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迎难而上才是人生的前进方式 ...

  •   灵魂契约?
      
      鹿岛萤一脸茫然,她迅速回忆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非常确定自己没有见过眼前的这个男人,更没有和任何人签订过什么契约。
      
      ……所以这种听上去像是让她成为魔法少女一样的发言难道是什么新型的碰瓷方式吗?
      
      “我不记得有和你签订过什么契约。”
      
      鹿岛萤飞速看了对方一眼,然后迅速别开目光。
      
      嗯,虽然是实话实说,但是她也不太想招惹眼前的这个男人啊。
      
      然而最上启示的脸色一瞬间却变得相当微妙。
      
      [但是主动签订契约的人并不是我,而是你。]
      
      “……”
      
      这次陷入沉默的人变成了鹿岛萤。
      
      所以是她强迫别人成为魔法少女吗?!这听上去更加诡异了吧!
      
      “那个,诬陷人也是不好的……”
      
      鹿岛萤感觉自己快要哭了。
      
      换句话说,就算她真的有那个心思,也没有强迫眼前这个人签订契约的实力吧?虽然她对于对方的实力一无所知,但是对面传达而来的压迫感也不是骗人的啊。
      
      [看起来你确实一无所知。]最上启示倒是毫不意外,
      
      [那么就来说说那天发生的事情吧,或许能让你回想起一些有价值的信息。]
      
      [你应该还记得废弃教室里召唤笔仙的事件吧?]
      
      鹿岛萤的脸色瞬间变了。
      
      ---------------
      
      一切都是源自于前几天的那场笔仙事件。
      
      身为恶灵的最上启示在一次意外事件中遭到了某个白毛咒术师的追杀,为了躲避追捕他的咒术师,最上启示来到了附近的一所学校里,恰好遇到了正在玩笔仙的鹿岛萤一行人。
      
      他旁观了那场笔仙游戏,也确实看到了那群人召唤出来的笔仙。或者说那根本就不是什么[笔仙],只是学生们对笔仙传闻的恐惧感凝结而成的咒灵。
      
      最上启示并不打算介入其中,不过在那群学生转笔的时候他倒是起了点戏弄的心思,随手用了点咒术调快了转笔的速度。
      
      直到笔仙游戏结束,他才发现自己身上莫名出现的灵魂契约。
      
      [灵魂契约是一种强制性契约,在双方同意且满足契约条件下才能建立,一旦连接成功就无法轻易解除。]最上启示道,
      
      [恶灵和人类签订契约后,双方的力量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相互流通。以及,双方只要有一方死亡,签订契约的另外一方也会死亡。]
      
      鹿岛萤:……这听上去可不是什么美好的契约啊。
      
      “但是我真的不记得有和恶灵签订过什么契约啊。”鹿岛萤结结巴巴道。
      
      [我当然也不记得有和人类签订过灵魂契约。]最上启示沉吟道。
      
      完全超出了常理的契约么……
      
      [你是咒术师么?]
      
      沉默蔓延了片刻,最终还是被最上启示率先打破了。
      
      “当然不是。”鹿岛萤摇头。
      
      [也对,咒术师如果都像你这样,那咒术界大概也差不多了。]最上启示表示赞同。
      
      ……虽然这家伙说的是事实但是也太过分了吧!
      
      [但是你的身上确实拥有着强大的咒力,甚至有部分的遗传术式的能力。]最上启示道,
      
      [我想,灵魂契约之事大概也和你未知的术式有关。]
      
      “遗传术式?那又是什么?等等——”
      
      鹿岛萤突然回想起了什么,她捏紧了自己的拳头,紧张道:
      
      “所以你从笔仙聚会那天就和我进行灵魂绑定了吗?”
      
      如果真的是那样,那么之后发生的事情他是不是也全部看到了?!
      
      [确实,有什么问题么?]
      
      “那你之前为什么不说啊!”
      
      鹿岛萤抓狂,早知道最上启示就在自己的身上她也就不可能打电话给虎杖悠仁了啊!看在灵魂绑定的份上对方也不可能让自己随随便便死掉吧!!
      
      [我为什么要说?如果我主动暴露了自己,反倒对我的处境很不利吧?]
      
      这么说倒也没错……
      
      “那你为什么现在又突然来找我?”鹿岛萤有些郁闷。
      
      [我本想先探探你的底细,不过看起来应该是我多虑了。]最上启示眼神复杂地看着她,
      
      [现在的你毫无威胁性。]
      
      ……
      
      鹿岛萤漠然,她心如死灰地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道:
      
      “所以,那个,你有听见我对虎杖同学的告白吗?”
      
      [听见了。]
      
      鹿岛萤:……
      
      好了,她可以社会性死亡了。
      
      [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看着捂住了脸几乎要把上半身埋到腿上的少女,最上启示漫不经心道,
      
      [眼下的情况倒是恰好掩盖住了我的身份,作为报答,如果你有什么想做的事情,我也不介意听听。]
      
      人类是感情丰富的生物,不同的环境下也会产生不同的感情和欲望,对于金钱和权力的追求,对于爱情的渴望和复仇的执着,这些都可以成为拿捏的把柄。就算是实力无上限的强者,只要拥有对于外界的感情或自身欲望的追求,他们心灵就会存在弱点。
      
      眼前的少女自然也是一样的。
      
      “那,我想让虎杖同学喜欢我!可以吗!”鹿岛萤猛地抬起头,几乎脱口而出。
      
      最上启示:……
      
      “啊,抱歉,我不该说这种话。”
      
      注意到恶灵先生诡异的目光,鹿岛萤似乎反应过来了什么,有些沮丧地低下了头。
      
      “那样的喜欢也没有意义啊,真是的,我到底在想什么啊。”
      
      ……你需要思考的是那种问题吗?
      
      [如果你不想死,最好离那个男人远一点。]最上启示挑眉,
      
      [身为两面宿傩的容器,那家伙很危险。]
      
      “两面宿傩的容器?”鹿岛萤一惊,
      
      “虎杖同学的身上居然也有恶灵吗?”
      
      [你不能直视他的灵魂,看不出也很正常。]最上启示淡淡道,
      
      [高专收留了他恐怕也是想要利用他吧?作为宿傩的容器,他最终的下场可不会太美好。]
      
      鹿岛萤的内心咯噔了一下。
      
      看得出来鹿岛萤确实什么都不知道,最上启示干脆将关于虎杖悠仁的记忆直接丢给了鹿岛萤,片刻之后,鹿岛萤对于事件也有了大概的了解。
      
      虽然她的脸色看上去差极了。
      
      “所以说,虎杖同学难道就没有别的选项了吗?”
      
      鹿岛萤一愣一愣的,似乎被这一连串的事故给搞懵了。
      
      [有,现在去死也可以。]
      
      鹿岛萤:这种话说了和没说都没什么区别吧……
      
      “可是,就算是高专也不可以随随便便就剥夺别人生存下去的权力吧!!”鹿岛萤有些生气,
      
      “这又不是虎杖同学的错!为什么一定要虎杖同学去承担后果啊!!”
      
      [哦?即便他随时可能会暴走,甚至威胁到其他人的生命安全也没有任何关系吗?]
      
      鹿岛萤愣住了。
      
      虎杖同学,会伤害到其他人吗?
      
      那样温柔的虎杖同学,莫名其妙地成为了两面宿傩的容器,随时可能会暴走伤害到其他人,却还被告知会和恶灵一起死去。
      
      即便遭遇了那种事情,再度出现在她面前的虎杖同学却和以前一样可靠,让人安心。他的脸上依旧是毫无阴霾的笑容,遇到危险的时候也总是第一时间考虑其他人。
      
      明明他才是承受最多的那个人。
      
      明明他什么都没有做错。
      
      为什么这个世界就不能对善良的人温柔一点呢……
      
      [我不可能会帮你带虎杖悠仁离开高专,而你也绝对打不过那个叫做五条悟的男人。]最上启示很干脆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最上先生也打不过五条悟吗?”鹿岛萤小声问道。
      
      [未必。]
      
      最上启示别开了目光,
      
      [但是我没有理由帮你。]
      
      ……
      
      怎么会这样。
      
      鹿岛萤沮丧地坐在病床上,她攥紧了手心的被单,心中默默地扎着那个叫做五条悟的混蛋的小人。
      
      那场梦境太过于真实,直至她清醒过来的时候还是有些恍惚。但是对应了最上启示所说的话,鹿岛萤也能差不多确认这些事情是真的。
      
      她到底该怎么办?

  • 作者有话要说:  莫名其妙被贴上反派标签的五条悟老师:???
    最上启示说的没错,强如空条承太郎,在面对女儿的濒死,他还是放弃了打败神父的机会救下了徐伦;而五条悟如果不是因为夏油杰,他也不会被脑花关在狱门缰(叹气)
    下一章放大家都知道的那个男人!
    感谢营养液和地雷!
    读者“夢生霧”,灌溉营养液 +40 2021-01-21 23:47:38
    读者“糖上加糖”,灌溉营养液 +10 2021-01-21 21:34:22
    白色相簿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21-01-21 20:17:54
    感谢大家的营养液和评论呜呜呜呜呜我感冒之中仰卧起坐更新!爱你们!!明天连续更新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