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她是万人迷》倾天天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7-07 18:30:5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一人迷 ...

  • 作者有话要说:  隔壁新文求预收呀:
    《肤白貌美大反派[穿书]》
    1.
    岁橙穿到了一本小说的最大反派身上
    还顺带绑定了一个反派系统
    原身有一个并不起眼的便宜哥哥
    自己祸害天下又有什么乐趣呢
    岁橙便十分大方的让他也黑化了
    这个便宜哥哥很是上道:
    哥哥:“乖乖待在我身边,永远都别想逃。”
    岁橙:“呐,把你的心脏献给我好吗。”
      
    2.
    原书中路临川清心寡欲、风光霁月。
    反派系统却让岁橙诱他跌入俗尘,将他从高高的神坛拽下,陪她沉沦地狱做恶鬼:
    “呐,为祸地狱这种事,一个人该多无趣?”
      
    可她却在他化身恶鬼之际毫不留情转身离去,独留他一人在阴森可怖地狱兀自挣扎。
    她成了可望而不可即的神祗,他却是杀父弑母的狼子野心。
      
    于是他彻底黑化了。
    看着即便双腿瘫痪坐在轮椅上,却依旧遗世独立、恍若仙人的岁橙。
    他眼中闪过阴鸷的光,暗下却藏着病态痴迷与疯狂。
    处深渊时他曾无数次幻想她两腿一勾,妖娆缠绕在自己身上的场景,而后来,他也确实做到了:
    “狼子野心?我只想在你身上驰聘战场。”
      

    我是岁橙主义至上者。 ——路临川
      
    [尾注]
    我把我整个灵魂都给你,连同它的怪癖,耍小脾气,忽明忽暗,一千八百种坏毛病。它真讨厌,只有一点好,爱你。  
  •   寂静的水蓝色世界里,周围的一切似乎都是虚无的,却又仿佛什么都是真实存在的,似梦非梦。
      
      盛颜在感受到一股浓厚的纯净之息贯穿自己全身之时,便知道自己这次的任务已经结束了,嘴角勾起一抹笑,缓缓闭上了眼睛。
      
      耳边男人不甘心大喊“盛颜”的声音逐渐远去,复而寂静。
      
      再抬眸时,眼前的景色还是自己熟悉的那般,她知道,新任务就要来了——
      
      果不其然,在这寂静无声的空间中又兀地出现了第二个人。
      
      盛颜神色自若的踏在虚空中,衣袂无风自动,脚踝上的铃铛若隐若现,嘴角噙着笑,饶有趣味的看着下面的男子。
      
      痛,蚀骨的痛……像是有无数只蚂蚁在撕咬他的血管,密密麻麻的疼痛蔓延至全身,让他不得不蜷缩成一团。
      
      这是姬玄鱼在出车祸时的唯一感觉。
      
      可不知何时,那种无以复加的疼痛倏地消失,他的血液似乎又恢复以往般那样缓缓流淌,行动也转而变得轻快起来,仿佛刚刚的疼痛只是一场幻觉。
      
      他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竟一时有些不适应自己肢体的灵活,略有些艰难的从地上站起来,这才有时间观察周围的景象。
      
      一望无际的蓝,点缀着星星点点,只有他的呼吸声萦绕在耳畔,仿若仙境般,广阔而神秘,诱人前去探索。
      
      可这并不是最令人惊叹的,而是在他的不远处,竟有一名女子立在高空中,足下却像是有实物一般,稳稳的支撑着她,让她如履平地。
      
      姬玄鱼眼里划过些许迷茫,转瞬即逝。
      
      许是从小的经历所致,让他习惯了喜怒不形于色,所以很快便恢复了往日清冷平淡的模样。
      
      盛颜却对他的表现颇为满意,虽然以往的宿主也都是突然被传送到这个空间,他们的表现都各有不同,但她还是最欣赏那种能迅速冷静下来的人。
      
      这也能让她少费点口舌。
      
      心思微动,不过瞬息,她便极快的闪到姬玄鱼面前,蓦地勾起他的下巴。
      
      后者连躲闪都来不及,只能被迫的抬头看她,气息却没有分毫的紊乱,仿若被挑起下巴的人不是他一样。
      
      盛颜轻笑一声:“很好。”
      
      姬玄鱼这才看清眼前女子的面貌,一袭桃花长裙,长发如瀑布般倾洒下来,步步生莲,宛如卷轴里走出来的古典美人。
      
      “不知小姐找我有何贵干?”他敛下眼帘,面上无悲无喜。
      
      “你知道系统吗?我啊,是来帮你的,帮你达成所愿。”盛颜左右端详着他,从光脑中翻阅出有关他的信息,而后没等他答复,便又说:“你刚刚出了车祸。”
      
      是肯定句。
      
      姬玄鱼仍旧没有开口,但垂落在身侧的小拇指却微不可察的动了动。
      
      这是一个极为细微的动作,只有在他认真思考的时候才会做。
      
      可盛颜却像是洞察了他所有的想法一样,松开了自己对他的钳制,略略后退了几步,复又上下打量着他。
      
      姬玄鱼一如资料上那般俊美绝伦,周身环绕着风光霁月的气息,似乎无论什么事情都无法影响到他。
      
      若是忽略他眸中的凉薄,就更让人觉得好一个贵公子。
      
      “并且你的双腿已经残疾,是你父亲下的药,就连车祸,也是你父亲精心安排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你的弟弟,也就是那个私生子安心,好名正言顺的继承公司,我说的一切,可有误?”
      
      盛颜将他平生经历娓娓道来,脸上带着笃定,后者仿佛是在听故事一样,脸上没有任何波动。
      
      “并无。”他语气淡淡。
      
      只是在听到盛颜说“毒是自己父亲下的”之时,垂在两边的手却不由自主的紧紧攥起。
      
      “我知道你不信我,但我一会儿自然是有办法让你相信的。”盛颜看起来毫不在意,她拍了拍手,歪头微微一笑:“我知道你那么多,但你却对我一无所知,为了公平起见,那么我自我介绍一下——”
      
      “吾名盛颜,自此,汝为吾宿主,吾会助汝得之、愿之。”
      
      她上一任宿主是个古人,说话文绉绉的,她跟他相处久了,也耳濡目染、习以为常,一时之间还没能改得过来。
      
      可姬玄鱼却并没有被眼前巨大的诱惑给冲昏头:“代价是什么?”
      
      盛颜却像是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眼里带着促狭:“你看哪个话本子哦不,小说里面的系统帮助自己的宿主是有代价的?不用对我这么防备,我帮你自然也是有帮你的道理,你也不用付出什么代价,谁让你是这个世界的天定之子呢。”
      
      这话就像是在明说要给他开后门一样。
      
      她耸了耸肩,这种事情就被她这么大大咧咧的说了出来,似乎并不在乎这话会给姬玄鱼带来多大的冲击。
      
      “行了,别想那么多,到时候聪明反被聪明误,我等下就给你证明我刚刚所言非虚,你也该醒了,回去吧。”
      
      盛颜挥了挥手,姬玄鱼神情始终保持平静,只不过却感觉到自己身体无可控制的在向后跌去。
      
      余下盛颜懒懒的打了个哈欠,知道自己也该出去了,于是心念一动,再睁眼时便出现在了一个空荡的角落。
      
      因为医院有监控,所以她不得不选择了一个较为隐秘的角落出现。
      
      一路上,她艳丽的容貌自然引得路人的无数惊叹,近些年穿汉服的人也越来越多了,所以并大多数人并没有感到奇怪。
      
      “这又是哪家的小姐跑出来了。”
      
      “这个小姐姐也太好看了吧!而且身上的汉服不知是哪家的,太精致了吧!我感觉自己又恋爱了……”
      
      “这一看就是我们买不起的汉服。”
      
      “咱也不知道是哪家汉服,咱也不敢问。”
      
      “这哪里是小姐姐,分明是仙女啊!”
      
      有许多人上前询问她的联系方式,盛颜以前并不是没有接过现代世界的宿主,对这些东西并不陌生。
      
      在一路婉拒了不知第几个人后,她终于来到了姬玄鱼所在的医院。
      
      病房里只有三个人,姬海遥正在假惺惺的抹眼泪,而姬父则在一旁状似分外痛心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爸,哥他……”姬海遥能把姬父哄哄的团团转,自然也是有几分原因的,愣是挤出了些许眼泪,“我一定会抓住害哥的人的!一定要让哥九泉之下能走的安心。”
      
      姬父颇为沉重的叹了口气:“真是难为你处处为你哥着想了,明明他生前对你不冷不热的,你还一心为他,真是个好孩子。”
      
      姬海遥又开始低头装模作样的抹眼泪,只是在几乎看不见的角度,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弧度。
      
      可他们都没有看到床上被他们认为已经死了的姬玄鱼睫毛微不可见的颤了颤。
      
      “啧,就是这里吧。”盛颜慵懒的声音传来,姬海遥和姬父全都不约而同的循声看去。
      
      只见门口的陌生女子娴熟典雅,巧笑嫣然,眸子里似乎蕴含着一汪春水,只是看向他们的目光却像是洞察了一切一样,让他们那些龌龊的心思无处可藏。
      
      这种被看穿的感觉任谁都都不会喜欢。还是姬父最先反应过来,他沉声问:“你是谁?”
      
      “我是谁?”盛颜微微歪头,朝他们无辜的眨了眨眼,看见他们略有些紧张的模样,轻笑一声:“放心,我对你们没有什么恶意。”
      
      只不过她的新宿主就不一定了。
      
      “小姐姐,请问你认识我们吗?”姬海遥在看到她的面庞时眼底划过一道惊艳,目光带着审视,只不过面上却看不出任何敌意。
      
      “不认识。”盛颜耸了耸肩,在他们刚准备说什么的时候,又突然指了指病床上的位置:“不过,我认识他。”
      
      那里躺着姬玄鱼。
      
      姬海遥皱了皱眉,以为她是在故意戏弄自己,毕竟为了对付姬玄鱼,他几乎把他整个人都了解的分外通彻,自然也知道姬玄鱼平常一直独来独往,并没有跟谁有过过多的交涉,更别说女生了。
      
      最了解你的,往往是你的敌人。
      
      “小姐姐,饭可以乱吃,但话可不能乱说,我哥他不是你能轻易谁出来戏弄的人物,这次就算了,你还是快走吧。”姬海遥看起来很是心善的模样。
      
      这让姬父对他心下更满意了,也更加觉得自己的决定没有错。
      
      这样宅心仁厚的姬海遥才是自己心目中理想的儿子,不像姬玄鱼,整日里没个笑脸,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是他上辈子的仇家。
      
      盛颜笑的越发甜美了,看起来人畜无害,只是语气里却多了几分玩味:“我有没有乱说,你问问他本人不就知道了吗。”
      
      “你……”姬海遥心里隐隐约约感觉到不对劲。
      
      可他还没来得及做什么,盛颜便直接打断他的话语,柔声唤:“是不是呀,玄鱼。”
      
      她眼底带着一缕恶劣。
      
      姬父认为她不知好歹,脸上带着薄怒:“你这女娃,我儿刚刚都已经给过你一次机会了,你却……”
      
      却在这时,一道不冷不热的声音从他们背后传来:“嗯。”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