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临死前告白被发好人卡这种事情没什么好说的 ...

  •   鹿岛萤快要死了。
      
      乌云压的很低,潮湿的气息螺旋般从天空深处慢慢沉淀,残留了几分刺骨的冰冷。
      
      少女在人烟稀少的街道上小跑着,她的动作相当狼狈,几乎是踉跄着前行,仿佛有什么怪物正跟在她的身后。
      
      事实也的确如此,过往的行人或许看不见,但是那只身上布满了眼睛的球形[怪物]确实就在距离她不到一百米的地方,腐烂的肉质蠕虫般挪动着,发出了一阵诡异刺耳的笑声。
      
      恐惧感压迫着她加快了自己的速度,即使她的脚踝已经无法承受更多的压力,求生的本能还是让她强迫着自己继续跑下去。
      
      [但是……跑又能跑到哪里去呢?]
      
      [谁来救救她啊……]
      
      右边就是她家楼下的幸平餐馆了,那里平时都很热闹,就算是生意最惨淡的时候也会有不少客人。鹿岛萤犹豫了一下,狠狠地抹了一把脸,却转身向着自己家里跑去。
      
      不管怎么样,她绝不能把这只怪物引到人多的地方去。
      
      关上门,踢掉湿漉漉的鞋子,鹿岛萤以此生最快的速度爬上了楼梯,一头扎进了自己的房间里。她哆嗦着手锁上了门,关上了窗户,拉上了窗帘,抱着膝盖瑟缩在房间的角落里,甚至连呼吸声都不敢放大。
      
      那只[怪物]似乎是被她甩开了,此时此刻鹿岛萤只庆幸自己两年前报了田径队。但是她依旧能够感受到那只怪物在她屋子周遭打转,诡异的笑声回荡在耳畔。
      
      她将脸埋入了自己的大腿之中,双手抱紧了自己的膝盖,忍不住小声哭泣了起来。
      
      她就不该参加那场莫名其妙的笔仙游戏。
      
      ……
      
      一切都要从下午课间时的聊天说起。
      
      鹿岛萤的手中拿着一把浅灰色的雨伞,她沉默地站在门口,看着眼前侃侃而谈的几个男生,手指拧紧了雨伞边际的塑料带子。
      
      “笔仙真的很有意思啊!鹿岛同学真的不想去吗?”高个子的男生兴致冲冲道。
      
      “对啊,你看你的同桌都去了,你要是不去那得多扫兴啊。”另一个男生也附和着。
      
      鹿岛萤一脸冷漠,强忍住了用雨伞带子勒死眼前几个人的冲动。
      
      谁想大晚上去废弃教室玩鬼故事游戏啊!你们和恐怖游戏里那些暑假想要去精神病医院和吃人小岛上玩的制杖男主有什么区别吗!?
      
      “小萤不想去的话就不要去了,我也只是好奇而已,不用为了我这么努力啊。”黑发少女拍了拍鹿岛萤的肩膀,爽朗道:
      
      “恶灵是不存在的!现在是科学时代,怎么可能会有恶灵这种东西呢!”
      
      但是问题的关键点根本就不在恶灵上啊……
      
      “那我也要一起去。”鹿岛萤坚定道,
      
      “让由美一个人去还是太危险了。”
      
      几个男生露出了得逞的笑容。
      
      “果然还是人多一些才热闹嘛!”
      
      “没错,鹿岛同学能这么为他人着想真的是太好了。”
      
      好你个头啊!
      
      鹿岛萤当然也不相信恶灵的存在,但是几个高年级的男生邀请女孩子单独在夜晚去废弃教室什么的,总感觉不太安全。
      
      本来就没有见过几面,就这样随便拉女孩子去玩笔仙也太失礼了!
      
      话是这样说,既然同桌也想去,鹿岛萤也只好跟着一起去了。好在邀请笔仙的过程比她想象中还要顺利,那些男生也没敢动手动脚,可能是因为两人阴森的目光让他们也意识到自己之前的失礼之处吧。
      
      “小萤有什么想要问的问题吗?”轮到鹿岛的时候,同桌转头问道。
      
      “我的话,就问一下恋爱运势好了。”鹿岛萤想了想。
      
      笔仙回答的结果倒是意外的很不错,虽然鹿岛萤完全不觉得自己会有什么恋爱前景就是了。
      
      本来她觉得以同桌的玩心起码要到晚上七八点才能回去,然而这场游戏还未来得及结束仪式,就被某个意外状况打断了。
      
      “大晚上不回去在这里干什么呢!都给我记过!!”
      
      夜巡的老师冲了进来,以教导主任的严肃态度冲着废弃教室的几个家伙怒吼道。
      
      “哇是老师!快跑啊!!”
      
      “这个点居然还有巡逻的老师吗!!”
      
      大家像是早有准备那样从后门逃跑了,留下身后进行着死亡凝视的老师。
      
      最终鹿岛一行人还是顺利逃脱了。作为女子田径队第一人,鹿岛萤直接一骑当千跑出了校门,顺带甩掉了那些高年级的男生。许久之后,她的同桌才喘着粗气跟了上来。
      
      “呼,忘记结束仪式就跑出来了啊……不过问题应该也不大。”同桌有些懊恼。
      
      “没有结束也没事,那种东西就是玩着开心而已。”鹿岛萤拍拍对方肩膀安慰道。
      
      “说的也是。”同桌笑了笑,
      
      “不过很难得啊,没想到你也玩的很开心,笔都被你转个不停呢。”
      
      “转笔?”鹿岛萤愣了一下。
      
      “是啊,你没有转笔吗?”同桌笑嘻嘻,
      
      “我开始以为是那几个男生转的笔来着,结果他们也说没有,我就以为是你转的来着。”
      
      她呆呆地看着同桌,脑海里开始细细回想方才玩笔仙的过程,显然,她根本就没有做过那种事情。
      
      鹿岛萤顿时感觉脊背一阵发凉。
      
      但是那支笔确实突然转快了,奇怪……难道是自己不小心转快的吗?还是说她自己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应该是她记错了吧?
      
      “是我转的啦。”按捺住有些不安的内心,鹿岛萤勉强地笑了一下,
      
      “我看气氛有点沉闷,就主动转了下笔,如果吓到你了我会道歉的。”
      
      不过,她真的是记错了吗……
      
      “有什么好道歉的啊,小萤你也真是的,总是喜欢想那么多,这样可不行!”同桌捏了捏鹿岛萤的鼻子,似乎有些生气。
      
      “作为惩罚——晚上陪我去幸平餐馆吃饭!我请客!”
      
      “其实你就是想去幸平餐馆吃饭吧。”
      
      “知道的话就别点破啦。”
      
      笔仙的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了,至少鹿岛萤当时是这么认为的,原本对于那天的印象也应该只有幸平餐馆里好吃的要死掉的五目炒饭和帅气的红发小老板的笑容才对。
      
      然而意外就在次日发生了。
      
      第二天早上,参与笔仙游戏的一个男生被发现吊死在了篮球场,肢体遭到了某种变态级别的破坏,他的内脏几乎全部被掏空,小腹的皮肤凹陷下去,但是他身上的衣服却完好无损,甚至没有沾染上多少血迹。
      
      第三天,参与笔仙游戏的另一个高年级男生被发现死在了下水管道中,他是被完整地塞进去的,身体被压缩成了一团,几乎看不出原本的形态。
      
      然后是第四天,体育器械的仓库里发现了被自己的肠子勒死的第三个男生,他的五官全部被剥离,只能从血淋淋的脸上勉强看出死前的痛苦和扭曲。
      
      每过一天参与笔仙的那些人之中就会死一个人,而现在是第五天。
      
      事件发生之后,学校里也出现了不少警察和咒术师,包括她在内,参与笔仙的几个人也被频繁进行询问,但是也并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她开始也不相信这种事情是真的,直到今天,她终于亲眼见到了所谓的[恶灵]。
      
      鹿岛萤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明明是夏天,她却感觉背后一阵恶寒。
      
      她觉得自己今天要死了。
      
      察觉到怪物的气息越来越近,鹿岛萤终于还是颤抖着手指捡起了掉落在床脚的手机,划开了通讯录,找到了位于角落里的那个熟悉的名字,按了下去。
      
      那是她喜欢了三年的人,整整三年的人,她都没有勇气向自己喜欢的少年告白,但是现在已经没有时间了。
      
      如果不说出那句话,那么自己对于他来说就是永远的普通同学。
      
      不管怎么样,她现在必须说出那句话。
      
      嘟——嘟——咔——
      
      电话响了两声就接通了,听筒那头很快传来了少年爽朗的声音。
      
      “你好——是鹿岛同学?有什么事吗?”
      
      太好了,他果然还是记得自己的。
      
      少女的原本难受的心情稍微好受了一些,她抽了抽鼻子,哽咽了一下,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毅然决然地用沙哑的声音开口了:
      
      “虎杖同学,我,我喜欢你。”
      
      几乎用尽了几个世纪积攒的勇气将那句话说了出来,鹿岛萤捏紧了话筒,放缓呼吸,等待着电话另外一头的回答。
      
      电话那头安静了几秒钟,对于鹿岛萤来说却像是度过了一个世纪,良久,听筒的那头才再度响起了少年的声音。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喜欢我。”
      
      谢谢你喜欢我。
      
      谢谢你。
      
      ……
      
      哦草。
      
      鹿岛萤悲痛欲绝,死之前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告了白结果还被发了好人卡,这他妈简直都要死不瞑目了好吗——
      
      不过也很正常,虎杖同学,本身就不是那样随便的人啊。高中之后他们就不在一个学校,她和虎杖悠仁同学也有一两年没有见过面了,一个一两年都没见过面的同学突然三更半夜打电话给你和你告白,要是答应了才是不正常的事情吧。
      
      这是一场从最开始就不可能成功的告白啊。
      
      于是鹿岛萤哭的更惨了。
      
      “但是,为什么鹿岛同学在哭?”
      
      电话那头又响起了少年的声音,他居然还没有挂断电话。
      
      “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情,鹿岛同学可以和我说一下吗?”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这次写的是灵异单元剧故事,请大家多多指教啦!(鞠躬)
    CP大家应该都看得出来了,不排除有其他人单箭头,以及友情向亲情向居多。
      以及每天晚上七点更新!!!
    顺便推荐这本写完后的下一本接档文,点击专栏可收藏预收。
    全世界都在追杀我[综]
    一觉醒来,我发现我失忆了。
    在我意识到这一点的第三秒种,一个长着奇怪刘海的男人对我邪魅一笑,然后我就死了。
    再一次活过来的时候,我被一只戴着眼罩的狗勾少年捡走了。他给我吃的穿的,对我好的不得了,我特别喜欢他,恨不得把天上的星星都摘给他。
    然而我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我发现不管走到哪里都有人在追杀我,而且他们追杀我的理由千奇百怪。
    在他们的口中,我是夺走了港/黑良心初恋的渣女卧底,咒术高专和诅咒师私奔的混球,在东京降下天罚的冰之魔女,和恶魔定下契约的前秧歌老大,以及希望之峰实验失败的超高校级的绝望……
    我:你们特么要杀就杀能不能别给我脑补那么复杂的人设背景啊!!!
    不管是哪个身份都NB到爆炸,怎么看也不像是我这种废柴能支撑起来的人设啊!
    然而在逃亡的过程中,我渐渐发现,我失忆前的身份远远不止看到的那么简单。
    我好像,确实是个大佬?
    ——————
    ·非常神经病的放飞自我之作,CP顺其自然。
    ·女主是不死祝福者,无法被异能力无效化,丧系颓废派,干啥啥不行干饭第一名还特别能苟。
    ·综电锯人,咒术回战,文野,JOJO5,家教,炎拳,弹丸论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