要么先填饱肚子再说吧。陈星已经饿得不行了,赶紧先吃再说。王八蛋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我到底哪里招他惹他了!陈星想着想着,差点就要把整锅粥给掀了。
      入夜,荆州大地一刹那冷了下来,陈星躲到那废弃民宅里翻找衣服穿,不知何处来了条狗,冲着他叫个不停,陈星好言安抚了一番,又找了点吃的与它,那狗得了一顿饭,似乎渐渐地接受了被主人抛弃的现实,与他一同度过了这个寒冷的长夜。
      陈星把废宅中能裹的全部裹着,把狗也一起抱上,瑟瑟发抖,说:“好冷啊,怎么会这样?心灯选上的护法,居然是个王八蛋?”
      陈星心中哀叹,在这个寒冷的长夜里,不禁想起被现实彻底粉碎的期望。在离山出发那天,他万万想不到,事情最后居然会演变成这样。
      只因历来驱魔师身边,俱设“护法”一职,为的是保护驱魔师收妖除妖,不受干扰。而坐镇总署的大驱魔师,身边护法则有一个响亮名号是“武神”。
      如今全天底下的驱魔师,只剩陈星一个了,自然他也就是那个“大驱魔师”,至于武神,心灯为他指明了项述作为护法。
      陈星曾读过不少古籍,里头留下了古时的书绢,那是半张护法温彻写给驱魔师新垣平的祭文,新垣平战泗水妖龙而死,温彻诛妖龙,为他报仇之后,投泗水自尽而忘。
      更有汉时,任上荆州刺史谢夷吾身兼大驱魔师,终生未娶妻生子,与当时名震天下的虎贲将军,江湖第一剑客王越相伴,成为一代传奇。
      再往前,留侯张良则拜黄石公为师,精通术数。至于他的护法,历来众说纷纭,有说是萧何,亦有说是韩信。但就在张良借死以遁多年后,韩信被萧何与吕后诱杀,历来述史者俱对萧何颇有微词,更猜测是韩信,也有汉时大驱魔师座前,分设左右护法武神一说。
      
      半睡半醒之间,他陷入了师父弥留之际的那段回忆里。
      
      “岁星入命,乃是你一生所倚仗,也是你必须去面对的坎。岁星百年一轮回,只在人间呆二十年,二十年一到,便将回归天上。”
      陈星跟在师父身后,道:“所以我的好运气,只能用到二十岁。”
      “不,远远不仅如此,届时岁星将会从你命盘之中释出。”师父停步,在枫林前回头,朝陈星解释道:“在什么情况下,一个人才会丢失他的命中主星?你想必早已知道,不用我多说了。”
      陈星刹那间如闻震雷。
      “我……我活不过二十。”
      师父淡然答道:“生老病死,俱由天定。天地万物,自有其生生不息的方法,天地万物,也有它们最终该去的地方。上天予你这宿命,何不趁着自己能活的有限年头,为神州做点事?”
      “既然梦见了,你就往襄阳走一趟,你是大驱魔师。”师父的声音仍在耳畔回响:“在你体内,有着世上唯一尚有作用的法宝心灯,天地晦暗,众星隐没的黑夜里,你就是人间光亮的种子。在这四年中,你须得用尽一切力量,去找回人间寂灭的法力,找到天地灵气干涸的源头,用你的这盏心灯,去光耀四野。”
      “自然,你若想无所事事,游手好闲地度过二十岁前的余生,在这二十年的短短一生里,什么才是你的‘道’,去找吧,去追寻吧。”
      
      翌日陈星搜刮了一番,找到点干粮,把狗喂饱了,穿的只翻出件女主人穿的大花袄,男人的棉裤,胡乱套上,好歹能御寒。便出村上路——马、银钱、药包都被项述抢走,只能徒步。得先到麦城,想个办法怎么弄点路费上长安再说。
      那狗见陈星离开,便也跟着出来,摇着尾巴,追在后头。
      想到项述,陈星就……深深呼吸,还不如一条狗!这狗得了一顿饭,还知道跟着自己呢!算了,师父说的,人生一定要看开一点,来日方长,若当真命中注定,这家伙多半也跑不掉。若不是呢?那还有什么可气的?
      虽说如此,出山不到半个月,就遭受了这么大的挫折,终究让陈星十分萎靡低落,实在想不通自己做错了什么。
      正胡思乱想间,路边忽有逃难的马车停了下来。
      “哎!上来吧!”有人朝他喊道:“哪儿的人?太太让你上车!”
      陈星:“?”
      南下往麦城的路上大清早便有不少拖家带口的百姓,其中不乏从北边逃下来的大户人家,陈星上身穿着一件厚厚的花袄,身后还跟着条狗,那模样像足了地主家的傻儿子。偏生又长得好看,多少让人心生不忍,于是一户车队便放慢速度,将他与他的狗一同捎了上去。
      这是一家从樊城逃下来的读书人,老爷五十来岁,带着太太与十岁的女儿,家中一位老太太,连着家丁丫鬟,得知襄阳城破,便急急忙忙地往南跑,预备过了麦城,再往长沙郡去投奔亲戚。老爷年岁已高,夤夜仓皇出逃,得知汉人遭大肆屠戮,悲怆无比,一口气堵在胸口,躺在车上,动弹不得,闭着双眼也快不行了。
      “怎么回事?”陈星先是谢过老太太相助之恩,简单说了来历,只道自己是南来的士人,又看那半死不活的老爷,摸过脉门,得知病情,问:“得病了么?有没有针,借我一用,灸一回就好了。”
      太太忙吩咐人拿了绣花针来,陈星烧过,给那老爷用了针,果然七针一下,中年人顿时吐出一口淤血,悠悠醒转,大哭出声。
      “神医啊!”
      “神医——!”
      众人慌忙叩谢陈星救命之恩,陈星忙摆手谦让,就这么被带到了麦城,一路上陈星大致说了点自己被项述抢劫的经过,大伙儿一时竟唏嘘不胜。
      “你这不是找了个护卫。”太太说:“你这是找了个祖宗。”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呐。”老太太又道。
      “可不是么。”陈星倾诉了一番,心里好过少许,萍水相逢一场,在麦城分道扬镳,这户人家封了四十两银子的谢礼,又赠了他一只烧鸡。
      陈星揣着那沉甸甸的三斤多银锭,与他们道别,这下又有钱了,先换身衣服,再把银换成金,否则沉甸甸的拖着裤子朝下坠十分难受,不方便带不说,还容易被抢。
      “我娘生我那天。”陈星朝跟着自己的那条狗说:“传说岁星降世,从出生那天起,运气就好得不行,你看,有烧鸡吃了吧?”
      陈星分了半只烧鸡给那狗,先去找到澡堂,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再去成衣坊里东挑西拣,买了身新衣服,摇身一变,又恢复了贵公子哥模样,还给狗买了件小貂袄穿着,大摇大摆地去钱庄。
      彼时麦城虽小,却五脏俱全,作为荆州最大的货流集散地,一年前襄阳被围困,过路商人便都改在此处做生意。晋军要救襄阳不成,要守住麦城,却仍有自保的几分本事。襄阳城破的消息随着南逃的百姓带到此地,一夜间街上熙熙攘攘的全是难民与百姓。
      城内客栈、茶棚、食肆中尽挤满了南下的富人,人声鼎沸,或有愿意出钱出力,让军队打回去的,或有觉得此处终究不安全,得及早南下为妙,当真是惶惶不可终日。
      先去钱庄兑钱,再进官府签一封通关文书,方能顺利北上往长安,秦晋两国正在交战,通关须得非常谨慎。
      
      陈星背着一包袱三斤四两银,进了钱庄,钱庄已在收拾,预备逃难去了。刚一迈进正堂,忽然发现内里鸦雀无声,气氛说不出的诡异。
      “掌柜,我要换……”陈星声音戛然而止。
      钱庄中伙计、掌柜、打手,统统大张着嘴,手腕、脚踝被从钱庄窗口上拆下来的铁杆圈住,听到陈星进来,一齐转头,张嘴朝他望来——个个下巴被拉脱了臼犹如怒目圆睁的鹅。
      一名男人云淡风轻地靠在兑钱的窗口前,侧身,左胳膊搁在柜台上,身穿猎户服,正是项述!
      项述手指敲了敲柜台,示意掌柜快点拿钱,掌柜战战兢兢,张着下巴脱臼的嘴,用算尺给项述排出一排金锭,包在一个小包袱里,慌忙以眼神示意陈星快跑。
      项述听到声音,稍稍侧头,与陈星对视。
      门外经过一队晋兵,陈星果断怒吼道:
      “快来人!有人抢钱庄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